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暮雪苍狼—— 一位卧底缉毒警察与黑道女掌门之间的爱恨纠葛与终极较量(长篇,连载)

楼主:月下黑猫amanda 时间:2015-11-19 21:39:03 点击:211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是一部前后共六十万字的小说,上下两部各三十万字左右,除人物角色有所连贯,细节有所呼应之外,均可独立成书。上半部分叙述两位主人公冲破重重阻力不顾一切相爱的校园爱情故事,下半部分则转入紧张激烈的卧底破案情节之中。十年之后,当长大成人的两人再次相遇,当年不谙世事的男孩女孩却已成长为不可两立的正邪双方。如今,当昔日的少年被派入曾经的爱人身边卧底,并为一批潜藏十年的大额毒品苦苦追寻,饱受情感的折磨......到底命运会将这一对爱人带到何方,而在忠诚与背叛,正义与邪恶,国家大义与缱绻爱情之间,两人终将做出什么样的抉择?请各位进入“暮雪苍狼”之中,细细品读。
  有兴趣的大家可以看看前半部分,两部分很多细节都在呼应,有时候下半部分会显得稍微突兀,其实是前面有所交代,但六十万字实在太长,而且风格不同,思来想去还是分两部分发比较好,我会尽力在连载过程中进行修正。

  开始定为以爱之名,现决定改为暮雪苍狼
  上半部分链接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925001-1.shtml

  暮雪苍狼
  月城流传有一段传说,这座城市口耳相传了很久的故事,关乎于她的前世今生。
  相传上古时代,有个月神,原本于清冷的天宫之中久居,却在一次悠游人间时动了凡心,爱上了这片鸿蒙之域里的男子,缱绻忘情之际,早已忘记了身上背负的天戒神条。为了惩罚她的愚钝与放纵,天庭降下死罪,要她在日月交替的时刻,形神俱灭。月神冒死告诉男子不可泄露的天机,只求最后与他相见一面,然而她等了又等,纵是仰断了脖子,哭干了眼泪,仍是没有等来那个让她倾心的男人。待时辰一到,天崩地坼,山石俱焚,撕心化骨的疼痛里,她潺潺的泪水漫成了无边的大海,柔媚酥软的骨肉长成了一座城池。
  她永远静静地停在了这片土地上,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等待着一个早已离开的爱人,守候着一段早已虚无的爱情。

  “嘀……嗒,”雨滴跌落的声音在倏忽间延了很长,在耳边悠缓地游过,江卿朗低下头,一颗雨水凝成包裹着自己身体的透明茧囊正任性地拉长着自己的形状,顺着他的鞋面淅淅沥沥滑脱下去,在地上跌成几瓣。天上,暧昧不明的虚化影像好像存在在另一个时空里似的,高高地飘过头顶,在一朵一朵擦着黑色、漆成白色的云雾里浮动。他使劲地看着那些虚虚实实的影像,拼命睁大了眼睛,却怎么都看不明晰,看不真切。突然,不知哪里来的一个浪头打来,他脚下原本干瘪的土地不知怎的竟即刻成了无边的海水,漫漫荡荡的水流霍然掀起他的脚面,弄得他一个摇晃不稳,倒头便扎进了水里。海水不断地没过头顶,复又退至脖颈,他拼命挣扎着,可一双手脚却仿佛被人捆缚着一般无可发力,没法,失了力量的身体只得任由汹涌的大海在翻波卷浪里带着他沉沉浮浮,裹挟的越来越远……
  这是江卿朗常常游走的梦境,十年里,他不断地置身于这散乱的神思里,一次又一次,无可自拔。里面原本明艳动人的人物画面,随着年月渐渐褪色,渐渐成了模糊、老旧的虚茫暗影,时至今日,更是混沌得连样子都难以廓清,但他知道这些难以辨别的影像片段都属于那个夏天,属于那些满城风雨的日子......夜色渐沉,当宴会厅里的光影霓虹越发夺目闪亮,觥筹交错声越发喧哗哄闹,久远的往事终于从两个人的耳边,眼角,眉梢一抹一抹地沉了下去,望着那个原本在回忆里浮动的人影,今夜竟然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卿朗在惊诧之余,脚下却犹豫不决,不敢相认。
  这真的是她吗?
楼主月下黑猫amanda 时间:2015-11-19 22:52:28
  第一章
  十年前,两人匆忙相爱,再突然离散,如同一场暴风雨般仓促狂烈。当时爱得有多深刻,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想不清楚。只是张暮雪还是回来了,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不顾一切地回来了。她试图为自己找出很多个理由,但她骗的了别人,却瞒不了自己,因为任何理由都比不及十年来那时时刻刻盘绕在心上的一副绳索,它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往里收紧,把她的心在每个不眠的夜晚揪扯出生生的疼痛,再在血和泪的搅动里,在白天结出厚厚的痂。如此循环往复久了,那些仿佛已经愈合的伤口,其实早已在深处溃烂成不忍目睹的创面,让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被这疼痛搅合得无法平静。于是在美国时而恬静,时而暴风骤雨的日子里,她不止千百次地幻想过两人的重逢,以各种面貌和场景。
  然而却断不是现在这样的。
  当她鼓足了勇气抬起头,在他略显惊愕的眸子里,她不仅看到了自己曲线毕露的衣饰,夸张的妆发和烈焰红唇,更发现了自己的妩媚风情与扭捏作态。久违的羞怯即刻涨红了她涂得惨白的脸颊。眼前的男人虽然相貌上还留着股褪不尽的孩子气,但是肩膀和身板却厚实了许多,眉宇间还隐隐透着沉稳和历练,单是站着,就显得英气逼人,气宇轩昂。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己对面,她无法不去回想到十年前的自己,那个消失殆尽的自己,那个留着齐腰长发,梳着齐刘海,穿着校服的自己。曾经的少男少女是那么地熟悉依恋,但是他们已经在各自的世界里生活了太久的时间,十年过后,同样的人在这样的低点再次相遇,到底是命运的眷顾还是戏弄?
  她有点发懵。
  张耀庭从后面走上来,拍拍她的肩膀,这才把她游走出很远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场。而回过神来,一时之下不知如何收场的她正慌乱着,却见江卿朗已经一步一步地向她走了过来。
  看着他笑意盈盈,眼底里尽是重重叠叠的温柔,她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一个转身,跌跌撞撞地逃出了这个盛满了五光十色欲望的名利之场。
楼主月下黑猫amanda 时间:2015-11-19 23:54:52
  电梯的按钮在张暮雪纤细的指下被按得啪啪乱响,她的脑中犹如搅动着一团烈火,灼热与躁动中,唯一的念头只剩下逃离。叮咚一声,在电梯门应声而开的同时,她已跨步移身,迅疾闪入电梯之中,哽着的一口气则在喉头忐忑不安地窜动,直到他的脸孔在电梯闭合的当口消失不见,才微微咽了下去......很快,电梯直抵一楼,她快步走出电梯,在门口的人还没来得及殷勤致意前就跑出了大门。初冬时节,已日渐盛起的寒意令只穿着一件薄呢料黑裙的她还未全然踏出大门,皮肤便骤然僵硬缩紧了,可她却浑然未觉似的,一门心思只顾着扬起脖颈,准备在这清冷的冬夜里长长地出上一口气……
  不料还未站定,她的胳膊就被身后的一只手用力地抓住了。一时间,熟悉的感觉从肌肤直蹿进骨骼,麻麻地了抵达了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那双手上十年前的坚决依然,只是力气似乎更大了,直像要把她捏碎似的。
  她使劲地想把手腕抽出来,却被攥得更紧。


  “这位先生,我们认识么,请问,你找我什么事”?一个如这冬夜般冰冷的声音飘来,不但不具半分欣喜,唯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
  这一问把正亢奋着的江卿朗给弄愣了,一种说不出的东西让他从头凉到了脚。突如其来的诡异氛围里,他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背影,看她的长卷发松松地散在露出大块皮肤的脊背上,裸露在外的双肩则在寒风中瑟瑟打抖。
  他顺势一拉,扭过了她的身体,晦暗不明的灯光下,尽管她极力掩饰,局促不安的眼神仍闪烁着从眼角流泻出来。
作者 :风荷举2025 时间:2015-11-27 19:09:18
  晚上好
作者 :是傲慢还是偏见 时间:2015-11-30 19:46:53
  @月下黑猫amanda 要用电脑登录才能看到部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月下黑猫amanda 时间:2015-11-30 20:02:14
  “不认识,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跑?为什么不转身?为什么不敢面对我?张暮雪,我想了你十年,等了你十年,以为一句不认识就结了?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他搭在她肩上的双手使劲摇晃着,几乎要把她摇散了架。
  相较于他失控的激动,对面的女人却是漠然得可怕。只见她向后轻挪半步,脱开他的双手,然后将手在裙子上的口袋里掏摸了几下,一支烟和打火机便摊在了她的手心里。应和着打火机齿轮打在一起的声响,她将烟半吊不吊地衔在嘴边上,头略略一低,腮帮子不失优雅地鼓了一下,烟头就如同有了生命般,一跳一跳地泛起亮红色的火星子来。
  她原本慌张赧然的脸孔忽然一松,眼睛也不再四下乱瞟,而是直直地望着对面的男人,里面不仅含着种笑意,甚至夹杂了些许挑衅和逗弄的意味。
  卿朗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刚才还激动不已的口舌僵住了一般,再也发不出声来。两个人就在这暗夜里沉默中地注视着彼此,等待一支烟静静地燃尽,如同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对峙。
楼主月下黑猫amanda 时间:2015-11-30 20:03:33
  “认识我?这里认识我的人多了,不知道你是哪一位?”隔过半晌,她将抽掉一半的烟头弹落在地,再掀起脚尖将其狠狠碾灭在脚下。
  “好,你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是吧?好啊,那你问问你自己,是不是自己的名字也给忘了?”卿朗愠怒道。
  “对,我是不知道,我是忘了。难道你认得我?那我倒要问问你我叫什么名字?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啊?”她故作轻佻地开口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现在告诉你,你认识的那个人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
  然而还未待她说完,对面穿戴讲究的男人却已猛然探出双手,向她领口伸来,她脚下刚要后撤,两只揪住衣领的手却已经向两边同时扯开去。凄然的声响过后,立时袒露出胸口的残破衣襟处,一枚黑色的狼型刺青已经赫然于眼前,它静静地趴在她的胸口处,在路灯散淡的光照下,幻着幽幽的光芒。
  张暮雪一面扽着自己不再完整的衣衫,一面瞪大着眼睛用尽全力地瞪着他有点凄惶
  的面容,而对面的男人也这么回望过她,眼神里没有丝毫退让。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在彼此之间激烈地擦撞着,激烈的交锋令空气里都似乎燃出嘶嘶作响的声音......突然间,女人的身体如同被抽掉了筋骨似地,猛然烈地扑倒在男人的怀里,软软地伏在了他的身上,一双手则拼命地抓着他的外衣,越抓越紧,越抓越用力。
  她在他怀里剧烈地恸哭,哭得声嘶力竭,毫不节制。
  卿朗眼圈一红,脑中轰响成一片的他只得把怀中的女人抱得紧了又紧,来表达自己说不出的疼痛与安慰。
  方才还压着乌云的天空里,不消一会儿,便疏疏朗朗地撒出了几颗闪烁的星斗,它们的光芒一片一片地晕开在穹顶上,散散淡淡的柔媚给这宁静的夜里更平添出了几分冷峻的浪漫。在江卿朗刚刚才开车来过的滨泽街上,张暮雪正搭着他的呢子大衣,和他并肩而行。一路上,她每迈一步都不忘将高跟鞋的尖利鞋跟重重地踏落在地,如同小孩般故意踩出树叶干瘪的脆裂声响。站在她一旁的卿朗则双手插兜,边走边歪过头来看着她稚拙的脚步,脸上浅浅的笑意怎么都收不住。
  突然,她一个重心不稳,身子即刻左摇右摆地打起晃来,眼看着脚脖子就要往后歪倒,旁边的人却早已搭住了她的手,
  两个人对看了一眼,她随即开始咯咯地笑。
  “吓着你了吧”?她柔声道。
  卿朗故意重重地点头,之后又笑着摇摇头。
  “以前我们也总是这么走,一路走下来,有时候谁都不说话,有时候你总是捉弄我,一段路好像总也走不完似得,我记得那时候......”一扫刚才的冰冷和歇斯底里,她回复正常的神态立刻变得可爱直率,眉飞色舞的样子似乎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个从清晨就开始燥热的夏天。
  “十年的时间,是足够让一个人产生变化的,但她何以会改变得如此翻天覆地?”他看着她冷艳的妆容,暗地里自己想着,过了一会儿又笑了。
  他自己不也是变的面目全非了么?
  “嘿,和你说话呢!”她用手肘捅了捅他的胳膊。
  “噢,噢。”卿朗忙收起脸上不知所谓的笑容,不迭地答应着:“记得,我当然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一分一秒我都没有忘记过,我记得学校里那两排树冠很大的梧桐树,楼里那条特别长的走廊,每次我总觉得走特别远才能到你们教室去……还有,还有篮球场,补习班,跟这条我们走了快半年的路,沿路的每一个小店,我什么都记得。”
  “是,那会儿可真好。”说着,她轻轻叹了口气。
  “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经常没事儿就像个傻子似的在这条路上走,没完没了地走,无休无止地走,为的就是把当时所有的东西,阳光,空气,甚至那个夏天的味道都看在眼里,刻在心里。这像一种本能的反应,好像是我应该做的似的。我觉得只要我把这里的什么都记清楚了,就永远也丢不了了,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把这些记忆和现实衔接起来。”说到这里,停下步子也住了口的卿朗微微扭过头,款款地看着他旁边的女人。
  “但是,你忘了一个最重要的道理,所有的东西都是会变的,你所努力记住的一切,你以为你所完整封存下来的东西,现在可能已经回放不了了,你看,”她意味深长地笑笑,转头看向寒意渐浓的大街,“你曾经记下的店名,一个个都没有了。”
  确实,依着她的目光看下去。这条曾经还称得上喧闹的大街如今早已寂静幽然,几年前,因为学校的缘故,街道两边的店面被政府全部拆除。现在除过有熟稔的司机偶尔过来抄抄近路以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处落寞所在。
  “小猫,你错了,这里是变了,可是,”卿朗说着,拉起她的手放上自己的胸口,“无论外面变成什么样子,这里一直都没有变,也不会变,这就够了。你我十年前的约定,我一直都记着。这十年,我遇到过很多问题,面临过许多关口,甚至……”他想起什么,没有接着说下去,“我只想让你知道的是,那些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因为在我心里,我的每一个昨天都在这条街上,旁边一定还有一个你,这样的日子我过了整整十年。在这十年里,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静止的。但是今天,此时此刻,我终于可以不再去过那种静止的日子,可以继续我的生活了”
  言毕了,他长臂一伸,就把她拉揽进了怀里。沉沉的夜幕之下,在这个让人想投靠一切温暖的寒冷冬夜里,江卿朗无可自持地再次紧紧拥住了他失落已久的恋人。一时间,四面凉风渺渺而起,阔长无人的街道上,一盏盏本已昏沉的路灯仿佛同时醒来似的,骤然绽起的光华将两人的身影愈发合做一处,长长地投射在青黑色的路面上。如同沉落深渊的静默里,他们就这么抱拥着,任温热的眼泪无声地交织,凝滞万语千言。
作者 :黑暗王子德古拉 时间:2015-12-02 09:47:53
  噢耶,好友开辟新领地啦,特来支持。好友要保镖不??~~~~~~~
  

  
作者 :残情邪爱 时间:2015-12-06 18:17:46
  @月下黑猫amanda 点击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