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倒霉的小秘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7 23:48:08 点击:52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吕刚那段时间,总是闷闷不乐的。

  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妻子被她们经理选中当秘书。经理说她活泼热情,知书达礼,温雅沉静,而吕刚则认为这是骗人的谎言,事实上,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妻子年青漂亮。

  妻子也太不争气了,偏偏喜欢干这工作。

  开始她是三餐饭没准时做,衣服拖两三天才洗,晚上星期天也常没影。
  他忍着心中的不满,告诫自己,不要太没男子汉的肚量了,容忍吧。而后来妻子竟会通宵达旦不回家!晚饭有时还要让他给她做好。
  记不清多少次了,他独自一人暗暗抽闷烟喝愁酒,瞧着别人夫妻一对对欢欢乐乐走商场逛公园,而自己却是如此孤单。满腔的无名业火有时不禁跃跃欲发,只是苦于并没发现妻子有不轨之为。
  实在忍不住时,他问妻子时,妻子总是有千真万确的缘因总是有理所当然的理由。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他想等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叫她明白明白做妻子的本分。

  这天傍晚,他又因妻子没回家做晚饭,便赌气地跑到饭馆。不料,炒了一碗肉丝面,却没放盐,问一句女老板,老板抢白道:“不吃拉倒。”
  吕刚气得恨不得抄刀砍人,但最终还是咬牙切齿默默地忍受了。出了店门,怒火却正旺。

  真真是气死人了!吕刚简直要发狂了。他目不斜视地独自一人往幽幽暗暗通往郊区的小路上走着,愤怒着,嘴里还喃喃地骂着妻子,并且用脚狠狠地踢着路上的石子,踢一粒,嘴上咒骂一句:“踢死你!踢死你!”

  突然,身旁出现了一个黑衣女人。她一见吕刚便惊讶地叫了一声:“咦,是你?”吕刚抬头一看,不认识,但那女的却是神情严肃地对他说:“你还是一个男人吗?你正穿着破鞋呀!你妻子当秘书是假,当经理的情人是真!我是你妻子的同事,我亲眼见到他们勾勾搭搭,你还愣着干什么?他们正在你床上寻欢作乐呢?你还不赶快回家看看,赶快……”

  吕刚再也听不进后面的话了,他的头都快乐四分五裂了!此时,他脑子里仅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家!

  当他匆匆地还没赶到家门口时,远远就看到妻子站在楼门口,正向骑在摩托车上的一个男人挥手再见。再看那人时,那人却是风驰电掣地消失在路的尽头了。

  天啊!果然!妻子竟会干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来!如果原先他是凭空瞎猜的话,如果刚才那女人的话他信八九分的话,那么现在她心里则是确凿无疑的铁的事实上,他已完全相信了妻子的不贞。

  这还了得?!当他怒气冲冲踏进家门后,二话没说,但把门“咣当”一声狠狠锁上,冷冷说到:“今天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妻子看见他的脸色不太对头,便慌得结结巴巴答道:“没……干什么?没……没看见吗?”

  妻子这一惊慌一说话,却把他最后一点理智也给击得粉碎!他还不等妻子反应过来,便恶狠狠地踢了过去一脚:“踢死你!”就象刚才路上踢石子一样,但用劲多了。

  这一脚不偏不倚正踢在妻身上。妻子又气又恨, “你怎么啦?”
  “我怎么啦?我疯了!你偷完男人,还问我‘没看见吗’?我是不是你丈夫?”说完,抓起妻子的长发用力一拉‘啪’一巴掌就打在她的脸上。立刻妻子粉白的脸上就起了五个血红的指印。

  “你?!一点理也不讲吗?”妻子满眼含泪!满脸委屈地哭道:“刚才我——”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3-08 10:28:26
  哈哈!继续!
作者 :碎月15 时间:2016-03-08 12:50:48
  继续!哈哈!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8 19:44:08
  “你?!一点理也不讲吗?”妻子满眼含泪!满脸委屈地哭道:“刚才我——”

  “你不用再解释了,我听够了!听烦了!”说着拳头又砸在妻子的身上了。

  从这以后,吕刚动不动就把妻子骂得狗血喷头,动不动就把妻子凌辱的无地自容。
  妻子几次开口要解释,但回报她的却是他的铁拳铁脚,更不用说妻子的反抗了。
  从此以后,妻子脸上再也没有笑容了,屋里面再也听不到她甜美的歌声了,每天每夜,她都是拖着挨打的疲惫的身体做饭,洗菜,擦地,洗衣服,抹桌子……她不再解释,不再反抗了,连眼泪也没有了。
  她的最大不满也只是用沉默,用忍受来表达了。只是她心里怎么也不明白,从前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无微不至的他哪里去了?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凶神恶煞就象魔鬼一样狰狞可怕整天整夜折磨自己的人吗?一前一后,天壤之别啊。

  于是她日渐消瘦日渐憔悴了。眼里还时时流露出一种麻木的悲哀,浓浓的忧郁之情总会笼罩着她的心灵,而愁眉再也没有舒展过,有时,她会呆呆地坐着恍恍悠悠地沉思着什么或是望着什么一动不动,直到吕刚的骂声把她吓醒!

  吕刚的脾气也越来越坏了。他死命地抽烟,死命地请朋友来家里喝酒打麻将,还告诫妻子好心招待;要不就是深更半夜在外面瞎赌瞎混,赢了,回家灌几口酒,醉了就又辱骂她。输了,则把她当作耙子泄恨,拳头脚踢,再把屋里值钱的东西卖了,还给人家。

  没多少天,隔壁邻居,一幢楼的人都知道了。人们一见到她便在其背后指指点点:“就是她,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害成这个样子了……”她听了,只是默默地低着头小心地避开他们,而他们更来劲了:“还不是看中了人家是经理,想当夫人,想成凤凰呢。”

  这一天,他又看见了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吃饭,在一起说笑。他受不了啦!自从自己动手打了妻子后,妻子在他面前总是半死不活的整天都是办丧事的脸,而现在和那男人(肯定是她们经理)却是笑得这么欢!哦,又过来一个男人。啊,她的男人还不止经理一个,还有许多许多。他们为了她争风吃醋,在谈判,在商量条件……

  当天晚上,妻子又没准点回家。他又打了她,是打的最狠最毒最惨的一次。

  打累了,打完了,他喝了几口酒,叼上烟又找牌友去了。

  等他回家时,发现属于妻子的东西都不见了。

  妻子木然却是铁石心肠地要离婚,他死活不肯。法院经调查判了离婚。
  他恼恨之余,醉了几回,但没流泪,为一个背叛自己的人流泪太不值得了,他想。

  又一个黄昏,当他经过枯萎的黄叶飘零的小巷走进只有他一个人的家时,感觉到屋里是如此的空荡,四面墙壁又是如此的冰冷。他不禁有点心酸起来,甚至伤心地流了泪。是不是自己对妻子太过份了?是不是自己懊悔了?世上不是有很多被评为模范的丈夫都穿着破鞋吗?他们是那样的自在,心安,理得,快乐,……而自己呢?

  他又走向那条通往郊区,久别半年的小路。秋风里,他的身体在竖起衣领的风衣里瑟瑟颤抖,时而凋零下来的枯叶掉在他头上,他身上,又被悲风刮走,卷走,卷走……

  突然,身旁出现了一个穿黑衣的女人。她一见到他,便惊讶地叫了一声:“咦,是你?”

  他抬头一看,正是原先那个好心的女人,刚想问他一句什么,却见这女人的神情立刻变作极严肃地对他说到:“你还是个男人吗?你正穿着破鞋呀。你妻子当秘书是假的,当经理的情人才是真的呢。我是你妻子的同事,我亲眼看见他们勾勾搭搭,搂在一起。你还愣着干什么?你还不赶快回家看看,你快点去看呀!”

  他再也听不进女人后面的话了,他整个人怔怔地愣住了,他吃吃地望着这女人。

  这时,一个中年胖女人走了过来,只顾拉着那黑衣女人的胳膊:“我们回去吧。”那女人听了,说道:“好呀,我当然要回去,回去捉奸,我要捉奸,你妻子不是好女人,她和经理不明不白,你还不回去捉,你快去呀,你去呀。”

  他就象在作梦一样,走了过去,望着胖女人问道:“她——”

  “她是我妹妹,大学毕业当了经理的秘书,因为工作需要,年青人又好玩,厂里又排练歌舞,她就忙得连家也顾不上了。刚结婚半年的丈夫听信了别人的谣言,把她离了。她受不了这个打击,患了精神病,每天都学着那些造谣的人的话对过路的人瞎说一通。你千万不要见怪啊。她是有神精病啊,命真苦啊,我的妹妹。”

  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