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时武汉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6-05-25 02:11:21 点击:72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月色正浓,夜半无声,正是可以尽情抒情的好时段。微博里,删除了留言,有份失落,在暗地里流放。越来越不喜欢用手机打字,记事本里长久都空空如也。殇怀在月色下摇摆,裹着被子听风扇唱歌。特意关了房间里的灯,除了键盘的光,眼前的黑不是黑。持续更新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按部就班得好像六十岁的秋天,迟钝的等死,枯叶飘散,随风逐流。那个午后,小雨,一份简餐,一杯咖啡,你在雨中执伞,身后的一切虚幻,唯有你明媚的光刺痛了我的眼,眼泪刷啦啦的流。倒不是有多大的感伤与委屈,只是多了那一眼,便是永生。长久的沉默总是在纷扰过后,耳机里的歌,依旧单曲循环了好久。气息里的五月栖息着我的倔强,从一场流放到另一场流浪。喜欢美式的苦,到后来却还是爱上了拿铁,一杯子的离愁,一辈子的思愁。
  依赖黑夜的真实,反正什么也看不见,听着键盘的声音,犹豫,删除,回车,确定。思维乱了,也以深了。透过三分之一的角,看窗外弥漫的星光,黑夜持续的浓愁,是夜还人心。不能说没有丝毫的收获,经历过一些离别,方才知人情的可贵。看了一部关于守候与相信的电影,在梦里迟迟不肯醒来,之余那残留下的碎片,打破了时间的记忆,跨越到眼前,真实到心痛,但你知道,都不曾有片刻的后悔,只因余情未了。咖啡过半,对面的桌子,换了一群朝气蓬勃的孩子,那笑脸与笑声,是那个下午,最明艳动人的画,细腻,温暖人心。只有在这样的夜色里,才能听到一些期许已久的声音,乱了的步伐与节奏,除了文字,还有什么可以抚平。和自己对话,在镜子的反射里找一个孩子,投射的影子,有时候年轻,有时候苍老,眉宇间的忧愁,千百次来回,夜深,就都回来了。开始生病,不大不小的感冒,持续的胃痛,半个冰冻的西瓜,和吐了一地的酸水。通讯录的保存键里,有好多看似熟悉的号码和人名,在那一刻,你忽然不知道打给谁,小雨,下午四点的风里,你还是那个你,周边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你迟迟不肯落泪。
  这是好多个日子后,依旧还在的下午,相比七百多个日子以前,你与这个城市,多了一份熟悉后陌生,其余一无所有。游走,是停留在这个城市最好的借口,而借口,用了好久好久。图书馆的老地方,开始有了陌生人的介入,从一开始,那就只是一个地方,是你默认了老,一种微乎其微的天荒地老。探索,是对未知的向往,三个镇的游走,只为寻找一份初心,好多人不在了,好多书看忘了,好多时间就没了。忍不住在长长的台阶上拍下了那个姑娘,她没有抬头,我稍稍有了片刻的停留。我知道像一个人,一个在台阶上逐字逐字阅读的姑娘,那个姑娘,流浪在远方。
  记录是一场忘我的自说自话,听不懂没关系,无声的独白就好。新搬来的邻居总是半夜吵,好像周遭的一切与他们无关,无论白天黑夜。想想还是打开木凡,声音在动,心灵也在动。好久没有更新的天涯,些许日子前,有朋友私信我为什么不更新了,不写了,生活怎么样了,工作还忙。其实就是这样就好,有人记得,有人想念,有人离开,也有人随遇而安。写了一段观后感,朋友们留言给予了很多的鼓励,我知道其实还不够好,还想努力一点,不会累的那一点。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5-25 07:17:30
  我想努力一点,不会累的那一点,就这样默默地尽善尽美,只为成为更好的自己,写的真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虚实先生 时间:2016-06-02 16:42:52
  好久不见!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6-08-06 10:15:10
  午后的阳光,灼热得让人心里发躁。拐角的红墙下,楼梯口的西餐厅人烟稀少。温热的微风拂过脸颊,入目,那一片白云在走动。
  忘了有多久,没有像此刻这样静静的听一首歌,看一看天,瞭望一场相聚与分离。这是一段异常忙碌的盛夏,没有回忆,没有想家,没有飘扬过海的思念,也没有日夜兼程的追梦。空气里的温度在一路上升,知鸟的鸣叫在耳语,湿透了的T恤和桃红的脸,风叶飘动,心似迷茫。连日的奔波在街角与小巷,路过的音响店,打伞的老大爷,和藤椅上乘凉的那个阿婆,一切都好熟悉,一切又都那么的陌生。我看到左耳的发丝在飞扬,我看到红墙下的拥抱。磨破了的脚后跟伤口还在,棉白的布鞋前后都开始泛黑,广场上还有孩子在拿着风筝奔跑,我打了十三通无人接听的电话,区域大多都是远方。那栋楼房的阳台上,被子在风里飘扬,好壮观也好温暖,陌生的城市,陌生到有家不想回家。听着的是这种耳熟能详的歌,拍子轻快,却触动了你的眼你的心,续满的眼眶,浸染得你莫名的哀伤,仿佛小小鸟。
  就那样静静的在地下通道里坐了好久,看陌生的路人,听断断续续的对白,我看着那些他们匆匆路过,他们看我蹲在墙角的落魄,忧伤的情绪总是频繁如梭,静静的才知道原来什么都不想说。犯困的眼角开始一张一合,疲惫的状态始终不曾退缩。文字里的阐述越来越庸俗,连抒发的情感都显得过于假设,谈吐之间已分不清你我。这些时日以来的压抑好像无从诉说,按部就班的重复着往日的来回,没有惊喜,也没有那场等待。悲伤的情绪总是来得那么汹涌,漫长的大雨过后,一切照旧如初。那个谁谁谁家的女儿要结婚了,那个谁谁谁的表妹嫁了富二代,诸如此类的良言听了又听,我在心里打滚,这世界总是这么市侩。再次见到你时,我在滂沱大雨里没有打伞,你从我身旁擦肩,和当初约定的一样只是路人。我频繁的调整各种生活习惯和喝了很多年的绿茶,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味道和新鲜的触感,却发现了少一种清香,它始终无法替代。这盛夏的烈日晒透了我的皮肤,我在四十℃的高温下找家,路经的那个巷子,铺子里的那首歌,唱的“越长大越孤单”。楼梯口的拐角里坐了很多人的人,疲惫的状态和这炎炎夏日流下的汗,影子投射在台阶的中间段,身影被日光拉得好长。那两个女孩好年轻,嘴里的的那个很会做饭的男孩好像很幸福。路过的生命里我们从不曾相识,再次遇见已是遥遥无期。设置了手机按键的声音,手指在跳舞,手机在伴奏。有那么一瞬间看着他们我真的忘了一些东西,到好像就只是那么一瞬间,就只是那么一些东西,不多,只是足够承载这个午后的悲伤。那天我说很好,其实是真的,不是敷衍的回避,不是遗忘的洒脱,像一个人,找到一处港湾,可以安放灵魂,也可以深夜回家。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8-08 16:35:38
  有很深的萧萧风格,,欣赏,,,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6-09-02 07:01:13
  入夜,风只微凉,并不沁人心。抬头明月,黑夜低调不显张扬。路过的铺子,纷纷阶已打烊,街边的小摊,行人稀疏,三三两两,已是凌晨的钟声鸣响。走过的路,来来去去已好多回,月光在上头,灯光在下头,身影其中,拉长,剪不断的离愁,明月照不进心里的殇。收到你的消息,内心着实荒凉,想想那些日子,坚强如何把你笼罩。城市的上空,连知了都睡了。怀疑过的人事,至今还不明朗,仿佛否定了自己,失落就会无意无疑,只是你不懂,唯你曾是一次唯一。房间的灯亮了,疯子的对白结束了,呼吸放慢了步伐,夜已深。流了多少的汗水,才让浮躁的心,慢了那么一点,时光毫不夸张的已最慢的速度流逝,我问自己,你还好吗?
  最长的状态,就是睡醒以后发呆,狭小的空间,刚好可以看到那束日光。那时候的样子,大多都已记不太清,只是你,还不曾走来。镜子里的那个她,眼角深邃,面容苍白,左额的发,青丝中点点白,笑容可掬,毫无生气。橘黄色的光夜夜在闪,昏暗,不曾有些许温暖。文件夹里的日期记录还是在上个月,那天大雨,我躲在被子里哭,原因已是不详。总有一些时刻,我处于极度的悲观状态,看到的人,听过的话,吃过的牛肉粉,还有喝过的绿茶,都有让我落泪的冲动。拍拍脸上的尘土,眼神始终还蒙着灰,我在象牙塔里,走不出来。好多人离开,我悄然不知,好多的好久以后,才缓慢明白,学会感恩,即使露水,珍惜守候,即使离散。被黑夜笼罩的心,已好久不见阳光,我是属于黑夜的魔鬼,在温室里抹杀希望。离别终日在演,道不尽的相思,换了场景,我们早已都不在是主角。小路两旁的路,还是如初,那天的图书馆,人满为患,我看着书本里他们的故事,各自黯然伤神,真真都是追忆那来不及还有如果的遗憾。那个夜晚,我突然觉得时间很长,躺在被汗水和爆热侵袭的小屋里春伤悲秋,身上的睡衣可以拎出水来,额头的汗是一拨又一拨,对着镜子忽然就大笑起来,且笑得皎洁而随意。那份莫名的畅快感,不知来自何处,因着什么缘由,就只在那样的一瞬间,觉得也不过如此,还能坏到哪去呢?
  由年到月,由月再到时,如此反复,总是无常。何以不让镜子里的另一端在清晰一些,哪怕短暂光辉。晨曦,日落,如此来回,竟也这般让人动容,甚觉生命之所初,实乃不易也。忍不住的回头,过往的好多已经消散,人世无常,愿初心还在。这个城市,在某一天的某一场暴雨过后,急速降温,秋天突然而至,没有任何防备。早起经过的那个路口,秋风扫落叶,丝丝寒冷,渗透进皮肤,天空显得阴沉。好快,总觉得还来不及细细撺掇,一年又是大半。心里有一股殇,不知来自何方,沉沉的压,已是好久。他还是和最初希望的不一样,我尽力表现得若无其事,是否要坚持,是否就是他。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9-02 16:34:32
  继续学习,,,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6-09-02 22:46:13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6楼 2016-09-02 16:34:00

  继续学习,,,
  —————————————————
  老师好,是我应该继续学习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6-09-07 17:44:57
  总是会在无尽的忧愁的里走不出来,像个迷途的羔羊。这是一种颓废的情绪,最近时常在我的脑子里蔓延打转,我曾试图宣泄挥洒,但结果都不甚另我满意。武汉的秋天慢慢接近了,早起的时候,会感觉微凉。还是两点一线的在家和图书馆之间来回,不厌烦,反而无比的喜欢。空闲的时间多了,人总容易浑浑噩噩不知方向,订了每天坚持早起的作息,坚持了小半个月,感觉还不错。无穷无尽的墨守成规之后,心里开始泛滥,总觉得有一种格局,需要我去适时的打破,我在探索,那条路,到底是对还不对。
  一年过半,有些恐慌在心里作祟,我害怕的东西,仿佛即将就要面对,时常就忽然不知道下一刻是绝望还是希望,潜意识里琢磨,时光好可怕。大段大段的文字我开始不习惯手写,日记本里的蓝色字体已然不复昨日那般清晰明了。习惯了某一种东西的存在以后,忽视开始变得谨小慎微,害怕忘记的刻意不会忘记,想要忘记的也一直不曾忘记。图书馆的空调温度开始变得很低,黑色的T恤不在汗流浃背,新的杯子上有我喜欢的泰迪熊,前方的风景还是和两年前一样。稍稍低沉的时候,总能写很多的文字,手指在键盘上轻快的飞舞,红楼的思绪还在心里张扬,多愁的心还没有找到方向。一年又是毫无生气可讲,疲惫还是说来就来不曾让你失望。难熬的高温渐渐过去,小屋的温度秋风渐凉,晒了的被子夜里有了阳光的味道,眼泪浸透,换了眼前的方向。靠墙的一角小猪越来越胖,钢蹦在里面叮当作响。书本里夹着一张布达拉宫的明信片,好多个黑夜我拿在手里告诉自己要坚强,好多问题开始接踵而至,曾经逃避过的或者如今全新的,我开始问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
  断了的联系我不曾提起,有时候寂寞更能诠释我想说的话。公司的人员名单里,熟悉的人越来越少,陌生的他们开始越来越多,庆幸还有一些朋友陪我走到最后,不散的宴席好像还很遥远。那天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特别快乐,眼角的皱纹深陷,却依旧含笑,这个城市的上空我熟悉却又陌生,千百次的抬头千百次的回眸,夕阳下的那栋高楼云起,蓝天是明亮的背景。我就如此坐在图书馆的老地方看相同的方向,杯子里的咖啡已是第二杯,温热。早起坐在我旁边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我还在相同的地方,低头,手机里手机,左间披散的咖啡色发丝里有些许白色的银丝,五点钟的光景,窗外的明媚好不耀眼,想着这些时日的光景,内心甚觉荒凉,试图做出的一些改变,成效丝毫不见,我知道坚持是必要的,也知道坚持很难。走火似的迷恋着心里的林黛玉,填补不出的忧愁,伤感总在。这些埋葬在红楼里的泪水,甚至在某一段时间夜夜梦回,月色里都能看到萧条的身影,窗口的光见证了无数个黑夜悲伤逆流,奈何才疏,写不进这满心的愁绪离殇,只在心里翻滚。何尝不想这场多心远离,霓虹闪烁,乱了心房。
  尤记得那天的黄昏,青石路旁点点红花,广场的喷水池里五光十色,你的身影其中,我在你身后三米的方向,看着你的背影发呆,那时候人潮拥挤,广场舞肆意,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你突然回头,催促我走进,伸出左手快速握住我的右手,说人多别走丢了。那一瞬间我有片刻的恍神,好像那场牵手是好多年以后。后来,月光里的身影成双,路灯下执伞,大雨,我和我们。
作者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9-18 22:33:06
  左手握右手,多么熟悉的味道啊,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6-12-07 14:38:4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追寻一些东西,那些曾经或者当初于我而言,或深刻,或伤痛的时光。这样的初冬,适合怀旧,过去的,还有那些无法追回的过往。想来已是很久,没有过这样近乎安静的梳理,浮躁的时光,压抑了太久的遗忘,耳机里是钢琴版的初雪,那是很多年前初听广播的习惯。不知道是因为年纪,还是因为经历,我开始把时光看得很重,一年,一个月,或者只是一天。
  开始和曾期望的模样越来越远,不在真诚,不在阳光,开始污浊,丢了纯真。只是一场看似简单的选择,我迷失在了回程的路上。遥记得那场疼痛,仿佛地狱般的历练,全身的冷汗,浇熄了残存得温度。那是一场无端开始的错误,打折我的翅膀,丢了梦。多少个午夜梦回的深夜,看着残留在眼角的泪,回不去的终究回不去。惊醒的凌晨,窗外的夜很黑,无尽的恐慌,是懦弱的坚强。那些残留过往的苦楚,没有随着疼痛风化剥蚀,始终还在,斗转星移的提醒,错误的开始,未老的红颜。街道的灯亮了,人群热闹,一个人的对白,属于一个人的无奈。这是很多个时日以后的某一个下午,广场的菊花依旧,思绪绵绸,一切照旧。
  文字的独白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一场梦,在突然的某一天,梦醒了,然后又莫名的碎了,我木然的看着它破碎,沉静的走开,消失在路口。钢琴曲换了久石让,第一次听是多年以前,那时候梦想张扬,青春美好?好多人很久没有联系,手机里的问候仿佛是那些年,那时候我还很年轻,那时候我还是个干净的孩子,有梦,有笑,有青春无限的想象。时隔仿佛多年,镜子里的那张面孔终日郁郁寡欢,多了沧桑,少了轻狂。能想起的人越来越少,想相守的人渐渐走散。青春路茫,赤子之心,还有多少纯良。
  时间好快,好多覆水难收。一年,就这样落魄的收场,丢了自己,找不回的曾经。我没有等到我的那个盖世英雄意中人,有一天他会驾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曾期待过开头,却等不到那样的结局,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终究成了传说。忍别离,不忍却终究还是要别离。胭脂水粉,红楼一梦,尘世喧嚣,来不及等一场梦。泪眼朦胧,郎人终不是良人。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离开的不曾记得,留下的未曾铭记。终究有些路,不能任性妄为的去走,母亲的白发,父亲躬屈的背,鸿雁南飞,尘埃落定。
  你不会再来逐一逐字的看,曾经那些你铭记于心的独白,你不会再告诉我那些可以放下的过往和要追寻的明天,我看到路边枫树的叶子黄了,我看到逝去的青春和镜子里泛黄的脸。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