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朱亮的爱情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15 15:51:07 点击:1643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我小舅活着的时候经常对我说,当一个人不在了还会被想起,那才是真爱。
  其实我并不完全认同,人不在了还着,和人在时想着肯定有很大的区别,毕竟,人活着就有希望,一旦没了,连希望也带走一起了。我知道他说这话时的感受,那常常是在酒后,当他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介于似醉非醉之间。我可以把他的话当成酒话,也可以不当成酒话。谁也不会想到,我小舅这话是说给他自己的,就在那次酒后,他走了。是在夜里突然脑溢血走的,谁都没有惊动,很平静,似乎没有太大痛苦。第二天上午,我姥姥发现时,我小舅早已浑身冰凉。
  我小舅叫朱亮,四十五岁,只比我大三岁,除了辈分上的差异,我们就像伙计一样。朱亮并不是我亲舅,他姓朱,恰巧我妈也姓朱,似乎除了都姓朱之外,就没有别的关系了,我妈说是因为邻居走动得勤,就显得近了。
  四十五属驴的年龄,上有老人需要赡养,下有子女需要照顾,沉重的负担成了这个年龄最明显的特征。朱亮丝毫没有这样的负担,因为我姥爷是教师,姥娘在城郊街道六里屯居委会,都刚刚退休,身体硬朗不说,工资足足有余,还有大姨和小姨经常去看望,根本不用他赡养,更重要的是,朱亮不需要照顾子女,因为他一直都没结婚。
  说起来朱亮也不能算没结婚,曾经有过一次,而且是让他终身难忘的一次。我准妗子叫吕青,老家在孟县吴镇,离欢城三百多公里。吕青初中毕业后,就来到欢城,寄居在六里胡同的表姑家,她表姑一个人看着一个大院子,有十多间房屋租供出租。吕青来到欢城后,表姑给她找了一个打字员的工作,后来又辗转了几个打印社,最终在神马广告公司落下脚跟。二十四岁的吕青,肤色白嫩,长发披肩,染了栗色,早寻不到一点乡下妹子的土气。吕青在她表姑的介绍下认识了朱亮。两个人同意相处,虽然朱亮个子不太高,人又瘦,但看上去还顺眼,只是工作不理想,家庭条件还好。他们交往没多久,就确定了关系。朱亮见吕青长得漂亮,虽是临时工,没学历,也不计较。我姥姥倒是耿耿于怀,不是在意吕青的工作,也不在乎她家在农村,而是看吕青的眼睛时,总让她捉摸不透,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看着他们出双入对,也不便再说什么。
  那一年,朱亮二十八岁。
  结婚那天,因为离家太远,吕青在沿河宾馆订了房间做闺房,一家人头两天便聚到宾馆里,亲戚朋友虽不多,也坐了满满四桌。眼看朱亮接亲的时间就要到了,吕青却不见了。一家人撒开去找,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都说没看见,后来吕青娘才想起来,一大早,吕青说要去一趟婚庆公司,就没在意,打了电话问婚庆公司,他们说吕青是去了一趟,也没说什么事,绕个面儿就走了。
  直到朱亮去接亲,还是没见吕青的人影。朱亮以前只在电影电视剧里看过逃婚,不想这事竟在他身上发生了,而且来得那么突然,不光他,所有的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这事就发生了,朱亮也一时没了主意。吕青为什么要逃?不光他不知道,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吕青还好,屁股一拍,一走了之,一家人急得团团转,更着急的是朱亮。他被亮在那里,受了打击不说,喜礼收了,客人都在酒店里等着,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朱亮急中生智,通过朋友临时从婚庆公司租了一个新娘,接去酒店,举行了仪式,像模像样地入了洞房,总算熬过那道坎儿。至于算不算结婚,谁也不会去追究,喜礼拿了,喜酒喝了,至于新娘是谁,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我姥姥气出一场大病,我妈指着朱亮的鼻子,骂了他一句:“朱亮,你要是个男人,就把吕青找出来,狠狠揍她一顿,然后走人!”

知音:3

赏金:300

最高打赏: 徐德文(200.0) 程小程1(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徐德文 徐德文 程小程1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16 11:02:29
  二
  如果像我妈说的那样,朱亮找到吕青,可能真会狠狠揍她一顿,后来的一切可能都会改变,可凭我对他的认识,即使他找到吕青,也不会揍她,只要他认定的事,神仙怕都难改变。朱亮没去找吕青,更不可能揍她一顿,也没走人,而是一直窝在家里。他独自一人进了洞房之后,睡了整整三天三夜才醒过来,至于喝了多少酒,他自己都说不清。醒过来后的朱亮像变了一个人,以前一天到晚不着家,到家只管吃饭,别的事一概不问,自从睡醒之后,就窝在家里,不单单是因为吕青跑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从欢城化工厂下岗了。说起来下岗也不是他的原因,而是化工厂污染严重,被迫关闭了。要说工作,朱亮按时上下班,在车间里任劳任怨,可还是没能逃脱下岗的命运。有能耐的早就转行做了别的,有关系的走关系重新安置上岗,给朱亮的答复是待定。我姥姥多次托人找关系,但都被朱亮拒绝了,他相信上级会给他安排,可没想到直到离世,他都是待定。
  后来,我才听我妈唠叨,很久以前有个算命先生给我小舅算了一卦,说他二十八岁会有大灾,经过这番折腾,总算躲过去了。朱亮睡了三天三夜,醒来直叫饿,我姥姥流着眼泪给他做了肉丝面,他狼吞虎咽地说完后,忙着刷锅洗碗,惊得一家人目瞪口呆。也是从那天起,朱亮破天荒地喜欢上了做饭。每顿饭都是他做,因为工作待定,去市场买菜自然成了他的工作,他自嘲似的说提前进入退休生活。他不光做家常菜,还精心研究以前在饭店里吃过的招牌菜,从市场买回原料,回家尝试去做,每做一道新菜,他都叫我去品尝,因为我在欢城新闻网上班,离他家六里胡同很近,开车十分钟就到,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我不仅能享受他的手艺,还能陪他喝上两盅。
  那次,我小舅朱亮花了差不多一周时间,做了一道糟鳜鱼,叫我去吃,以前只在鱼馆里吃过糟鳜鱼,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但后来听说鱼馆为了让鲜鳜鱼迅速变糟,用了化学药品,就再也没去吃过,没想到这次他自己做出来了。一进门,我就闻到一股糟鳜鱼的臭味,我到桌前,坐都没坐,拿起筷子,用力一夹,骨肉分离,放进嘴里,肉质异常鲜嫩,满嘴喷香,味道和鱼馆做得不相上下。我姥姥姥爷享受不了臭味,只尝了一两口,说再吃怕要吐出来了,两个人匆匆吃了点饭,便去文化市场溜达了。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我小舅两个人,他也喜欢吃这口,我们一边品味,一边喝酒,喝了两杯之后,我问他找没找吕青,他只对我笑笑,没说找,也没说没找。
  吕青失踪之前,一直在神马广告公司,从打字员到设计,业务做得越来越精。因为欢城新闻网和神马广告公司业务往来频繁,我常常去神马公司,所以和吕青早就熟识,加上我准妗子的身份,新闻网的广告设计,都是通过吕青直接做了。经理李志伟也因为这层关系,对吕青另眼相看,李志伟时常邀我去吃饭,我怕他带吕青不方便,所以一直没答应,但所有的业务还是由神马公司做。我小舅和吕青结婚,李志伟送了贺礼,但因为有事没去参加婚礼,一直不知道吕青失踪的事,直到后来,警察去神马公司走访时,他才知道吕青失踪了。
  李志伟听后很惊讶,边回忆边说:“吕青之前没看出有什么异常表现啊!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唉——现在的女人真是让人看不透!一个大活人,如果不想让找到,肯定找不到,再说,她走肯定有她的原因,不然不会无故失踪……”
  “她走连招呼都不打——”小梁突然想起什么似说,“吕青失踪前,曾经有个又高又瘦的男人来找过她……”
  我把警察去走访的事告诉我小舅:“吕青失踪肯定和那个找过她的人有关系,但谁都不知道那人是谁……”
  “找到又能怎么着?”
  “至少知道怎么回事吧?”
  “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酒——”
  那天我也不记得喝了多少,我只知道吕青对我小舅朱亮造成的伤害,永远都难以平复,至于说没说找到她狠揍一顿,我已经不记得了,我想他也不一定记得。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16 16:39:56
  三
  就这样一晃几年过去,我小舅朱亮一直没找到吕青。
  我姥姥眼看着我小舅年龄越来越大,安慰他说不能一棵树吊死,于是我妈、我大姨、小姨隔三差五地给朱亮介绍对象,开始时他一概不见,后来被逼急了,见了几个,都只见一面儿就散了。见面时间长的不超过十分钟,短的大概得以秒计算了。
  朱亮很少说话,除了和我喝酒时偶尔聊上几句,一般不开金口。我妈常常叮嘱我开导开导他,我嘴上答应,做起来难度就大了。有几次,我一提到吕青,他就让我打住,每个人都知道吕青是个心结,无论别人怎么努力,怎么使劲,都解不开,只有吕青,只有找到她,才能打开这个心结。至于给他介绍对象,想以此驱走吕青在他心里的阴影,只能是大家的一厢情愿,因为他曾经对我说,他只是照顾大家的面子,和那些人见个面,走走过场,也不枉大家的一片心意,他从内心里就没打算再找。
  直到我小舅朱亮三十八岁那年,才突然有了转机,意外地遇见了高裴。
  这事说起来真有点意外。入伏前一天,他就打电话说让我去喝羊肉汤,中午下班后,我直奔他家,一进院子就闻到羊肉汤的香味。我到厨房的时候,朱亮正好切完羊肉,让我去客厅陪陪姥姥、姥爷,他把羊肉回锅后准备盛的时候,才发现没有芫荽,惊叫道:“一早从市场回来煮羊肉,老想着有件事,就没想起买芫荽!”
  “有辣椒油就行了——”我吞了口唾沫说,“急着吃呢!”
  “辣椒油是羊肉汤的灵魂,芫荽也是,这两样缺一不可,”他认真地说,“缺了哪一样,再好的羊肉汤都没味儿……”
  “想不到你还吃出品位来了——”我顿时对他肃然起敬,“那——怎么办?”
  “必须要——”朱亮解下围裙,穿上衬衣说,“我去买——”
  朱亮骑上电动车,转眼便出了门。六里胡同离菜市场很近,走着去最多不过七八分钟,我和姥姥、姥爷坐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见他没回来,我盛了碗清汤,他们怕喝多血脂高,所以只喝了几口,我喝了满满一碗。又等了他半个多小时,朱亮还没回来。姥爷急躁地说:“买个芫荽还这么费劲?”
  话还没说完,只听一阵电动车的响声,朱亮赶紧把车子一叉,一声不响地拿着芫荽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羊肉汤端上来,姥姥、姥爷吃完去遛弯儿,我才问我小舅怎么去菜市场这么长时间。他笑着告诉我,在菜摊上买芫荽时,看到有人把菜丢了,就去追,是给人送菜耽搁了,那人叫高裴,急着买菜回家做饭,交了钱,菜忘拿了。他还兴奋地告诉我,高裴在购物广场上班。从他脸上,我隐约看到了少有的笑容。
  没过几天,朱亮去购物广场,买了一件T恤,穿给我看时,一遍遍地问我好不好看,我说白色简洁,适合他稍黑的皮肤,人也变得精神了。他说是高斐替他选的,为此,我小舅还请她吃了一顿饭。从他口中得知,高裴已经离婚,有一个上高中的女儿。从那以后,朱亮一有时间就往购物广场跑。
  我小舅见了不下一个排的人,在我看来,他不止是因为吕青的障碍,在见过的人中,很多并不比吕青差,但他还是不感兴趣,没兴趣的原因,用佛家的话说是缘分不到,遇见高裴,一下让他变了很多,只是这变化来得有点突然。直到有一天中午,本来我有同学聚会的饭局,我小舅打电话非要我过去,说做了九转大肠和香辣鲤鱼,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去,要在以前,我不去就不去了,从他的口气中,我猜到这次去他家里,不仅仅是一饱口福,一定还有什么事,不然他不会这么坚决。于是,我谎称家里有事,没去和同学聚会,直奔六里胡同。
楼主wangzyi70 时间:2016-03-16 16:40:47
  四
  到我小舅家,一家三口早已坐在餐桌前,正说着什么,见我进来,都收声望着,我才发现我小舅旁边多了一个陌生女人,看不出年龄,一头长发,穿着白色连衣裙,个头和我小舅差不多。我一愣,陌生女人对我点头微微一笑,我小舅忙介绍说她是高裴,我忙问了声好,见姥姥、姥爷非常高兴,我顿时明白了朱亮让我来的意思。
  那顿饭吃得有滋有味,过后,我姥姥悄悄告诉我,高裴人挺好,我知道姥姥想让我小舅赶紧结婚,而且高裴人的确很好,我小舅对她也很满意。从那以后,他常常做好饭菜,提着饭盒去购物广场,给高裴送去。
  两个人如漆似胶地粘在一起,姥姥姥爷就像去掉了一块心病,每天笑逐颜开的,每次去看他们,都笑得合不拢嘴,因为欢城购物广场离六里胡同很近,穿过欢城大街就到了,所以高裴上班的时候,常常去我小舅家吃饭,有时候来不及去,我小舅就给她送过去。几个月过去,高裴一直都没在我小舅家住过。
  眼看我小舅朱亮就要四十了,还没等来他们结婚的讯息。那天我忍不住问朱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还没商量……”他支支吾吾地说,“我还没想这事儿……”
  “那还要商量?让她直接搬来一起住就完了呗!”
  “她女儿晚自习回家,还要给她做饭加餐,学习紧张,她还要照顾——”
  “女儿不是判给她前夫了吗?他爸就该照顾好他女儿!”
  “指他照顾?”朱亮气哼哼地说,“他就只知道喝酒,什么活儿不干,全靠高裴养着……”
  “婚都离了,还能管得了他?”
  “她离婚不离家,”朱亮叹息一声说,“她就是心太善,那人还经常威胁高裴,如果她离开,他就自杀——”
  “这算怎么回事?”
  “她说只好等到女儿高中毕业,去上大学再考虑了——”
  就这样,高裴和我小舅每天见面,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的,看上去很快乐,但好像仅仅是普通朋友,或者更近一点来说叫“闺蜜”。他们没再说结婚不结婚的事,就这么一直拖着,直到我小舅去世,也没有任何结果。
  后来,我去朋友新开业的酒水公司,意外地见到了吕青。她坦诚地告诉我,朱亮没钱也没上进心,当时跟他订婚是看中了他家的房子,如果拆迁她肯定不会走了,后来听说拆迁一点希望都没有,恰巧结婚前,在神马广告公司遇见了她中学同学林立,当时林立婚都没离就带着他一起跑了。可她们在一起没过多久就分开了……
  (完)
作者 :程小程1 时间:2016-03-17 20:44:00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3-31 14:00:45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3-31 14:05:07
  感觉太真实,故事的矛盾冲突不激烈。
  • wangzyi70

    举报  2016-04-01 00:02:36  评论

    @徐德文 是的,想“回归”一下,弄个系列的,写写看吧,感谢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徐德文 时间:2016-03-31 14:09:34
  @wangzyi70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 :微风细雨O 时间:2016-04-01 09:41:48
  写的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