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绿色玫瑰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19 22:37:55 点击:46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Chapter1夏日的重逢


  2015年夏天,陆小川离开了他生活十年的城市,回望车窗后雨滴模糊的街灯,心中的一丝眷恋也被平静的表情掩盖过去。
  “听说长夏要到河川开画展。”
  “我最喜欢她的画了,我一直想有一天能见到她。”
  “听说,长夏以前也是在这座城市长大的呢!”坐在陆小川身旁的两个女生兴奋地讨论着。
  长夏,长夏,陆小川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干净瘦削的脸上流露出落寞的神情,这个曾经在他生命中很重要的名字,如今念起依旧有一种莫名的悸痛,还带着淡淡的牵挂。
  长夏以知名画家的身份出现在南方小城河川,很多年没有回到记忆的城,以往的记忆重重压来,既甜蜜又哀伤。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通讯录上的第一个号码。 "今天你会来吗?”我在展厅旁等你,如果你没有出现,我会一直等下去的。”
  陆小川听到这一段语音,叹了口气,按掉手机,转身将明天的机票给退了。 南方小城的书城里,人流熙熙攘攘,陆小北在一群狂热的粉丝中艰难前进,他只是没想到如今她会距离他那么遥远。
  他努力地抱住胸前的包裹,额头上满是汗,在人群中费力地寻找A座B馆,在人群中依然被挤得纹丝不动,只好掏出手机拨了好久的电话,却无法接通,只好在展厅准备等她来寻找。
  他抬头看到巨大电子屏幕上关于她的介绍,曾在法国巴黎留学,现为中国知名插画师,还有一连串用英文写的作品集,可他看不懂,那些闪亮的光环让他觉得那个真实的长夏还没有回来。
  忽然屏幕上插播了一段关于她的采访,记者提问淑静的长发女子说: “是什么原因让您将个人的第一次画展选择在时河川举办?”
  长发女子微笑着说:“这里有一段很重要的记忆,甚至影响我十年后的创作方向。我在这座城市长大,遇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我在等他。”
  陆小川怔在原地,眼眶发红,偷偷地用手背擦掉眼角的泪。
  时间像蛰伏的猛兽,顷刻击倒他,为抵御建造的城,允许了她自由出入。

  采访结束,陆小川见到了长夏,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单薄,不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难言的疏离。
  在签售会结束后,街边的咖啡馆里,长夏轻轻拨弄着汤匙并不看陆小川不安的眼睛,而是转向窗外来往的人流。
  “为什么这么多年,刻意不见?”
  “我知道子衿离开了,当年为什么撒谎,如不是我回来,是不是你打算一直隐瞒下去?”
  眼前的女子忽然情绪很激动,仿佛一头倔强的小兽,压抑快要夺眶出的愤怒委屈。
  陆小川,看到长夏眼中点点泪光,不经意地伸出粗粝的手,想要安抚对面的人,却停住了,尴尬地收回手递过一张面巾。
  他记得他第一次为她擦泪的时候,说过,不会让她难过,而现在他甚至来不及假装不在乎。
  “我不需要你故意地出现在我的人生,却来了不走。”长夏说。
  是吗?他想,耳边响起了夏日的蝉鸣,那部分记忆休眠多年后终于愿意醒来。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19 22:43:49
  Chapter2最初的相遇


  那一年陆小川十七,长夏八岁。
  是一个蝉鸣的夏天,聒噪得令陆小川不停地用扇子扇风,结果风越大,炉子的火越大,热得人直冒烟。他刚来这座城市不久,从一个外地人手里以极低的价格接手这个烧烤摊子,总算勉强解决了吃饭的问题。正当他闭目打盹时,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出现在他面前,他笑得牙龈开了花,终于有生意了。小女孩穿着一件宽大的白T恤,上面还有几个掌印,瘦黄的脸庞,如鹿清澈的眼睛看着滋滋冒油的羊肉串,默默地咽口水时,陆小川递过来一把香喷喷的羊肉串,她没来得细嚼便将肉吞了下去。陆小川举着扇子,边扇边说,不着急,还有,还有呢,喜上了眉梢。
  等女孩吃完,她瞪着一双大眼睛有些哀愁地看着陆小川。他瞥了一眼,低头刷着酱料说道:“一共二十八块。”
  女孩嗫嚅着说:“我没有钱。”
  陆小川没想到刚刚出摊两天便遇到了霸王餐。
  “你哪家的孩子,让你爸妈过来。”陆小川故作生气地抱手
  “我没有爸爸和妈妈。”女孩低下了头,空空荡荡的袖口,两只细细的胳膊交叉在胸前。
  陆小川的心一下柔软了。
  “你走吧,算我请你了。”他擦了额上的汗说道。
  女孩还是立在那里不动,一双漂亮的眼睛楚楚看着陆小川。
  陆小川有些不知所措:“我都说了不收钱了,你不走。我还要不要做生意。”
  就在这时城管大队风风火火地从对面赶来了,对面的街道空荡了一半。陆小川急红了眼,立马将家当收拾上车,咬紧了牙根拼命地骑着三轮车,开始挪地盘。
  不对,怎么感觉比平时重了,累得气喘吁吁的陆小川来不及想是什么,一阵呼啸的风从耳边刮过,转过一个弯进入屋檐密集挨在一起的小巷。就在那时,女孩抬头看到参差不齐的线条将湛蓝的天空分割成,一条缓慢静谧的大河,在青瓦上缓缓流动着,时而泊来,一朵云,一只船。
  陆小川下车了,在一堆满了杂物的院子里准备将东西卸下来,晚上再去夜档。
  他发现刚刚那个吃过霸王餐的女孩就在车上,身上惊出了一声冷汗,当时太慌乱,什么也不记得了。他这样算不算是拐卖儿童,他狠狠骂了自己一顿。

  “我叫长夏。好饿啊。.”女孩钻出头来,枯黄的头发,发黄的小脸,脸上带着怯畏,生生看着陆小川。
  陆小川煮了碗面,长夏吃完时,碗底不剩一滴汤。当他问长夏父母名字,家庭地址,就读学校,朋友时,长夏摇摇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陆小川,像只小猫一样,想要蹭到他身边,眼神中又含着惊惶。
  陆小川忍不住了,便说将她送到福利院,她瞬间哇一声便大哭了起来,他哪里见过这阵仗,慌乱地用纸面巾给长夏擦眼泪,泪水也滴落到了他肌肤上,冰凉。
  他的心又软了下去,让长夏在家里住下来了,以后再寻找她的亲人。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19 22:45:16
  个月以后,陆小川来到了福春福利院,打开门的是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一小撮头发用塑料齿梳盘在脑瓜后,拉长的马脸子一口始便嚷嚷起来:“干什么的?没事就别瞎在这转悠,你没看到这写的是福利院吗?”手中的瓜子壳落了一地,那对青泡眼鼓了出来。
  “这里有没有走失过一个孩子,扎着个马尾,瘦瘦的。”陆小川说道。

  青泡眼的眼睛一瞪说道:没有!你上别处问去。狠狠地关上了门,她把整个社区都找了底朝天,还是找不到。这些天来,她把消息捂得不透风,还是有人来问上了门。

  第二次再来这里的时候,长夏一起跟着来了,她不太想看到青泡眼。她只记得当时院里所有的孩子围着窗户,眼巴巴地望着陆小川,又有些羡慕的目光看着长夏。青泡眼将长夏的档案交给了陆小川,陆小川留下了一个信封在桌上,便把长夏给带走了。那一天,长夏的心里仿佛住着只雀儿,拉着陆小川的手一路回家去了。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19 22:48:20
  Chapter3迷恋自我的神



  “长夏喜欢画画吗?”
  “嗯。”
  陆小川给长夏买了画材,并将一间房子清理出来给作了画室。他心里清楚地知道,长夏如果一直待在福利院里,这一份天赋会渐渐被抹杀去。即便多年以后过去,长夏仍是不同的。他想将来长夏长大后,能够走得很远很远,就像当年鹿歌对自己一样。

  长夏开始在附近的小学念书了。夏气渐消,陆小川给她买了一些新的衣服。长夏换上了浅粉色的裙子,头发束在身后,露出了清秀的脸庞,开始有了些润色。以前在福利院里,长夏习惯了安静和沉默,每一次都是排在最后一个领最旧最大的衣服。他满意得不得了,用手刮了刮长夏鼻子,俯下身说,真好看。眼睛弯弯,月亮酒般。


  长夏在附近上了小学,和其他的同学不熟。体育课,一个人趴桌子上,蔫蔫地盼着这个夏天快点过去。心中有些烦躁,灼热的阳光,陌生的面孔,朋友都不算是。她以前应该不会有朋友,想到这里,青眼泡的脸就浮现在她双目间,扭曲成一个树洞,上面开着好多枝叉,挂满了一颗颗稚嫩的头颅,要把她吸进去。高高地挂在最高的树叉上,空荡荡的天空,就缺她一个,一个,幽幽的洞口发出了呼唤,同伴们一齐呜音,最高的一个位置空缺着。不,离开了,我已经离开了!长夏抱着头努力挣扎,醒来,四肢麻木,泪水咸咸地流到了嘴里。

  原来我在做梦,长夏想。

  这时一个脸色粉白的男孩关切地凑过来,望着她泛红的眼睛说:“你还好吗?刚刚听到你说话了,所以就过来看看。”

  长夏就这样认识了迟子衿,一个有些羞涩的男生,和她一起独在空荡的教室。

  长夏和他趴在长廊的栏杆上,看着远处嬉笑打闹的同学,迟子衿流露出了艳羡:“如果我可以像他们一样奔跑就好了。”

  “难道不可以吗?”长夏说道。

  他转过头来,目光忽然闪亮在长夏眼前:“小时候妈妈说,这里住了玻璃一样的小人。如果我跑得太快。玻璃人在里面会不小心碎掉,心脏便会很痛,很痛。”手按在了胸口上。

  长夏看着迟子衿低下头,有些沮丧,忽然想起了一个地方,便拉起他的手往楼的侧门走。他有些跟不上如风一样的长夏,到最高一层楼时,气喘很急。

  “这个地方不错吧。可以看到最远的地方。”

  迟子衿不解,这个地方他不敢上来。确实是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比未来还遥远。

  她往前走了一步,迎着些许微风,身体绷直前倾去,肌肤贴着白色的壁砖,有些凉意,夹着边缘锋利的痛感,朝着天空呼喊:“飞翔吧,我的纳尔希索斯。”

  “纳尔希索斯是谁?”

  “一个因自我美丽而死去的神,我的守护者。”长夏的短发飞扬在风中,朝着远方,朦胧的山影。

  她转过身来,笑容里充满了和善:“我想住在那里的玻璃小人也一定孤单寂寞,想要奔跑。”一双手遮住了迟子衿的眼睛,暖暖的朦胧的红色,翻跃在他脑海。

  等睁开眼睛来看,向下望去,他第一次直视这么长的距离,从地面升起来的高度,有些颤抖,眩晕,站在了云端一样。

  “你应该学会想象,像游戏一样。”

  “可以想象什么?”

  “随便想。想到什么就会立即出现,现在想象奔跑。”

  “奔跑?奔跑。”

  “嗯,奔跑的姿态。飞翔也是要时常想象的。”长夏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没往下看的时候,飞翔的感觉好棒!”风拂过了他耳朵,有呜呜声,长夏的手也是暖暖的。

  “想不到最后,我们可以这么熟悉。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我叫长夏。”她狡黠一笑。

  “我知道你是长夏。”他脸红了一些。
楼主城堡里的小小妖 时间:2016-03-19 22:50:41
  Chapter 4将过的夏日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陆小川路过西街市时看到了商户们都挂起了打折促销的牌子,在这里能买到便宜质量又好的衣服,可他也只来过几次。这时一辆售贩车经过,他的目光一下停在了那件玫瑰粉百褶裙上:“大妈,这件裙子您能便宜些卖给我吗?”他吞了一口唾沫,很着急地把话说完,一脸诚恳地看着上了年纪的大妈。
  大妈一脸狐疑地看着陆小川:“小伙子,你不是在逗大娘吧。你要的话八十,别多说了,我还要上西街。”大妈刹住了车,在这条大街上像这样为生存而赶路的人有很多,陆小川也是其中之一。
  陆小川摊开一个巴掌,侧身靠近大妈,露出开出的价码。
  大妈佯装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算啦,算啦,便宜你啦,五十卖给不亏。我还要赶时间咧。”她一手接过了票子,将那件玫瑰粉裙子取了下来。
  陆小川一路唱着老鼠爱大米,骑着脚踏车穿过了拥挤的破巷,面对路口杀出来的皮孩子也没有责怪,愉快地走进了家门。
  长夏正在淘米,自来水太大,水龙头像是猛烈地咳嗽般,水花溅起,将衣服都淋湿了。她没有委屈,而是将打翻在地的淘米盆拾起,一点点将米粒溅起,一边用手抹去脸上的水珠。她嘴唇泛着白,像头倔强的小兽,任何时候也不肯滴下泪来。
  陆小川看到这一幕,感到心酸,将长夏拉到一旁,看到小小的手里紧紧握着一把米,指甲沟里填满了黑色的泥,右手腕带着红肿的擦伤,眼里含着泪花。
  “你不知道你手受伤了,就再也不能画画了吗!”陆小川轻轻地帮助她将手洗干净,心中有些生气,又带着满满心疼。
  长夏忍不住一声哭了出来,带着哭腔说道:“我不是疼才哭,因为你看到了,我才哭。”
  陆小川刚要责备的话,再也没能说出口,而是用力地抱住了她:“好长夏,我们不哭,我们不哭。”
  夕阳照常落下,街巷自行车的摇铃渐渐稀疏,这时的长夏穿上了陆小川买的那条裙子端坐在饭桌前,晕黄的灯光打在了饭菜上,说不上精致,两素一荤,和普通人家一样,现在的钱也只能维持这样的生活水平。
  “在学校的生活还好吧?”陆小川喝了口水说道。
  “嗯,认识了很多新同学,只是我不太喜欢说话,所以不是很了解。”长夏默默扒了一口饭说道。
  “那老师怎样,能跟上老师上课的进度吗?”
  “不是很难,老师说话还算风趣。我吃饱了,小川慢吃。”长夏放下了筷子,逃离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