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 发现)鹿先森的最后一克拉眼泪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07 20:17:24 点击:1503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鹿先森,住在溪旁的木屋里,他成日雕琢着家具,手里永远都离不开一只烟斗。亚伊第一次进木屋子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松香,还有壁炉上烤面包的麦香,窗台野玫瑰开放低沉浓郁的暗香。
  “有很多年没有人来过这里了。”鹿先森很拘谨地笑了笑,端上刚刚沏好的花茶。
  “茶水是用活泉泡的,茶是自己种的,面包也是自己用收麦子磨的。”鹿先森不经意地说道。
  “那您生活可也算是过得自在了,我成日在森林里晃荡,不知要怎么过才算得好。”
  “我年轻的时候原本打算离开这里,到山的尽头那里有一座城市,那里生活着很多的人类。”
  “结果呢?”亚伊抿了一口茶,壁炉里火苗旺盛地燃烧着映在她绯红的脸上。
  “后来也如愿到了城里,那里可是极好的地方:有成桶的啤酒摆放在广场可以狂欢,乐手们在人群中穿行演奏;每家阁楼上的金丝鸟在欢歌;成队的骆驼在人群中穿行,是满载货物归来的商队。”鹿先森脸上洋溢着温暖。
  “我又在城里学了一门手艺,成为了出色的一名木匠。”他说道,走向了壁炉,这时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将一大把鲜花投入了炉火上熬煮的锅中不停地搅拌。一股奇怪而独特的味道氤氲在屋子中,朦胧的薄雾中亚伊好似看到了巨大的铜锅旁有一只站立的鹿不停地用鼻子嗅炉子的味道,等亚伊走过去看到的却是鹿先森在不停地打喷嚏,双眼通红,血丝布满了眼睛似颗红玻璃球珠。
  “哎呀,我快不行啦,我要逃离这里啦。”说着鹿先森就跳脚躲到了一边,不停地流泪。可是又拼命地靠近将玫瑰花瓣调入炉中。最后将那熬煮的汁液提纯到另一个容器里,鹿先森的眼泪也一直滴落在透明的器皿中,和里面的液体化合为琥珀色的东西,散发出一种绵和韵长的香气。
  亚伊感到十分新奇,见到鹿先森一边流泪却不打算停止,让提纯的液体回流冷凝最后得到了一瓶很小的香氛。
  “这个技艺也是我偷偷从城市那的人儿学来的,只是我对花香有些过敏,这却让我从一个木匠变成了曾经城里最好的调香师。最初这些香氛是刷在木头上,树脂融合着花香,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购买家具。可是渐渐地有人单独提出要购买这种香料。开始还好,可是慢慢就供不应求了,满城的女人疯了挤在了店门口购买。后来我命名这独特的香料为:‘初心惑少女’,每周只限量推出一款,因为人太多影响到店里生意,老板不得不好心将我解聘了,他只是想纯粹地琢磨那些家具。他是个善良的老匠人,他对我说:‘尽管你喜欢的是木匠,上天给了你缺陷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你最大的天赋,孩子不要浪费了这份恩赐,人一生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不容易啊。”
  我就这样离开了这种短暂的生活,靠着对气味独特的敏感成为了城里最有名的调香师。直至传到了王宫里,得到了皇后的召见。”
  说到这里,鹿先森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灰抖落到壁炉里,继续说道:“为了故事继续下去,那么接下来暂且将我称作鹿先森。”
  他回忆着:
  嗬。
  嗯......那一天初见皇后:苍白的高额露出 ,底下是一副面具,只看到鲜红的嘴唇,眼睛微露疲态可是见到鹿先森的瞬间便放起了光芒,饱满的双唇翘起说道:“你说的初心.惑少女可以让我恢复青春吗?”
  鹿:“它的芬芳就如如少女初心般有着甜美的哀伤,满怀的欣喜。调香只能改变了气息,那能令人拥有青春的气息。”
  皇后:“那么让我拥有少女般的容颜,你能为我做到吗?”
  鹿先森摘下了眼睛,摩挲着镜片,镜面般的地板倒影着堂皇的水晶吊灯,华美的长袍,一抹鲜艳的红唇绰约着,好似一个遥远的梦境。
  鹿:“尊敬的皇后,人不能够做时光倒流的事,如果上帝看到会降下闪电惩罚,而我必须要站立着接受,吟诵着忏悔的诗歌。”
  皇后高高的额上,细细的皱纹如鱼尾依附,疲态的眼睛仍有威仪。
  “什么?不能够?我不会勉强你的,随你的心意离开或留在这里。可是,一旦踏出了这座宫殿,天下都会知晓你的秘密,到时候我恐怕是不能护佑你在华裳下了。”皇后放缓了语气说道。
  鹿先森的手止不住颤抖了起来,眼镜碎裂成了两半,他这样惊惶的眼睛,一湖蓄满了水光的眼睛。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接受上帝的惩罚,请求你将秘密永远保留在心底,我会给你所想要的一切,我毕生挚爱的王后。”鹿先森有些绝望地说道,有些哀怜看着皇后。
  最后他一个人离开了这偌大的皇宫时,唱着悠悠的歌谣:
  湖边的少女哟 甜美的笑容 打翻了蜜罐
  从前 现在 未来 一粒摇摇的红浆果
  悬挂在树梢
  并将掉落 诱惑着行远方的流浪者
  这有饮水的野鹿
  枪眼曾溺爱过他的鹿角
  如今饮下这荡漾的光影
  小憩 意乱 念起
  鹿要采食的姿态 是闭眼
  坠坠的圆润 清甜
  反复 须臾 此生


  一个月后,传言国王另娶了一位貌美的皇后,传说中的皇后有着如仙女的美貌,肌肤如沐牛奶般光滑,双眸如点缀了星星般明亮,饱满的唇花瓣般娇嫩。大臣们议论纷纷,可是谁也不敢进谏忠言,因君王暴虐昏庸,许多良臣谏言死后都死在
  斩刀下。渐渐地有坊间的传闻传到国王的耳朵里,街巷里的稚童口中人人都会唱的歌谣:
  新娘的花衣真美丽
  母亲的手儿不停织
  捕星星 捉月亮 取东海的羽丝
  新娘的嫁衣真稀奇
  母亲的手儿不停息
  只为亮闪闪的新衣
  待到长街盛宴欢时
  母亲的泪儿何要流
  新娘的嫁衣
  十里穷铺 千里河枯 征夫远不归
  我的母亲裁衣痛心肝
  就让麦田丢失了鸟雀 马厩空荒了骐骥
  我们来庆祝这盛大的节日
  拥戴王朝的荣耀 王朝的荣耀

  国王初闻十分愤怒,面对满城的暗地指责他无可奈何,这时一名时常玩弄权计的大臣附耳建议国王将造谣的人统统都抓起来,再将一些人杀掉,以示威严。国王听从了这位大臣的谗言,可是没过几天大肆的抓捕引发了人民的暴动,国王最后在宫殿中被弑杀。
  一个新的国家就要建立,绞刑台上人们看到了那一位“新皇后”。皇后貌若天仙,她衣衫凌乱地俯首在地,不断哭着诉辩她是曾经的皇后时,绞刑台下传来了阵阵哄笑:“新的皇后疯了,她不可能是我们爱戴的皇后,我们爱戴的皇后没有这妖女人迷惑人心的容貌。'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高呼:'将这妖孽的女人烧死,开始属于我们的生活!”
  “烧死她,烧死她......”
  浪潮一声高过一声,愤怒的人们举着火把,大桶的松节油浇在了新皇后的身上,恶魔般跳动的火苗吞噬一切,一袭红裳化作一抹历史叹息的青烟。
  故事说道这里,鹿先森喝了一口茶:"而可惜的是那一位新皇后,便是曾经的皇后。我答应了她的要求,改变了她的容貌,重新以绝美的容貌出现在国王面前。”
  亚伊:“那么鹿先森现在你还会伤心吗?你好像曾经那么喜欢过,喜欢过那个少女,好似就是皇后......”她不确定地看着鹿先森。
  他摇摇头,脸庞在热腾腾的蒸汽中看不清表情。
  这时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还有一刻钟就能提取最好到的香氛了。”
  他走向热腾腾的锅炉,一边搅拌着,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美貌是一种手段,内在的善良是生活的目的。”
  他又继续说道:“萃取是舍取。当对追求一些特别的事物过于痴迷,不顾内心的困惑,就容易浑浊,精华和糟粕在一起难以分辨。这也算是我最终从炼化中得到的真谛。”
  亚伊凝视着鹿先森的身影,仿佛看了一个时光微缩的胶卷的胶卷,西边的太阳就要落下,她不舍地告别了这个温馨的小屋。
  临走时,鹿先森送给了她一瓶精致的香氛,鹿先森目送着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垂天的夜幕中。这时鹿先森转身走进屋里,拿起了书架上那一副破碎的眼镜,叹息了一口气,将它投入了热烈的红炉中。他又走向了壁橱脱下衣服,镜子中,裸露的肌肤上全是狰狞的伤痕,他永久地记得这是在天雷中遭劫难后留下的,永远忘不掉了。他穿上了鹿皮大衣,抬头看了天边低矮的星子,化作敏捷的灵鹿奔跑入丛林的深处。
  晚上的时候,亚伊打开一本记录着伊甸森林里的动物笔记时,读到一个章节,她恍然醒悟过来。那一段笔记写道:
  在伊甸森林里生活着一种灵长动物,涿鹿。它们喜欢生活在森林里有活泉的地方,通晓人性。在年幼时,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伪装成人类的模样到人类的生活中玩耍。人类听闻此鹿的筋血有长生驻颜的功效,便不惜以重金求之。然而正是因为它们强烈的好奇心,猎人们就用少女诱捕它们,往往获得成功。后来在人类生活的地方,涿鹿绝径,唯有伊甸森林里还隐居着一些,它们不喜欢群体聚居,时常散住在静谧幽闭的地方。
  亚伊拿出鹿先森送的香氛,在皎洁的月光下有着迷醉的颜色,似流动的金子,而恰有一滴晶莹的泪滴,好似一颗沉溺在金色海洋里的星星。

知音:1

赏金:100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3-07 20:33:12
  喜欢那两首歌呵呵故事有哲思!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2:05:18
  又好久不见,0欢迎小妖妖出城堡来青果走走,,,
  • 城堡里的小小妖

    举报  2016-03-07 22:32:39  评论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写个故事抒发情感,写得比较烂,谢谢鼓励哎~~~有一部分也是在说自己吧,还是和大家多说说话舒心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2:22:34
  @城堡里的小小妖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不错文,【我也要打赏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2:36:57
  一个月后,传言国王另娶了一位貌美的皇后,传说中的皇后有着如仙女的美貌,肌肤如沐牛奶般光滑,双眸如点缀了星星般明亮,饱满的唇花瓣般娇嫩。大臣们议论纷纷,可是谁也不敢进谏忠言,因君王暴虐昏庸,许多良臣谏言死后都死在斩刀下。

  此处不符合语法逻辑,因果关系,,,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2:38:06
  在年幼时,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伪装成人类的模样到人类的生活中玩耍。人类听闻此鹿的筋血有长生驻颜的功效,便不惜以重金求之。然而正是因为他们强烈的好奇心,猎人们就用少女诱捕它们,往往获得成功。

  同上,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2:41:57
  感觉楼主看了些西方的文学作品,此短文有寓意,有故事情节,有悬疑,有峰回路转,有恍然大悟。不错。

  句子的通顺因果上注意一下,更好。。
  • 城堡里的小小妖

    举报  2016-03-07 22:54:37  评论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我也注意到了,在逻辑上有些跳或者不通,嗯嗯会改顺哒。写到最后有些疲乏,就容易结尾比较草些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3:10:38
  帖子推荐

  部落名称:青果的味道
  部落链接:http://groups.tianya.cn/list-193680-1.shtml
  帖子标题:鹿先森的最后一克拉眼泪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post-193680-8b270db8aba64e9ea336015ae12b3469-1.shtml
  帖子摘要:一篇相当充实的短文。‘然而正是因为它们强烈的好奇心,猎人们就用少女诱捕它们,往往获得成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08 12:32:50

  鹿先森,住在伊甸森林旁的木屋里,屋旁流淌着条小溪。他成日雕琢着家具,手里永远都离不开一只烟斗。亚伊第一次进木屋子的时候,就闻到一股松香,还有壁炉上烤面包的麦香,窗台野玫瑰开放低沉浓郁的暗香。
  “有很多年没有人来过这里了。”鹿先森很拘谨地笑了笑,端上刚刚沏好的花茶。
  “茶水是用活泉泡的,茶是自己种的,面包也是自己用收麦子磨的。”鹿先森不经意地说道。
  “那您生活可也算是过得自在了,我成日在森林里晃荡,不知要怎么过才算得好。”
  “我年轻的时候原本打算离开这里,到山的尽头那里有一座城市,那里生活着很多的人类。”
  “结果呢?”亚伊抿了一口茶,壁炉里火苗旺盛地燃烧着映在她绯红的脸上。
  “后来也如愿到了城里,那里可是极好的地方:有成桶的啤酒摆放在广场可以狂欢,乐手们在人群中穿行演奏;每家阁楼上的金丝鸟在欢歌;成队的骆驼在人群中穿行,是满载货物归来的商队。”鹿先森脸上洋溢着温暖。
  “我又在城里学了一门手艺,成为了出色的一名木匠。”他说道,走向了壁炉,这时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将一大把鲜花投入了炉火上熬煮的锅中不停地搅拌。一股奇怪而独特的味道氤氲在屋子中,朦胧的薄雾中亚伊好似看到了巨大的铜锅旁有一只站立的鹿不停地用鼻子嗅炉子的味道,等亚伊走过去看到的却是鹿先森在不停地打喷嚏,双眼通红,血丝布满了眼睛,似圆圆的红玻璃球珠。
  “哎呀,我快不行啦,我要逃离这里啦。”说着鹿先森就跳脚躲到了一边,不停地流泪。可是又拼命地靠近将玫瑰花瓣调入炉中。最后将那熬煮的汁液提纯到另一个容器里,鹿先森的眼泪也一直滴落在透明的器皿中,和里面的液体化合为琥珀色的东西,散发出一种绵和韵长的香气。
  亚伊感到十分新奇,见到鹿先森一边流泪却不打算停止,。那提纯的液体回流冷凝,鹿先森就这样得到了一瓶很小的香氛。
  “这个技艺也是我偷偷从城市那的人儿学来的,只是我对花香有些过敏,这却让我从一个木匠变成了曾经城里最好的调香师。最初这些香氛刷在木头上,树脂融合着花香,吸引了很多人前来购买家具。可是渐渐地有人单独提出要购买这种香料。开始还好,可是慢慢就供不应求了,满城的女人疯了挤在了店门口购买。我命名这独特的香料为:‘初心惑少女’,每周只限量推出一款,因为人太多影响到店里生意,老板不得不好心将我解聘了,他只是想纯粹地琢磨那些家具。他啊,是个善良的老匠人,他对我说:‘尽管你喜欢的是木匠,上天给了你缺陷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你最大的天赋,孩子不要浪费了这份恩赐,人一生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不容易啊。”
  我就这样离开了这种短暂的生活,靠着对花香的敏感成为了城里最有名的调香师,直至名声传到了王宫里,得到了皇后的召见。”
  说到这里,鹿先森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烟灰抖落到壁炉里,继续说道:“故事说到这里,还有些怀念从前的时光啊。不知怎么的,还是不那么喜欢说‘我’这个字,那么接下来暂且将这个我称作鹿先森,才有结束啊。”他有些无奈的笑了。
  壁炉里的火越烧越旺,跳动的火苗上,映像着部一光粒一微宇宙的电影。
  他回忆着,亚伊静静地托腮聆听着,脑海里浮现出景象:
  .那一天鹿先森初见皇后有些紧张,加快的脚步中有些期待。
  他见到了皇后:苍白的高额露出 ,底下是一副面具,鲜红的嘴唇,眼睛微露疲态可是见到鹿先森的瞬间便放起了光芒,饱满的双唇翘起说道:“你说的初心.惑少女可以让我恢复青春吗?”
  鹿:“它的芬芳就如如少女初心般有着甜美的哀伤,满怀的欣喜。调香只能改变气息。譬如,初心惑.少女基调是栀子花的淡香加上薄荷冰清冽,中调带着苦味的甘芳,尾调是夜里露水残留玫瑰里的淡淡沁香。这便是它带给人们难忘的青春气息......”
  皇后打断了他的话:“那么让我拥有少女般的容颜,你能为我做到吗?我想要的不是触摸不到的气味。我想你能做到的远不止这些,对吗,鹿先森?你还会继续帮助我,不是吗?”
  鹿先森摘下了眼睛,摩挲着镜片,镜面般的地板倒映着堂皇的水晶吊灯,华美的长袍,一抹鲜艳的红唇绰约着,好似一个遥远的梦境。
  鹿:“尊敬的皇后,人是不能够做时光倒流的事,如果上天看到会降下闪电惩罚。而我,我必须要站立着接受,吟诵着忏悔的诗歌。”
  皇后高高的额上,细细的皱纹如鱼尾依附,疲态的眼睛仍有威仪,她不在意鹿先森哀求的语气,继续说道:
  “可你并不是啊,人类。”她停顿下来,这时鹿先生体内流过冰凉的血液。她继续接着说:“人类里的一些人不过是一些低贱的奴仆。你将你当成是我亲爱的朋友,这样你就能远离了那卑微的庶民身份。我不会勉强你的,可怜的朋友,随你的心意离开或留在这里。可是,一旦踏出了这座宫殿,天下都会知晓你的秘密,到时候我恐怕是不能护佑你在华裳下了。”皇后放缓了语气说道。
  鹿先森的手止不住颤抖了起来,眼镜碎裂成了两半,他这样惊惶的眼睛,一湖蓄满了水光的眼睛。
  “如果,如果非要这样,这样的话。那么我愿意接受上天的惩罚。请求您将秘密永远保留在心底,我会给您所想要的一切。但有一条件是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了这件事,我不能再给我的家族带来灾厄。”话落,鹿先森有些绝望,有些哀怜看着王后。
  皇后许诺:“我会永远留存这个秘密。”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嗬。他在心里说道。怀着这样的心情一个人离开了这偌大的皇宫时,走时唱着悠悠的歌谣:
  湖边的少女哟
  甜美的笑容 打翻了蜜罐
  从前现在未来 一粒摇摇的红浆果
  悬挂在树梢
  并将掉落诱惑着行远方的流浪者
  这有饮水的野鹿
  枪眼曾溺爱过他的鹿角
  如今饮下这荡漾的光影
  小憩意乱念起
  鹿要采食的姿态是闭眼
  坠坠的圆润 清甜
  反复须臾此生


  一个月后,皇后大病一场,病起的的时候肌骨全变化了,传言皇后变得很丑国王自此变得没有心力再理国事。有人看到王宫突然出现了一位美人,有着如仙女的美貌,肌肤如沐牛奶般光滑,双眸如点缀了星星般明亮,饱满的唇花瓣般娇嫩,国王日夜与她沉溺。不久,人们就传说皇后是因生国王的气,咳血而亡,而那一位美人成为了新皇后。大臣们对国王用度奢侈,不理民事日渐不满,如今新娶佳人激起了更多人的不满。这个国王持霸专横,从各地的金银不计其数,还多次将国库扣空到私帐上,几次出兵到其他国家掠夺财富,邻国早已对他卑劣的行径怀恨在心。民怨升起,可是谁也不敢进谏忠言,因君王暴虐无道,许多良臣谏言后都死在快刀下。渐渐地坊间的口传流行国家的上下,到了国王的耳朵里,那首街巷里的稚童口中人人都会唱的歌谣:
  新娘的花衣真美丽
  母亲的手儿不停织
  捕星星 捉月亮
  取东方大鹏羽丝
  新娘的嫁衣真稀奇
  母亲的手儿不停息
  只为亮闪闪的新衣
  待到长街盛宴欢时
  母亲的泪儿何要流
  新娘的嫁衣
  十里穷铺 千里河枯 征夫远不归
  我的母亲裁衣痛心肝
  就让麦田丢失了鸟雀
  马厩空荒了骐骥
  我们来庆祝这盛大的节日
  拥戴王朝的荣耀 王朝的荣耀

  国王倒也十分聪慧,立即明白过来这是对他的讽刺,面对满城的暗地指责他面红愤怒,这时一名时常玩弄权计的大臣附耳建议国王将造谣的人统统都抓起来,再将一些人杀掉,以示威严。国王听从了这位大臣的谗言,可是没过几天大肆的抓捕引发了人民的暴动,国王最后在宫殿中被弑杀。
  一个新的国家就要建立,绞刑台上人们看到了那一位“新皇后”。皇后貌若天仙,她衣衫凌乱地俯首在地,不断哭着诉辩她是曾经的皇后时,绞刑台下传来了阵阵哄笑:“这女人疯了,她不可能是我们那个曾经爱戴过的皇后,出身穷苦人的皇后!我们没有皇后!没有皇后!没有皇后......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声高呼:'将这妖孽的女人烧死,结束我们的黑暗,结束黑暗,结束黑暗!”
  “烧死她,烧死她......”
  浪潮一声高过一声,愤怒的人们举着火把,大桶的松节油浇在了皇后的身上,恶魔般跳动的火苗吞噬一切,一袭红裳化作一抹历史叹息的青烟。
  故事说道这里,鹿先森喝了一口茶:"而可惜的是那一位皇后,便真的是曾经的皇后啊。我答应了她的要求,改变了她的容貌,重新以绝美的容貌出现在国王面前。”
  亚伊:“那么鹿先森现在你还会伤心吗?你的语气告诉我你好像曾经那么喜欢过,喜欢过那个少女,她好似就是皇后......”她不确定地看着鹿先森。
  他摇摇头,脸庞在热腾腾的蒸汽中看不清表情。
  这时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道:“还有一刻钟就能提取最好到的香氛了。”
  他走向热腾腾的锅炉,一边搅拌着,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美貌有时候啊是一种手段,内在的善良才是是生活的目的,小亚伊不必惊讶我的话,你再长大一些就又能理解一些了。”
  他又继续说道:“萃取是舍取。当对追求一些特别的事物过于痴迷,不顾内心的困惑,就容易浑浊,精华和糟粕在一起难以分辨。这也算是我最终从炼化中得到的真谛。”
  亚伊凝视着鹿先森的身影,仿佛看了一个时光微缩的胶卷的胶卷,西边的太阳就要落下,伊甸森林的路在太阳收敛最后一点光芒时就要显现,她不舍地告别了这个温馨的小屋。
  临走时,鹿先森送给了她一瓶精致的香氛,鹿先森目送着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垂天的夜幕中。这时鹿先森转身走进屋里,拿起了书架上那一副破碎的眼镜,叹息了一口气,将它投入了热烈的红炉中。他又走向了壁橱脱下衣服,镜子中,裸露的肌肤上全是狰狞的伤痕,他永久地记得这是在天雷中遭劫难后留下的,永远忘不掉了。他穿上了鹿皮大衣,抬头看了天边低矮的星子,化作敏捷的灵鹿跟随亚伊走过的路,奔跑入伊甸森林的深处。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08 12:34:12
  晚上的时候,亚伊打开一本记录着伊甸森林里的动物笔记时,读到一个章节,她恍然醒悟过来。那一段笔记写道:
  在伊甸森林里生活着一种灵长动物,涿鹿。它们喜欢生活在森林里有活泉的地方,通晓人性。在年幼时,有强烈的好奇心,喜欢伪装成人类的模样到人类的生活中玩耍。
  他们对人类十分友好,有一天一只涿鹿救了一个在伊甸森林受伤的老人,用唾液医治好了他的伤口。结果老人马上就能行动自如,回到家中他发现新长出来的肉平滑粉红,没有一丝褶皱,心中暗喜。第二天他又佯装受伤出现在同样的地方,等到那只鹿的出现,欺骗它说自己的伤口又复发了。鹿疑惑,靠近,被捕,才明白是圈套。第三天老人将此鹿拿到集市贩卖,并且讲诉了自己的遭遇,周围的人一听便哈哈大笑,根本没有相信老人的话。
  傍晚了,老人没能将鹿卖出一个好价钱,歹心遂起,他走向了笼子里的囚鹿说道:“鹿啊鹿,请你再一次施展你的魔法,我会放你自由。”鹿这次没有相信他的话,无论老人怎样的哄骗,它始终是一头普通的鹿,周围的人嘲笑声比上一次更大了。老人羞怒难当,一刀下去要了涿鹿的命,改在市集卖鹿肉。卖出所有的鹿肉,他只得到了一枚金币。
  第二天,许多人持着重金来找老人购买鹿肉。因为大家发现老人当天在集市上并非吹嘘,重病者食鹿肉,竟然痊愈如初,年老者食,减龄二十有几,容貌风发。老人就指引猎人来到发现涿鹿的地方,可是普通的方法并不能捕捉到。渐渐地人们琢磨透了涿鹿胆小而又好奇的习性。猎人们就用美丽的少女来诱捕它们。当涿鹿看到美丽的少女时会忍不住靠近,然后又远远跑开,再一次靠得更近,就这样一点点靠近少女,然后被捕捉。涿鹿之所以那么容易被少女诱惑,是因为少女身上有同类的气息,那些好奇年幼的涿鹿们还没有幻化成人形的能力,就以脆弱的原身想要一探究竟。渐渐地在人类生活的地方,涿鹿就少了,直至绝径,唯有伊甸森林里还隐居着一些,它们不喜欢群体聚居,时常散住在静谧幽闭的地方。
  读完这一章节,亚伊有些困了,就拿出鹿先森送的香氛。在皎洁的月光下,它有着迷醉的颜色,似流动的金子,而恰有一滴晶莹的泪滴,好似一颗沉溺在金色海洋里的星星。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3-08 15:01:37
  嗯嗯,这章节独立出来了呵呵小小妖有魔力!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3-09 09:00:38
  @城堡里的小小妖 推荐[xyc: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