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爱 情 守 陵 者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3 11:54:16 点击:113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爱 情 守 陵 者

  1

  黄梦洁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越来越讨厌柳白梵了。
  曾经对他可是崇拜有加、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黄梦洁都无法想象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叫柳白梵的人,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有来生,让我再做你的妻。”这就是黄梦洁心底最大最美好的心愿。
  可结婚几年后,黄梦洁认为自己嫁给柳白梵简直是瞎了眼,真是糟蹋了自己、污辱了自己、残忍了自己,嫁给柳白梵,明摆着是慢性自杀嘛!
  以前柳白梵的种种优点现在无不变成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巨大缺陷,这缺陷叫人忍无可忍,简直让人发疯发狂。

  可认识黄梦洁的人却无不羡慕她。
  “命好啊,嫁一个好老公,不赌不嫖,不出轨,不花心,不打麻将,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电子游戏……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做饭洗衣服拖地喷灭害灵炖乌鸡当归汤。哦,还写文章赚外快,天啊,你老公别说是打着灯笼难找第二个,就是用探照灯也找不到啊。黄梦洁啊黄梦洁你的命哪这么好啊?呼哧——”羡慕的人,把口水吸回去,又叹息一声上天是如此不公平。
  黄梦洁听了,好比缺胳膊短腿的哑巴吃了黄莲,有苦不但嘴上说不出,就连手语甚至跺脚的份都没有。
  自己嫁的那是一个男人啊?分明是一架机器。
  6:30起床
  6:45厕所完毕
  7:00洗漱完毕
  7:30煎好两个鸡蛋,冲好两杯牛奶,切好两个苹果(香蕉或橙子),准备好两块面包
  7:45扫地拖地
  8:00出门上班
  12:10吃午饭
  13:00回到办公室
  17:30下班离开办公室
  18:10来到菜市场
  18:40进家门
  19:00一边做饭一边听电视新闻联播
  19:40吃饭
  20:00洗碗打扫厨房
  20:30端杯茶水进书房
  22:30离开书房冲凉
  23:00上床睡觉
  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柳白梵就是这么雷打不动地运行着。
  星期六
  8:00起床
  8:30饭毕,看书
  11:30做午饭
  12:30饭毕,文火煲汤,开始午睡
  13:30起床 一边看汤一边看书
  15:00洗衣服
  16:00喝汤
  17:30和黄梦洁在社区公园打羽毛球
  18:30开始做晚餐
  19:30晚餐就新闻联播完毕,如有朋友同事打来电话邀出去吃饭或玩,就问黄梦洁去不去。黄梦洁说想去,就一起去;说不准去,就不去;说随你,就有时去有时不去。
  23:00之前一定回家
  23:30上床,调情,夫妻生活
  星期天
  也叫礼拜天,上帝也休息,人类当然也要休息。
  这一天,柳白梵不看书不写字,一切行动听黄梦洁的。
  如果黄梦洁想上街逛逛,就陪着逛,顺便在外面吃饭。也可以尽兴玩一天,但22:00时就要回来。如果黄梦洁不想出去,那就弄几道好菜,炖个汤喝。

  晚餐完毕后,陪黄梦洁看会电视。有自己这边的朋友同事打来电话出去玩,一概以明天要上班为由,不去;黄梦洁的朋友同事打电话邀出去玩,黄梦洁说不去,就不去了;黄梦洁说一起去,就不情不愿地跟着去了;黄梦洁说自己一个人去,柳白梵就守家看电影。
  十一点时,黄梦洁还没回来的话,就打电话让她回来。

  柳白梵以上的生活节奏几乎跟电脑设计好的一样,有时,黄梦洁不用看时间,只需看看柳白梵在做什么,就知道几点了。

  此外,家里除了柴米油盐必要的开支外,每季两个人买多少件衣服,预算是多少,一年之计元旦时都计划好了;
  黄梦洁的化妆品主要是香水,“化妆品是用来摭掩缺陷的,你没缺陷用化妆品干嘛?偶尔淡妆一下就很好了。”

  对于金银玉器首饰,柳白梵倒是大方的叫黄梦洁感到意外。
  “你是我心爱的女人,你嫁给我,没住在别墅,难道这几百几千的首饰还不满足你嘛?”
  于是,不但黄梦洁想买就买,就是黄梦洁不愿买了,柳白梵也主动买来送她。以至近半家财都被黄梦洁穿戴起来了。

  黄梦洁起初很高兴,后来看到柳白梵发表在理财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才恍然大悟。
  “在目前投资范围极其有限的情况下,给爱人多多买些真金白银玉器的首饰不失为一箭双雕的好办法。既哄得爱人开心,又保守甚至升值了家庭财产。”
  以后,黄梦洁就对首饰的热情大减了。觉得要这么多首饰也没什么意思。
  再后来,黄梦洁忽然觉得和柳白梵在一起生活也没什么意思了。

  一潭死水。生活没一点意外,没一点激情,好象在捱日子等死似的。
  柳白梵连让黄梦洁吃醋的机会都没有,除了黄梦洁一个女人外,柳白梵对所有的女人都不来电。

  而且柳白梵身上连男子汉象征的烟味酒味都没有一丝一丁。
  黄梦洁对办公室里那些招人嫌的老烟鬼老酒鬼却有格外的好感,闻闻他们身上的味道,真是人生难得的享受啊。
  有时黄梦洁会脸红地想着,如果能躺在一个身体强壮,喷着酒气,散着烟味的男人怀里,不知会不会很美妙?


  2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2-23 12:25:33
  “如果能躺在一个身体强壮,喷着酒气,散着烟味的男人怀里,不知会不会很美妙?”嗯,这好找,地盘工棚里全都是。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6-02-23 13:02:07  评论

    @南海寻梦 晕倒,南海不仅有颗擅于发现的心,还有一颗幽幽默默的心,,,吃饭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2-23 12:26:30
  真的好文
作者 :寥影浅墨 时间:2016-02-23 12:30:24
  呵呵,如果有来生。。。列有菜单呢~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6-02-23 13:04:35  评论

    @寥影浅墨 还减了周末的菜单呢,不减也好,显得更枯躁,单调,以形式配合内容,解释意义,不要说过这样的日子,就是看看这样的日子都头痛,都乏味,,,
  • 寥影浅墨

    举报  2016-02-23 13:07:48  评论

    简单蕴含丰富,平凡敛藏奇迹,如画快乐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3 16:20:44
  2

  黄梦洁一直想不通,柳白梵干嘛对钱不太感兴趣。
  “只要够用,要那么多钱干嘛?再说,我脑子又笨,赚不到钱啊。”柳白梵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柳白梵真的脑子笨,黄梦洁也认了,可她一直觉得柳白梵的脑子不但不笨,而且很好用,只是不识时务,或者说太善良太老实了。不知道把智力用在赚钱上面,只知道写字看书拉拉二胡挥挥毛笔字。

  一句话,柳白梵更在乎精神生活,物质上只要过得去,就再无所求了。
  在一个物质至上的时代,这样的想法太不合时宜了。再说钱多了,精神生活肯定也是水涨船高的。经常西餐呀咖啡屋啊时装啊出国旅游啊摆弄钢琴啊,当然,做梦都想的别墅也有住了。
  可这个柳白梵——没上进心,不喜欢争强好胜,不喜欢出风头,没有一种英雄主义情
  节。说到底,没有强悍的男子汉气质!
  对!男子汉气质!

  黄梦洁有天恍然大悟,她终于找到柳白梵的病根了。对症下药吧。
  “我说,你要象个男人样,不要跟个黄花闰女整天恋着家,家务事我来做吧,你就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事业上赚钱上,你也要会抽烟喝酒打牌学会应酬,象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样!”
  起初柳白梵听了,笑呵呵地回答,“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我林黛玉的样子嘛?说让你怜爱。现在让我当王熙凤啊。”
  黄梦洁心情好时哭笑不得,心情不好时,就气呼呼地叫道:“你恶心不,一个大男人象林黛玉还骄傲。”

  柳白梵以为她小孩气呢。次数多了,就看得出黄梦洁真的是越来越看自己不顺眼了。而且以前订的一些生活计划,黄梦洁开始一样一样地不遵守了。
  “何必活得那么累呢?算计口袋里的钱过日子,我是再也受不了啦。”

  有一天,黄梦洁的朋友开着小车在楼下接她去酒巴,直到午夜一点时她才丑态毕现地在两个同样喷着酒气的男人搀扶下回到家。
  以后,这样的事又发生了几次。

  最终有一次,黄梦洁一夜未归,手机也关了。
  柳白梵打遍了她所有朋友的电话都音信皆无。
  整整一晚,柳白梵祈祷着黄梦洁会平安无事。快天亮时,柳白梵困得不行,在沙发上睡着了。

  黄梦洁六点多钟回家时,惊醒的柳白梵忍不住抱怨着,“昨晚你一夜去哪了?如果有事,不回家,给我一个电话不行吗?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
  黄梦洁听了,很是愧疚,“喝多了,以后不会了。”
  可没多久,黄梦洁又一次夜不归宿了。不过这次,她事先打来了一个电话,说是一个朋友过生日,晚上要去唱K宵夜就不回来了。

  黄梦洁说的这个朋友,柳白梵见过,家里电话本上也有她的手机号。
  柳白梵睡前给黄梦洁打了个电话,希望她少喝点,结果关机。柳白梵就给她的那个朋友打了电话并祝她生日快乐。
  结果,黄梦洁那个朋友一头雾水,后来才词不达意地说谢谢会让黄梦洁少喝点早点送她回家。

  第二天,黄梦洁回来后就劈头盖脸地责怪起柳白梵,“象不象个男人啊?调查我?跟踪我?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一夜没归?”
  “我是不放心你喝多了。”柳白梵解释着。
  “你不放心的不是这个,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黄梦洁鄙夷地说道,“有本事就象个大男人出门赚钱啊,窝在家里和我内哄?要不要脸啊?”
  柳白梵听了,呆呆发愣。他不知道黄梦洁怎么变成这样了?记忆里她可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小女人啊。

  以后,再碰到黄梦洁一夜未归,柳白梵就不再打电话给她或是她的朋友了。
  几次后,黄梦洁十分不满。“是不是我死在外面,你都不问不闻啊?”
  “我——”柳白梵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黄金周时,黄梦洁说公司组织外出旅游,就离家走了。
  有天柳白梵去书城时,碰到黄梦洁公司的一个人,柳白梵想问问他们公司不是组织旅游去了吗?后来想想,问问也没什么意思,就没问了。

  黄金周结束后,黄梦洁的手机短信半夜三更都会排着队过来。
  黄梦洁有时回短信,有时回电话。每回黄梦洁的神情都出奇的温柔、幸福、很陶醉似的。

  柳白梵慢慢地承认了自己的直觉。黄梦洁外面有人了。
  柳白梵这么一想,觉得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终于有一天,黄梦洁提议分床睡。她说,柳白梵晚上睡得晚总吵到她,还会磨牙打呼噜。
  她说的都是事实。
  柳白梵就和黄梦洁分床睡了。

  “一个女人有了心上人后,再和自己不喜欢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无异是在受刑。”

  柳白梵记得他在哪里见过这句话。
  柳白梵觉得有必要和黄梦洁好好谈谈。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4 10:47:21
  柳白梵记得他在哪里见过这句话。
  柳白梵觉得有必要和黄梦洁好好谈谈。

  “黄梦洁,你不再喜欢我了?”难得一起吃晚餐时,柳白梵单刀直入地问道。
  “难得你问得这么男子汉。那我也直说了吧,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喜欢你,但如果你要离开我,我尊重你的选择。”这句话,黄梦洁象是演练了千百遍。
  “吃饭吧。”这是柳白梵的回答。
  这话让黄梦洁琢磨了好几天,不知道柳白梵的意思。

  直到很多天了,柳白梵一如平常地过着日子,黄梦洁才判断出柳白梵是不会离开她的。
  是的,柳白梵从来都没想过离婚这件事。

  毕竟他们是自由恋爱结婚的,有过十分美好的恋情。
  柳白梵还记得他第一次领回稿费,黄梦洁兴奋的逢人就说。晚上做了好几道柳白梵喜欢吃的菜,两个人还买了一支红酒,都喝成了红脸关公,好好庆祝了一番。
  那是多么温馨让人难忘的美好时光啊。

  依着这美妙的记忆,柳白梵情愿相信现在的一切,不过是黄梦洁一时淘气罢了。
  他可以原谅她,无论她做过什么事。

  多年沉浸在正统的古典儒家文化里,柳白梵抱着宁人负我,我不负人的态度立身安命。
  所以,无论如何,柳白梵都不会和黄梦洁离婚,除非黄梦洁要求离婚。
  可不知什么原因,黄梦洁并没有这样做。
  柳白梵也就对黄梦洁的背叛忍下了。

  但影响却是显而易见的。柳白梵更加封闭了。
  一天到晚就呆在书房里,直至不再陪着黄梦洁一起上街了,甚至吃饭都尽量不同时上桌。
  好象冷战起来了。
  黄梦洁对此无所谓。

  柳白梵看起来也无所谓,但事实上,他却是很在乎,而且也非常不明白,黄梦洁怎么说变就变,事前好象没什么预兆似的,而且变得这么绝决!难道女人一变心,就真的成了无情的动物了?

  柳白梵有时觉得自己除了不会赚钱外,好象就没一点毛病了。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啊,黄梦洁怎么就移情别恋了呢?

  “为什么?!”柳白梵有天情绪十分低落地这么问黄梦洁。
  “因为你不赌不嫖,不出轨,不花心,不打麻将,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电子游戏……不是一个男子汉!和你在一起生活就象一潭死水。生活没一点意外,没一点激情,好象在捱日子等死似的。”
  “因为我不赌不嫖,不出轨,不花心,不打麻将,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电子游戏……不是一个男子汉!和我在一起生活就象一潭死水。生活没一点意外,没一点激情,好象在捱日子等死似的?”
  “是的。不象个男人!”黄梦洁静静地说道。
  “哦。”柳白梵听了,就象个乖小孩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他无法理解黄梦洁的心思,或者说他无法理解女人的心思。

  他当然早就听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赌不嫖、不是好苗;不赌不嫖,缺根烂苗’之类的话。
  他更知道,现在的女人就喜欢那种有点霸道,有点强悍,有点独断专行,有点匪气有点狼性的男人。
  至于这个男人在外面是如何的花天酒地嗜赌嗜嫖,只要一叠叠的钱拿回家就什么也不管了。

  但以前柳白梵总一厢情愿地认为他的黄梦洁不会是这样的女子。黄梦洁只能是唐诗宋词里走出来的冰清玉洁的女子。
  他俩曾经都十分喜爱林黛玉。越剧黛玉葬花,他俩一边听一边流泪,最后,互相取笑,互相刮鼻子……

  没想到,生活或是黄梦洁到头来跟他开了一个如此的玩笑。真是叫他啼笑皆非。

  冷战继续了大概半年后,黄梦洁提出了离婚。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5 20:07:41
  冷战继续了大概半年后,黄梦洁提出了离婚。
  柳白梵同意了,不过希望再等半个月,因为半个月后就是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这个时候,黄梦洁哪有心思想什么结婚纪念日的事,她只想着早日解放早日自由。不管她多么想得开做得开,她还是希望离婚,名正言顺地与心上人一起生活。她希望越早越好。

  柳白梵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拖着,一定要等到纪念日。
  然而,跟许多偷情的人一样,在这节骨眼上,黄梦洁的心上人忽然对和黄梦洁结婚的事含糊其词起来,甚至有点想摆脱她。
  黄梦洁一看情势不妙,就不再催命鬼一样催柳白梵去办离婚手续了。

  而且,黄梦洁很惊讶地知道了柳白梵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出版了,得了几万元的稿费。
  黄梦洁忽地想起从前柳白梵说的,他一定要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作家的誓言。

  也许真的会有这么一天。看完柳白梵这部长篇小说后,黄梦洁这么想到。同时,她想这么大的一件事,柳白梵在她面前闭口不提,实在是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冷落!

  跟所有的女人一样,一个男人如果不爱自己,尽可以喜欢自己,不喜欢自己,也可以和自己做个朋友,不能做朋友也可以成为说上几句话的熟人,不能成为说上几句话的熟人甚至陌生的路人,也没关系,哪怕做敌人也可以!天天注意自己重视自己呀,但就是不能冷落自己。

  冷落一个天天见面的女人,会让这个女人无地自容,自尊心大受打击。
  现在,黄梦洁就觉得柳白梵对自己是极度的冷落了。
  黄梦洁不由得开始观察起柳白梵。一观察,她不由得大吃一惊。并且愈发坚信,柳白梵肯定能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柳白梵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居然抽起了烟,而且是雪茄!
  柳白梵抽雪茄的姿式真是酷呆了。他的脸庞就象石雕似的那么刚毅、坚硬。
  透过缭绕烟雾,黄梦洁感到柳白梵的眼里闪射着冷漠无情的光芒。这光芒让黄梦洁有点不寒而栗。

  柳白梵脸上也没有了从前时不时露出的憨厚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峻,他时时处于一种危机或是捕猎状态,冷漠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当他发现黄梦洁偷窥他时,他的目光就象箭一样冷嗖嗖地射向黄梦洁。
  这个时候黄梦洁不知为什么就有点害怕有点慌乱,有点寒意。

  柳白梵也开始喝酒了,都是烈酒!喝了酒后他就长久地坐着,但不似以前呆坐着,而是在深思熟虑着什么。
  每天早上柳白梵都早早起来爬山跑步了。
  晚上,他看的电视碟片都是战争、暴力、阴谋、商战之类的。

  他的饮食也由过去的素食为主变成荤菜为主。他特别喜欢吃牛肉,以及啃大块大块的骨肉。鸡更是整只整只地撕咬着吃完,那些最大的鸡骨,他都要咬得咯蹦吱响,咬得支离破碎,咬成骨渣。至于鹌鹑鸽子他吃得骨头都不吐,就象一只穷凶极欲的饿狼。

  特别是有一天,柳白梵把书房里所有的书、毛笔、二胡甚至刚出版的那本书都一股脑儿卖给收破烂的时候,黄梦洁发现柳白梵眼里闪着一种不可遏止的兽性,象是要吃人。
  黄梦洁深深震憾着。她不知道接下来柳白梵会做什么?

  她开始一天到晚,惴惴不安起来了。
  因为,柳白梵买来了武士刀和锋利的匕首。
  有月亮的夜晚,柳白梵常常把武士刀取出来在阳台上摆弄着,在月光的映照下,刀身泛着清辉透着寒气。
  至于匕首,柳白梵居然会用它当作西餐刀在餐桌上吃饭。
  黄梦洁在家里上桌吃饭,每一次都要冒着生命危险似的。

  不过,很奇怪,黄梦洁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新鲜、刺激!
  所以,当五周年纪念日如期到来,柳白梵出奇地平静说去办离婚手续时,黄梦洁找借口拒绝了。

  3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6 10:38:27
  3

  五周年纪念日是柳白梵生命的分界线,黄梦洁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一天,柳白梵的婚没离成,却离开了自己工作了好多年的单位,做起生意来了。

  柳白梵的生意虽然起步很低,但他特别勤快,又善于动脑筋。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很难大富大贵的,毕竟人有时候真的需要一点运气。可是运气又是什么?那是自己无法把握的。

  自己能把握的只能是自己毒辣的眼光以及更加毒辣的心。
  是的,更加毒辣的心。幸亏柳白梵以前做过文人。
  事实上,历史上那些大奸人无不出身于文人。
  文人对于人性太了解了,甚至人家的潜意识他也洞察如明。
  再者他现在对于赚钱是抱着非常认真的态度,但这种认真的态度他会用游戏的外表巧妙地掩饰着。

  赚钱,无非是做人。
  做一个让自己、让买主、让卖主都开心的人。
  如何做到这呢?

  看看周围的人,不都是迷恋于各种各样的游戏吗?
  是的,赚钱也就是做游戏罢了。
  赚钱应该是件很快乐的事,也是津津有味的事。
  津津有味的事做起来,是不知疲倦的。

  柳白梵感到有点疲倦时,他从生意场上抽身出来,冲了一杯茶,慢慢地喝着。
  一边喝着,一边慢慢地想着心思。
  一想,自己就怔怔地发起呆了。

  十二年啊,十二年生意场所的游戏,他赚到了许多人都不相信他能赚到的钱。
  虹之虹服饰集团、影声集团、元中元医学集团、山河一片红饮食集团这四处地方就象设了四架印钞机,源源不断地为他印着排山倒海涌来的钱。

  他拿着这些钱在全国范围内建了好几所孤儿园、养老院。当然,他不会把这些地方叫着孤儿园、养老院的。他聪明地知道叫这样的名字会给生活在这里的人心上留下严重的阴影。
  特别是孤儿院,只要他们想起别人问起他们出自何方,他们就会耻辱地意识到他们是父母和社会的弃婴。与弃婴有关的阴暗思想也就挥之不去地与他们一生一世地形影不离了。

  柳白梵可不想这样。所以,无论孤儿园还是养老院,他都把它们命名为:天使驿站。
  利用天使驿站沽名钓誉,柳白梵在生意场上吃人如吃牛扒无骨可吐时,政府和民间都照样对他赞赏有加。
  柳白梵就觉得没什么意思,虽然只要他继续努力做下去,在商业上他可以达到很高的高度。

  只是不分白天黑夜地努力了十二年后,他忽然对赚钱失去了以往的狂热兴趣。
  他决定把所有公司所有的业务都抛给追随他的人去做,自己不再亲力亲为了。
  做好做坏,听天由命吧。

  他要开始享受,真正的享受。
  可是似乎所有享受,他自己或是陪着客户都享受尽了。对于所有这些,他都没多大兴趣。
  对女人,他也没有兴趣。

  对于黄梦洁,他更没兴趣。
  ——黄梦洁的心在柳白梵开始平步青云的时候,十分乖巧地回到了他的身边,并且寸步不离——如果不是他十分不耐烦地赶她走的话。
  给黄梦洁买了她喜欢的别墅喜欢的车喜欢的佣人,再安排好她每个月的生活开支,柳白梵就决定让她在这个世界上自生自灭了。

  他的身体他的钱他的心他的情,他都要毫不可惜地送给他喜欢送的女人。
  那些排着队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女人,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的身体他的金钱,可是,他的心他的情,她们却是接不住接不起。

  每一次和女人幽会后,他就觉得这一切真是太无聊太没劲了。
  似乎没女人值得他深究和推敲,没女人他敢往深处了解,一了解就是深深的失望、失望!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2-26 12:11:23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还有啊,长篇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2-27 19:21:48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还等着呢,还有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8 21:58:47
  再说,影声集团里的女歌手女演员、虹之虹服饰集团里的模特、元中元医学集团里最圣洁的白衣天使、天使驿站里心灵和外表争艳的丽人、山河一片红的大堂经理小姐们……天啊,这些地方简直是美女集中营,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还有一大批有才华没才华的美女还要浩如烟海地挤进来。
  柳白梵都没时间从这美女堆里脱身出来到外面去泡别的美女。
  纵是如此,他也早厌了。

  再者通过这么多年的经历,他跟许多功成名就有点钱的男人一样认为所有的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是真心爱他的,都是爱上了他的钱。
  有痴心的女人要嫁给她,他笑着摇着头逃得远远的。
  他就是不信!不信!不信女人!一点也不信!
  这也是他商场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之一。
  所有的美人计,所有的回眸一笑,对他全不管用。全不管用。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不喜欢人的笑,有一种笑,他很喜欢。
  比如一对生死恋的男女,因为买不起房,就结不起婚,两个人抱头痛哭时,闻讯而来的柳白梵就提着一箱子钱走了过去,“你们结婚吧,结婚所用的一切,我都送给你们。”
  那对与柳白梵素不相识的男女起初目瞪口呆继而欣喜若狂抱着柳白梵又亲又吻时,柳白梵就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柳白梵得到巨大的满足后,也不免有着巨大的失落。
  自己真是替人做嫁衣啊。
  原来,他心里也还是渴望爱情的。虽然他的确对金钱美女索然无味了。

  可世间有爱情吗?
  得问问上帝。
  柳白梵就去教堂了,顺便也去了庙堂,道观,清真寺……顺便也宗教了。
  其实也只是复习而已,十二年前他专心读书写作时,他对宗教就有所涉猎。
  这方面的知识,对他后来的生意赚钱也帮过很大的忙。有些商业人士十分热衷宗教事业,自然把柳白梵当作真正的志同道合者,而不仅仅是生意伙伴。
  事实上,对宗教特别是佛教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柳白梵的名字就与佛教有很大关系。
  柳白梵真是无心插柳却柳成荫。
  在他专门不理尘事,朝拜宗教时,碰到了以前的这些志同道合的生意伙伴。
  伙伴们都对他敬佩有加,并自惭形秽他们自己的堕落凡尘钱海,欲念无止尽。有的不但继续请求合作,甚至强烈要求柳白梵接盘他们的事业,“你还年轻,先帮我们料理几年俗事,我们先退出红尘吧。”

  柳白梵难得又感慨一番,人啊,到了一定境界,不想赚钱,钱都送上门。
  可是再多的钱也就是这么一回事。一钵一床就是人生啊。
  而且宗教似乎真的象哲学家们所说,是人类的终极情感。人类史上的不绝战争、千里叩长头、荆棘刺身,让人无视天塌地陷甚至举额相庆的只有宗教。

  当柳白梵在宗教里留恋时,又不自觉地拐进了文学殿堂,似乎这才是他的初心本心。
  可是他悲伤地感觉到,他失去了最初的那种敏感。
  看来“只有天真的人,才最适合文学艺术创作。”很多时候是成立的。
  他柳白梵已经不天真了,而是老奸巨滑了。

  老奸巨滑的柳白梵有天在一个文学网站上遇到了一个天真的女孩,名叫冰清玉洁。
  通过追贴跟踪了解,此女孩是配得上这名字。
  而且似乎也经得起深入的考察,柳白梵不知怎么回事,就好想见见这女孩。
  岂料,这女孩一口谢绝了。
  以后,柳白梵又郑重其事地表达了想见她一面的意愿,哪怕她为此提出许多苛刻的条件,他都准备答应。只要能见上她一面,他什么都可以做。
  然而女孩冷冷的拒绝了。
  “为什么?!?!”柳白梵问。
  “因为你不是一个不赌不嫖,不出轨,不花心,不打麻将,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电子游戏……只顾家只疼我一个人的男人!
  我绝不可能和你这样一个和许多女人上过床却口口声声诡辩自己还是清白之身的男人见面!绝不!绝不!绝不!宁死都不!!!
  我要的爱情是绝对的永恒、绝对的纯真、纯对的无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我宁可死,也绝不和你这样无耻的男人为伍!!!

  4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2-29 08:56:25
  ……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9 20:48:27
  4

  冰清玉洁在网上只发过很少的文字。
  但字字珠玉,一尘不染,仿佛是天使之泪。
  冰清玉洁最后几行字是写给自己二十四岁生日的,字里行间似乎透露出被一个擅长风月的老流氓诗人骗了。
  ‘原来,亚热带的天空果然没有纯洁的冰雪,那就我去天堂看看吧……”

  当晚,网上就有人证实,冰清玉洁自焚了。

  冰清玉洁的死与柳白梵之间是没有什么联系的,但柳白梵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随着冰清玉洁的死去,也就意味着他爱情他生命的结束。
  他一次次地看着冰清玉洁生前拒绝他的的话:“因为你不是一个不赌不嫖,不出轨,不花心,不打麻将,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电子游戏……只顾家只疼我一个人的男人!
  我绝不可能和你这样一个和许多女人上过床却口口声声诡辩自己还是清白之身的男人见面!绝不!绝不!绝不!宁死都不!!!”
  柳白梵多么想在她面前泪流满面地说,我曾经就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的男人啊!
  可是没有这个机会了,永远也没有了。

  柳白梵想起他最近一次流泪是和一个口口声声十分热爱自己的女人做爱完后,在那个女人沉沉睡着的时候,他望着天花板,仿佛什么也没想,泪水就突然间夺眶而出。泪水真的象断线的珠子一滴一滴滴在枕头上。那个时候,那个唱着热爱自己的女人正睡得香香甜甜的。

  冰清玉洁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没有纯洁的爱情而死的。至少柳白梵是这么固执地认为的。
  冰清玉洁是独女,是父母掌上的明珠。她家庭富有,父母离异后,冰清玉洁与世隔绝一个人住在一幢童话般的别墅里。
  在这幢别墅里,冰清玉洁生前养了许多小宠物和许多漂亮的花。
  每个寂寞的晚上,她就和这些小宠物花朵们说悄悄话。那个时候,空荡荡的别墅里,只回荡着她那天使般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纯洁、神圣,还有凄凉与绝望。
  柳白梵一想起这就心如刀绞,为什么之前他不知道世间有这么一位超凡脱俗的女子?
  以至于他耻辱地和那些玷污他的女人们一次次共度良宵。
  柳白梵决心赎罪,为他从来不曾见过面、却打动他心的一个女孩。
  他在第一时间里设法找到冰清玉洁的父母,动用了一大笔财产说服了他们,买下冰清玉洁生前居住的那套别墅。
  柳白梵用数量惊人的白水晶把那幢别墅装修的洁白无暇,又通过雪花机轻轻扬扬地漂洒着世上最美最纯洁的雪花。
  别墅的院墙,柳白梵又用汉白玉重建了,东南西北四角又建了四座守望塔。
  这样,童话里冰清玉洁的陵园就建成了。
  为了不让周围的人骚扰冰清玉洁安眠的圣地,柳白梵又不惜巨资买下了别墅周围的土地,用拒尘人千里之外的生硬乌精钢筑成了一圈栅栏,栅栏底座一律用汉白玉制成。长青藤就依着栅栏自由地生长。
  在乌黑的栅栏与冰清玉洁陵地之间空旷的地带是碧青的草地。草地与汉白玉守望塔相连处,柳白梵种上了一簇簇白色的、蓝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玫瑰。
  都是极纯极深极浓烈的单质色泽。
  柳白梵又用暗道将四座守望塔与冰清玉洁安眠的闺房相连。柳白梵白天黑夜就在其间生活着守卫着。
  每天清早,柳白梵就会在守望塔上点燃檀香,微风吹过,檀烟随风飘送,就象峰火台,爱情的峰火台。
  每天晚上,守望塔上四盏灯就亮了起来,就象永不熄灭的长明灯,爱情的长明灯。
  水晶陵地里只要雪花薄了下来,雪花机就开始天女散花似地挥洒出一瓣瓣雪花,就象某个人破碎的心。
  这个时候,柳白梵就站在雪花底下,抬起泪眼,喃喃而语:我一定要还你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

  柳白梵守陵九个月零九天后,弄了两桶最纯的酒精,浇在自己身上,摸出了一只精美的打火机……
  这时他好象听到了有叹息声传来,好象有人说,不许……那声音来自窗外,又好象来自他的内心……
  可就这样活着么?

  完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2-29 22:53:09
  活着不能冰清玉洁,死去亦不能,浮生若梦,糜烂下的清醒,并不能弥补所有的缺憾!只是这结尾……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2-07 16:08:04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点赞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