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杏儿

楼主:谷育 时间:2016-02-01 15:33:29 点击:1638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杏儿人如其名,一个散发着苦杏仁味道的孩子。

  在我的记忆里,杏儿总是低着头,不笑不闹,走路轻轻的,看人的时候眼睛圆溜而生怯, 仿佛谁在她眼里都随时会变成一只吃人的老虎,然而这个可怜的孩子倒是与我们家走得很亲近,犹其与我算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不知是我这人性格随和,有爱心,愿意同情弱者,还是我自己本身也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所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总之,有很多的人愿意向我诉说心事,犹其是那些被命运捉弄,被生活囚禁的人,而杏儿就是这中间最悲苦的一个。

  我不知道我与杏儿是怎样成为朋友的,我只记得自己喜欢趁她后妈不在的时候偷偷跑过去陪她说话,帮她做家务,其实那时候我自己家也有干不完的农活,只是我心知父母疼爱我,我再怎么偷懒也不会有惩罚,而杏儿却不行,杏儿必须毕恭毕敬地完成后妈交代的事情,既使这样,杏儿还是有被当出气筒的危险,杏儿常常被后妈打骂,常常被赶出家门,挨饿、睡草垛,邻居们经常问杏儿一些关于她后妈打骂她的事,她只是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我第一次听杏儿说心事是在一个农忙的下午,别的人都到田地里收稻谷了,我那时大病初愈,被告诫要呆在家里好好休养,可我呆不住,我知道呆儿这种时侯必定在家忙家务,晒稻谷,我很可以去她家陪她说话,或者应该说她可以 陪我解闷,于是我就去了.

  杏儿果然在家忙坏了,看见我来,她像见到救星一样,毫不客气地让我帮她洗碗,晒稻谷,我也毫不犹豫地帮她干起来.有我的帮忙.倒是很快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于是我们闲下来,坐在台阶上说话解闷,也不知道刚开始说了些什么就扯到母亲的话题上了,杏儿说我真好,生病了有人爱,可以什么也不用做.

  我说生病有什么好的,难受痛苦,健康才好呢.

  杏儿说,要是生病了,有人能爱护她,关心她,哪怕病死了她也高兴。

  我说,那是因为你亲妈不在了,若是她在,说不定比我妈还好.

  杏儿说,我好想她,我连见都没见过她,我经常在梦里见到她然后,杏儿开始流眼泪.

  我坐在台阶上,手放在双膝上枕着下颌,眼晴也开始湿润,杏儿擦擦眼睛,看见远处她后妈挑着稻谷回来了,她赶忙让我躲在屋后的角落里.大约十分钟,我听见她后妈把稻谷倒在垫子上,对她数落一通后就又去田野了,杏儿才人叫我出来,因为她后妈是云南苗族人,既使说我们这里的语言.依然带着怪腔怪调,我是自然听不懂的,于是就问杏儿:“刚才你妈是在骂你吗?”

  杏儿一听,嘴角一扭曲,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同时挤出几个字:“她骂我偷懒.”

  我听了就想,要不是我帮忙,杏儿只怕到这时都忙不完前面的活.我为杏儿感到委屈,可我也只是个孩子,除了再一次帮她把稻谷晒好,我并不能为她做更多的事,等我们又一次忙完后坐在台阶上休息闲聊时,杏儿毫无保留地吐露了她的心事: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妈妈,有一次后妈把我赶出去了,爸爸也没有出来找我,我一直坐在小山下的草垛里.我知道妈妈就埋在山上,她在上面看着我,我很想她的灵魂能来到我身边陪我说话、或者带我一起去她的世界.

  可她没来,我只能望着家里的灯光发呆,我希望听到门开的声音,希望看见爸爸走出来的身影,他不必找,他一向知道我躲的地方,他只要走出来拉着我回去就可以帮我逃过这一劫,可他没有,直到灯光熄灭了,我又一次知道一定又是后妈说了狠心强硬甚至威胁的话,爸爸不敢来叫我了,我又必须在寒冷潮湿的野外过一夜,当人声和灯光彻底消失,夜越来越深沉了,它的恐怖和迷茫在我心里逐渐膨胀,各种怪鸟的叫声此起彼伏,我被寒冷和恐惧吓得缩成一团时,妈妈的身影又一次来到我的脑海里,我幻想着她摸着我的头,微笑着对我说:“孩子,你冷吗?冷就来妈妈的怀里.”

  我不知道当时是一种什么心理,明知这只是我的幻想,明知妈妈早已睡在地下,再也不可能给我温暖的怀抱,我却不管不顾地想去她的身边,我忘记了黑夜里的一切恐惧,我起身离开草垛,往那个葬了无数早亡夭折.孤魂野鬼的荒山坡上爬去,我一路摸索.跌跌撞撞,好几次脚底踩空,好几次闻到腐烂的臭味都让我毛骨悚然,可这样也无法阻止我向往寻找妈妈的决心.

  当我终于摸到妈妈的那块石碑,我就象摸到妈妈的脸一样,我扑在它上面泪流不止,我越哭越伤心.开始哭诉,开始嚎叫,开始抽泣,那些鸟叫声就象我的哭声一样悲伤凄凉,后来我就睡着了,再后来我又被冻醒了,醒来时,天已经朦朦亮了,我意识到不该被人发现自己在这个充满鬼祟,充满邪气的荒山上过过一夜,我又下山回到那个草垛里。

  后来,一个村里人发现我,将我送了回去,后妈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听完杏儿的这段经历,杏儿在哭,我也在哭,我想为杏儿做些什么,可我无能为力,从这以后,我更关注杏儿,更想多点办法帮助她,当她想出来玩又怕后妈责备,当她犯了错不敢回家吃饭,我就去充当一个陪客,虽然我只是一个孩子,面子有限,不过倒也给杏儿壮了胆子,而她后妈看在有外人在的份上,发作起来也就留了三分余地.

  陪的次数多了,连我都害怕起来,我怕她后妈猜出我老赖在她家不走的用意然后将我轰出来,有好几次她后妈骂她时又拿眼睛横我,我都吓得不敢出声,但后来又想我又不是她家孩子,她能把我怎么样,要是她真把我怎么样了,我爸妈还不干呢。

  杏儿就这样饱受委屈地走到了她的十六岁,这一年她初中毕业,元宵未散,新年的气氛依然浓烈,十六开学以前,她倒也能和我们打打闹闹些曰子,我记得那是正月初十了,我和杏儿坐在我家的台阶上闲扯这一年的小小打算,她问我以后如何打算,我说我能有啥计划啊,反正在上着学,胡闹着混日子,争取多混几年就行了,倒是你,就要毕业了,该打算打算了。

  杏儿猛扯了几下衣角,歪了下嘴,说:“我就更不用打算了,书是肯定没得读,再说我那成绩也考不上。”

  我听出了她话里的弦外之音,除了感慨,我无话可说.

  然而十六到了,别的孩子都高高兴兴地去学校报名领新书了,杏儿却呆在家里眼巴巴地看着,好几天过去后,依然未见杏儿去学校,我去找杏儿,问她为啥还不去报名,杏儿说家里不让去,我问她是不是因为没钱,没钱也能先欠着,报了名再说。

  杏儿就不回答了。

  后来她又说,反正没机会读高中,上大学,读不读这剩下的一个学期也无所谓。

  再后来,杏儿的舅舅听说了这事,也到她家做了疏通,甚至答应出学费,可是杏儿的后妈依旧不应允。

  杏儿就这样提前结束了她的学生时代,大概也是在一个杏花初开的季节,我看见杏儿背着简单的行李随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妇人出了远门,后来我才知道那位妇人是杏儿的姑妈,是接她外出打工的,许多人都说杏儿终于走出了牢笼,去到外面精彩的世界了,我也暗暗为杏儿高兴。

  三年后的春节,杏儿回家过年,我又一次见到了她,见面时我正在河边洗衣服,杏儿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清丽的模样,闪光的眼睛,倒是我所期待看到的样子。说话也勇敢大方,不时格格地笑.

  我告诉她我在上高中,她为我高兴了一番,说了很多带着羡慕、祝愿和幻想的话。

  我知道杏儿内心是有遗憾的。

  这个春节里,我们聊了很多,春节一过,我们都踏上各自的路,我从此便没有再见杏儿,只是听说她嫁了人,生了孩子,生活还不错.

  我内心为她高兴,也为她祈祷.愿上帝保佑这个苦难而又美丽的孩子。

  只是多少年后的今天,我想起杏儿时依然会想起她所描述的那个夜晚,不知杏儿是否还记在心上.

  时光能冲淡记忆吗?宽容会取代怨念吗?应该能,那么杏儿该多回家看看了,看看生养她的故乡,她的亲人,她的家。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徐德文(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徐德文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2-01 15:49:36
  @谷育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这文笔不错,精彩,特地犒赏一下!【我也要打赏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2-01 15:51:14
  谢谢谷育支持。
作者 :红杏不出墙7 时间:2016-02-02 19:49:10
  可怜见儿

  感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