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定价:1元】爱情的第三条规约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2-02 18:39:07 点击:7614 回复:3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背着行囊踏上欢城的一瞬,我才发现火车站上的人熙熙攘攘,就像我们渡口村演完电影散去的人群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拨儿人走了,另一拨儿人又来了,我和叶儿就是这另一拨人儿中的两个……
  

爱情的第三条规约


  

作者:王一


  1
  真没想到在欢城这么难,虽然我和叶儿一直有这样的思想准备。
  背着行囊踏上欢城的一瞬,我才发现火车站上的人熙熙攘攘,就像我们渡口村演完电影散去的人群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拨儿人走了,另一拨儿人又来了,我和叶儿就是这另一拨人儿中的两个。在我想做一下深呼吸,体验一下大城市气息的时候,突然发现叶儿暗红色呢大衣被割开一个大口子,露出红色里衬,上下两个白色衣兜全都裸露出来,还没等我把吸进的气呼出来,便一下昏厥在广场上。
  当我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叶儿满眼是泪地说:“你可醒了。”
  我说:“钱!”
  叶儿安慰我道:“钱没了还能挣。”
  这就是欢城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也许这正是欢城比乡下的优越之处。从小我就向往欢城,想像城里人一样生活,直到现在,我才算刚刚实现了一点自己的梦想,可没想到这个梦想居然在踏进欢城的那一刻就破灭了。
  为了那一千块钱,我和叶儿在来欢城之前,曾经花了好几个晚上的时间来讨论,最终,综合了我们两个人的意见,不足一百的零钱由我带着,其余的一千块钱分成两部分,装在叶儿的呢大衣里。一路上,我眼也不眨地望着叶儿,因为这是我们来欢城作最坏打算时的生活费。
  可现在只有我身上不足一百块钱的零钱,那一千块钱就像打个水漂,连点动静都没有。叶儿虽然心疼,但庆幸我兜里的零钱还在。经受这样的打击,我一时急火攻心,一连两天发烧,卧床不起,直到第三天,听到叶儿找到工作,我才稍微好了一点。
  叶儿告诉我,昨天去给我拿药,看到一家欢城鱼片厂的招聘广告,到那一问,经理马上就答应了,一千块钱一月。
  “叶儿,都是我不好,一到欢城还得你照顾我,让你受苦了。”
  “我愿意。”
  我的眼顿时模糊了。
  2
  我和叶儿小学就是同学,虽在不一个村子,相隔得也不是太远,直到高中毕业,我们两个都相处得很好,可都没能如愿考上大学。就我们两个人的家庭状况来看,即使考上大学,即使家里能供得起我们,也不一定能找个好单位,曾有同学劝过我和叶儿,复读一年一定能考上,但我们都没这样做。
  话说回来,在乡下,上完大学蹲在家里的大有人在,不是找不到单位,就是单位开不出工资,所以我决定留在渡口村,也暗自决心干出一番事业。叶儿欣然同意,并且制订了约法三章:一、五年内结婚,二、有一定成就再结婚,三、婚前禁止性行为。
  按照约法三章,我们各自努力着,并相互鼓励着。我也想用我的行动来证明,不上大学不一定不比上大学的人有出息。我家和叶儿家都属于温保线上挣扎的家庭,我们家姊妹四个,我排老二,家庭负担重不说,就是几亩地,收成好了一年到头也存不了几个钱。叶儿家的条件要比我们家好一点,姊妹两个,她是老小,她哥腿有点儿跛,眼看快三十了,还没娶上媳妇。有人出主意说到外边花几千块钱就能买一个,可几千块钱也拿不出来,所以叶儿哥至今没讨上老婆。
  至于约法三章的第三章,叶儿解释说:“不是我封建,我只想让我们的爱更深更纯一些。”
  “我知道——可——”
  “你知道什么?”
  “是不是只有到结婚那天才可以啊?”
  “你说的不对,现在我是你的,以后也都只属于你一个人……”
  说归说,我还是为她的话心动了一下。许多次,我都是在叶儿的这种柔情中变得兴奋,我喜欢抚摸她的身体,喜欢亲她,抱着她,以至在热血沸腾中,某个部位发生不可阻挡的变化。我真想在那一刻撕毁我们的约定,完完全全地占有她,但每次都被叶儿制止了,所以直到现在,我和叶儿也没有过切肤之亲。
  可这一刻,叶儿仿佛失去了原来的冷静,我将舌头伸进她嘴里的时候,清晰地听到她本能的呻吟声,声音虽小,却撩拨着我的心,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着她圆润、坚挺的乳房。以前我也曾尝试过不少次,手沿着凹陷的乳沟慢慢下移,但每次的努力都被她的腰带无情地拦住,即使偶尔穿过,也会被她的手擒获,然后重新放回到她的双乳上。
  现在,铆足劲儿的我的某个部位,像要爆裂似的在叶儿的身上搜寻着,就在我用手努力寻找时,叶儿的手钳子似的紧抓住我的手。
  “我想要了……”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我知道,可现在是在欢城。”
  “在哪儿都一样!”
  我相信叶儿的话,也明白她说的意思,虽然叶儿已经找到工作,可我们必须先立住脚,最起码能吃住在欢城,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有些茫然。在渡口毕竟有地,有粮食,没钱也饿不死,现在一分钱的东西都得买,而且我的病又花去了仅有的零钱。我想连病也不该有,必须赶紧好起来,尽快挣到钱……
  3
  叶儿一早就去鱼片厂上班了。我必须去找点什么干了,眼下最紧要的是吃饭问题还没解决,至于房租,我已经给房东大姐交涉了,以我最真诚的态度和语言向她倾诉我们来欢城的经过,总之,我的真诚感动了房东,她决定让我和叶儿先住在这里,这让我顿时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房东大姐是个四十多岁的单身女人,几间平房围着一个阔大的院落,除了三间正房留她自己住之外,其余的全都租了出去。院子里住的几乎都是女客,她们夜里上班,白天在屋子里睡觉,一到傍晚的时候就化妆出去,偶尔传来不知哪一间屋里男人的说话声。
  欢城大街上人来人往,车辆穿梭,顿时让我觉得自己就像蚂蚁一样渺小。
  沿同乐路朝前走是个大上坡,一个蹬三轮车的中年人正吃力地拖着车爬坡,车上装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于是走过去帮了他一把,走到至高点时,那人刹住闸,停下来。我以为他要从兜里掏烟,没想到掏出一沓儿钱,从里面抽出一张五元的纸币递给我:“拿着吧……”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钱接了过来。
  那人说:“小伙子,这可不是什么挣钱的路儿,你还是找个正经活儿干吧,我送这一趟货,钱也不多。”
  他不等我说什么,蹬上三轮车一路滑坡下去,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话的确刺痛了我,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他还真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但看着被我握得皱皱巴巴的五块钱,又恨不得给他一个大嘴巴?
  我像游魂似的,在大街小巷里穿梭,又怕迷路,时不时地抬眼望着路边的标志,无意中发现很多地方贴着招工启事,但大都是招聘服务员的,我完全符合十八到二十五岁,惟一不合条件的就是女性,难道女人就服务得好?
  游逛了一上午,再次回到住处时,叶儿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你去哪儿了?”
  “我出去走走,想找份工作。”
  “你还没好利索,我怕——”
  “没事,这要在乡下就是硬挺也挺过去了。唉,我找了好些地方都不招男的。”
  “急什么,我不是上班了吗?”
  “那我也不能干靠着吧?”
  4
  一连几天,我奔波很多地方,大小公司,还有不像公司的公司,但都被老板拒之门外,因为他们需要的至少是大专毕业,没办法,我只能去做苦力,这对我来说也并不是难事。终于在靠近火车站的地方找到一份零工,给人家装卸货物。最重要的是装卸完货物,老板立马就能给钱,虽然都是十块二十块的零钱,却让我解了燃眉之急。来这里的人很多,稍不留神生意便被别人抢去了,而且车站上的货物也不是永远装卸不完,可能这个时候很多,多得十几个人都做不完,过了这个时候,甚至一两天都没活儿干,自然就挣不到钱。说起来这份工作是我在人才市场找到的,人才市场是我给定义的名字。那天早上,我沿着欢城大街朝西走,在一个转盘路口的东北角,看到很多男劳力聚在那里游魂似的徘徊,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从车上下来,还没站稳,就被人群团团围住。
  “老板!有什么活儿?”
  “有批苹果要卸,就在车站上,要十个人,每人十块钱。”
  “老板,钱太少了——”
  “谁愿意?现在就走!”
  “我去!”
  我第一次去卸苹果,不知道里面的行情,他们都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在讨价还价,因为不知道行情,我也少赚了一半。
  我到火车站打零工的另一个原因是心里还惦记丢的那一千块钱。说实话,我无时无刻不想那笔钱……假如那钱没丢,我和叶儿可以从容地在城里转上一圈儿,深入了解一下城市,然后再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现在什么都没有,连选择的机会都不没有。我想利用打零工的空闲找到那个小偷,所以,一直密切关视车站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回到住处,我们都不再提钱被偷的事,可我能从叶儿的眼神里看出,她也很心疼那笔钱。
  就是那只手!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只手割破衣兜,然后伸了进去。被偷那人背着个沉重的旅行包,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挤在售票口的队列里。我忍不住大叫一声“抓小偷”!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我,小偷也愣了一下,眼睛紧盯着我,手立刻缩了回去,一瞬便消失了,任我怎么找,也没发现他的影子,人们争先恐后地去摸衣兜,背包的年轻人终于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割开,他在迅速翻看衣兜之后,对我投来感激的目光。
  人们重又忙着各自的事,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倒像个多余的人,在做完一单生意之后往回走。在拐向住处的胡同时,后面突然跑来几个人,一下把我按倒在地,踢打了我一顿。
  等我反应过,那些人早已逃之夭夭,并从我兜里搜去了装货所挣的二十块钱。我瘫软在地上,说不出哪儿疼,哪儿不疼。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才一瘸一拐地回到房间。
  叶儿见到我,吃惊地问:“根儿,你怎么啦?”
  “让人打了。”
  “在哪儿?”
  “就在拐弯的胡同口,几个人不分青红皂白打了我一顿,还抢走了我的钱……”
  “你没事儿吧。”
  “没事,腿脚还能走。”
  “为什么打你?”
  “我怎么知道!”
  “你今天没得罪什么人吧?”
  叶儿一句话提醒了我,于是告诉她在车站上发生的一幕,叶儿说:“一定是他们干的。咱刚来这里,跟谁都没冤没仇的,他们为什么打你,就是嫌你多嘴,我在厂里也听她们说,不是自己的事少管,那些钱偷就偷去了,咱不是还能挣吗?俗话说,没有过不去的河,没有迈不过的坎儿……”
  我突然觉得叶儿对欢城的适应能力比我快得多,我似乎总难走近它。
  5
  说实话,那时候在约法三章的激励下,我们家的生活有了些许转机。我在家养起了长毛兔,没有技术我就从书本里学,甚至跑几十里地去吴镇农技站请教老师,第一茬兔毛就卖了六百块钱。在我为实现我们规划的蓝图而努力的时候,叶儿却出了变故,那天她找到我,对我说:“根儿,我要嫁人了。”
  “为什么?”
  “我爸我妈瞅着我哥犯愁,想尽快给他娶媳妇,就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
  “可你出嫁什么意思?”我笑着说,“我还没有思想准备……”
  “不是嫁给你,是嫁给我嫂子她哥!”
  “这不是换亲吗?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个!”我突然急躁地说,“不行!我去你们家求婚!”
  “不行!”
  “为什么?”
  “都订好了,过了八月十五就办婚事。”
  “你怎么不早说?”
  “我爸妈不让出门,现在我也是偷偷跑出来的。”
  “你愿意吗?”
  “不,”叶儿倔强地说,“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说该怎么办?”
  “要不我们离开这里?”
  “行。”
  “你跟着我不后悔?”
  “不会——”
  于是,几天之后,我们席卷了她家和我家的所有现金,叶儿穿上媒人送的呢子大衣,一鼓作气跑到欢城。谁知一进城就发生了那么多让我意想不到的事,但面对叶儿,我又感到无比幸福,就会有家的感觉。
  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我不再为房租的事烦恼,几天的努力,我已获得了二百块钱的收入,我把钱交给房东的时候,她不住地夸我是个守信用的好小伙子。
  我接受了叶儿的建议,除了去火车站货场上装卸货物,不再无聊地去车站里寻找小偷,因为即使我抓的那个小偷是偷我们钱的那个,他也不会承认,即便他承认,那笔钱也不一定能要回来,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想法儿多赚点钱。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不得不承认,叶儿比我成熟得多。我知道我们逃到欢城,她也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去找我的,一来是想听听我的意见,假如我有一点迟疑的话,也许她早就去换亲了。
  6
  我在车站货场上干活终归不是什么固定的工作,一有时间就去别处寻找机会,终于在离火车站还不远的一个建筑工地,找了一份小工,老板说一个月八百块钱,中午免费供应一顿饭。
  从住处走到工地至少要半个小时,叶儿见我辛苦,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才花了三十块钱从旧货市场买了一辆旧自行车,骑自行车只用十来分钟,也不用那么累地来回步行了。
  我们从身无分文地来到欢城,到现在可以养活自己了,而且是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吃住得怎么样,心里都是幸福的。我不敢去想家里的一切,即便叶儿不说,我也能从她的眼神里感觉得到,我是在家里人一点不知情的情况下出来的,而且我和叶儿的关系很少有人知道,我也从没跟家人提起过。我的担心并不多余,八月十五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我知道这个日期的到来,预示着另一个日期的来临,那就是在她们家准备迎亲和出嫁的时候,叶儿竟不知去向。叶儿一家人肯定会在排查之后,把落脚点放在我家,而我也自然就成了罪魁祸首,接下来的事,我再也不敢去想……
  有几次,我都想告诉叶儿回去吧,既然木已成舟,生米虽尚未煮成熟饭,但家里人会理解,可每一次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一个月后的一天,叶儿很早就回来了,心事重重的样子,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老板没发工钱……”
  “那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老板说鱼片质量不合格,一分钱也不给。”
  “别人的也不合格?”
  叶儿点了点头。
  “真他妈的黑心,辛辛苦苦白给干了一个月——我去找他理论理论!”
  “没用,我们一起去找都没用,我也问过几个以前在那儿干过的姐妹,都说这是老板耍的把戏,他是想赖掉我们的工资。”
  “那怎么办?”
  “干着看吧,她们都是这月顶上个月的工钱,不干就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挣到钱。”
  “这你不用操心。”
  “这些天都是你在外赚钱,我倒成了只出不进的人了。”
  “难道我不应该吗?”
  “我就是放心不下,怕你累垮了……”
  “没有吃不了的苦,况且我现在也找到了工作,还怕饿死不成?”
  7
  叶儿还是硬着头皮去上班了,只是原先的那份热情锐减了很多。我每天早早地起来,骑自行车去建筑工地,混在人群里莫名地有种上班族的感觉,我突然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城市了。
  在工地上,我尽量卖力地去推运沙子、石子和砖头,自从有了那次病,我似乎又比以前强壮了。人家搬运一趟,我能搬运两趟三趟,浑身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就这样,我每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匆匆吃了饭,倒头就睡,第二天一早又去工地。眼看打零工挣来的钱快花光了,叶儿还是没发工资,我还没干到一个月,不敢提工钱的事,可脑子里不得不想下个月的房租、生活费,毕竟我们手里没有存下来的余钱。叶儿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事,一天晚上,她对我说:“根儿,我不想再干了。”
  “为什么?”
  “现在天天干,一分钱也不发,老板还挑三捡四的,都知道他想赖账,胳臂拧不过大腿,很多人都走了……”
  “不就这几天吗?我也干了快一个月了,老板说一月一结账,怎么还熬不过这几天?”
  叶儿叹了口气,话也没说,倒头就睡。
  终于等到我开工资的日子,一早兴奋地来到工地,发现工友们聚拢在一起,围着工地上看料的老头儿,叽叽喳喳地争吵着什么。
  我忙跑过去问:“怎么回事儿?”
  老头儿说:“还怎么回事儿,老板都跑了!”
  “跑了?那——那我们的工钱呢?”
  老头儿说:“人都跑了你跟谁要?”
  我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几乎瘫倒在地上。过了好大一会儿,我才清醒过来,他们说,老板因为一个贪污受贿案牵连进去,听到消息就跑路了……我丢魂似的推着自行车朝回走,这才理解叶儿在鱼片厂干没领到工资的滋味,就在推门进屋时,却发现叶儿也在家。
  四目相对,愣怔了很久,我突然抱紧了她,禁不住流出眼泪,我听到她也在轻轻抽泣。
  “叶儿,咱们还是回去吧……回到乡下,至少我们还还能——”
  “不!既然出来,我就没打算再回去,天无绝人多路!”叶儿突然推开我说,“难道你不愿意?”
  “不是,我们就像这个城市里的蚂蚁,谁一不小心都会把我们踩死在脚下……”
  “我就不信找不到能挣钱的地方。我们还可以从头再来,我想好了,你还是去打零工,前几天我给一个老板说好了,去他的酒店当服务员。”
  8
  金都酒店店面不大,在同安路上,以前路过过那里,离我们住租的欢城大街六里胡同有点远,所以我把自行车给了叶儿。她在酒店不光一月有七百块钱的收入,一天还可以在那里吃两顿饭,有时候还给我捎来香喷喷的饭菜。这样细算下来,能为我们省下一笔不小的饭钱。我打零工的钱除去交房租之外,基本上都能积攒起来。可酒店只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有时候叶儿很晚才回来。每当看着叶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时,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就像每天躺在一张床上,她偎依在我怀里,只能任着性子冲动不能过线一样,看着她早已睡着的样子,真想在来欢城之前就该撕毁那个约法三章,那样的话也不要背井离乡地进城,还受这么多罪。这样想时,我觉得离我们的约定越来越远了,甚至不知道何时才能完完全全地占有她……
  叶儿回来得越来越晚了,回来之后倒头便睡,有几天,我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又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知道她很辛苦,所以从不轻易打扰她。渐渐地,我发现她开始慢慢打扮起来,像城里女人一样涂了口红,化了妆,化妆后的叶儿更加漂亮,看着她,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又有些不安。
  因为叶儿的工作,我的生活也发生了改变,不光能吃上饭,有时还能吃上辣子鸡、海鲜什么的,甚至我都叫不出名字,叶儿也从来不给我说,只让我吃。
  吃完午饭,我拿着钱走进房东大姐的屋里,她正看一部电影,屏幕上一对男女正抱在一起亲热。我咳了一声说:“大姐,给你这个月的房租——”
  “根儿,是你啊,”房东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房租又不急——”
  “我怕乱花,一时给不了房租……”
  “就是不给,我还能把你吃了?”她说,“第一天我就看你是个老实人,所以才破例留下你们的,要是那种流里流气的,别说后交房租,就是先交半年的一年的,我都不租!”
  “谢谢大姐了!”
  “什么大姐大姐的,我就那么显老?”
  “不是,你看起来也就三十岁。”
  “你还真会说话……”
  女房东穿着粉红色上衣,胸部丰满,白色裙子看上去没有多余的赘肉……许被压抑太久的欲望,让我突然有了一丝冲动。我赶紧将目光移到电视上,谁知刚才还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早已裸着上身在床上剧烈地运动着,男女的呻吟声混杂在一起……这时,我闻到一股浓重的香水味,身子僵硬在那里,想动也动不了,女人正亲我的脸,呼吸也急促起来,甚至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解开我的腰带,而我那不争气的家伙也挺了起来……当我反应过来时,提着裤子,落荒而逃。
  在车站卸白糖时,我还是不能专心,女房东的乳房一直浮现在我脑海里,抱着一袋袋白糖,突然觉得抱住是她……这时,一袋白糖从我的手中滑落,正巧掉在一个固定住的螺丝上,我一哈腰,抓住袋子,用力一提,袋子起来了,白糖却从里面淌出来。
  卸完白糖,因为我的失误,老板从五十块钱的工钱里扣了十块,我觉得已经算是幸运了。
  9
  我很晚才回来,门紧锁着,院子里也一片寂静,我进来时的感觉真有点像做贼,房东的房子里早已灭了灯,其余几间屋子也关了灯,我知道她们都去上班了。于是轻轻关了门,洗涮一下,躺在床上。
  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天的事,像放电影一样清晰,不是因为忘不掉这事,而是想到如果叶儿知道了会怎么样……不知什么时候,从梦中惊醒,看了看窗外,天已大亮,阳光从门缝里挤进来,我一骨碌爬起来,纳闷自己怎么会睡那么死,就在这时我才感到内裤湿漉漉的。
  叶儿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我心里有点不舒服,走时也不叫我一声?难道她生气了?是不是房东给她说了?我顿时不安起来。
  一中午都不安中度过,我匆匆吃了点饭,准备去找叶儿。刚要出门时,房东正从外面进来,迎面和我撞在一起,因为昨天的事,我立马低下头,房东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神情自若地问:“这么急着干什么去?”
  “去找叶儿。”
  “叶儿?”房东鼻子里哼了一声。
  “怎么啦?”
  “没什么,怕你在酒店里找不到她喽!”
  “她不去酒店能去哪儿?”
  “真是个死脑壳,不信,你找找看……”
  我将信将疑地来到金都大酒店,叶儿果真不在,他们说叶儿早不在酒店上班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们也不知道。
  我的心里一阵慌乱,叶儿每天回来很晚,挣的钱比工资多很多,我打零工即便一天到晚不停地干,也攒不下这么多钱。每天只觉得她辛苦,也没问过她,现在想起来,的确让我生疑,还有房东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我满心狐疑地回来,硬着头皮走进房东的家里,她的神情依然令我生畏。
  “大姐,叶儿真不在那儿……”
  “给你说了不要去,你偏去,怎么样?”
  “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这个我不知道,反正从乡下来的姑娘,要想挣钱没有别的法儿。你也一样,这么标致的小伙子,指靠打零工能挣几个钱?”
  “我还不是一样挣钱养活我和叶儿?”
  “你以为就你那点儿钱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得了别人?你以为你能金屋藏娇?那得需要钱!”
  “什么意思?难道现在没有钱?”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看你挺可惜的。根儿,昨天没吓着你吧?”
  我的脸顿时涨得发热,低了头没应声。房东笑着说,“你以为我还真能把你给吃了,我还舍不得呢……”
  “你跟叶儿说了?”
  “说什么了?”
  “昨天的事……”
  “没有!”房东叹息一声说,“你别太天真了,根儿,在这儿住的女人,你以为她们干什么?”
  “上夜班呗,还能干什么?”
  “说好听点儿叫鸡,说不好听的都是出去卖的……”
  “什么?那——那——叶儿呢?”
  “你还是自己问问她吧——”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房东的屋子,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我和叶儿刚下火车钱被偷时的感觉一样,仿佛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
  10
  从太阳偏西一直找到月亮升起,我不知走了多少路,不知穿过多少街,连叶儿的影子都没见到。脑子乱作一团,突然想起来,叶儿好像早已没穿那件被人割破的呢大衣了,至于穿什么衣服,我似乎也想不起来。已经后半夜了,我摸着路回到住处,叶儿还是没回来。
  直到天亮,叶儿也没回来。
  我也一夜没合眼。
  一开始,我还想等叶儿回来问个究竟,现在只盼着她能安全地回来,可一连两天叶儿都没回来,我也没心思去干活,每天游魂似的坐车或者步行,穿梭在大街小巷,希望无意中找到她,只要找到她,我就带着她一起回乡下,再也不回来……
  叶儿?透过车窗玻璃,我看到她正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我立刻叫停了车,强行下车,我怕认错人,没敢大声叫喊,一直尾随着她。
  她似乎变了很多,头发烫成卷发,染了栗色,米黄色的套裙,衬出了她修长的双腿,脚穿一双黑色长筒靴。来到沿河宾馆,上到三楼,就在叶儿进去房间准备关门时,我立刻将门推开,叶儿惊讶地望着我说:“根儿,怎么是你?”
  “我找你好几天了,一直都没找到你——”
  “进来吧。”
  “你住这儿?”
  “算是吧——你找我干吗?”
  “想和你一起回乡下——”我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
  “乡下?少开玩笑了!我们到城里干什么了?就指望你天天干零活挣钱?行了,我知道你找我的意思,来吧——”叶儿说着,麻利地脱下自己的衣服,随即赤裸地躺到床上,见我愣在那里,说,“还傻愣着干什么?你不是天天想吗?快过来啊!”
  我呆呆地立在那里,只觉得叶儿强行扒下我的衣服,我仿佛不再是自己,早已忘记什么约法三章,疯狂地将她压在身下,所有的担心、愤怒、失望和苦痛,随着叶儿的一声尖叫荡然无存……我起身穿衣服时,叶儿问:“你干吗?”
  “干吗?”我愤然道,“我他妈就想这么干你一回……”
  说完,我从兜里掏出这几天一直带在身上的她的和我的钱,重重地摔在她赤裸的身上。
  “你——你别走!”叶儿见我头也不回地去开门,又说,“你去哪儿?”
  “我他妈回乡下!”
作者 :红杏不出墙7 时间:2016-02-02 19:50:04
  还有后续?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2-02 19:55:02
  没了,小短篇,问候
  • 徐德文

    举报  2016-02-03 11:53:51  评论

    @wangzyi70 符合本部落置顶要求,请作者和我联系,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2-03 16:47:59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血在烧8800 时间:2016-02-03 16:52:02
  围观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03 19:06:04
  精彩。继续。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03 19:07:21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山东房子 时间:2016-02-03 21:01:45
  @wangzyi70对于打工者来说,这是到城市里来受苦了。寻找与迷失,都在其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04 21:16:07
  报到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04 21:16:28
  @wangzyi70 :本土豪赏2个(2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11 16:02:00
  @wangzyi70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11 16:02:40
  @wangzyi70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11 16:03:34
  @wangzyi70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11 16:12:08
  @wangzyi70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我要读你的新作,新作,新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也要打赏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2-11 22:39:13
  @wangzyi70 :本土豪赏1张催更(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 wangzyi70

    举报  2016-02-13 20:34:51  评论

    @程小程1 谢谢,正在进行中,呵呵,过年过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2-15 15:54:46
  @wangzyi70 推荐
作者 :林中响箭2014 时间:2016-02-18 10:40:06
  一对草根的辛酸奋斗史,写的很好,赞一个。
作者 :林中响箭2014 时间:2016-02-18 10:40:33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gup123 时间:2016-03-26 12:41:27
  写得好无奈
作者 :微风细雨O 时间:2016-03-30 09:32:00
  每日章节更新,请关注,用手机阅读,《乡村教师的爱情》 http://tysurl.com/Ns5plH
作者 :暄早寒 时间:2016-05-27 18:41:17
  马
作者 :sunange 时间:2016-10-02 14:35:37
  马克
作者 :马逍遥66 时间:2016-12-19 21:55:42
  m
作者 :大三元推广员17 时间:2017-04-24 09:43:35
  ??大三元??星力原装7代,内设摇钱树8张,牛魔王5张,水浒传20张,经营一年多以来,我们的经营模式一直被各个平台模仿,而我们一直以??诚信??二字著称,很多优质的大玩家慕名而来,为了更好的回馈广大用户,??大三元??现推出最新活动,力度前所未有,我们决定以“壮士断腕,蜥蜴断尾”的全新经营模式来接受市场考验,放弃利益,注重人气。新的活动玄妙无穷,希望广大用户前来体验??‍♂️??‍♀️??‍♂
作者 :孤城浪子陈慕东 时间:2017-05-30 10:13:46
  曾以为是萤火虫
  划破天边点点静谧
  曾以为是那片孤岭
  埋葬了那颗孤星
  仿佛我 就是那孤星
  守在黑夜 忘记
  甚至是我流泪的眼睛

  我总想我会是一只萤火虫
  不愿踏花逐蝶
  只想提灯如豆
  把夜的梦境悄悄守候

  而最终 是爱
  瞬间醉倒在大地
  就像流星
  又光有热
  还有一副焦灼的面孔
  躺在永恒的星空下
  永远不愿苏醒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