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纯文,较难看)圈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8 20:06:53 点击:64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圈

  “那死人的手,动了动,向他背后伸来——”
  这一次,他终于回了头看了看。身后什么也没有。
  回什么头?

  他继续低头写。可没写多久,他又觉得有手伸过来。
  没有,也不可能有。他坚定地告诉自己,不要被自己编出来的东西吓住了。他又要写,可他发现他的思路被打断了,脑子里还有点混乱。

  怎么回事?难道是鬼作怪?这念头一闪,他立刻自责自问:怎么?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潜意识里我还真的认为有鬼?会有一只手伸过来?可是——
  手呢?手呢?他好象被激怒了,和人争辩似的不屑地叫道,而且居然叫出声来了,而且为了证明什么,他睁着眼,转着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竹棚审视了两圈。
  竹棚里只有他的影子,一张草席,两个行李包,一堆书籍稿件。
  他自嘲一下,笑着摇了摇头,就着烛火,他点燃一根烟,慢慢地吸着,他想让自己平静一点,清醒一点。

  这时他看见了几缕月光,穿过竹棚缝隙射在棚子里。往常他只觉得月光与‘诗情画意’有联系。而此刻他自己都不明白地与手联系起来了。——‘那鬼的手,瘦长瘦长的,白森森,阴森森。’小说里,他经常这样写道。这下恍惚中他莫名其妙地走进了他的小说,尤其是当他发现有几条月光伸到他脚上时,他竟然移了移脚。

  我并不是怕那真的是死人的手,而是仅仅觉得不让月光搭在脚上好些。他辩解着安慰着。
  好热。他忽然转移了一下思想方向。
  我这是要逃避什么?他又敏感地自问。不是!真的很热!这是酷热的盛夏啊!他回答道。这样一想,他果真觉得很热,身上的汗象是溥溥的一层沥青粒粒地在溶化着。
  到外面走走吧。他提议。
  是不是因胆怯而走?
  神经病!他暗骂自己一声,出了棚子。

  棚外也没有风。他看见连绵起伏的丘陵树林灌木模模糊糊的没有了层次,全都湮没在夜色里,象是一座巨大的城堡历经火灾后,变成了乌黑的残垣断壁,一些树冠树枝象是被烧焦的人头、扭曲挣扎的四肢。并不远的地方,隐约中有点点白的东西,他知道那是坟场里破败的花圈。

  白天的色彩,白天的声音哪里去了?他抬头望了望天空,一轮孤月无动于衷地吊着,星星默默无语。
  此景往常总能勾起他丰富的想象力。可现在他的想象力仿佛被窒息死了。窒息死了的还有山中所有的生灵,包括那风。并且它们的尸首都消失在冥冥夜色中,连临死前极其微弱的呻吟叹息声都消失了。周围出奇的寂静,静得叫人不由得会想起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掐住了所有生命的喉咙,另一只手合上了它们恐惧的眼。

  他周围开始弥漫着恐怖神秘的气氛,这气氛象烟与雾慢慢地向他靠近聚拢……
  他收住了脚步,也不再若无其事了。他仿佛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头。他小心翼翼地站着一动不动,好象他正平衡在峭壁的残枝上,连该怎样呼吸好象也要思索一下。
  谨慎地回头望了望几十米外的竹棚,那烛光——磷火。对了,天气如此炎热正是磷火起时。磷火究竟是物质还是灵魂?难道它能穿透涂了油漆的棺木冰冷的泥土?它飘呀飘,飘到谁的身上?磷火是鬼火?是冤魂死不瞑目的眼,闪着怨恨的怒火?

  他望了望那黑压压的坟场。坟场里的白东西象是在晃动,还有许多奇形怪状黑乎乎的东西在爬来爬去。他条件反射般想起了许多关于死人、鬼怪的事……
  他记得最清楚的是童年时,外婆吓唬不听话的他讲的事。自他听后,他一直都怕独处与黑夜,总喜欢挤在白天的人群里,直到长大后他对外婆所讲的不相信时,他才为补尝似的开始喜欢黑夜里一个人思考问题。

  外婆说——在昏暗的油灯下,驼着背的外婆,皱着干荔枝皮的脸,一双油炸过似的手柱着拐杖,沙哑着声音讲着,他眼前也就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镜头。同时,他也惊骇地发现,被灯光投射在墙壁上的外婆的黑影是那么的巨大,仿佛自己一辈子也走不出,而外婆所说的那双掐死外公的手——外婆说为了救外公,她曾不顾一切推过那双手。

  那双手啊,外婆说到这,她自己的一只手便会护住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地四周望了望,然后才压低声继续说着她的亲身经历。

  外婆死时,两眼瞪着,嘴张着,脖子上留着手抓的痕迹。


  待续,,,
作者 :蓝蝶魅影 时间:2016-03-09 08:49:55
  看最后那一段 ……吓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3-09 15:29:30
  (发呆)这么能写啊!!!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6-03-09 16:33:09  评论

    @南海寻梦 啊,这些敲键小事,不足挂齿,,这些我都不看重,,我的重点在别处,,弄好了,给你看,,,
  • 南海寻梦

    举报  2016-03-09 19:09:53  评论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好,到时艾特我一下吧。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9 21:51:56
  外婆死时,两眼瞪着,嘴张着,脖子上留着手抓的痕迹。
  此刻,他下意识地把手也放在脖子上,难道还真有鬼?
  没有!他发狠地说道。猛吸一口烟,烟头上的火光一闪,黑夜里分外显眼。他觉得有点不安,夹在手指上的烟,好长时间一动不动。抽烟真的不好吗?有害健康?人们说的肯定有它的道理。

  想到这,他弯下腰,把烟头放在脚底下踩灭。然后四周望了望,当他看见那因烛光而抢眼的竹棚时,忽地想道:竹棚?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白天并没看见有竹子呀?为什么不就地用木头搭?难道这是鬼之所为,用以诱惑迷途的人,比如我。
  在此之前,我呆在都市的人群里,和朋友们喝喝酒聊聊天逛逛街,本是多么自在幸福啊。可自己偏偏厌烦这些,甚至爱人的耳语有时也嫌。费了多大的劲,才找到这个地方。想来时自己还抱怨这里没有风一吹,漆黑斑驳的门就吱呀吱呀响的古庙,以及形若鬼怪好象藏着鬼的枯老的树。——这怎么能达到身临其境以便捏造出一部栩栩如生令人黑夜里不敢单独看、将产生轰动效应甚至吓死人的鬼小说呢?

  可现在?——也许鬼以为我热衷于进入鬼的世界,所以才会不厌其烦地写鬼的事,或是我无意间触动了鬼的机密,它们害怕我继续泄露它们的秘密,所以有鬼来附身,引诱我来到这个阴森森属于鬼的世界。
  真的有鬼魂附在我身上吗?他打量了一下自己,可它在哪?在哪?他目光怔怔地盯住了自己的影子。影子阴暗暗的,象是刚刚从死人身上分开的魂魄,还带着人的轮廓。这阴魂仿佛要顺着与大地相连的涌泉穴进入他的体内。

  不知为什么,想到这时,他挪了挪脚。那阴魂也跟着挪了挪脚。他紧走几步,那阴魂还是附了过来,甚至还带有一股股冷冷的寒气。
  与之相反,这个时候,他觉得喉咙里热粘粘的,他感到有点渴。可那饮料在竹棚里。望着那似乎隐藏着危机,总有手伸过来的竹棚,他舔了舔嘴唇,四处张望了一下,他好希望好希望能发现一个打猎的人。
  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一时间,他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呼吸也粗重了,汗淌了下来。——没有任何人。

  他一双眼渴望地搜索着,甚至竖起耳朵捕捉那属于人间的声音。要是有那种平常他讨厌的声音——马达声、喇叭声、吆喝声、婴儿的哭泣声、锅铲刮着铁锅的刺耳声、甚至吵骂声……该是多么的激动人心啊。
  来点声音吧,来点吧,哪怕是病人的呻吟声,此刻于他也是坚固的盾啊。
  在他如此亟盼中,不料真有声音遥遥地传来。他简直有点欣喜地侧耳细听。那声音似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听清对方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立刻,他的头“轰”的一下,魂飞魄散!浑身冷冰冰的!

  他立刻想起了小时候在山村时听人们说的,山上有种状如狗却可以象人一样站起来的东西。它不吃人,但它比吃人的豺狼还要可怕。它会在新墓上打洞挖尸体,把刚死的人的头拧下来,挟在腋下,晚上就在山上游荡,碰到人它就学着人站起来,发出一种声音,这种声音谁听了都好象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这个时候,人千万不要应声,你一应,它就举起那个死人的头砸向你,只要砸到你便是嘴对嘴鼻对鼻的。这样你就非死不可。你一死,另一个无头的人就可以托生了。如果侥幸没砸中你,你就要捡起那头砸它。它一死,你以后就会大富大贵了。虽是这样,但谁也不想碰到这样富贵的机会。

  对此,自己一直是将信将疑,不过他确实看见许多坟墓上都有洞。没想到今天真的碰到这种东西。千万不要回应,不要回应!想着时,他意外机智地弯腰蹲下来,用手哆哆嗦嗦地摸索到一块小石子。他紧紧抓住,象是一切都指望在这小小的石子上了。
  这小小石子也真有神力似的,那喊自己的声音倏忽没了。空荡荡的荒野,又复归于寂静,仿佛那声音从来就没有过。
  “难道是我的幻觉?”他浑身汗涔涔,整个人虚脱似的,象是大病一场。虽然如此,他还是心有余悸地紧紧抓紧那石子,蹲在那里一动不动,那双眼虎视眈眈地检查了一遍四周后,便死死盯着那竹棚,心想:空穴来风,空屋来鬼。

  此刻不知里面有多少厉鬼恶魔!我已三个晚上占在那里,让它们流离失所了。今夜它们不会原谅我了。就这样吧,我再也不去冒犯它们了,如果它们依然不放过我,那也是在劫难逃。只要熬到天明……

  想着想着,他渐渐地平静下来了。有那么一会,他突然还为刚才自己的愚蠢行为感到可笑,以至于他简直有勇气站起来了,也许最终他还会作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决定——走进竹棚!但转念一想,算了吧,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还是熬几个小时吧。
  于是,他慢慢地坐了下来,左右看了一下,又扭头望了望身后。
  身后的景物都是静静的。想这群山不知如此经历了多少年,而依然盘卧于天地之间,以一双冷冷的眼,对人尘,对世界无动于衷。可就是这无动于衷,却让世人无法揣度它沉默的力量,意志的旷久。在它面前,任何叱咤风云的个体,无不显得那么渺小。

  如此一想,他愈发思念人群都市了。只有在那种环境下,才觉得人力之伟大,才觉得群体可以和自然一比高低。如果现在,身边有个人,哪怕是弱不禁风的老妪,也能给自己用之不尽的勇气啊。
  然而,没有人,没有任何声音,就象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人们绝望的呐喊已过,全浸入无言无奈的悲恸之中,连恐怖的神经也疲劳得昏昏欲睡。

  睡吧,睡吧,睡梦里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不,我不能睡。我要坚持睁着我的眼。
  还是睡吧,睡吧,梦里也不必恐惧,生死由命。
  不,不,我要坚持……
  等他隐约听到‘噼哩啪啦’之声,睁开惺松的睡眼时,他目瞪口呆——那竹棚竟是火光冲天!
  “我的书稿。”他起身就想跑进去,但紧随这念头之后,他意外机警地判断:这是鬼的阴谋!它们见我不进棚子睡觉,便放火烧棚子,好让我抢救文稿而置我于死地,好阴毒啊!他暗自庆幸他及时识破了鬼把戏!

  棚子的火越烧越旺,火势张牙舞爪魔鬼一样,象是腾空而起,又象是要扑过来。早已风干的竹子熊熊燃烧发出不绝的噼啪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的刺耳,仿如鬼在耳边鼓噪。
  他呆呆地坐在地上,所有感觉都丧失了似的,象是进入了幽冥状态,任眼前的火势肆无忌惮地烧着,远远望去他就象一截黑色的墓碑……

  完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3-14 10:03:05
  不看鬼也看完了,看完了就觉得心中有鬼,只是碎碎念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