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如果爱可分期,愿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楼主:是傲慢还是偏见 时间:2015-11-14 21:07:21 点击:201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有时在梦里会产生时空置换,中学的生活会搬回小学的课堂,大学的时光又流淌在中学的宿舍里。不管如何交错,那些很久没有联系也没有消息的人第次的出现在梦里。我知道那是想他们了,开始怀念了。这样的梦不多,但是每次醒后都觉得心窝子被踹过一样,一个坑一个坑的,好久都恢复不了原状。
  昨夜的梦却是分不清到底是在哪一个时期的宿舍,聚集了大学宿舍里的八个我们。屋依旧那么乱,烟头在中间桌上的烟灰缸开着花,饭盆里放着没有倒掉的方便面汤,整个桌上的汤渍像一幅山水泼画那么显眼,每个桌角还放着一双正在喘气的袜子。记得这时我是在上铺舒展懒腰的,斜眼看见了盯我的任文景。吓得我立马跳了起来,不顾头部撞击天花板的疼痛,朝下铺大喊了起来,“操,马子,任任没死呀。。。”,下铺依旧是那幽幽的声音,“没死,喝了假农药,又被救过来了。”当我试图开始去整理这些信息的时候,两个儿子的“吱吱”声把我吵醒了。
  惊醒的时候睁开眼还是一片黑暗,挣扎着已经透支的身体,揉揉已经被糊住的眼睛,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才稍微安静了些,感觉胸前的背心被心脏顶的还在突突跳。是呀,一切即成的事实怎么可以改变,他已经死了,不是喝药而是选择壮烈的自由落体式牺牲。水泥地面没有假的,即使水泥的标号有点出入,但是它的硬度已经足够了,更何况还是十七楼。
  毕业十年,离开学校亦十年,有的功成,比如老大,已经是某酒业连锁的董事长;有的名就,比如小四,是某县委的政府主任;大部分的是过着平淡的生活,拖家带口的忙碌着,忙着工作,忙着开会,忙着酒场,忙着做饭。幸福与否,无法求证真伪,只是一双双精明的眼睛背后,有的浑浊,有的疲惫,再没有以往一眼到底的清澈与注满青春激情的无忧。而且已经有一双眼睛再也望不见了。原以为未来还远,人生还长,我还年轻,当这减法效应来的时候,突然感到了恐惧,这种恐惧像不经意流出嘴角的哈喇子,人到中年,有些失控。
楼主是傲慢还是偏见 时间:2015-11-14 21:12:46
  @尤十万
  • 尤十万

    举报  2015-11-14 21:59:12  评论

    @是傲慢还是偏见 这是弄啥子呀,呵呵,谢谢小兄弟!
  • 残情邪爱

    举报  2015-11-15 08:08:47  评论

    @是傲慢还是偏见 嘻嘻,我新开了一个部落。你来高朋满座发帖吧!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5-11-15 09:49:49

  
作者 :烟草燃烧的思念 时间:2015-11-15 09:57:03
  不管你弄啥子,先加入再说。
  • 残情邪爱

    举报  2015-11-15 10:09:22  评论

    @烟草燃烧的思念 哈哈,这才会朋友之间的风格嘛,嘻嘻,记得广邀好友加入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尤十万 时间:2015-11-20 13:02:27
  清朝董芸写过“老屋苍苔半亩居,石梁浮动上游鱼。一池新绿芙蓉水,矮几花阴坐著书。”是对芙蓉街最美时的赞叹。如今的芙蓉街美景不复往昔,商贾繁华区别于旧时儒雅大气的林立,曾经的芙蓉泉恐怕更没几人知道。我喜欢她的原因,更是因为那种大隐于市的感觉。
  街上的石板早被水泥地代替,只有在有的房子的地基处的青砖,还能见证她悠久的存在。夜深或细雨的时候,这幽深的小巷,到也不失为一处浪漫的所在。但如果是白天,熙熙攘攘的慕名而来的人群的嘈杂也确实让人生厌,更为不能忍受的是从街头到街尾臭豆腐的味道。管美琪似乎就是被这味道吸引来的,早前租房子的时候,看了多处都没点头,这闹市繁华背后的平房反而让她乐不可支。第一次吃晚饭的时候,可气的是她一桌子摆了四份臭豆腐,一边吃一边傻傻的看着我乐,还时不时的夹着往我的嘴边一送,又迅速移开,馋我一下。我确实流口水了,不过是苦胆里的水吐出来了,我说,“管美琪,你再这样,我就把你扔炸豆腐的锅里炸了!!!”,她却毫不在意的样子,接着挑衅的先舔了一下外面,再细细的嘬一口,一幅回味无穷的陶醉样,害得我只好跑到厕所里乌拉乌拉的大吐特吐。分开之后,每每喝醉,逢人拉住便说,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美琪吃臭豆腐。
  卖臭豆腐的简易车每天从街头到街尾都能找到那么几辆,早点回家时遇到未收摊的,那味道我竟然渐渐的不再那么抗拒,偶尔尝过一次也更比闻起来的味道好一些。她说的对,有些事情不是表面那么无趣,有些感情不是山盟海誓后就如磐稳固,有些朋友不是酒足饭饱就可以永远称兄论弟,有些生活不是重复单调就与幸福无关。很多事情都是在她离开后我才慢慢明白的,在之前从未发现一个傻呵呵的永远长不大的丫头竟然这么睿智,说起来头头世道的老学究的道理,让我体会到了才知那么深刻。可惜我没有早一点听,也不会听,我怎么可能听她的呢?如果我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回头真应该好好听话。
  穿过芙蓉街南头就是泉城路。比起现在的样子,我更喜欢以前。两千年我考入泉城的一所三流大学来到这里,从哪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我来的时候泉城广场刚刚建好,泉城路正要改造,路两旁很多房子上都写着大大的拆字。喜欢那时的泉城路无非是两样,一样是拆迁大处理,买到了好多便宜的东西;一样是路两旁的大树,几乎都是一人环抱不过来,枝头绿荫如盖,夏天走在中间是何等舒畅。如今这两样都不见了,树是小树,却不见郁郁葱葱,不见绿荫如盖;大处理倒是天天有,搬迁大处理,那个店搬了好几年了,还在处理,不知道是库存太多,还是撤走的步伐迈的太慢。
  改变应该是进步,比如泉城路以前的柏油路全都换成了石板,比如以前的矮房全都盖上了高楼,比如以前的地摊全都成了商场的高档货,但还是感觉少了什么。而说好的步行街,除了芙蓉街以外(那么多人挤在一起不步行也没办法),几乎不敢在路上享受步行的惬意,而且时不时的整整修修。美琪曾形象的说,该给泉城的每条马路都安上拉链,这样的话以后就不用再挖来挖去了,要不它们得多疼多伤心呀。要是给我安个拉链也该多好,美琪,那样我一定把你好好的放在心里,再也丢不掉了。
  泉城路是上学时代我们曾经最爱逛街的地方,在这里撒下了我们无数的生活费;芙蓉街则是我们生活的地方,我们一起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她说在这两年里我抽过的烟灰可以把整条街覆盖一遍,我说,这两年里你流过的眼泪,可以把整条街喷洒一遍。烟还在继续抽,烟灰到处都是,甚至连我的心里也蒙了一层厚厚的烟灰。曾经那一直存在的莫名的小忧伤,以为被你的擦拭而光亮了,而我却害怕被这光亮刺伤眼睛,重重的关上了门。讨厌记忆,却又时时怀念,半夜难眠的时候,我悄悄的来到街头,望着街尾,我希望那昏暗的灯光下,有正在倚着栏杆哭泣的你,我悄悄的从身后抱你,揽你入怀,轻轻的把眼泪吻干,答应你,明天一起陪你吃臭豆腐,看你欲笑又哭的不甘样,被我哄着回我们的小窝,去陪我们的“儿子”。
  如果当天决定不在家,七点准是我出门的时间,出门一身干净,不必把所有的时间都挤在马路上。虽然我不是一个按点按时的上班族。工作说起来了惭愧,我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正如开头所说的,是极度反感被束缚的感觉,与我同上一所大学的高中同学,毕业后大都返回了老家,由于所学专业的不同,百分之九十九的都体面的当上了令人崇敬的职业——老师。天知道计算能力奇差的我,怎么选择了会计,竟然也奇迹般的安全毕业了,更令人跌眼镜的是,大部分的声音在说,天哪,尤十万竟然走进了大学?!
  记得第一份工作是确实也是会计,但是坚持的时间大约没有半年,后面依次的干过保健品销售,保险,卖过净水器,出过地摊卖衣服,甚至那种满大街被赶着跑的午夜小炒。干过的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了,但是只要自由我说了算的,苦点累点的我都乐在其中。直到美琪毕业了,直到要为了给她一样安全稳定的感觉,直到看到父母脸上日渐沧桑,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面店,店的名字叫“手牵手”,我们的宗旨是,“给你妈妈的味道”。
  美琪走后的一年多里,店也无心打理,生意日渐萧索,于是兑出了自己的部分,想离开这个城市,去寻找新的契机。美琪说,你是一个没有归属感的人,走到哪里,脚步都停不下来。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走向哪里?“一池新绿芙蓉水”,至少现在的“家”是我的,有我们的儿子!
  • 残情邪爱

    举报  2015-11-20 14:07:06  评论

    @尤十万 亲,你另外开一贴啊,我把这一贴删掉。否则要是有读者选择只看楼主就只能看到我写的内容了!这叫什么事!
  • 尤十万

    举报  2015-11-20 14:16:48  评论

    @残情邪爱 我开没人看了,嘿嘿。麻烦,开那么多贴干嘛,还得打理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尤十万 时间:2015-11-20 13:15:35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2-08 18:18:39
  真是独特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