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重拳出击(九篇)

楼主:周星星00 时间:2015-11-08 06:25:54 点击:57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敲诈

  这件事情本该忘记,不想又浮上心头。有一阵子,我在家待业,因为喜欢画画,常在马路一侧写生。这是郊区的新修不久的马路,两边有不少树木花草,风景不错,是个写生的好地方。
  有一天,我目睹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位 老人横过马路,被一辆快速轿车撞倒,从车上下来一男子,把老人抱到路边,开车溜了。我很气愤,记下了车号,车型,并画下了开车男人的大概模样。我想,老人肯定需要这东西,万一有什么损伤或后遗症,也好找他赔偿。老人歇了一会儿,慢吞吞走了,既没找人报警,也没向我问什么,一晃一拐地走了。我挺纳闷:这老人是不是老糊涂,好象没事一样。
  再见这老人,大约两个月后,他有支小腿没有了,拄个拐仗,在一小店买烟。我问他认识我吗?他摇摇头。我提醒他两个月前马路上的事,他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走了。这大千世界,什么事都有,什么人都有,他都不在乎,我管他干嘛!正如哲人说的那样: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以后,我有了工作,在一私营公司做装潢设计师。收入还挺高的,但人很累,难得有休息。有一天,我在设计室内竟然睡着了。一阵猛烈敲击声把我弄醒了。一个男人站在我面前,我眯着眼睛,混头混脑问了句:有什么事?那男子咆哮道:收拾你的东西,卷铺盖滚蛋!原来这男子是连锁装潢公司的董事长。我认出他了,就是马路开车撞倒老人的那个男子。我想了想,必须与他较量一下,拿不下走人。
  于是,我调出手机内老人缺腿照片,又把那份有这男子形象的素描那一页抽出来。素描另一面有车型,颜色,车牌号。
  董事长看完后,问:“你什么意思?敲诈吗?我告诉你真相,那老头就是干敲诈这行的。他灵得很,他已经在我身上敲走了八万,第二次让我撞倒,算他倒霉,只是受点皮肉之苦。他断了腿,活该!鬼才知道什么原因呢?"
  哦,原来是这样,我这才明白老头那些奇怪表现。
  董事长又冒了句:“算咱俩有缘,好好在这里干吧,干好了,我升你职。”

  智者用脑

  “蛮者使力,智者用脑”,这是欧阳先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着容易,听着夸耀,真正在生活中用上,管用,才是真本事。欧阳今年四十多岁,对于这次要下岗准备不足,心里负担不小,毕竟上有老下有小,是家庭的顶梁柱,如果下了岗,家里收入顿时少了,没安静日子过了。
  事情缘由是这样的:欧阳象棋水平高,是大家都知道的。平时向他学棋的、问棋的、挑战的,甚至请他做裁判的都有。这天,还没下班,两个小工人向他讨教一局残棋。他简单说一下,俩小子听得不是很明白,拿出抽屉里的象棋摆好那副残局。谁知刚说两步,被来这里检查的厂长看到,猝不及防,按照规定要下岗。欧阳把错误全揽在自己身上,让俩小子开脱了。
  这倒不是欧阳讲什么义气,如果不全揽身上,开除那俩小子,家里还不炸锅了?他俩三十出头,成家时间不是很长,是家中经济来源,是顶梁柱,一下岗,不完蛋了。欧阳也好不到那里,唯一比他们强的就是下棋。
  尽管处理决定还没公布,人事部门熟人暗示他快想办法,只要厂长点个头,降低处理标准,不就逃过一关了吗?
  蛮者使力,智者用脑。用什么计策解此难呢?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
  回到家,儿子学校班主任找上门来,什么事呢?老师说:校长请欧阳先生帮个忙,市教育局局长的儿子嗜好下象棋,点名要拜欧阳为师,局长要学校搞定此事。
  欧阳苦笑,这心里烦着呢,哪有心思带徒弟。这麻烦还未解决,真不知如何跟老师说这事。
  什么地方倒下,就应该从什么地方爬起来。欧阳眼前突然一亮,办法,有了!
  礼拜六晚上,欧阳来到饮食一条街,进了一家饭店。教育局局长和儿子学校校长,班主任都先到一步。欧阳今晚在此收徒,搞个小仪式。
  这个饭店是厂长小姨子开的,厂长经常在此宴请客人,今晚就有一局请宴。
  欧阳手机响了,接完电话,收徒仪式正式开始。
  仪式正进行中,厂长和两个客人进来了,扫了这边一眼,进了包间。
  仪式完后,厂长小姨子过来,请局长、校长、欧阳进包间喝茶。
  第二天,应昨晚之约,欧阳来到厂长办公室。厂长告诉欧阳:厂里组织象棋队,参加年底巿里比赛,欧阳任教练,待遇上浮一级。

  贪婪

  这是一封敲诈信,是写给土地局局长的,内容是:
  土地局王局长:
  你在最近三起土地招标中,收三家单位贿赂你的钱财分别为:A块土地50万,E块土地30万,G块土地30万。你别以为沒有人知道,我就知道。你要想平安无事,给你卡号:mmmmmmmmmm,往里面打入30万,舍去一份,保你无事无忧。信与不信,你看着办。
  某人,某月某日
  两夫妻刚从酒吧偷了一个皮夹,匆匆回来打开看看里面油水怎样?除了几百元以外,就是这封敲诈信有点意思。三十万,数目不少了,怎样才能把敲诈信为己所用。女人想了一个高明方法:把敲诈信的卡号改为同种卡自己的卡号,东西按原位放回。去酒吧,找那个男人,把皮夹悄悄放回男人身上。
  男人还在喝着酒,夫妻俩唱个双簧,不费事,皮夹回到男人身上。酒干了,编个理由,夫妻俩回去了。他俩很开心,想着如果顺利的话,30万,得来全不费工夫。
  三天后,夫妻俩在柜员机上果然查到30万进帐。
  夫妻俩很开心,女的说:“咱们回家吧,干多少年才会有这么多钱,回去可以做点生意。”
  男人说:“这钱太好挣了,我们也干一把,要他20万,反正没有风险,干完就走。”
  女人想了想,确实没风险,也同意了。
  把敲诈信投进邮筒,两人叫辆出租车,去了隔壁市,然后坐火车回到老家。
  第四天果然有20万进帐了。
  又过了一个礼拜,有几个警察来到他家,把他俩带走了。

  排局

  老古走在人行道上,见前面围着一摊人,有十五,六个,凭经验估计是骗人的东西。走近一看,哦,是两个小年轻在摆的象棋摊。老古见多识广,这骗人的小把戏是怎么一回事,他比谁都清楚,这两个摆棋的小年轻都不在他眼下,因为他是位退休的象棋大师。
  尽管不在一线征战,老古离不开象棋,有时做裁判,有时做教练,有时写点文章,有时还编书,忙得不亦乐乎。
  棋摊上还有几个媒子在一个劲闹腾,一位老者被骗了几十块钱,气呼呼地走了,摊上一下子少了一半人。过了几分钟,散去的几个媒子回来了。这帮人又在鼓动人下棋,两个小年轻又为棋局的胜负吵起来。老古知道,这两人都是媒子,引人上钩。一般平时遇上这事,老古看都不看就走了,今天闲着,人刚散去,就瞄了一眼。
  只这一瞄,老古不想走了,因为摊上摆的棋局正是自己为象棋杂志编的一局,里面的陷阱,变化,老古明白如镜。这叫排局,又称江湖排局,是象棋运用的一种艺术形式,下是下不出来,是人为做出来的,里面变化万端,凶险异常。这盘棋局就是如此,而且这两天老古又研究出新变化。
  这时,老古看到邻居武术教练老林和徒弟教完早课,一身练功服未换回来了,忙向他俩打个手势,蹲下看棋。而那俩师徒明白老古意思,站在那儿聊天,不走了。
  老古在给这帮小子设局。他与一个小子,看来是这帮人的头头吵得起劲,你说输,老古说赢;你说赢,老古说输,唱起反调来,一种二愣子形象。那小子甩出200元钱,要老头比一盘。老古说没钱,只有银行卡,里面还有5000块钱。这下小年轻愣住了。老古站起来要走,并臭他一句:这两钱在外混什么,一顿饭都不够。小年轻摸摸身上只有2000元,往地上一放,问":够了吗?"老古点点头。双方把赛程定好,老古从旁边不远处的自动取款杌上取了两千元出来,4000元放在担保人教练徒弟手上。
  开战!可想而知,谁赢谁输了,那小子没走两步知遇高人了,向老古跪下,直喊师傅,认输了。老古把4000元拿到手上,拿出1000元叫徒弟投进旁边超市的募捐箱里,甩给那小子1000元。
  老古和师徒两人回了,跪在那里小子站起来,追过来讨教输的原因。徒弟笑答:你这局是古大师編的,班门弄斧,懂吗?

  狗不理

  熊总老婆一大早站在小区骂起来:“是哪个孙子昨晚踢了我家旺旺一脚,有种你站出来,要是我知道是谁,你不说个让我信服的理由,看我怎治你。”
  熊总老婆昨晚就骂开了,因为不知道什么人踢的,见没人搭理她就回去了。今早想想还是不服气,骂一通解解气,邻居老赵过来把她劝回去了。
  老赵说:“你又何苦呢?你骂谁?谁也骂不到。我知道你心疼狗,比你儿子都好,你那狗也咬过人,惹过麻烦。你看管好,不让它单溜,谁也不敢踢!”老赵的话在理,熊总老婆回去了。
  老赵回到家,跟老伴说:“仗着老熊势,骂个没完没了,比狗还恶,还让人讨厌。”
  老伴问:“谁会踢它狗?”
  老赵压低声音:“是我踢的,那狗东西在我脚边蹭来蹭去,我踢了它一脚。你想想,咱孙子眼看能走路,这只狗经常来家里,多让人闹心,还不能说它,这婆娘真把它当儿子养。”老伴听了直点头。
  老熊老婆又在小区门口骂人,因为旺旺中毒死了。它不知在哪里吃了沾有鼠药的东西,回来就死了。
  骂了一会儿,见无人理她茬,熊总老婆只得回去。在电梯间恰巧王副总老婆带狗上楼,熊总老婆本来心中有气,眼前这只狗很不友好躲她,便做个要踢它的样子,那狗冲上去咬了她小腿一口。
  王副总家狗咬了熊总老婆,这条新闻占了小区头条。这事太滑稽,狗不认人,也不认理,人们最好别惹它。
  小区人不再谈论熊总家狗死一事,谈论多的是狗咬人,为什么偏偏咬熊总老婆?
  老赵终于松口气,小孙子晃晃悠悠能够走路了,幸福洋溢老赵一家。
  一周后,熊总老婆从医院回来,老赵带点水果看望邻居。回来后一言不发,心情压抑,老伴小心问了一句,老赵愤愤地说:“不知哪几个孙子送狗给她,她家有了三条狗。”

  撞鬼

  "老李昨晚撞见鬼了,躺在床上还没起来,发着高烧,晚上睡觉说胡话。"老李媳妇告诉街坊四邻。有人来看老李,此时,村医正在给老李挂水,示意大家出去,让老李休息。
  村医出来,有人问:"刘医生,老李是不是撞见鬼了?"
  村医说:"你要是害怕的话,去庙里烧香去。"
  这时,周村长把刘医生,老李媳妇叫到村委会问话:"老李家的,你先说,有什么说什么,不要留一手。"
  老李媳妇点点头说:"近来有人晚上偷鱼,老李每天晚上要睡在自家渔塘卧稝里看守。昨晚下半夜下大雨,老李觉得不会有事,就回来了。路上,被什么东西抱住,往旁边滁河里拖,幸好挣打脱身,但是回来就发烧,晚上睡觉说胡话。"
  "刘医生怎么看这事?"
  "我是医生,不信鬼,不过不能说没有。现在鬼生意好做,鬼书好买,鬼市人多,周村长,你是知道的,村东头庙里烧香求佛人多起来。我要是随便说,不是坏了人家生意。"
  周村长示意老李媳妇先出去,然后问:"老李是怎么一回事?"
  "老李被雨淋风吹,感冒发烧不奇怪,加上他胆子小,被吓住,晚上睡觉说胡话也不奇怪。"
  "刘医生,从你观点看,都正常,我相信。我们去现场看看。"
  周村长又叫了两个人,几个人来到昨晚老李遭鬼袭击的地方。
  这里江苏和安徽两省交界处,长长的滁河是分界线。江苏这边有不少承包给村民的渔塘。每到鱼肥上市时节,鱼晚上被偷是常事,所以,鱼塘边搭有可以住人的小屋或棚子,晚上住人看守鱼塘。
  老李遭袭击的地方确实有打斗的痕迹,而且有莫名的脚印。痕迹显示打斗从埂上打到河边,又从河边打到埂上,老李逃脱了。
  周村长指着一溜脚印对刘医生说:"你看,这鬼脚印上下坡力道不对,明显是人为的。"
  回村委会的路上,路过村庙,周村长走进一家卖香烛店,买了一扎香烛。
  村庙里烧香人多起来,周村长把香烛递给手下,示意点上,然后不经意问:"刚才卖香烛那丫头挺俊的,是哪家闺女?"
  刘医生忙说:"是老李家的!"
  "这儿香烛好卖,那边偷鱼贼也得惦量惦量一下。"
  说着,周村长一声叹息,离开这个怪味十足的地方。

  仙姑

  我是谁?我是仙姑,王母娘娘身边的丫环,奉命来人间拯救在水火之中挣扎的人们。叫我刘仙姑或者叫我刘仙、仙姑都行。这时,有人找到我,我又要行善事去。
  躺在家中的男人已经不行,有进气没出气,正游走在向阎王爷报到的路上。
  "刘仙,有救吗?"女主人小声问。
  我闭上眼,假装深沉地思考,五分钟后,我告诉女主人:"他在去阎王爷报到的路上,恐怕难回头,我只能喊喊看,回不回来,王母娘娘可以决定,只是……"女主人塞给我一张钞票,凭手感,这是一张100元人民币。
  "赶快腾出一间空屋,放一张床,把你男人放上去。我要做功上天堂,听王母娘娘怎么判。我不叫人,谁也不能进来,外面不能吵闹。时辰到,一个个进来,听王母娘娘怎么说。"
  我一人坐在屋子中央,先摇头晃脑,然后双手缓缓摆动,越来越快,再慢下来,接着头往后一靠,
  靠在椅背上,眼睛上仰。一刻钟后,叫老人先进来。
  这家老头进来,"跪下,报上名来。"
  老头跪下,报名,递上50元,问:"我儿子怎么样?"
  "王母娘娘在用餐,还没上殿!我在伺候王母娘娘,先回吧。"
  老太进来跪下,递上20元,"请仙姑替我儿子说些好话,求求你。"
  "我正在和王母娘娘说这事,放心好了。"
  ……
  女主人跪下,报上名。
  "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刘仙,王母娘娘身边的丫头,我男人有救吗?"
  我不吱声。女主人递上200元人民币。
  "恭喜你,你男人王母娘娘收了,你要高兴,不能哭,否则到阎王爷那里,没有好差事。"
  女主人哭着出去了。
  我算了一下,约有500元进帐。农村人挣钱不容易,适可而止,不可以狮子大开口。
  让我万万想不到的事出现了。
  他家的大狼狗咬根骨头进来,盯着我,一动不动。
  我被吓坏了,赶紧把收的钱掏出来,并示意给狼狗看。
  我小心翼翼,一小步一小步从狗旁边绕过去,我的妈呀,我的衣服被汗水浸湿透了。

  花边新闻

  副村长周宁走在头桥村的老街上,感觉与平时有点异样。往常到这里来,认识他的人总要打声招呼,今天好象刻意回避了。而且两边投过来的目光与平日不一样,大白天出鬼了?
  周宁搞不明白。
  来到女友翠翠家,他把刚才的疑惑说与翠翠听。翠翠问:“你昨晚去刘小梅家了?”
  "去了。"
  “什么时候去的?“
  ”大约八点。”
  “去干什么?”
  “她家的电灯不亮了,过去帮她换个灯泡,换完我就回来了。"
  "她一个寡妇,你以后多个脑筋好不好?你帮人是对的,叫我叫谁一起去不好吗?现在整条街说这事,话难听死了!”
  周宁明白了,翠翠说的对,一不小心,脏水泼来了。是谁编的这么有声有色的花边新闻?什么灯亮了几次灭了几次,一次多少时间,好似真的一样。
  谁会编这故事呢?对谁有好处呢?周宁和翠翠捋出街上5个人,一个个分析,疑点最大的是刘小梅家对门光棍,三十五,六的李大头。他一直想刘小梅心思,让刘小梅骂过几次,有点灰溜溜的,心里憋着气。
  其实李大头人心不坏,就是懒,酒喝多了犯浑。看见周宁拿瓶酒,带着熟菜进门,有点惊讶。
  几杯酒下肚,周宁说起李大头个人问题。要他人要勤快,酒少喝,有上进心,说媳妇的事才好办。周宁故意手指了指对门。
  李大头说:“村长,对不起你,昨晚秦老太说你的事,我不应该传。”
  周宁感到意外,不是李大头,是秦老太,出了5人名单。
  李大头继续说着:“秦老太的侄子是李村村长,与周村长一样,也是大队长候选人。”

  重拳出击

  平时乐观的机电厂罗副厂长乐不起来了,看来遇上麻烦事。确实如此,他的初恋情人在厂宣传科做事,但是由于一些原因,两人最终分开,各自成立家庭。可老罗忘不了这个初恋情人,路过宣传科,或者去有事,总要与情人说说话,并尽可能对她给予关照。
  这本来没什么,可事情糟糕就糟糕在礼拜五晚上,单位人很少,老罗回去时,见宣传科灯还亮,他那情人正在灯下写稿。老罗进去后,一时冲动,两人搂抱在一起,宽衣解带之际,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保卫科副科长小李子,他例行查安全,见里面灯亮,就敲门了。一进去,明白是怎么回事,应付一、二句,退了出来。
  李副科长是厂长提拔的,主管保卫科,是厂长的人。他跟罗副厂长没什么利益纠葛,今天之事不算什么。可罗副厂长有点担心,这种花边事杀伤力还是有的,传播出去让他如何做人?而且老婆要晓得,如何解释?必须摆平这事,不然难以安生,嗨,冲动是魔鬼。
  如何摆平小李子科长?思来想去,没有好法子。中午,他把自己的心腹保密科长老郑请到办公室。门一关,把事情原原本本说给老郑,一点也没隐瞒。老郑听后,沉思起来,他分析给老罗听:你这事要处理干净,不可留后遗症,因为你相好在厂里,你两人受到威胁。软处理当然好,没有风险,但是那得看什么人?我与李副科长以往没打过交道,近来因为工作原因,接触才多了一些。我感觉这小子有城府,不太好接近,是个劲敌。再看看厂里,派系分明,如果遇事要表态,你站错队,或者态度让厂长不满,把你这事扯出来,很具有杀伤力。你可以有两个选择:被动的,全当没这事一样,这种事你情我愿,不关小李科长的事。克林顿在白宫桌上乱搞还不照当他总统,你该干嘛干嘛。主动的:出重拳!我听人说过,这小子也喜欢去风月场所玩,何不让他栽在这上面。以后再提你这事,没人相信,他也不会提这事。罗副厂长禁不住拍拍心腹,分析得太对了,问:用第二招,得花钱吧,多少?郑科伸出一巴掌,告诉老罗,这个数,能保你我无忧,出事也与你我无关。罗副厂长从抽屉拿出一张银行卡,对老郑说:剩点买点好酒。
  一个礼拜后,厂长打电话叫郑科长去办公室,告诉老郑去分局了解一下小李科长犯事情况,尽可能把他保出来。
  很快,老郑带小李回来了,但是老郑告诉厂长:事情挺严重,小李随时还得去分局,另外,分局朋友帮了忙,吃个饭什么的,您看……
作者 :川星之 时间:2015-11-08 07:07:10
  来自生活的奇奇怪怪
作者 :明月苦 时间:2015-11-08 08:48:10
  一口气读完了,生活万象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