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爸爸 你怎么还不去死?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11-02 16:05:32 点击:22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爸爸 你怎么还不去死?

  1

  中间人气急败坏,直接说了一句,“你们要劝他去死呀!或者,你们想办法让他死呀。他不死,你们就会生不如死!”
  中间人终于失去了耐心,抛弃了常用的‘牺牲’,且故意大声这样说,就是想让那个他听见。
  随之,狠狠把门一关,拂袖而去!

  八十多个平方的客厅里,刘未未和母亲昆敏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才好,并时不时看一眼左边第一间紧闭的睡房。
  睡房里的他听到了最后通牒吗?

  电话铃又响了。这些天无论座机和手机几乎都要被打的散架了。
  主题只有一个,让他去死。只要他一死,就一切大吉大利了。

  昆敏母女俩起初拼死拼命反对过,捶胸顿足嚎啕过,事情却没任何转机。相反,情形已大厦将倾,危在旦夕。
  ——“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呀!老刘已经被上面盯上了,而且证据确凿,我们想捞都捞不上。我们也是走投无路啊,不仅是我们,还有你们母女俩也跟着倒霉!你们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许雅兰和老公关系不好?如胶似漆,都没红过脸。可关健时刻人家深明大义,知道舍车保帅。你们母女俩怎么跟猪脑袋一样不开窍呢?”

  已平安在法国的许雅兰和她儿子也现身说法,让昆敏母女俩做出明智的选择。“当然,我们也没做出选择,是老宋牺牲了自己,保全了我们母子俩。你家老刘怎么就不考虑一下你们呢?”
  电话那头,已听不出许雅兰失夫的悲伤了。
  一个多月前,她老公宋博轩——本市国资委主任跳楼死了。
  与宋博轩有交集的上上下下相关人员长吐一口气,掏心掏肺合力将许雅兰和儿子平安送到法国了。那里,宋博轩早就置了一幢房产,存了一笔款。

  现在刘副市长又被上级纪检部门盯上了。与之有交集的上上下下坐不住了,开出了与许雅兰家相似的条件:刘副市长自己自觉牺牲,保全家里的钱财,保全各位同志,同志们再凑一大笔钱给他的妻女,找机会出国定居或是混迹人群中,安享余年。

  谁知刘副市长贪生怕死,对抗‘组织’,迟迟不跳楼、不车祸、不心脏病。眼看上头就要下来带人走,到时拔出萝卜扯出泥,同志们急得疯狗一样。
  有人甚至主张主动出击,灭口。可风头上,谁也不敢出面做这事。老奸巨滑又如惊弓之鸟的刘副市长也时刻警醒着,甚至放出风声,只要他非正常死亡,就有人跳出来抖出所有同志们的好事。

  刘副市长交底说,他不会自杀,但也决不会供出同志。所有的罪恶他一个人扛,要死要坐牢,法院说了算。
  可这由他说了算么?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昆敏绝望地看了女儿一眼。刘未未嘴唇哆嗦、欲言又止,只是用悲哀的眼光回应着母亲的无助。

  昆敏摸出钥匙缓缓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那间紧闭的睡房走去。
  他在干什么?
  写遗书?
  沉默发呆?
  已经‘心脏病’死了?
  但肯定没跳楼,否则,砸在楼下,楼下是会有动静的。
  昆敏握着钥匙的手在轻微颤栗,就好象握着冰冷的刀剑走上绝斗场;又象是去开启一个可怕的被诅咒的诡异箱子。
  当钥匙插入锁眼时,似有一股冰冷的感觉涌向她的手臂、心脏、全身。
  锁芯咔咔转动,好象左轮手枪在转动,她的手指、她的心脏也跟着转动,甚至她的脚尖也在意识中转动。
  又象她唱歌剧、埃斯梅拉达被绞死时齿轮的转动声……
  门,一开,卧室里的情景超出了她的想象。一只乡下公厕里浸泡很久的老鼠挣扎着从她喉咙里钻了出来,昆敏失声惊叫的同时,忍不住就想呕吐……

  2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11-03 21:34:51

  2

  敲了好一会的门,屋里才有了反应。
  门拴从里面被拉开了,门,裂开一道缝,一张枯黄哭丧的脸,一双被过多泪水腐蚀此刻正湿润的眼出现了。一位头发斑白的老妇女苦涩地一笑,“你来了!”
  “滚!——”一居室的里屋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尖叫声,随之‘啪’一声,有什么砸在墙上,“滚!滚!都给我滚!”那女孩继续在咆哮。
  刘未未习以为常没有理会,放下手中的几斤水果,进了里屋。
  里屋,床上,一个半截的人、那个咆哮的女孩噤声了,她可怜巴巴地看了刘未未一眼,颓然地跌靠在床头,就象突然被什么击中死了。
  刘未未默默地在床沿坐下,拉起了那女孩的手,轻轻缓缓地说道,“也嫣……”再也无言语了。
  那个叫也嫣的女孩,一动未动。
  但她却能清晰地听见叭哒、叭哒的声音,在她和刘未未握着的手上响起。一朵朵泪花,就象一个个跳楼的人,死在她俩的手上,鲜血四溅。
  也嫣抬头一看,刘未未无形的眼泪就象漏水的水龙头正一滴、一滴地滴着水珠。她木然的脸上,死亡般的宁静。
  也嫣抽出刘未未握着的手,小鸡一样张开双翅扑入刘未未怀里,又一次放声大哭。哭得那么放肆、那么绝望,又那么歹毒,好象要把自己活活哭死。
  刘未未无形的眼泪,还在流,一滴,一滴,不紧不慢,就象漏水的水龙头。
  她木然的脸上没有悲没有伤,只有死亡般的宁静。

  未未、也嫣、礼暄、稀珍、美瞳、筱君、逸逸曾是黄金七姐妹。
  未未、也嫣还是传奇八兄弟里的老五、老八。其他六个都是正宗男。她俩是被那六个拖进兄弟群的。
  七姐妹八兄弟,非富即贵,俗称的‘官二代’、‘富二代’。
  但现在,天降横祸,黄金七姐妹、传奇八兄弟早已分崩离析了。不,准确地说,一刀斩断,一分为二了。
  曾经都在天堂,现在只有未未、也嫣、美瞳、老三糠糠在地狱。
  糠糠连人带摩托直接粉身碎骨死了;也嫣重伤,高位截肢,从此再也不能跨铁骑飚行江湖了。从此,七姐妹、传奇八兄弟没有了她。
  而美瞳……

  刘未未刚刚看过美瞳。
  美瞳是她们当中学习最好的一个,准备考研,结果,苦心准备了一年,突然,报考的专业取消了招研。
  随后,来往三年之久的男友又给了她一刀——移民国外,再也不回来了。
  美瞳抑郁症了。常常把白天看成闪电,常常把人看成鬼。
  “它们怎么就不怕雷打呢?我那边的人怎么还不来接我回去呢?他们不知道我很害怕很孤单无助吗?他们不要我了吗?”
  美瞳的眼睛,清澈的跟玻璃一样,映照万千,却又一无所有。
  是泪水一遍一遍洗成这样的么?
  还是对什么都视而不见了呢?

  离开也嫣家,刘未未不想马上回自己住的屋子。她现在不把自己和母亲住的地方称作家了,而是屋子,租的屋子。
  她也不想看见母亲的样子。
  曾经那么雍容华贵、高傲的昆敏、她的母亲,现在面黄肌瘦、神情萎缩、时时淌着涎液,游荡在时间的阴河里,等着死去,发霉。
  她也不再注意穿着打扮了,除非接嫖客时。那时候,想必母亲还是有理性的,如果嫖客不付够八十或五十元的嫖资,母亲肯定会叫嚷着争论着。
  但毒瘾发作时,母亲,不,这个女人就是真正的毫无羞耻,她甚至会冲到大街上抱着陌生人的大腿哭求别人给她弄点来吸……
  父亲未能如众人所愿去死,她们母女俩果然生不如死。虽然她刘未未看起来依然那么光鲜,依然那么骄傲。但刘未未知道,这只不过是她的虚张声势罢了。
  刘未未极度、极度渴望一个温暖她,让她依靠憩息的怀抱。
  那个人,她在公园遇见了。见了几次后,她果真如人们所说,上了瘾。
  尽管对方是一个那样的人。可刘未未顾不上了。
  此刻,既不想回屋,就去公园见见那人吧。

  3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11-04 21:19:06
  3

  要是埃斯梅拉达满足了弗罗洛的情欲,很可能就不会被这个副主教交给国王的军队,从而避免绞死。
  当一个命运共同体突遭厄远时,总要人挺身而出做出牺牲。
  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当昆敏握着钥匙就象握着左轮手枪弄开卧室时,她看到了令她深感意外的一幕:刘副市长,她的老公穿着坦露半胸的裙子正往脸上身上涂着五彩缤纷的口红,而且语无伦次:耶稣啊,我是你妈圣母。
  昆敏怔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丈夫是在装疯卖傻。
  “这样有用吗?”昆敏毫无底气地问道。
  岂料,老公一点也不配合,反而神圣地命令道,“你这迷途的羔羊,下跪吧,忏悔吧。都是你,平常让我收卡要!”
  昆敏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连番数落了他一番,甚至还说出了宋博轩跳楼一了无忧的气话来。
  当刘未未看见父亲这滑稽的形象时,心一沉,她觉得一切都完了。父亲是宁肯受辱、行尸走肉地活着,也不会光荣牺牲的。
  不过——好吧,活着就好。
  母女俩狠了狠心,决定全力以赴抢救刘副市长——吐出挥霍之后的所有脏款、卖掉或明或暗所拥用的八套房子。
  纵是如此,那窟窿还是差一点才能完全补上。
  最终,刘副市长曾经的秘书、现在的检察院副检察长贺电在床上帮昆敏补上了。
  昆敏是自己灌醉自己的。
  她觉得老公付出了许多,现在该自己付出了。
  只是令她失望的很,男人贺电根本就不信守承诺,或是他根本就没这个能力。他不过是抓住了自己病急乱投医的心理罢了。
  昆敏不甘心,贺电同心协力地也不甘心,让她再献身于本案的两个关健人员。
  既然迈出了第一步,昆敏也豁出去了。
  可真豁出去了,才知道喂白眼狼了,上套了。
  但贺电他们却还邀功,因为,刘副市长免于死刑,只是轻判了二十年有期。
  事后,昆敏和女儿还有亲朋好友分析,就是不吐尽脏款,藏下那六套用别人名义购的房,刘副市长也未必会枪毙。
  退一万步说,就算枪毙了,保存下的钱财也足够她母女俩这辈子生活了。
  也就是说,那么多的钱,外加八套房子,都是打水漂了。
  也就是说,一次次上床补窟窿也是白白补了。
  现在不要说按计划去巴黎陪读刘未未,寻机移民,就是呆在这座小城市想体面生活都难了。
  昆敏再也不能吃饱了撑得去排练歌舞剧了,就是电视台的副台长职务也被撤了,直接退居二线。
  这些也没什么,最难堪的是人之趋炎附势、世道炎凉、人情冷漠。
  曾经的阔太时尚圈是容不了她们母女俩了,她俩就象落水狗一瘸一拐跑到了挑夫走卒汇集的菜市场讨生活了。
  这倒也罢了,跟普通老百姓一样就一样吧。
  可也不能。刘未未找工作总是不顺,公务员、事业单位是直接不让报考,国企也不收,甚至好点的私企进去上了几天班,也会被人家辞退。
  常在河边走,哪会认不出清水浊水呢。
  母女俩知道,有人使绊、就是让她俩生活艰辛、苦不堪言,以惩罚当初她俩的心慈手软,从而也打击甚至继续胁迫狱中的刘青山幡然醒悟,尽早心脏病猝死或失足摔死或躲猫猫躲死。
  刘青山一天不死,一些人就一天不得安宁,如鲠在喉。
  对比许雅兰,昆敏懊悔去死十次二十次的心都有。弄到了法国绿卡以外国人身份风风光光回来的许雅兰,受到了市里许多人的关照,俨然贵宾似的。
  听说,许雅兰还是打前站的,目的是为了同是外国人的儿子以后回来投资一些重大市政、民生工程。
  “人家老宋做出了牺牲啊,保住了多少同志啊。我们得感恩。”本市以及升迁的众多同志们都拍胸脯说道。
  有时,昆敏不服,说老刘也是铁齿钢牙,没吐出一个同志。这待遇咋就天壤之别呢?
  昆敏就想不通,加之被人引诱,就沾毒了。人间万恶毒与赌,一沾从此悔烂肚。
  可悔烂心肝也不济事了。
  在毒瘾里越陷越深,仅有的一丁点生活费也很快被昆敏化为烟灰散了。
  捶胸顿足头撞墙都没用时,昆敏主动找贺电他们了。反正,都有过了。
  岂料,贺电他们已经看不上她了,恶心她,嫌弃她了。
  昆敏只得往下去求人援交自己。最终,沦落成站街女似的,彻底不知羞耻了。
  “羞耻?不知羞耻的人多着呢。”穿着坦露半胸的裙子,脸上身上涂着五颜六色口红的昆敏这么说着时,眼里噙着泪水。
  唉,原来埃斯梅拉达被绞死是逃不脱的命运啊,不管献身还是没献身。
  刘青山啊刘青山,你真是顽强,当初你怎么就不象宋博轩一样去死呢?

  4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11-06 19:54:51
  4

  我为什么要去死?虽然我曾经也打算过牺牲我一个,成全你们。
  可是你们,实在实在太坏太坏,太没太没人性了。我算是看透了。我偏偏不死,就是让你们难受!
  似乎习惯了监狱生活的刘青山至今想起妻子女儿还有兄弟姐妹同事领导下属的种种丑恶嘴脸就十分恶心。
  两年前,当他灵光一现,突生一计可以保全大家的绝妙好办法:装疯,妻子女儿竟然不配合,还嫌弃似的热嘲冷讽,这倒也罢了。
  这母女俩竟然丧心病狂比着赛暗示我去跳楼去服毒……就差直接冲着自己大喊大叫:你快去死呀,你快去死呀!
  多么狠心的女人啊。一个是相濡以沫的妻子,一个是当珍宝一样呵护养大的女儿。
  而且这么多年,我收卡要,难道不是你们的怂恿、鼓励、支持?最初我清廉为官时,你们骂过我多少次窝囊废、饭桶?
  当要呕心沥血补上脏款,不得不卖掉八套房子时,我刘副市长自己也都吓了一跳,天啊,我究竟弄了多少啊?
  可知你们两个败家的女人,败了多少钱啊,每年光北美欧洲就玩几趟。那会还有脸暗示我自我了结,成全你们。真是不知好歹的家伙。我就是毁在你俩身上啊。
  想起从前,我稍有缩手缩脚、裹足不前时,你们就凶相毕露拖着我把我往火坑里推。
  出事了,立马翻脸大变样,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说什么你们只是闲聊而已,还不是我自己管不住自己。“难道我们的暗示,你就都听吗?也没有呀。”刘青山清晰地记得母女俩这么说过。
  多么歹毒的女人啊,就因为我心里在流血流泪,装着听不懂你们让我跳楼服毒的暗示?
  还有那个王大人傅大人李大人蒋大人……无不是小人,卑鄙无耻的小人!平常说什么兄弟情深,我一有难,你们不但立刻撇清,还落井下石、借刀杀人。
  而曾经的下属大多如贺电之流,只会趁火打劫。你们以为你们干的勾当,我远在千里,不知情?你们错了,傅大人李大人……他们都会及时而巧妙地告诉我的。
  想想真是可笑,害我的敌人倒是说真话了。
  可我也知道,这些真话的目的都是为了折磨我、打击我、摧毁我。因为你们亡我之心,不死。
  我只要还活着,就是还不知悔改甚至还会继续高升的你们的心病。你们怎肯轻易放过我?
  若非鞭长莫及,监狱戒备森严、防患未然,我早就被你们毒死弄死七八回了。
  我可不能轻易死,便宜你们这些畜生不如的东西。
  我就要活着,我就要抗争。我就要你们过得提心吊胆、苦不堪言。
  ——万一有机会活着出去,北京、三亚我还各有一套房子,墙里还有五公斤黄金。到时,也饿不死我吧。

  5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11-07 20:20:53

  5
  “你来了。”公园,对方欣喜地问道。
  “嗯,我来了。”刘未未答道。
  身边的婀娜杨柳,随风轻舞,就象被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抚过。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嗯,还不错。不管怎样,我都要笑对生活。”刘未未这么说着时,嘴角泄出了一丝风吹就断的微笑。
  “是的,不说把地狱过成天堂吧,至少过成正常的人间。”对方很赞成刘未未的阳光心态。
  “嗯,是的。要不然呢?”刘未未这么反问时,并不指望对方能给出满意的答复。无论怎样,生活都是自己过的。总不能真把自己活活哭死吧。何况,她能撒手而去,对爸爸妈妈不管不顾么?
  对方听了,沉默不语,只是满怀关心地望着她,似乎心里有无数的悄悄话对刘未未说,可又不知说些什么好。
  刘未未若、又给了自己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鼓励着自己,宽慰着对方,似乎在说,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不管怎么说,我比没有腿的也嫣好多了。她才是真正的不幸。她的爸爸居然狠心地抛弃了她们母女俩,带着不知小三还是小四过着幸福生活了。
  一个丈夫、一个爸爸怎么可以这么坏呢?
  ——刘未未忽然又自然而然地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就象咖啡厅里、茶室里和朋友同事说笑着时,魂魄忽然就游离了身体游离了周围的欢声笑语,无根的尘埃、飘絮一样不知飘向何方。
  刘未未整个人也就不声不响僵呆状了,别人说什么,笑什么,都与她无关了。
  这两年,生活好象也与她无关了。她不过是被生活着罢了。
  刘未未这么出神地呆想心思时,也不顾不管对面的人了。
  ——美瞳的爸爸就很好,可惜的是,曾经很不错的成衣外贸公司破产了。债权人、放高利贷的人满世界都在追杀他。
  是不是美瞳的爸爸很善良、很诚信、不会偷税漏税、不会克扣工人、不会坑蒙拐骗、不会行贿以求银行贷款……所以他的公司就容易破产?
  抛妻弃女、四处躲债、浪迹天涯,他内心踏实吗?他会思念家人吗?他是准备忍辱负重、东山再起么?
  他会有这样的机会么?
  他会有这样的命么?
  孤苦伶仃、客死异乡也是很可能的结局啊。或者是被放高利贷的人捕捉到了砍了四肢,沉尸鱼塘、喂狗喂猫也说不准啊,
  刘未未这么一想,变得坚硬的心肠又想悲伤涌起。看来多愁善感的本质是磨灭不了的。
  如果美瞳的爸爸真这样惨死了,那天真是瞎了眼。那是一个多么慈祥的爸爸啊。
  想起从前,刘未未、也嫣、稀珍等人去美瞳家玩时,美瞳的爸爸常常亲自下厨招待女儿的朋友们,还陪她们下跳棋……
  唉,也不知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他吗?多么好的一个男人啊。
  自己的爸爸呢?
  刘未未无法评判。可看看自己、特别是母亲的处境,刘未未就会忍不住想道,两年前,如果自己和母亲狠心一点,开诚布公地对父亲说,让他牺牲自己一个,成全大家,不是更好吗?
  母亲现在不是公开地懊悔当初的妇人仁慈之心么?“长痛不如短痛,如果当时狠狠心,劝劝你爸爸……”

  也许母亲说的很对。刘未未听人私下透露过,其实,当年许雅兰的老公国资委主任宋博轩并不是自己跳楼死的,而是被许雅兰和她儿子一起推下楼的……公安都有确凿证据,不过有关人员都缄口了。毕竟,许雅兰对有关人员的诸事也缄口……他们是互相成全。

  唉,刘未未轻叹一声,眼皮底下、湖面上的那个心上人跟着也叹了口气。微风掠过,水中那张人脸颤了颤,漾起一圈圈涟漪,随之破碎不堪了。
  湖畔、柳荫下、石头上孤零零地坐着刘未未。

  完蛋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