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半梦半醒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1-16 11:31:25 点击:118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半梦半醒

  1

  “你一身阴气,满身杀气。你要求个观音保佑你。”和尚皱着眉头,盯着他说道。
  “以前我天天烧香,求观音保佑,可观音保佑了我吗?没有!我就把观音扔掉了。”柳心梵沉声道。
  “哪只手扔得?”和尚把身体往后一倾,眉头更紧。
  “可能是左手吧。”柳心梵记不清了。
  “伸出来。”和尚命令道。
  要打我手了。柳心梵心想,果然,他的左手一伸出来,和尚就在他左手掌上拍打了一下。
  “好了,我帮你去了这罪恶,但你应该求个观音,真心向观音请罪。否则,你定有劫难。”和尚说。
  “你在威胁我?佛在我心,魔在我身。本座乃佛魔化身,神仙妖魔都奈何不了我!”柳心梵阴森森地盯着和尚,满眼邪恶,说完,放下一百元钱,扬长而去。

  出了庙,离开仙湖,坐上回市里的公共汽车,想起刚才一幕,柳心梵就觉得那么的不真实,象是梦。
  我干嘛会那样说话?难道我真是佛魔附身了。
  柳心梵这么想着时,就觉得一阵恶心涌上心头,耳朵里就听见一声急煞车,一股腥热的血,就溅到他眼前。他看见一个女孩,一身白衣,躺在车轮下。
  然而事实上,什么事都没发生。公共汽车继续往前开着。

  十几分钟后,前方塞车。出了车祸。死者是个女孩,一身白衣。
  柳心梵怔怔地发呆,为什么总会这样?

  2

  小时候,柳心梵很怕鬼。
  老家的坟场,去附近的山上砍柴或摘野果时,总要路过。每回柳心梦都不敢看那些坟包、破败的花圈。既使是大白天,和一群同伴,他也是吓得脸色发青。
  也难怪,有一年,村里有两个人放牛到坟场附近,也不知碰到什么了,一中年妇女,回家后就说身体不舒服,医生也查不出什么病,没几天就病死了;另一个年轻小伙子,当天就痴痴呆呆,脸上是万分惊恐的表情,十个手指象鸡爪一样收缩着象是紧紧抓着什么东西,再也伸不开。也不会说话了,别人说什么,他也没任何反应。看了几年,都没好一点。
  那个小伙子是柳心梵的堂哥。
  后来农场办了味精厂,从江苏请了几位老师傅过来,其中一个带了女儿过来,叫珠珠。
  那时是暑假,柳心梵正上初三,白天黑夜忙着补习。
  有天晚上,柳心梵回家时自行车上掉了几本书。珠珠捡到了,还给了他。
  以后在这个地方有什么烦麻事,找我就是了。柳心梵对她说。
  真的吗?可你弱不禁风的样子啊。珠珠不信。
  反正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就行了。柳心梵却是很得意。
  哦,知道了。女孩半信不信的。

  女孩和柳心梵就有了来往。也就是很平常的那种友情。作为江西省最大的味精厂不但有本地人还有许多外地人在厂里上班。下了班,许多单身男女总会三三两两去村前那片几平方公里的松树林里玩。松树林前面是大水库,水库边就是场里的坟场了。

  别的人都喜欢买点零食、饮料、啤酒在夕阳下的松林里谈情说爱。
  珠珠却不喜欢,珠珠喜欢看水库,甚至喜欢看坟墓。
  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就死了。珠珠说到这时,就变得不开心起来。
  我想早日见到我妈妈。你陪我去坟场看看好不?珠珠问。
  柳凡梵就有点害怕,他没敢陪她去。
  珠珠就一个人去,常去,而且还捡了死人的骨头,穿成项链,用衣服摭住戴在胸前。
  好看不?珠珠问柳心梵时,柳心梵脸红心跳,他看见了珠珠鼓鼓的胸脯。
  好看。柳心梵低着头说道。
  以后,柳心梵总想看珠珠的项链。
  珠珠每回都让他看了,而且总说,以后我走了,你可要记得我哦。
  会的。柳心梵心想一个用死人骨头穿项链的女孩,我怎么能忘记呢?

  后来,有一次珠珠去了坟场,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淹死在水库了。有看见的人说,珠珠离开坟场就直直往水库走去。
  那个晚上,下了很大很大的雨,可是再大的雨,也比不过柳心梵的眼泪。
  还有愤怒。
  他请他那当民兵营长的大哥哥集合场里所有的民兵下水捞,大哥哥却说他没有这个权利。
  他请他那全场水性最好的二哥下水捞,二哥也只是和别人一样装腔作势捞了两个多小时就不捞了。还说什么,肯定救不活了,只有天明捞尸了。

  第二天,尸体就在珠珠落水的地方捞起来了。
  一点也没浮肿!就象睡着了似的。
  只是胸前那串死人骨头项链不见了。

  谁都知道,柳心梵和珠珠没什么,但他自己清楚,他的初恋人,死了。

  珠珠火化时,柳心梵向她父亲要了一小块珠珠的骨头。又亲手缝了一个小口袋,把骨头装在小口袋里,挂在脖子上。
  十几年过去了,柳心梵一直带在身边。

  3

  柳心梵来到深圳后,一直靠山住。他所在的社区是个较大的社区。
  听说发展商以前很落魄,后来开发了这片地产,就发达了。
  就在山上盖了一座庙,供奉着几位和尚。

  晚上,特别有月之夜,柳心梵就喜欢一个人散步林中,听庙里和尚念经声、敲木鱼声。
  当然,这个时候,他手里必是拿着一把刀。
  一把很精美,很锋利的刀。

  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送给他的。

  那天晚上,下着细雨,一位红衣女郎开着一部没车盖的艳黄车,呼啸而来!
  突然,旁边斜着冲过一辆车,女郎赶忙避开!
  那一刻,柳心梵呆住了,他看见了冲过来的倾国倾城,花容失色,他还急速地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的身体横着就被撞出去几米,摔在花圃里。

  柳心梵翻了两个滚,呆呆地仰望着上帝失踪的天空。

  接着他看见了一双高跟鞋,高跟鞋上站着那红衣圣母,惊慌不已。
  “撞到哪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那声音颤抖不已。

  检查的结果是轻微的擦伤。

  你还需要我为你做什么?红衣女不安地问道。
  听说过,被撞的人总是没完没了的纠缠着。

  “刀!我要刀!你给我一把刀吧!”柳心梵渴望着。
  “刀?!”红衣女人愕然。“你要刀干什么?”

  最终,一把精美、冷艳、锋利的刀,出现在柳心梵世界里。
  “我妈死于车祸,肇事车辆跑了。那年我六岁。”女人幽幽地说道,“我不会跑,留个电话给你,有事打我电话。”

  柳心梵以后打过女郎留下的电话号码,每一次都没人接听,只是一曲《弥撒曲》。
  以后,柳心梵也再没见过那女郎了。
  午夜,倒是常听见《弥撒曲》的哀音飘浮在寂静的夜空中。

  4

  窗户上那声音又来了,还有那黑影。
  透过磨砂玻璃,可以清晰地辩认出是个人形影子。

  握着那把刀,在胸口上贴了贴珠珠的遗骨。柳心梵的冷汗还是冒出来了。
  你是谁?为什么总是缠着我。柳心梵走近窗户问道。
  敲窗的人,停了下来,依然没做声。过了一会,又继续敲。

  鼓起丧心病狂的勇气,柳心梵再一次猛地打开窗户:外面空无一人!
  和以前一样!

  关上窗,柳心梵虚脱了似的瘫坐在床上。
  已经有半年了吧,隔三差五的深夜,总有一个人影出现,轻轻敲窗户。
  打开窗,却什么也没有。
  第二天早上,窗户上有隐隐的血印。

  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柳心梵吓得要命。
  后来,次数多了,倒也不是特别害怕,只是气愤!
  人也罢,鬼也罢,有什么过节,摊开说就是了!何必要这样恐吓人?

  有几次,柳心梵气得豁出去了!握着寒光逼人的刀,把门窗全部打开,把灯开了,电视开了,音响开了!
  结果第二天,管理处就找他,说周围的人投诉他半夜三更开着音响和人跳舞。
  以后,柳心梵只把门窗电灯打开,静静的,没一点声音,手握着刀,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什么。
  结果什么也没有。

  可又有人投诉他半夜三更开着音响和人跳舞!
  没有呀,只有我一个人!柳心梵解释着,而且也没开音响。
  是吗?可是有人分明听见了音乐声,很悲伤的那种,还有一个长头发的女的搂着你跳舞。管理处的人冷笑着。
  柳心梵听了,身上凸起了一粒粒的小点点。

  以后又有几次,社区的保安特别注意了他的房间。
  是的!绝对没错!几个保安信誓旦旦地说道,你和一个长发女人跳舞。有一晚是穿白衣服,有一晚是穿红衣服,昨天晚上就是红衣服。每回我们一上去,你就关上门窗、拉灭灯,装睡,我们敲门敲窗户,你都不理。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没一点公德心!
  没有呀。柳心梵十分委曲。真的,我只是打开门窗而已,也没开电视音响。
  半夜三更,你门窗大开干嘛?保安逼问着。
  凉快些。柳心梵只得这么说。
  没人相信。

  终究有人怀疑起来:这个人是不是梦游啊?
  可那个女的也梦游吗?
  大家面面相觑,调出监控录相,没一个进出的人象那跳舞的女人。

  5
  是一个梦,却象是真的一样怵目惊心。
  珠珠站在柳心梵的床边,披头散发,满脸痛苦。
  为什么我敲窗时你不唤我进来?珠珠幽怨地问道。
  我每回都打开窗户看了呀?柳心梵好委曲。
  是的,你每回都打开窗户了,但每次都带着恐惧与杀气,透露出你的拒绝。你是我曾经的心梵吗?为何我听不到你心的呼唤?
  柳心梵听了,暗自心惊,事实果然如她所说。
  那么今晚你怎么来了?我能为你做什么事吗?柳心梵问道。
  带着你那把刀,回家一趟,在水库靠坟场的一边,找到那串我曾经戴过的骨头项链,用刀割开,我的魂就可以回来了。我的肉身早已来到世间了,有一天,我们会相见的。心梵,如果你心中还有一丝牵挂我,你就照我的去做吧。珠珠说完,就倏忽不见了。

  柳心梵醒来后,觉得胸口湿淋淋的,那个装着珠珠骨头的平安袋更是湿透了,就象骨头刚才痛哭过。

  柳心梵拿出放在枕头下的那把刀,凝视着,心想:难道这是一把魔刀?


  柳心梵回到家里时,他堂哥刚好也在。柳心梵他父母说,堂哥这几天总是站在村口张望着,象是盼着谁来。难道他知道你要回来?

  真是这样?柳心梵不由得盯着堂哥看了几眼,堂哥还是和从前一样痴痴傻傻的。
  可当柳心梵从口袋里掏出那把刀时,堂哥的神情一骇,继而伸手要去抓那把刀。
  可不等他的爪子碰到刀,冷冷的刀身就从蓝蓝的刀柄里弹了出来,一道寒刀,直扑堂哥,堂哥‘啊’地一声,仰面倒地,人事不省了。

  而柳心梵更象是中了邪,起身出门,奔水库去了。

  在靠近坟场的水库边上,波浪一浪跟着一浪涌上岸边,在浪花尽头,果然有串死人骨头项链,正是珠珠戴的那串。只是此时此刻,那串项链紧紧纠缠在一起,象是缠着什么死死不肯松开。

  柳心梵不由得脱口而出:珠珠,我来救你来了!
  一刀砍下!
  身后的坟场里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串骨头项链立刻就散开,那几块骨头就痛苦地收缩着,那根小红绳也象是一个人的身体,痛苦地扭曲着挣扎着,只一会,骨头和绳子收宿成一小块黑乎乎的东西了,发出浓浓的腥臭味。
  柳心梵又扎了一刀。
  那黑乎乎的东西,就‘砰’的一声炸开,灰飞烟灭了。
  紧接着,就听见一个女孩舒了口气,一个熟悉的身影,就从水中飞起,向南飘去。
  是珠珠吧?柳心梵目送着珠珠的影子消失在空中,怅然而归。

  路过坟场时,柳心梵竟然想进去看看,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害怕。可是深入墓群后,并无特别发现,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可柳心梵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后来才发现是自己手中的刀,刀上隐隐约约有血迹。

  柳心梵就想这地方还是少呆为妙。可是这样一走,又怕以后会有什么麻烦,于是,他沉声问道:不知你们还有什么事要找我的,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走了,以后,你们若敢犯我以及我的亲朋好友,小心我抓住你们,用大蒜和生姜煎煎炒炒把你们吃了!到时就不要怪我了!

  柳心梵说完,周围静悄悄的,并无任何东西回应他,他自己不由得一笑:呵,我在干嘛啊?难道世间真有什么鬼怪不成。才不信呢。

  转身要走时,他惊讶地发现,脚下的杂草都纷纷往两边倒,倒出一条通往外面的小路。
  柳心梵也不管那么多了,君王一样,傲然而去。

  回到家时,家门口居然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许多人,柳心梵心一紧,快步赶去,原来,堂哥已从昏迷中醒来,整个人完全好了,现在只知道肚子饿,正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

  吃完后,堂哥才如梦初醒地发现周围这么多人围着他,堂哥大惑不解,又有点害怕地问道:是不是我刚才放牛,丢了牛啊?我只是打了个瞌睡啊,哦,还做了个梦,梦到我手里抓着钱,你们要来抢,我就死死抓住,不松手。

  6

  回到深圳后,走在人群里,柳心梵常常想,我经历的事,难道都是真的?不是做梦吗?摸摸口袋里的刀,那刀真直切切地存在着。

  可是讲给身边的人听,谁也不信。是呀,谁会信呢?自己都不信。

  晚上,躺在床上,柳心梵一边把玩着那把刀,一边拨打送刀女郎的电话,依然是那《弥撒曲》。
  窗户那里,再也没有声音了,也没有了人影。周围静悄悄的。
  管理处也没人找他了。

  这都是怎么回事啊?柳心梵很是百思不得其解。
  有天深夜,睡不着的他手里拿着那把刀,不由自主地想到山上那座庙附近走一走,坐一坐,听听和尚敲木鱼声。

  当他路过那座林中小庙时,他不由得望里面看了一眼,一看,他就走不动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跪在观音像前。观音座下,一左一右坐着两位高僧,还有好几位小和尚分列左右。

  柳心梵一进去,一位高僧就朗声颂道:阿弥陀佛,施主总算来了。

  柳心梵好生奇怪,找我有事吗?问着时,看了看跪着的女孩,不是她又是谁呢?

  这时另一位高僧起身扶起跪着的女孩,慈祥地说道:阿弥陀佛,这下可好了,你要等的人来了。
  柳心梵定晴一看,晕了,不是她!既不是珠珠,也不是送刀女郎,而是两个人的结合体。
  那双眼睛象送刀女郎,那面容却象珠珠的,身材又象送刀女郎,但细看之下,又象珠珠的。
  更令柳心梵吃惊的是,这女孩痴痴呆呆的象是中了邪入了魔。不声不响,无声无息的。一双眼茫茫然,象是丢了魂失了魄。

  阿弥陀佛,施主,救人要紧,解下你胸口的平安袋,让我取了那骨头做药,救救这位女施主吧。

  柳心梵居然也就十分顺从地让高僧解了自己的平安袋,取了那骨头,研磨成粉,熬了一小碗汤。
  施主你再用你手上的刀,放点你身上的血,和入这药汤里,用嘴喂下这位女施主吧。高僧对柳心梵说道。
  柳心梵情不自禁地一一照办。扶着那个女孩的身体,柳心梵觉得那女孩的身体冰凉凉的。
  当柳心梵喂入那个女孩最后一口药汤时,女孩的身体竟变得温软温软的。那双眼睛也渐渐变得炯炯有神了。

  阿弥陀佛,好了,施主你领她回你们的家吧。高僧笑着对柳心梵说道。
  可是,可是她是谁呀?柳心梵仿佛梦中醒来问道。
  她是你要等的人。高僧说道,此乃命中注定。去吧,好心待她,终有善报。

  柳心梵只得懵懵然领着那个女孩回到自己的房间。
  后来,女孩告诉她,她是在深打工的,今天一人烦闷,就出来散心,路过这山这庙时,眼前一花,见一男子如你模样,头一晕,就人事不省了。
  睡来后,就见你在喂我药。

  柳心梵听了,很是不相信,但嘴上不说,只是暗中观察,发现这女孩并无异常之处。
  装着无意提起珠珠、水库、项链以及车祸、刀诸事,女孩却是一无所知。

  再后来,柳心梵去了女孩上班的地方,打听这女孩,也是平常无奇的。
  中秋节,更是随着女孩去了女孩家里,竟也是平常人家。

  柳心梵悬着的心,渐渐放下,相处一段时间,觉得女孩甚好,不觉中,两人就计划着何时结婚生子了。

  有一日,柳心梵再拨打那送刀女郎的电话时,提示音居然是空号。

  把玩那把刀时,女孩总是不理解:你怎么总是拿着刀玩?陪我看电视吧。

  这时,柳心梵不由得会凝视着女孩:人生真的是一堆杂乱的梦啊。

  心梵,你在想什么?女孩问。
  哦,我什么也没想。
  2015/3/15

  完
作者 :楼上天凉 时间:2016-01-16 16:21:49
  很喜欢看,融合了很多我喜欢的元素,老玉大赞阿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6-01-16 19:48:08  评论

    @楼上天凉 嗯,,似乎没明确主题,但我自己也觉得还行,有点货货,,谢谢欣赏。。问好,周末愉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1-16 17:16:10
  3月就写了,干嘛现在才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碎月15 时间:2016-01-16 23:54:10
  老是发旧作,真是能写@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1-21 13:57:08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去哪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