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行记

楼主:抱石堂主 时间:2015-11-28 22:58:07 点击:105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青青,从西西的口中,我才知道,那个江夏侯,逃回西域时,骑跑了如花的汗血宝马。
  骗走了汗血宝马,却给西西留下了一头跛驴。这情节颇有点怪异,也给这个侯爷的来历涂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他到底是为什么而来?难道就为了参加这次情人节派对游戏?又为什么牵手成功却不敢面对,成为情场上的逃兵,大大地涮了西西一把?
  也难怪西西会大动肝火,几至歇斯底里。一个苦守了十年的女子,才刚刚听见春天的风,红杏出墙,就顶头遭遇了一把严霜。
  如果换做你我,恐怕也一样咽不下这口气。西西似乎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一剑封侯,和这个人鱼死网破;要么干脆投河,选择自尽。若不则颜面无存,怎么见断桥父老?
  这样看起来,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西西唯有撒泼,才能给自己找回一点面子,唯有在侯爷这棵树上吊死,也只有选择西行,一条黑胡同走到底,永远远离了断桥,这样一个是非之地。
  可是那一天,她长发飘飘,侧立在夕阳里。夕阳的投影像一个不散的梦魇包裹了她的身子,她一袭青袍,在我的眼里,仍然若一个无解的谜。
  也只有西行,才能够找到谜底。如花的这匹汗血宝马,驮走了侯爷,也同样驮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就藏在那遥远的飘渺无际几至虚无几不可知的西域。每天的夕阳,对于西西,都会成为一个启示。
  因为,飞云就在西域或从西域取经而去。她十年苦守,等来了非诚勿扰,也同样等来了这一个天大的消息。她孤对青灯,虚度了十年青春,心血耗尽,结果,就在那里。
  可这只是一个道听途说的结果,等同于水中月镜中花;此行托名西域,无异于飞蛾扑火,也许就没有目的地,所以她把这一切都藏之弥深,把假戏真做,做得轰轰烈烈,形同于一个闹剧。
  在百丈崖渡口的一棵歪脖树下,我意外地看到了一张西西发出的通缉令。虽然那个江夏侯早已经逃之夭夭了,她还是煞有介事,找舞剑、论剑等一班小和尚,给她张贴的到处就是。
楼主抱石堂主 时间:2015-11-28 22:58:56
  另外,西西还说,她曾无意中洞悉了你我之间的一个秘密,会在西行的途中对我细说详情。
  你我的秘密。青青,我相信你听了这句话后一定和我一样大吃一惊。我们相识在这个春天,相会在这个春天,相知相惜,都是这个春天的故事。可她坚持说,我们曾有过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我们有吗?你来自鲁国腹地,我生在齐国长在齐国。在乐公子带你来沂山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哪来的两小无猜,何时的青梅竹马,难道是三生缘,前世我俩曾有过少年相聚?还是来生做一对娃娃邻居?
  青青,也许你有所不知,在我们山中,像这种事儿可不稀奇。比如乐公子,与碧霞祠的心远师太,就是这样一对有缘人。师太曾梦到乐公子,作了一幅梅花图,送给了乐公子,画上题有“断桥有寒梅,聊报一枝春。描得梅花图,赠与有缘人”,成为乐公子断桥梅一名的来历;法云寺的谈禅长老,曾从西百丈崖冬神行宫中捡到一个千年灵芝,精制成茶,人有缘饮了可见三生;最典型的还是那一粒莲子的故事,残荷孤身北上,来沂山寻到了三生缘,邂逅了曾在荷池边上给她唱歌的百灵鸟转世的雨中笛声,重新演绎了一段缠绵绯则可感天地的新的爱情……那法云寺后,也同那葛洪川畔,有一大石临溪,泉流其畔,也曾有青衣女声婉转,隔水而歌,唱那三生石的旧事: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所以这断桥的世界,就是一个三生的世界。我和西西多年的文字交往,就是因为我们曾以不同的方式演绎这三生的故事。
  如今她旧话重提,倒使我不由不回想起前些日子在龙湾岸边和你的那次梦遇。你轻舒双臂,飘飘如仙,问了我一句:
  “石头,你还记得我吗?”
  而我,初次相遇,便对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也许确如西西所言。那么我们是在几生几世,曾有过竹石相依?
楼主抱石堂主 时间:2015-11-28 22:59:44
  三天后,如花和小鹤约了山丹、白云等人给我和西西置酒饯行。从山丹的口中,我得知还没有你的消息,难免郁郁寡欢。又与家人及山丹诸友伤离别,不由地推杯换盏,多喝了几杯。饭后,一行人把我们送到了百丈崖渡口。刚要揖别,互道珍重,小鹤忽然大惊小怪起来,要大家都来看。我一看,她人正站在龙爪石边。龙爪石石大竟亩,钩刻大书,字巨如屋,体不可辨。这事人人皆知,谁知她又要弄什么玄虚?如花说:“走啦走啦,嘻嘻,不要理她……”小鹤急了,说:“哥,西西,你们回来!”我走过去一看,却是在龙爪石边的巨岩上,另多了一片字,题为《断桥乱点鸳鸯谱》:
  东镇沂山,柑草芊芊。秋水如蓝,东綦潭边。
  竹儿青青,遍及阿原。王者之风,阳春暖暖。
  西风扬扬,沂山山丹。环佩叮咚,百里马远。
  古风听竹,水之湄畔。桃之舞者, 初歇欲还。
  雏菊初绽,农夫耕田。守望幸福,法道易难。
  白云舞剑,如花似幻。鹤顶红妹,九哥轻唤。
  流云无痕,温柔静焕。岁月方圆,云知答案。
  雨中笛声,若初似仙。一缕晨曦,便无法天。
  馨卉宝宝,稷象初现。江夏之侯,津津心怜。
  莉莲心语,抱石容灿。格桑花开,断桥梅倩。
  这时,众人也围了过来。看了半天,虽然皆没大看明白,却知道里面嵌了各人的名字。会是谁干的呢?顿时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在场的诸位,每个人的脸上都画满了问号,而没有答案。会是谁呢,农夫、断桥梅、竹儿青青、雨中笛声……小鹤一个劲地瞎猜,并不得要领。别人听了,也多摇头。正在纳闷,又觉天光一暗,空中似有浮云飘飞,石上却分明像是掠过了一个女人骑着扫帚的身影。
楼主抱石堂主 时间:2015-11-28 23:00:40
  青青,在我和西西离开沂山之前,山里已经布满了流言。其中大多竟然是与残荷有关。有人说曾在东镇庙门前见过她,披着黑色的斗篷,手里提着一个拖把,肩上背着一个系得严严实实的背褡,到处逢人便说收浮尘来了。路人都笑她,说举世皆浮尘,你收哪一个?残荷做出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状,说她要收的浮尘,都在情人节那天上过断桥的人身上呢!情人节那天正值四月八庙会,汶河边人山人海,上过断桥的人多了去了,身上的浮尘又怎么样收法?别人就觉得她有点儿神经兮兮,不怎么爱搭理她。有那好事之徒要去寻雨中笛声,却早在数年前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青青,可能你有所不知,这个残荷曾经与雨中笛声有过一段不了的情缘。前面我曾对你讲过那一粒莲子的故事,说残荷孤身北上,来沂山寻到了三生缘,邂逅了曾在荷池边上给她唱歌的百灵鸟转世的雨中笛声,重新演绎了一段缠绵绯则可感天地的新的爱情……所指就是此事。残荷在北上的途中巧遇了千里走单车去杭州推西西的乐公子,随他们到了梅溪,又来了沂山。据说乐公子也曾陪她到去青州赵明诚的府邸寻根,不果,在沂山遇到了笛声。笛声之所以叫雨中笛声,是因为他此前一吹笛子就下雨,从见到残荷后,雨过天晴。原来他的前身就是那只给莲子唱歌听的百灵鸟,由此得以和残荷互证因缘。两个人日月石前求月老,万年松下许心愿,在玉皇顶上看日出,望云海,赏晚翠,共浴夕阳,遇到了凤凰。谁知就在两个人出双入对,同入东镇书院之时,小红豆飞马而来,掠了残荷而去。从此没有了她的消息。
  那一年的中秋节,在每一个沂山人的心上都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当时我刚从外面云游归来,和小妹在家里吟月和诗;谈禅论道做东,在小天台上举办绝对征联文苑武林大会;一帮汪洋大盗,正前往朝阳洞盗宝……笛声因思念残荷,狂吹长笛,直吹得暴风忽至,骤雨大作,似银河迸漏,倾盆下泻,引发了山体崩塌,泥石合流,使朝阳洞的藏宝躲过了一劫。而雨中笛声,却在第二天早上云散雨收之后,失踪在了沂山诸友的视线之外。关于他的去向,也成了一个谜。有人说他南下找残荷去了,给许员外一家做了上门女婿,两个人终成眷属,花好月圆,一生相守;有人说他虽找到了残荷,残荷却勘破了世情,矢志不嫁,难续前缘,由此使笛声心灰意冷,最后在杭州灵隐寺出家;有人说笛声从杭州带走了残荷,两个人做了一对神雕侠侣,行走江湖,快意恩仇;有人说笛声自这一夜过后,四大皆空,并没有再去找残荷,而是远避他乡,巧遇一世外高僧,学成了一身绝世的武功,后广收门徒,开创了一个武林门派,叫做魂系断桥……
  残荷和笛声的故事,也就是这粒莲子和百灵鸟的旧事,在沂山广为流传。被后人演绎成各种版本,以不同的方式述说着,传唱着,经久不衰。小妹鹤顶红在当今网络人气指数最高的“断桥书场”,便曾经排演过一出新剧,叫做《残荷千里寄相思》。谁知在这后非诚勿扰的微妙时刻,残荷却又以一个如此神秘的身份突然现身,究竟会有什么企图呢?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1-28 23:28:23
  初次相遇,便对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5-11-29 12:53:07
  青青,我和西西在西行的途中,也一直谈论那写在巨岩上的《断桥乱点鸳鸯谱》。虽然文后没有落款,却明显是一则谶言,说的就是情人节派对的事。因为里面嵌入了太多我们所熟悉的名字,东镇沂山、秋水如蓝、王者之风、沂山山丹……小妹,如花,青青,还有你,我抱石容灿。虽然不知道容灿是什么意思,抱石二字,在沂山都知道就是指抱石堂主。另外还有极个别的字显然也是特指,如西风的西很可能指的是西西,九哥则是指阿九。虽然名为乱点,大多与真实情况不符,还是准确地预见到了小妹和阿九的相守相望,以及侧面影射到了白云对如花的多年暗恋,说明这个人对断桥的情况非常了解,了如指掌。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我和西西走了一路,猜了一路,却惟独没想到会是残荷。
  因为走的是山路,我和西西多为步行,还要牵着一头跛驴,整整走了一天,还没有走出沂山。天色向晚,来到天齐湾上的水石屋附近。这地方我熟,自不待言。刚要和西西找地方打尖住宿,远处传来了一声萧萧马鸣,却是秋水如蓝骑快马走驿道绕到了我们的前面。一看到如蓝姑娘,西西的脸色都变了。当年因为千华和飞云的缘故,她彻底和家人闹翻了,家里除了她的乐儿哥哥还常常到碧霞祠来看她之外,别人都断了往来。所以这次西行也就没有告知。如蓝突然前来,她以为家里又有什么变故,我则当是乐公子知晓了西西西行的消息,派如蓝前来阻拦。谁知我们都想错了,原来是乐公子被选为了京官,准备近日赴京城就职。本来是特意来沂山和山中诸友还有西西妹子辞行的,听说我们西去了,才派如蓝追了上来。
  从如蓝的口中,我们才知道残荷回到了沂山。但如蓝来去匆匆,又正忙着打理陪乐公子进京的事,并没有顾上问问残荷为什么突然回来,她前些年都去了哪里,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更想不到要找她打探一下笛声的消息。只说她神经兮兮的,提着一个拖把,背着一个背褡,到处收情人节那天上过断桥的人身上的浮尘。还是西西心思机敏,跟着就问了一句:“提着一个拖把,该不会是一把扫帚吧?”原来她从残荷的打扮和举止上感觉像一个巫婆,而巫婆出行,据说都要提一把扫帚的,作为在空中飞行的工具。
  不过我们都没想到残荷会真的变成一个巫婆,所以也就没疑心到上午发生在百丈崖渡口的那件怪事。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5-11-29 12:53:53
  青青,我知你也是乐儿旧友。你初来沂山之时,便是由乐公子陪同。不知你人在鲁国,是否也得知了他将要进京的消息?乐儿兄妹和沂山的关系,我对你也说过一些。这种种的机缘,原本都是因他而起。想当初若不是因为他大婚在即,去江南杭州推来了他的西西妹子,就不会认识残荷、津津、扬扬等一班奇女子。后来他在法云寺藏经阁读书,西西、扬扬、津津、残荷随之前来,才有了莲子和百灵鸟的相会,有了如花为媒,有了千华寻妻,有了飞云出行,有了朝阳洞护宝,有了铁三角女生组,有了断桥相亲,有了这一连串的故事。沂山不再是往日的沂山,断桥亦不复是往日的断桥。我也因此有了这次和西西的西行,与家人的别离。
  可是如今他却要走了,要进京,据说是要到翰林院供职。按说我应该回去,和他举杯共醉,不诉离殇。而西西也很应该回去别一别自己的哥哥。谁知西西却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她说既然都是要远行,天涯何处不相逢,又为什么要一定在沂山别离?我想想也是,就和如蓝约定,在泰山一聚。西西听了,好半天沉吟不语。如蓝看她不再说什么,便按照我的意思回去向乐公子复命。
  这天晚上,我和西西寄宿在水石屋一个朋友的家里。我伏笔灯下,继续给你写西西所言的长情书常青书。而西西屋里的灯也亮到很晚。不知她是在想自己的哥哥,还是在想西行的漫漫?此行虽然她不肯说是真的去找江夏侯还是志在飞云,我却已经决定要奉陪到底。因为我很清楚,一个人的旅途,并不在路程的遥远,只有心,才是目的地。而一个人不论怎样跋山涉水,穷其一生的精力寻寻觅觅,其终极目的,也无非是为了让心灵有个归宿,使精神有所皈依,让灵魂最终有个安放的地方,不再漂泊无着……
  而你我,青青,又何尝不是如此?与其我这样彷徨于石屋和竹林之间,陪西西西行,也不失为我给自己的情感准备的一个出路,或者说,给我写给你的这部慢热的长篇情书准备的三种结局之一。
  西西常说,她的命运是注定漂泊,她的幸福,不在目的地,只在路上。那么就让我做一个快乐的驴友,陪着她,还有她胯下的那头跛驴,陪她西行,没有终点,也不再安排归期。
  就这样我在给你写了第八封情书之后,也给西西写了一点文字,题目就叫做《给西西,写在我陪你西行的前夕》。然后藏之衣底,准备到达西域之时,再与她验看。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5-11-29 12:55:05
  青青,前面我曾对你说过残荷又回到沂山的事,却没有人想到她会打乐公子的主意。
  当然,一个莲子托生的那般浪漫唯美多愁善感的女子,也没人会想到她怎么就成就了一个巫婆的身份。
  众所周知,她当初是因邂逅了乐公子跟随乐公子北上并最终来到沂山的。在断桥新篇中,我曾写到她在燕子楼与乐儿相遇的情景:
  “乐儿刚要跟过去,却听到隔壁室内有女子吟哦的声音:‘满床银白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往里一探头,见一清丽幽闲的青年女子,正对着悬挂在墙壁上的前人诗作,赏玩不已,忙上前打个问讯。”
  这是前世。今生的我,也就是抱石堂主,与今生的残荷曾有过一面之缘。在断桥话博《残荷月夜开火锅,大涮特涮法博友》中也曾追忆初见残荷一事:
  “说真的,当时残荷飘然而来,真有点如仙如魅。她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来自并不遥远的新东城,也不是来自并不太近的新加坡,而是来自柳泉居士蒲公所著的《聊斋志异》,从蒲公笔下的满纸烟霞中走下来的画中人。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不食烟火吗?当然,我们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传说,可眼前的这个女子,仍不像是现实中人,像在明清时期的深宅大院里幽居至今,像曾在一册册线装书中避世,忽然机缘巧合,就这样——如仙如魅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官,看清楚了,因为残荷那一天穿了一身黑衣,我在这儿说她真有点如仙如魅,像一个从蒲公笔下的满纸烟霞中走下来的画中人,像一个在明清时期的深宅大院里幽居至今,像曾在一册册线装书中避世的古典女子,却惟独没有说她像一个巫婆。并不像在她把事情闹大了后所辩解的那样,一眼就看穿了她巫婆的身份。
  那么在残荷南归后都发生了什么,她又是怎么变成一个巫婆的呢?她这次突然现身沂山,又是所为何来呢?
作者 :夜语可书 时间:2015-11-29 12:56:10
  在我们决意西行那一天,在百丈崖渡口,西西长发飘飘,侧立在夕阳里,夕阳的投影像一个不散的梦魇包裹了她的身子,她一袭青袍,在我的眼里,若一个无解的谜。
  这夕阳的投影,给我们这次西行涂上了一层悲情的气氛。
  飞云,或者是江夏侯,两个人风马牛不相及,又似乎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冥冥之中的联系。
  在那边远的遥不可及的西方,藏着我们的谜底。也只有那暂不可知的谜底,才能赋予我们此行的意义。
  千华也好,飞云也好,江夏侯也罢,都是西西命运的一个劫数。给一条生命的河赋予了丰富的色彩,催生了无限的风波,无休止的声响,要么徐徐流淌,要么就掀起惊涛骇浪。
  就这样,我们一路上谈谈讲讲,最终把话题扯到了西王母身上。
  西王母也是从沂山故事说起的。沂山多西周周穆王遗迹,齐长城的名关重隘穆陵关,玉皇顶上的观景台,都与这一位传奇帝王有关。相传他还携盛姬在玉皇顶上共浴夕阳,遇到过凤凰。凤凰是仙禽瑞鸟,非有缘人不能得见。在断桥人物中,也就笛声和残荷有过一面之缘,还因为笛声原本是一只百灵鸟转世,当时正横着长笛,吹奏那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

  遨游四海求其皇。

  时未遇兮无所将,

  何悟今兮升斯堂!

  。。。。。。

  而这位穆天子乘八骏马遨游四方时,曾到西域会见西王母。于是话题来了,西西说,既然残荷和笛声遇上过凤凰,那么我们这次西行,有没有可能见到西王母呢?
  不管能不能见上,自此也算是心中存了一种念想。西王母,成了我们西行路上的谈资,直到前有高山阻挡,两位断桥旧友的出现,才冲淡了这一份注意力。
作者 :风卷尘去 时间:2017-06-08 09:07:24
  江夏侯,西王母,残荷何悟今升堂。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