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泥汉坪:大山深处的原生态村落

楼主:水晶冷玫瑰 时间:2018-09-18 15:46:34 点击: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泥汉坪村的老人们在院坝前一边沐浴久违了的冬阳,一边闲聊家长里短

  在四川东部的明月山,有这样一个村落:这里没有污染、没有喧哗,空气清新、泉水甘洌;这里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白天,他们与百鸟和野花共舞;夜间,他们与星星和月亮为伴。就连他们耕耘的土地,也显得那么厚重和古朴。

  这个村落便是被誉为藏在大山深处的“原生态村落”---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丰禾镇的泥汉坪。

  去时虽值寒冬时节,但这里的景致并不萧条凄凉,反而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在泥汉坪村支书黄茂章带领下,我们一行出了丰禾场镇,再沿着一条乡村公路,不到一袋烟功夫,便来到泥汉坪的山大门---龙王沟。

  站在龙王沟口,抬头仰望,目之所及,皆是高岩陡壁。往沟里看去,薄雾缭绕,茂林修竹,溪涧怪石,一眼望不到头。黄茂章说,龙王沟的植物大约有600余种,沟谷两边长满了喜湿的棕竹。轩轩翠竹顺着沟谷,沿着两岸高坎延伸,把整个龙王沟装扮得清朗俊逸、幽深雅致。而那一团酽酽的绿意,竟似又要将你的身心挟裹,把你的五脏六肺淘洗得空明澄净。要是酷暑,来这里独坐幽篁,那该是怎样一种惬意?

  可眼下毕竟是冬天,山瘦水寒,飞虫鸟兽都息了声息,藏匿起来。花们也过了花期,谢了花事,我们只有在黄茂章的讲诉中去想象那属于春天的繁华与喧闹。然而,一路走去,另一种喧哗却打破了冬日的寂寥,让我们体验到了不是繁花胜似繁花的惊喜。那是树们、叶们奉上的视觉盛宴。

  虽是冬天,但龙王沟里的色彩却一点不比春天逊色。大红、橙红、深绿、浅绿、鹅黄、淡金……树们五彩缤纷的衣服渲染得龙王沟也色彩绚丽。它们或擎一树红叶站在高岩绝壁,或撑一把黄色大伞悄守溪流河谷,纷飞的落叶如同天女散花,为林子、沟谷、山涧铺上了一床床五彩的毯子,也在这寂静的冬日上演了最后的华丽。

  看着我们兴高采烈的样儿,黄茂章神秘地说:惊喜还在后头呢!果然,涉过一条溪涧,只见沟谷中一棵高大的树蕨撑着翠绿的华盖,兀自孤傲地挺立在那里。“桫椤,桫椤!”同行的人不仅惊叫起来。据“百科”介绍,桫椤又名树蕨,为白垩纪时期遗留下来的珍贵树种,比恐龙的出现还早一亿五千多万年,故有“活化石”之称,被列为国家一类保护植物。一路前行,我们发现这国家一类保护植物一直如影随形,至少不下2000株。

  翻过一座矸石山,我们来到龙王沟最美的一处所在。这里不仅有灵泉,而且还有飞瀑和古潭。瀑布如银练倒挂,从高处飞流直下,落差达200多米,在谷底古潭腾起团团烟雾,阳光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穿过飞瀑和古潭,后面的路越来越顺坦,从山顶至谷底的落差也越来越小,我们知道很快就要出沟了。这时,只见峡谷里一沟的桫椤数以千计,大大小小如列阵的哨兵,似是在等待谁的检阅。而树阵里,分明伴着声声龙号,响起群龙排山倒海的脚步声。错愕间,仿佛时光倒转,我们已回到侏罗纪。

  走出龙王沟,爬上二磴岩,久违的冬阳正灿烂地照着山野。眼前漫山梨树,虽是深冬,梨树仅存枝干,但树形俊逸,一看就是经过主人长年累月精心修剪的。树下鸡群正在觅食,完全不“理会”我们这群不速之客。黄茂章告诉我们,若是来年春天,千树万树梨花开放,似雪的梨花,与周围山崖上丛丛桐花浅浅的粉红,渲染出山间最缤纷的景致。在梨园尽头,突然飘来阵阵开心的笑声。我们巡声望去,在一座土墙碧瓦的农舍前,七、八位老人正沐浴着阳光,你一句我一言地摆着龙门阵。

  越往村里走,地势也渐渐变得开阔起来,真是下山容易上山难,上得山来境更宽。放眼望去,天然形成的梯田经过窄窄的田埂勾勒,仿佛一幅幅美丽的图画:灌满水的,波光粼粼,好似一幅天然的水墨画;种了菜的,泛着绿茵,恰似一幅淡雅的水彩画;收了水稻闲着的,黄草丛生,又像是一幅厚重的油画。为了看到梯田的全貌,我们又登上了村里的最高点轿子顶,手搭凉棚望去,逶迤的梯田与升着袅袅炊烟的村落,荷锄而归的农人,星罗棋布的小树林,俨然如《桃花源记》中“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描绘,构成了一幅恬静而美好的山居图。“这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黄茂章自豪地说,耕种梯田是自古以来泥汉坪人主要的生存方式,这里山高水少,用水一半靠天,一半靠山泉水灌溉,常年不绝,所以栽种的庄稼是纯粹的“绿色食品”。

  仔细巡视,我们惊奇地发现,泥汉坪村民似乎很爱聚居,坪上错落有致的农家,形成了一个大的村落,即使独门独户的新建楼房,也必与老院相连。进入院子,见老人们三五成群,闲聊家长里短。除了乡风淳朴,村民乐意你来我往的缘由外,最根本的原因,还因这里曾是川东北地区最重要的制陶基地。黄茂章介绍,泥汉坪拥有极好的制作陶器的原材料白石英砂岩和粘土资源,因此,从古时延续,当地人便有挖石英砂、粘土制作陶器的传统。尤其是到清末,泥汉坪制陶业更是发展到鼎盛时期。许多人慕名而来做工、采购、开厂,一时,泥汉坪极为热闹,有的人便在村里定居,为了方便上下班,大家修房造屋便靠近碗厂,也就形成多户村民聚居,如同现在的工人小区的景象。后来,随着制陶技术的不断发展,土陶工艺的落后和乡镇企业的凋敝,泥汉坪村的制陶业不复昔日的风光,并最终没了踪影。只是在一片翠竹林间,高高矗立的静默的烟囱,随处可以拾到的土陶碎片,在荒草间隐约可见的闪着已经辨不清釉色的窑口,勾勒出长达几十米的龙窑的“身躯”,似乎还在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热闹。

  而那些散落在村民家里,或装米,或存油,或盛菜,或舀饭的陶器,既是村民生活的一部分,更是久远的从农耕文化中萌生的工业雏形的象征。而在村里东边的泥山,因为千百年来制陶取土,形成了大小各异的洞穴100多个,大的可容纳1000人,多的则如同迷宫,在山体里绵延10余里,就如同展示古老的制陶业发展、繁茂、衰败的自然博物馆。

  徜徉在泥汉坪的山山水水,沐浴在这原生态的气息里,我们豁然醒来,这不正是陶渊明老夫子所描写的“桃花源”吗?
  
  一位扛着锄头的农人在泥汉坪平静如镜的冬水田边行走
  
  泥汉坪村的一位老人在村头翻晒用于制作“过年豆腐”的豆子
  
  
  泥汉坪村的老人们在院坝前一边沐浴久违了的冬阳,一边闲聊家长里短

  在四川东部的明月山,有这样一个村落:这里没有污染、没有喧哗,空气清新、泉水甘洌;这里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白天,他们与百鸟和野花共舞;夜间,他们与星星和月亮为伴。就连他们耕耘的土地,也显得那么厚重和古朴。

  这个村落便是被誉为藏在大山深处的“原生态村落”---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丰禾镇的泥汉坪。

  去时虽值寒冬时节,但这里的景致并不萧条凄凉,反而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在泥汉坪村支书黄茂章带领下,我们一行出了丰禾场镇,再沿着一条乡村公路,不到一袋烟功夫,便来到泥汉坪的山大门---龙王沟。

  站在龙王沟口,抬头仰望,目之所及,皆是高岩陡壁。往沟里看去,薄雾缭绕,茂林修竹,溪涧怪石,一眼望不到头。黄茂章说,龙王沟的植物大约有600余种,沟谷两边长满了喜湿的棕竹。轩轩翠竹顺着沟谷,沿着两岸高坎延伸,把整个龙王沟装扮得清朗俊逸、幽深雅致。而那一团酽酽的绿意,竟似又要将你的身心挟裹,把你的五脏六肺淘洗得空明澄净。要是酷暑,来这里独坐幽篁,那该是怎样一种惬意?

  可眼下毕竟是冬天,山瘦水寒,飞虫鸟兽都息了声息,藏匿起来。花们也过了花期,谢了花事,我们只有在黄茂章的讲诉中去想象那属于春天的繁华与喧闹。然而,一路走去,另一种喧哗却打破了冬日的寂寥,让我们体验到了不是繁花胜似繁花的惊喜。那是树们、叶们奉上的视觉盛宴。

  虽是冬天,但龙王沟里的色彩却一点不比春天逊色。大红、橙红、深绿、浅绿、鹅黄、淡金……树们五彩缤纷的衣服渲染得龙王沟也色彩绚丽。它们或擎一树红叶站在高岩绝壁,或撑一把黄色大伞悄守溪流河谷,纷飞的落叶如同天女散花,为林子、沟谷、山涧铺上了一床床五彩的毯子,也在这寂静的冬日上演了最后的华丽。

  看着我们兴高采烈的样儿,黄茂章神秘地说:惊喜还在后头呢!果然,涉过一条溪涧,只见沟谷中一棵高大的树蕨撑着翠绿的华盖,兀自孤傲地挺立在那里。“桫椤,桫椤!”同行的人不仅惊叫起来。据“百科”介绍,桫椤又名树蕨,为白垩纪时期遗留下来的珍贵树种,比恐龙的出现还早一亿五千多万年,故有“活化石”之称,被列为国家一类保护植物。一路前行,我们发现这国家一类保护植物一直如影随形,至少不下2000株。

  翻过一座矸石山,我们来到龙王沟最美的一处所在。这里不仅有灵泉,而且还有飞瀑和古潭。瀑布如银练倒挂,从高处飞流直下,落差达200多米,在谷底古潭腾起团团烟雾,阳光下折射出道道彩虹。穿过飞瀑和古潭,后面的路越来越顺坦,从山顶至谷底的落差也越来越小,我们知道很快就要出沟了。这时,只见峡谷里一沟的桫椤数以千计,大大小小如列阵的哨兵,似是在等待谁的检阅。而树阵里,分明伴着声声龙号,响起群龙排山倒海的脚步声。错愕间,仿佛时光倒转,我们已回到侏罗纪。

  走出龙王沟,爬上二磴岩,久违的冬阳正灿烂地照着山野。眼前漫山梨树,虽是深冬,梨树仅存枝干,但树形俊逸,一看就是经过主人长年累月精心修剪的。树下鸡群正在觅食,完全不“理会”我们这群不速之客。黄茂章告诉我们,若是来年春天,千树万树梨花开放,似雪的梨花,与周围山崖上丛丛桐花浅浅的粉红,渲染出山间最缤纷的景致。在梨园尽头,突然飘来阵阵开心的笑声。我们巡声望去,在一座土墙碧瓦的农舍前,七、八位老人正沐浴着阳光,你一句我一言地摆着龙门阵。

  越往村里走,地势也渐渐变得开阔起来,真是下山容易上山难,上得山来境更宽。放眼望去,天然形成的梯田经过窄窄的田埂勾勒,仿佛一幅幅美丽的图画:灌满水的,波光粼粼,好似一幅天然的水墨画;种了菜的,泛着绿茵,恰似一幅淡雅的水彩画;收了水稻闲着的,黄草丛生,又像是一幅厚重的油画。为了看到梯田的全貌,我们又登上了村里的最高点轿子顶,手搭凉棚望去,逶迤的梯田与升着袅袅炊烟的村落,荷锄而归的农人,星罗棋布的小树林,俨然如《桃花源记》中“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描绘,构成了一幅恬静而美好的山居图。“这是祖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黄茂章自豪地说,耕种梯田是自古以来泥汉坪人主要的生存方式,这里山高水少,用水一半靠天,一半靠山泉水灌溉,常年不绝,所以栽种的庄稼是纯粹的“绿色食品”。

  仔细巡视,我们惊奇地发现,泥汉坪村民似乎很爱聚居,坪上错落有致的农家,形成了一个大的村落,即使独门独户的新建楼房,也必与老院相连。进入院子,见老人们三五成群,闲聊家长里短。除了乡风淳朴,村民乐意你来我往的缘由外,最根本的原因,还因这里曾是川东北地区最重要的制陶基地。黄茂章介绍,泥汉坪拥有极好的制作陶器的原材料白石英砂岩和粘土资源,因此,从古时延续,当地人便有挖石英砂、粘土制作陶器的传统。尤其是到清末,泥汉坪制陶业更是发展到鼎盛时期。许多人慕名而来做工、采购、开厂,一时,泥汉坪极为热闹,有的人便在村里定居,为了方便上下班,大家修房造屋便靠近碗厂,也就形成多户村民聚居,如同现在的工人小区的景象。后来,随着制陶技术的不断发展,土陶工艺的落后和乡镇企业的凋敝,泥汉坪村的制陶业不复昔日的风光,并最终没了踪影。只是在一片翠竹林间,高高矗立的静默的烟囱,随处可以拾到的土陶碎片,在荒草间隐约可见的闪着已经辨不清釉色的窑口,勾勒出长达几十米的龙窑的“身躯”,似乎还在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热闹。

  而那些散落在村民家里,或装米,或存油,或盛菜,或舀饭的陶器,既是村民生活的一部分,更是久远的从农耕文化中萌生的工业雏形的象征。而在村里东边的泥山,因为千百年来制陶取土,形成了大小各异的洞穴100多个,大的可容纳1000人,多的则如同迷宫,在山体里绵延10余里,就如同展示古老的制陶业发展、繁茂、衰败的自然博物馆。

  徜徉在泥汉坪的山山水水,沐浴在这原生态的气息里,我们豁然醒来,这不正是陶渊明老夫子所描写的“桃花源”吗?
  
  一位扛着锄头的农人在泥汉坪平静如镜的冬水田边行走
  
  泥汉坪村的一位老人在村头翻晒用于制作“过年豆腐”的豆子
  
  一位游人在泥汉坪的龙王沟拍照
  
  在泥汉坪拍摄的“屋舍俨然、鸡犬相闻”的民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