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前面有坑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3 00:16:46 点击:1602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有坑!”
  宋紫薇叫喊的同时,我感到她的手臂一下抱紧我的手臂,我紧靠她的身体。左脚轻落下去的时候,还是被晃了一下。坑没有我想得那么大,那么深。但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的心扑腾扑腾连跳几下,左脚崴着似的再不敢肆无忌惮地朝前迈。
  “吓死我了!”
  “活该!自讨苦吃!本来好好地散步,你非要闭上眼!”
  “你不会是有意把我带坑里去的吧!”
  “这可难说!”宋紫薇突然笑出声来。
  “那我还是自己走吧——”说着,我试着从她的手臂间抽出胳膊,起先,宋紫薇下意识地用手臂紧夹了一下,随后,仿佛接受似的,没再阻拦。我听到她朝前走的脚步声,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愣怔了一下,还是不想睁开眼睛,于是张开手臂,划水似的左右摆动,一步一步朝前挪动。

知音:2

赏金:200

最高打赏: 程小程1(100.0) 徐德文(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徐德文 程小程1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3 09:30:38
  说起来对路的感觉,我的脚还是头一次这么清晰,当你闭上眼睛,整个世界仿佛都被你关闭起来,你突然失去了和世界的联系,被悬置起来。但正是这种关闭,让你不经意间打开了通往世界的独特通道,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眼睛闭着,却能看到眼前模糊、昏暗的一团,仿佛世界一下浓缩在混沌之中,那一刻,更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那么真实。虽然紫薇牵着我的手臂,每向前迈出一步,我都必须试探着抬脚、落脚。在落下去的一瞬,我感觉到了脚的存在。脚像突然变成了眼睛,每一根神经都在瞬间被激活,即使裹在鞋里,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人行道上地砖的样子,它们或完整或破损,平整、凸起或者凹陷,连接处缝隙的大小,甚至能感觉到铺设地砖人当时的心情,哪一块铺得用心,哪一块铺得心不在焉……当然,这些地砖不知被人被车踩踏、碾压多少次,在经风历雨之后,早就变得满目疮痍,不是这里不平,就是那里残缺。以前从欢城大道走过的时候,发现盲道断断续续的,有的地方连盲道也没有,即使有也被门市摆摊儿占用了,就连自行车、汽车也横七竖八地停在路边。想到这里,我才记起已经很多年没见到路上有行走的盲人了,想是他们的路早就被人堵死,不敢出门了。以前在这样的路上行走,我不得不集中精力,时刻看着脚下,还要拐弯抹角地绕开停在人行道上的车辆,偶尔还会与对面走过来的人因为互相避让,不得不擦肩而过。平日里感觉不到的石子,像突然从地上冒出来似的,时不时地被我踢到一旁,那些踩在脚下的,硌在脚底板上,又酸又疼。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4 15:42:33
  每向前迈一步,我都觉得无比艰难,正是这样的试探,我才发现,以前被忽略了的脚,变得异常敏感,仿佛瞬间萌生了无数攀爬的触须,寻找枝干,并沿着枝干不断攀援。
  盲道地砖直线凸起的部分指引着脚的方向,圆点的凸起提醒着前面转弯或有危险。就这样,我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朝前走,但没走几步,一下踩在一块砖头上,脚上一滑,摔倒在地上,头重重地磕到旁边的路灯柱子上,眼前顿时冒出一片金星,疼得我赶紧用手捂着头,摩挲了一下,幸好没出血,但鼓起一个大包。即便这样,我还是没把眼睛睁开。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想挣扎着爬起来,这时听到一个小女孩大声说:“妈……你看,叔叔摔倒了……快把他扶起来……”
  一阵脚步声传来,小女孩伸手抓着我的胳膊,想拉我起来,但拉了几下没拉动:“叔叔!快起来!”
  “谢谢小姑娘……”说着,我用手支撑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又挥舞着手臂,想要找到原来的方向。
  “叔叔,你看不见?”小女孩又问。
  “他是盲人!”这时,女孩妈妈走过来说,“你的导盲棍呢?”
  “我……”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支支吾吾地说,“刚才——忘到路上了!”
  “那多危险啊!路上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天快黑了,怎么回去啊……”女孩妈妈着急地自语道。
  “叔叔,你家在哪儿,要不,我送你回去?”
  “就在前面不远的‘下午吧’……”
  “‘下午吧’书店?”
  “爸爸带我去过,我知道那里!那里什么书都有,还有饮料,还能在那儿看书呢!”女孩拉着我的手说,“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知道路,谢谢你,小朋友!”我对小女孩微笑着说。
  “给你在路边捡了根树枝,你拿着……”女孩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木棍,放到我手里说,“当个导盲棍用,这样安全多了!”
  我把木棍攥在手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想笑又不敢,想说又说不出来,这时,宋紫薇急忙跑过来,抓住我的手臂,责备似的说:“不让你乱跑你非不听,吓死我了!”
  “这下我们放心了!”女孩妈妈说,“你好好带他回家吧!”
  “谢谢——谢谢——”宋紫薇连声道谢,等她们走远,她搀着我,转身朝回走,没走几步,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骆家,这可真是你自找的!现在,这根棍还真派上用场了!”
  “还笑!我的头都磕晕了!”
  “真是活该!让你不看路啊?”
  “刚才我都没好意思睁眼,如果不装下去,人家看到了还不得骂我啊?”
  “行——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刚才你还真跑走了啊?”
  “没有,我就在旁边看着呢,看你到底睁不睁开眼!”宋紫薇边说边笑。
  “你可真行!”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5 08:48:54
  2
  很多年前,有过几次,我想斑马线过马路的时候闭上眼睛,试试能不能走过去,也试一下过往的车辆会不会给我让道。可这个想法一直都没能实现。不是我不敢这么做,而是真不敢这么做。每次过马路跟打仗似的,你得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耐,路上的车飞驰而过,喇叭按得山响,有时车跑过老远,还能听到一两句“没长眼”的回声。不光汽车不让,连自行车、电动车都不让。所以我总觉得这个想法太荒唐,也庆幸自己没这么做,不然,横尸街头也说不准。现在,不光车不让人,你还得提防着车,冷不丁冒出一个车上贴着“实习”字样的新手,跨过路沿石追你都有可能。
  欢城这么多车,也就是新近几年的事,自从拆迁拆出百万千万元户后,村民一夜之间变成居民,瓦房转眼变成高楼,车就多了起来,叫不上名字的好车也多了起来,满大街都是,路也在一夜之间变窄了,学校、医院、幼儿园路段,常常堵得水泄不通,人行道上是车,路边也是车,每到接送时间,警察都亲临现场指挥,就这样也没法不堵。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5 11:37:14
  “轰”的一声巨响,我吓得全身一哆嗦,宋紫薇的身子也一颤。
  “撞车了?”
  “你看到了?”宋紫薇一松手,气愤地说,“我还以为你一直闭着眼呢!”
  “我听到的!是不是很严重?人怎么样?”
  “没事,车在市里还能开多快啊!”宋紫薇不耐烦地说,“你不会自己看啊!”
  “你怎么开的车?保险杆都撞碎了!”一个男人气呼呼地吼道。
  “你拐弯也不打转向灯,还说我?”另一个男人分辩道,“有你这么开车的?”
  “谁要你开这么快?”
  “是你没打转向灯,还赖我?”
  “前面是个坑你也开啊?”
  “除非你这样的人才在马路上挖坑!”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吵起来,喇叭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来。宋紫薇的脚步也在吵闹声中停了下来,我拽了拽她:“走吧,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看还不让我看啊!”宋紫薇不满地说。
  无奈,我只得左手挎着她的胳膊,右手拿着木棍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听他们争吵。过了好大一会儿,一阵警笛鸣叫而来,宋紫薇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我松开她的手臂,挥舞着木棍,慢慢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一个人大声吓道:“你眼瞎了!拿棍子戳我!”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
  “这世界真疯了,瞎子也来看热闹!”我听到旁边几个年轻人不怀好意地嬉笑着。突然感到一只手推了一下我的后背,我的身子朝前一倾,又一只手推了一下我的前胸,我立刻失去了方向,被他们来来回回地推搡着,手里的木棍不知被谁夺了去,扔到一边,但我一直不敢睁开眼。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5 16:22:42
  “紫薇——”我求救似的地喊了一声。
  “干什么你们!”宋紫薇跑过来,厉声喝道,“竟敢欺负一个瞎子!”
  “瞎子——瞎子也来看热闹?”
  “看什么看?是路过!”宋紫薇大声叫嚷着,我能听到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跟他闹着玩的——你还当真啊!”
  “滚一边去——”宋紫薇气极败坏地骂道,“有多远滚多远!”
  我还是头一次见宋紫薇发这么大脾气,我能想象到她说这话时的表情,她的话似乎震惊了他们,几个人说笑着走开的脚步声传进我耳朵里,她把木棍递到我手上,搀着我的胳膊,一步步朝前走。
  “真没发现你这么厉害!”
  “这还不都是你惹的?”
  “我都差点笑出来……”
  “你可真会装!”
  虽然有宋紫薇的搀扶,我也已经开始适应,但还是不敢走那么快。我发现,宋紫薇也渐渐适应了,每到横穿人行道的路沿石时,她总会下意识地夹紧我的胳膊,我也紧紧抱着她的胳膊,害怕一不小心摔倒,直到后来,我忍不住对她说:“我胳膊都有点酸了!”
  “你还酸?我早累得又酸又疼了……”
  “如果有一天,我眼睛真看不见了,你会不会还这么搀着我?”
  “那得看什么情况了!”
  “还有什么情况?”
  “到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找谁照顾呢!”
  “是啊,现在想真是有点太远了!”我心里有点闷闷不乐,但没表现出来,于是接着说道,“走了这段路,我才发现,原来盲人这么厉害!他们能从家里出来,还能再找回去,我要是看不见,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你要真这样,还会有‘下午吧’?我们还会认识?”
  “这倒是真的……”
  宋紫薇的话说得虽然在理,但很刺耳。我只知道她在巫氏集团做秘书,算是“白领”吧,而我的“下午吧”书店,虽处繁华的精品购物街,那是我接受姑姑的遗产改造而成的。楼下是书店兼休闲吧,楼上是画室、厨房、卧室,在嘈杂的购物街里,“下午吧”的存在显得有些不合时宜,而且,我的“下午吧”只在下午开门营业,我则利用晚上或者上午的时间作画或者睡觉。即使这样只在下午开门,也有很多来“下午吧”的人,他们在这里读书、休憩,宋紫薇算是其中一个。
  我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紫薇,我一直都想问你,你第一次去“下午吧”这么早干吗啊?”
  “累了,想歇一会儿……”
  “你没看到门上挂着的告知吗?”
  “看到了,就是不想走,就觉得这里特舒服……”
  “所以我不开门,你就不罢休?”
  “是啊!我就这性格,说黏就黏上,丢都丢不掉,说走就走开,见都见不到,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
  “这样最简单!”
  “就像第二天早上,我风风火火地又跑过去——都快十一点了,你还在睡——我早上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非想让你给我画张像……”
  “我一夜都没睡……”
  “谁让你睡那么晚?”
  “真是霸道!”
  “反正我想做的事就一定得做到!”
  “是啊!被你黏上了!就像被逼似的,我不乐意的事,也做不好,画得我自己看着都不舒服!”
  “可我看着好!”宋紫薇激动地说,“后来躺在浴缸里的那张画得更好!”
  “我也喜欢那张《浴水的女人》……”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5 22:38:22
  3
  《浴水的女人》开始画于一年前,我已经画过很多次,但都不满意,宋紫薇似乎也不满意。那天早上不到九点,我还没起床,宋紫薇风风火火地赶来,敲门不开又打电话,我睡眼惺忪地拿起床头上的听筒:“哪位?”
  “是我——紫薇——骆家!你快起来,给我开门!”
  “我睡得晚,困死了——”我挂上电话,想再睡一会儿,还没刚躺下,电话又响起来,我急躁地说,“别吵我!我还没睡醒!”
  “你把门打开,我就不吵你!”
  “这么早,你有事吗?”
  “有事!”
  “那你快说!”
  “你开开门让我进去给你说!”
  我知道她不会轻易离开,于是晕晕乎乎地起来,走到楼下,把门打开,只想回到床上继续睡,过了不知多久,一阵流水声传来,我以为是水管漏水,赶紧起身去洗手间,发现宋紫薇正往浴缸里放水,于是纳闷地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不记得了?是你给我开的门!”宋紫薇嘲笑道,“都睡糊涂了!我看你睡那么香就没骚扰你……”
  “你来这么早干吗?”
  “想让你再给我画幅画!”
  “真是想起什么是什么!不是画了好几幅了?”
  “我看着都没感觉!”宋紫薇摇着头说,“我早上起来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让你给我画一幅泡在水里的画像!所以就跑过来了!”
  听了她的话,我也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拿来画架时,她已经躺在浴缸里,水浸润着她的头发、她的脸,她的全身……我赶紧从画室里拿来灯,打上灯光后,觉得水过于清透,少了层次感,于是拿了两包奶,倒进浴缸里……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6 09:30:15
  那天我画得很快,也很激情,仿佛第一次捕捉到一种独特的感觉,颜料在我笔下飞舞,清淡的乳白色映衬出乌黑的长发,淡淡的雪青唇膏,在白润肌肤的衬托下,冷艳而不妩媚,加奶的水通而不透,隐隐透出丰满的乳房和坚挺的乳头……当我画完拿给她看的时候,她兴奋地尖叫起来:“简直太美了!”
  “我也没想到泡在水里的女人那么美!”
  没等我把画放下,宋紫薇一把将我拉进浴缸……那天,“下午吧”一天都没开门,我和她一房间里整整待了一天。宋紫薇穿着我的睡衣,起来的时候,突然问道:“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开个书店?”
  “这事说起来太偶然了,来这里很偶然,开‘下午吧’更偶然——”
  “再偶然也得支撑下去吧?一天到晚见不到人,还只‘下午’营业,怕是你连房租都付不起!”
  “房子是我继承亲戚的遗产,所以根本不用付房租,有来看书、买书的,留点茶钱,就够了……”
  “要么是来这儿买书看书的人疯了,要么是你疯了!”宋紫薇说,“这么大的地方,上下加起来也算三层了,真是白白浪费了——不过也不算浪费,至少在这儿能得到一下午的安静,在欢城还真难找到这么个地方……欢城的确缺少这样的地方,可——这代价也太高了!我都不知道你靠什么养活自己……”
  “时间和安逸……”我喝了一口咖啡,对她一笑说,“欢城人不正需要这些吗?”
  “那也不能不吃不喝吧?”
  “画画有时候他们也给我一些钱,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卖一两幅……”
  “这倒是——”宋紫薇眼前突然一亮,“回头我给你卖几幅?”
  “现在已经足够了!”
  说起来我和宋紫薇的关系很简单,就是男女间的朋友关系,至于是怎样的朋友,我无法定位,也说不清楚,因为我们算不上恋人,也不很亲密,但又不算是普通朋友,因为我们一起吃过,一起聊过天,还一起睡过觉。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6 19:22:33
  对宋紫薇来说,“下午吧”就像是她的旅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的时候就像“下午吧”的顾客一样,走的时候,我也不像送别的顾客那么客气,更多的时候,我常常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来,又什么时候会走。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配了我的钥匙,她不跟我说,我也懒得去问。我也早已习惯了她把这里当成旅馆,因为我们始终没有什么约定,也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有她的生活,我依然固守在我的“下午吧”……就像现在,她挽着我的手臂,我还是觉得她像一条水里的鱼,永远只能看着水花在动,却看不到它。
  今天下午正好没人,我翻了一下午书,喝了一下午茶,关门后,在楼上的厨房正切土豆丝,宋紫薇开门进来便说:“饿死了!”
  “没地儿吃饭了?”
  “客户请去吃饭我都没去,要不是想着你,我早吃了!”
  “那你还跑来?”
  “骆家——别做了!我想吃辣子鸡了,上次在仝家吃的,味道非常好,走,我带你去!”
  于是,宋紫薇连拉带拽,把我从楼上拖下来,叫了辆出租车,直奔仝家炒鸡店。炒鸡店里坐满了人,连门外也摆了四五张方桌,宋紫薇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就只剩下外面一张方桌,她赶紧让我坐下,去吧台点了菜,不一会儿,蒜泥黄瓜、醋溜土豆丝、鱼香肉丝三个菜便端了上来,没想到她还专门为我要了半斤酒。我也没推辞,倒上酒边吃边喝起来。大盘辣子鸡端上来时,薄皮青椒的辣味伴着鸡肉的香味迎面扑来,宋紫薇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边吃边赞叹不已,被辣得唏嘘不止:“越辣越想吃,真香——”
  “确实香,味道就是不一样!”我边喝酒边说,“欢城人都知道,要解馋辣子盐,大盘辣子鸡算是欢城的名吃了!”
  “那可不?我吃过很多地方炒的鸡,这里是最好的!”
  “回头我也试试自己炒!”
  “怕你把鸡糟蹋了!”
  “我就不信炒不好吃!”
  “行,我等着……”
  “我明天就去杀鸡!”半斤酒下肚,我感到头有些昏沉,宋紫薇结完账,她想再打车回去时,我说,“吃这么多,不如走着回去,也好消化消化……”
  宋紫薇没说什么,挽着我的胳膊,沿着人行道往回走,也许是喝酒的缘故,我突然心血来潮,对她说:“我闭上眼睛走,试试什么感觉……”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7 14:21:01
  4
  有了宋紫薇的帮助,我慢慢习惯了闭着眼睛走路,但依然深一脚浅一脚的。两只脚就像两只船桨,在起伏不定的波浪上划行。因为看不见,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脚虽比平时有了更多的感触,对于方向,它们没有丝毫感觉。全身的神经仿佛一瞬间都集中到了脚上,走起路来,腿绷得紧紧的,脚也不自觉地用力,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甚至能感觉到脚在出汗。就在一步步前行中,我突然发现,它们虽然都在用力,但两只脚踏地的力量并不完全相同,我总觉得右脚比左脚力量更大,也许是宋紫薇挎着我左臂的缘故,才让我不自觉地向她靠近。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没有她的搀扶,照这样走下去,我肯定会招“鬼打墙”。
  “我知道人为什么会招‘鬼打墙’了……”
  “怎么了?”宋紫薇惊讶道。
  “因为人在不辨方向的情况下,由于双脚走路时用力不匀,又感觉不到,所以会产生错觉,以为一直朝前走,其实走久了,就会转圈儿……”
  “骆家,你成天不出门,是不是真有障碍?”
  “我说的是真的,每走一步,右脚迈出的步子就比左脚迈的远,可你并不觉得,不信你试试?”
  “我可没那功夫!”宋紫薇鼻子里“哼”了一声说,“肯定是窝在屋子里窝出病来了!”
  “帅哥、美女——开房吧?”一个中年妇女边走边拽着我的胳膊,说,“我们这里很安全,舒适又干净,钟点房十五一小时,一夜一百八,打八折——”
  “开什么开?我们回家去开!”宋紫薇不耐烦地说。
  女人一听,赶紧松开我的胳膊,离开了。
  “你可真行!”我笑着说,“没有你摆不平的事!”
  “那是——公司里上访的多了,什么人我没见过啊!”
  “是啊!不过——我可听说你们巫氏集团现在成了空架子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知道什么?公司只是暂时资金紧张,一时周转不过来,谁还不有紧张的时候?”
  “我可听说是因为投资房产,建‘欢城国际’亏空了,谁都知道那荒山野岭的地方,还建两百米的楼,卖给谁去!”
  “你懂什么!等市区西迁,‘欢城国际’就是市中心了,又是欢城地标,寸土寸金……你这死脑筋,弯儿都转不过来,还是老老实实画你的画吧!”宋紫薇转头又说,“我累了,打车回去!”
  “打什么车,都快到了……”
  “远着呢,走到‘下午吧’还不得走到天明啊?你要再这样,我可受不了老搀着你——”她抬起左臂挥了挥,大声喊道,“出租车……”
  一辆车疾驶过来,由远而近,我听到发动机一阵轰鸣,呼啸而过,于是笑着说:“我敢肯定它一定不是出租车……”
  “这你也能听出来?”她转过脸面对我仔细看着我的眼睛说,“让我看看——骗我——你根本就没闭眼!”
  “这还能骗你?从炒鸡店出来那会儿我就闭上眼睛了!”
  “那不走了,要么咱们去开房……”
  “你都把人家撵走了,还还意思开房——回‘下午吧’吧!”
  “那有什么啊?反正我走累了!”
  “就快到了,这点路你都不想陪我走?万一哪天我真失明了,什么都看不到了,那怎么办?所以我得先适应适应,要不是你陪我,我还真是寸步难行……”
  “脑子进水了!”
  “想起以前看过萨拉马戈的《失明症漫记》,城里的人们突然患了失明症,所有的秩序也因此被打乱,人性在的丑恶也在瞬间被暴露、放大……真是天才的想法……”
  “你真是读书读傻了!”
  “这就像我们平常不在意的东西,突然被放大,那种感觉完全都变了,就像我现在闭上眼睛,所有的声音都在瞬间被放大,脚步声,车鸣声,嘈杂声,甚至连树都有了声音。这感觉很神奇,你要不要试试?”
  “我不是害怕看不见,是怕你把我带沟里去!”
  “我真有那么坏?”
  “看起来不像……”
  “是啊!”
  “那谁能看到你心里啊!”
  “是啊!谁都看不透谁,所以,还不如闭上眼呢!”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7 14:31:28
  宋紫薇听我这么一说,便不再说什么,默默朝前走,我说完便有点后悔,知道不该说这样的话。其实我对宋紫薇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她在巫氏集团上班,她也几乎不跟我说单位里的事,连同家里的事她也不说,我甚至不知道她住哪里,年龄有多大,结婚没有。虽然欢城现在的大龄青年多,就像我,算是大龄中的大龄了,已过不惑,只是我自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自从大学毕业,留在欢城,我就几乎不回周庄老家,因为父母早在中学时就已去世。朋友们时不时地在我面前念叨该考虑自己个人的问题了,我只说顺其自然,嘴上这么说,却很少想过成家的事,觉得还是一个人好,没有太多顾虑,也不用为谁负责,只想画好自己的画。自从见到宋紫薇,我偶尔会想是否该跟她继续发展,但看她的样子,从没说过这事,来便来了,走便走了,果真把“下午吧”当成歇脚的客栈,凭着我对她的观察,我想即使我愿意和她在一起,她也不一定愿意。细细想来,这样未尝不可,因为原本我们就没什么约定,这样做朋友既简单又无牵无挂。
  “人都看你呢!”过了好大一会儿,宋紫薇才开口说道。
  “是你怕看到吧?”我嘲讽道。
  “你再不睁开眼,我就松手了!”
  “这都快到了,你就不能再坚持一会儿啊!”
  这时,我听到两辆摩托车低沉的发动机声,油门加得很大,狂吼着,由远而近,就在一瞬间的时间,从我们旁边经过的时候,宋紫薇下意识地夹紧我的胳膊,我也趁抱紧她的胳膊。它们呼啸而过时,我说:“现在的小孩也不知道从哪弄摩托车,改装以后,比汽车还快!刚才肯定是两个人在比试吧?”
  “嗯——”
  “这又不是在专业赛道,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也不知道个深浅,油门加得贼响,老远都能听见,起码八十码……”
  “玩酷呢他们!”
  “那也没这么玩法儿的!万一遇到个情况……平常看到他们,心里就害怕,躲得远远的……”
  “那你还不睁开眼睛啊?”
  “你不知道,紫薇,闭上眼睛,你的耳朵就像突然被激活了,连细微的声音都能听得到!就像圣经里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我可不喜欢那扇窗!我还是需要这扇门……”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07 14:32:14
  5
  虽然闭上眼睛,依然能感觉到忽明忽暗的汽车灯光,我不知道真正失明的人会不会看到这样的光,不禁在心里庆幸自己能看到这个世界,还能通过自己的想象,把这个世界画出来,我边走边说:“我们真该庆幸能看到,不过闭上眼睛的感觉还是不一样!”
  “你真是病得不轻!”
  “我是说你搀着我的感觉——真想这么一路走下去——”
  “我可不想——我胳膊都累得不行了!你倒好!还感慨!”宋紫薇满不高兴地说,“我还想让你照顾我呢!你要真这样,怎么照顾我啊?”
  “那还不简单?现在就能把你照顾好好的!”
  “还逞能,刚才几个人奚落你,你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
  “我要万一睁开眼睛,还不得把他们吓死啊!”
  我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我急切地问:“怎么回事?”
  “不知道!”宋紫薇冷冷地说。
  “别打了——别打了——”一个苍老的男人的声音。
  “你打!有本事打死我!”女人疯狂地吼叫着,撕扯着男人。
  “怎么回事?回家说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老男人的声音。
  “他还敢打我!你问问他都干了些什么?”女人边哭边说,“背着我跟一个女的开房,让我撞见还不承认!那个不要脸的女的跑走了……”
  “你看见了还是捉到了?”男人分辩道。
  “我看见了!你们一起从宾馆里出来的——还狡辩!那女的跟你一个单位,我认识——臭不要脸的!我明天就去你们单位!”
  “你敢!”
  “我就去!非让你们单位都知道!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还不让说!”
  “好了——回家说去——”老男人劝说道。
  我听出是因为婚外恋的事,我知道这事也只能由他们自己解决,别人无论怎么劝解都无能为力,但现在这样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了,于是不想再听下去,赶紧拽着宋紫薇离开。
  “真是应了那句话: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宋紫薇感叹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又何必在一起?”
  “人要都像你就好了!”
  “我怎么了?都自己都没觉得好!”宋紫薇说,“你看他们,到现在非得弄个鱼死网破,照我说,真不如好合好散!离了算了!”
  “要都像你说的就简单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我就喜欢简单的事,也不喜欢把事情看复杂了,那活得多累啊!”
  “是啊!”我感叹道,“现在这样最好!什么都不要想!”
  宋紫薇仿佛听出了我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深有感触地说:“世上哪有这么完美的事?”
  “其实跟我画画差不多,”我叹了口气说,“每画一幅画之前,总想着会画出比以前更好的,更完美的,但画着画着就没有了激情,越画越觉得没劲,可还是得画下去,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你会画得越来越好的!”
  “这算是安慰还是鼓励啊?”
  “都有吧……不过,我喜欢你的画!”
  “以前激情的时候画的画,回头再看时,总能找到一些瑕疵,就想重新再画,可画出来再看,依然有瑕疵,甚至比之前画的还不如,所以就不想再画下去,总这么反反复复的……”
  “看你活得这么洒脱,没想到也这么多烦恼……”
  “人活着,可不就是因为烦恼?”
  “终于到家了!”宋紫薇兴奋地叫道。
  我知道转过一个弯,就到“下午吧”了,这里没有路灯,一片黑暗,我突然睁开眼睛,挣脱她的胳膊,朝前紧跑几步,宋紫薇吓得一下蹲在地上,很久都没站起来。
  “怎么了?”我大笑着问。
  “吓死我了!”宋紫薇声音颤抖着说,“你真把我吓死了!我以为你怎么了呢……”
  “突发奇想,跟你开个玩笑的!”我扶她站起来说,“看来你真是已经适应了!”
  “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做!”宋紫薇闷闷不乐地在“下午吧”坐到十点,直到她很晚才离开,我发现她一直都没笑过。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她。
  (完)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3-07 17:47:32
  @wangzyi70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3-13 21:11:41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这文笔不错,精彩,特地犒赏一下!【我也要打赏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14 12:42:56
  @徐德文 13楼 2016-03-13 21:11:00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 赞

  http://static.tianyaui.com/global/dashang/images/prop_v2/40/001.png
  (100赏金)聊表敬意,这文笔不错,精彩,特地犒赏一下!【 我也要打赏】
  —————————————————
  谢了
作者 :崎毁静梦奭 时间:2016-07-13 09:35:53
  @wangzyi70 1楼 2016-03-03 09:30:00

  说起来对路的感觉,我的脚还是头一次这么清晰,当你闭上眼睛,整个世界仿佛都被你关闭起来,你突然失去了和世界的联系,被悬置起来。但正是这种关闭,让你不经意间打开了通往世界的独特通道,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眼睛闭着,却能看到眼前模糊、昏暗的一团,仿佛世界一下浓缩在混沌之中,那一刻,更让我觉得整个世界都那么真实。虽然紫薇牵着我的手臂,每向前迈出一步,我都必须试探着抬脚、落脚。在落下去的一瞬,我感觉到了脚的存...
  —————————————————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