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单挑中国文坛,行不?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5-12-03 13:49:42 点击:1813 回复:3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抱歉,标题党一回。。。。


  横 说 中 国 文 坛

  一 苦海里挣扎


  近年一些文学刊物,苦于生计被迫停刊。尽管此事早露凶兆,但不幸果真如期降临,我一时之间还是兔死狐悲感叹良久。

  想想这么多年,那么多文学人物为了文学呕心沥血地在各自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到头来还是苦尽酸来,而坚持下来的,每逢征订时,那些德高望重的总编主编们居然也象小贩一样四处吆喝着推销着他们的产品,他们为了“斗米”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对客户们陪着笑脸,充当着皮条客。对这些骨子里长着傲雪寒梅的人,简直就是当众打了他们的耳光,更加耻辱的是这种境况还会继续下去甚至恶化。

  又有众多刊物为了得到赞助,不惜接受着一些油头肥耳的大款——文化人眼里‘穷得只剩下钱’的半文盲,充当着他们神圣刊物的顾问编委,有时还要按这些人的意思刊发文章,结果又是结怨读者。
  编辑大人文人们就这样夹在赞助商和读者,粗俗与高雅,物质与精神,现实与理想间沉重地喘着粗气,矛盾着自己痛苦的心。


  二 现代化的牺牲品


  无法准确说出何时起,文学头顶上的耀眼光环被成熟的人们摘下扔到大街小巷,一任小孩当作呼啦圈玩着嬉笑着。

  问问同龄人,何为文人?人们脑子里立刻就会想起:戴着帽子,摇着折扇,踱着方步,吟着诗,手又无缚鸡之力的秀才——又穷又酸者。中国几千年文学发展史上,尽管出现过一些生前就颇风光的文坛泰斗,但如杜甫,曹雪芹之类的人,倒多出几个——一生当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穷困潦倒。余下的千千万万文人大都郁郁不得志,勉度人生。现代呢?知识分子刚刚把“老九”的帽子脱下,经济浪潮就风起云涌。本质上对物质反常过敏的文人,又被抛到波峰浪谷。“百无一用是文人”。科技工作者还可以创造发明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使大众的生活更富裕,使国家更加强大昌盛。而文人呢?

  文人从骨子里简直是在对抗着物质文明的发展。
  无论哪个民族国家,当他们从牧歌式的田园生活过渡到工业化的社会时,总有一些“自然主义”“人文主义”者站出来大发议论横加指责。他们把都市说成是“水泥森林”把家说成是“鸽棚”把婚姻说成是“交易”。他们怀念着过去。过去的生活是那么的自由,悠闲,美好……他们眼里很少时间性、纪律性,他们只管神仙似地沉醉在灵魂的家园。

  在我们这个“诗”的国度,凡是满腹经论、充满智慧的人,人们就会说他仙风道骨。既为“仙”与“道”离红尘现实也就远了。他们读书仿佛不再是为了黎民百姓,而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清心养性,为了自己能够修炼得道。“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身。”“达者”是凤毛麟角,“兼济天下”更是廖若晨星。剩下的绝大多数便是自扫门前雪的“独善其身者。”读书把自己读进了深山寺庙幽幽老巷就是此类人的典型代表。他们为读书而读书。他们忘记了读书的终极目的不仅仅是完善自我,而是给别人带来幸福给社会带来发展。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可是社会的发展往往依赖于“下品”之为。于是古今中外都有焚书之举,只是焚的书里没有工业农业方面的科技书。

  看来文学真是闲学,文人也就是闲人。闲人闲得无聊便写写无关社会痛痒的无用的文章——“汤姆叔叔的小屋”让美国山河失色倒是例外之一。

  更多的书倒是与作者小命相关,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自由把自己的头写下去了。谁叫你这清高的文人怨“清风不识字”呢?更有李后主这超级文人,一天到晚只知吟诗作词,把自己的江山也作丢了。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后主真是奇才。这词简直就是对中国千古文人绝妙的注解。文人就是这样,“为赋新诗强作愁。”却还不愿承认,倒叫人家看看东流之水。除了文学闲人,谁有这功夫?

  这也是文学现在难有轰动效应的原因之一。节奏快,追求速度规模的现代化的地方很难诞生大文豪。好比酒,好比人参,你可以催生出大批大批的,但是你却没有陈年极品酒的韵味千年古参的灵性。事实上我们也知道,许多作家喜欢呆在乡村呆在古色古香的小镇,就是不想来深圳广州等经济蓬勃发展的工业化城市。


  三 现实的无奈

  从事文学的人,最要耐得住寂寞清贫无闻。可现在的生活真可谓绚丽多彩热闹至极诱惑至极,你可以为理想坚守着自己冰清玉洁的阵地,可是你无权牺牲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的儿女心中的俗世幸福。尤其是生你养你的父母实指望“读出了书”的你,能为他们安享晚年尽心尽力。你这个从小就吸饱了“忠孝廉礼义”的读书人能拒绝吗?你只得权衡利弊,紧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四处奔波为稻粮而谋,渐渐地文学只能变成你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其实不仅仅是对你,对你的周围,对整个社会也是如此。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其附属物。没有雨雾哪来美丽的彩虹?缺乏物质大厦时,精神只能是在风雨中无摭无掩地自我挣扎。

  现在的人一天到晚只顾为了舌头和眼光没日没夜地糊着面具,抛售灵魂的人又在出租容颜。玫瑰花被小孩掷着做游戏。有文人为此而哭,警察却训斥他影响了市容。是否是山泉就驮上了山的重量,具备了第三只眼就注定了永生的孤独?

  这是一个不欢迎文人的时代。这是一个欢迎金钱的时代。可是这又有错吗?

  经常听许多快退休的人说,快了,我终于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了,比如写诗画画。因为那时,你才有基础才有条件才有闲心,所以,穷苦的狄更斯等人文学上的成就就是赶不上富贵的托尔斯泰,泰戈尔们。曹雪芹穷其一生仅盖完一座“红楼。”这也是物质条件所造成的不幸。

  有条件有兴趣又有才华且肯潜心写作的人,现在不知道有几个。这几个好不容易写出来的作品,必定是有广度深度的好作品,它们面对的却又是一群怎样的读者?


  四 读者及其烦恼

  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万花筒般的生活已将文学读者极大地分流了。卡拉0K 、电视、电影、游艺机、舞厅、赛车、足球、上网、旅游……

  读书,虽不必象过去所说的“整冠”“净手”“端坐”。但总有点象喝茶,最不济也要开水茶杯;讲究一点是茶具小食,最好莫过三五知友,这样茶韵才能出来——现在有几个这样的读者有此雅兴?
  如今的人们越来越明白:现实就是现实,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说的是科举时代学而优则仕的书,说的是现实主义时代可以帮助人发财致富的那种书,而非国人印象中的“诗词曲赋小说美文”之类的“闲书。”

  中国人读书之勤奋,天下闻名。结果呢?发明了火药,让别人武装枪炮来侵略我们;发明了纸张,用来写耻辱的不平等条约;发明了麻弗散,麻醉的是我们自己。因为我们几千年,就没重视过科技工业商业,我们只重视不可一世的“唐宋诗词”,我们只渴望失意文人笔下的世外桃园,所以我们开始落后了。

  同样,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因为一直沉醉在莎士比亚及文艺味浓烈的咖啡梦境里,它也已衰弱。俄国晚期诞生了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等人,同时也敲响了帝俄的丧钟。相反,如日中天的美国,好比“乱世佳人”中的斯佳丽,在她成长的岁月里,她离文学分子越来越远,最终划清了界限,抛弃了香茗诗歌,选择了最方便实用的可口可乐。美国人讲究的是:实用。看书也不例外。科技实用书占了美国图书市场的九成之多。“知识就是力量。”在这里得到了最佳的注解。于是汽车工业、飞机工业、电子工业、信息工业、生物工业依次领导着世界。如果读书不是为了创造财富,读书何用?比尔.盖茨大智大勇,不等大学毕业证到手,就学而用了。

  反观我们的学子,还嫌国内的头衔不够耀眼非要留洋镀一层金。学得到的却是一些形式,且贻害无穷。

  文学界到处都喧嚣着超现实,后现代之类的文学拼盘。于是许多人写得东西远远超离了现实的大地。‘现代’的叫人看不懂,尤以诗歌为甚。原先,我们总喜欢说‘美如诗’。可现在的诗歌简直就是畸形儿脱光衣服在大街上耍无赖。既缺乏形式美,又没有深刻内涵,无论字面还是字里都找不到一点诗味,简直就是‘口号、粗俗哲学病人呻吟’的机械性的大杂烩。读者吃起来如吃黄土。如何受得了?难怪研究了大半生诗歌的专家都嚼不动;难怪读诗的人少过写诗的人;难怪有个人讲过一个并非笑话的笑话:王老五看见六岁的小儿子偷喝酒喝醉了,忙取来笔和稿子,叫他用笔往稿纸上填空。填完了,佳作也成了。还得了个省级大奖。

  除此,省级国家级的一些单位举办诗歌大赛时,总喜欢冠以“缪斯杯。”第XX届缪斯大会。缪斯是古希腊掌管文艺诗歌的女神,是舶来品。我们更知道作为精神领域的诗歌理应是一个民族灵魂的精髓,是最应有节气尊严的。为什么非要把‘缪斯’搬来?故弄玄虚,吓唬一般读者?不止一次,有人问我,‘缪斯’是什么东西。我解释给他听后,他脱口而出:为什么不叫屈原杯李白杯?多么简单的道理,又是多么真实的道理。

  与之相对,又总有一些人念念不忘中国是‘诗之国’,总是怀念着诗歌鼎盛时期的灿烂,并试图重温旧梦。一些格律诗总会阴魂不散窜进你的视野,却不知道这些诗是最让一般读者生厌的。绝大多数哪怕是读些诗的文学读者也会避而远之。原因很简单,这些对仗工整讲究颇多的诗,仿佛是封建社会等级森严,中规中矩的生活。这是极其不合时宜的。
  特定的时空,特定的文艺。

  我们没必要坚持‘横走’‘竖移’或是复兴什么。重要的是创造出符合时代的佳作。这样,弃我们而去的千千万万的读者才会重新回归文学旗下,找回他们的精神家园。


  五 躬身自问


  文学走到如今这种尴尬境地,除了外界因素外,文学自身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包括管理层、出版界、评论界、作家,其中作家又应负最大的责任。

  “一个人开始为自己找借口时,这个人便开始不可救药了。”同样,作家们一味抱怨这抱怨那,也是极其愚蠢和可笑的。只要是真正的好作品,是完全可以取得社会经济双重效益。

  想那从前,庐山飞瀑、楼兰铁血、昆仑傲骨、八百里秦山无不回荡着气壮山河的千古绝唱。
  可如今,我们的文学工作者都在忙些什么?

  江河在保温瓶里泛着泡沫,大山在盆景里输着氧气。法官还在夜来香中昏昏醉饮,一列列发霉的圣言还在将田野沙漠化。那么多的显微镜望庄严地把‘孑孓’宣布为‘龙种’。‘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还在骂街。那么多的小草,顺着一棵朽倒的树长着。星星在广播台,寺院里,菜市场里闪烁着。不见太阳。

  更有的干脆成了影视的奴仆,专门杜撰些长辫长袖老得腐朽的事。有的则是抽着精神的鸦片写些所谓的美文。美文现在泛滥成灾,可有新意有深度的又有多少?一年一年,一代一代重复着自己重复着别人。浪费笔墨事小,浪费千万读者的时间,无异于害命。这样的文章少看为妙。

  还有情天恨海里爱得死去活来的言情小说。这样的小说,写几部看几部还可以,可是千万不要多看,要不你就生烦或是生出迷信之心,不知不觉把现实生活当成了小说背景,把自己幻想成了书中的主角,于是开始浮想翩翩,做着白日梦,梦着自己心爱的‘白马王子’‘白雪公主’以至神思恍惚,走入梦境。

  等梦醒来后,却发现四周是冷冰冰的墙。于是便咒恨起那些书来——什么天长地久忠贞不渝全是骗人的,以后我再也不看小说了。这下可好,言情作家一不小心成了施放鸦片烟的人,把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读者又麻醉死了一大片。

  生活就是生活,作家根本无权去粉饰。

  谈到言情小说,自然要说到武侠小说,‘成年人的童话’也只能一看一笑了之,千万不要太投入,否则走火入魔,毁了你的武功身体不说,还要毁了你正确的人生道路。现在是高科技时代,也是讲究团结协作精神的。可童话里把个人的武功、刀剑的威力宣扬的至高无上。可是武功再高,也高不过科技创造的洋枪洋炮。

  这两类书,倒是有些人喝彩捧场,所以国民的素质老上不去。

  除此,另类书,打着‘人之本性’的旗帜到处煸风点火。古代的、现代的、外国的、本国的、宫内的、山野的简直搜遍了地球上每一个角落,写出了蔚然壮观的风流韵事大全。于是有了专门写妓女文学的一大帮。真可谓‘无性不成文’。只是遗憾的很,偏偏写不出几部‘金瓶梅。’
  比起这些做皮肉生意的文人,另一些人,似乎显得更无聊。

  那就是名人写书。不管是唱歌的演戏的还是主持人牛贩子,凡是有点名气,就争先恐后去写书,就动不动把肚脐眼翻出来瞧一睢,自己一个人瞧着不过瘾,便东张西望四处吆喝:“瞧一瞧,看一看,看一看我的肚脐眼。”倘能真实地再现自己还算勇气可嘉,可偏偏是自卖自夸,专拣好的写,仿佛恨别人写的不够,非要自己亲自上阵,恶狠狠地表扬一下自己。

  有独立思想清醒的人很少看这类名人书——名人书在深圳屡遭冷落,便证明着一个事实——越是文化素质高的地方,越不会盲目崇拜。

  剩下另类铺天盖地的书,自然是那些直筒嗽叭的产物了。作者一个个成了事件的贩卖者,什么内幕大曝光,什么实录,什么热点聚焦。这些作者主要来自于记者。看他们写的这些东西,不如看电视听广
  播来得更真实更权威更快捷……

  那座一度金碧辉煌的大厦已破烂不堪,一些巨柱斑剥渐朽,一些横梁被香气蛀空,一些破瓦借香火在闪耀。有水泥匠喊着开门想进去维修一下,可是那门出奇地结实。那门环,就象崇桢的绳。


  六 如何培养新人

  文学创作不同于科研工作。科研工作者非要具备一些基本知识,越想有成就越要去学习钻研,而投到名师手下,往往事半功倍,所以,学历越高者,越有可能做出成绩。
  文学创作则不存在这种必然联系,甚至在某一阶段是相反的。最有创作欲望的时候是中学、大学初期的青少年时代。大学——研究生——硕士——博士,他们的写作热情几乎是递减的。

  也就是说只要具备中学文化程度便完全可以胜任写作之事。作品的高低不仅仅是文笔智商的事,更是经历与情感之事。我们都有这种体会:激情之下写得信日记是最感人的,哪怕作者本人只有很低的文化。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许多科举状元并没写下多少流芳千古的文章,反而是李白蒲松龄等屡考不中的人有不朽之作。

  明白这个道理。再对照一下我们现在培养文学作家的方法,很难不叫人生疑。

  现在中文系里,除了过多地要学生熟悉文章产生的背景作者的生平外,还举起了解剖刀,把一篇篇似流水般无法分割的文章,象青蛙一样给肢解解剖,然后教授们告诉他们说:这叫骨髓,这叫胰腺,这是淋巴组织,这是神经末梢……天啊!有血有肉有灵性的文章怎么可以如此机械性的拆卸组装?许多好的文章,都是一气呵成,仿佛滔滔江水,奔腾浩荡。你要欣赏它的气势美丽,可登高远眺可横舟飘游,但绝不可取其一桶或是拿来显微镜仔细端详。遗憾的是现在文学院就是这样的,越高等的学院显微镜越先进。

  所以现在中国文坛中坚力量反倒是文革那代受教育不多的人。曲折的经历,就是他们最好的老师。
  庸庸之作是在教室里临摹学习来的;优良之作是在写作室里苦思冥想编织出来的;而伟大之作则是那些具有非凡忍受力的孤独者生活出来的。他超越了学习思考,他自己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部不朽之作。
  现在除了培养机制有不妥外,在对待初涉文坛的新人上,同样叫人难以恭维。许多年前有好几位文学同仁不断投稿,可大多是杳无音信。偶有回答他们的是一张张‘参加培训班的通知书’,是一叠叠‘初评通知单’,是一摞摞‘参加改稿会的邀请函,’只是千篇一律地写着:请先交人民币若干若干。同仁们都觉得他们对文学的纯真感情,受到了莫大的玷污!他们觉得一些文学组织简直是抓住了他们的心理弱点,布下陷阱。难以相信交了钱,参加了这些活动,你的写作能力就能得到提高。
  有人颤抖着心鼓起勇气一试——结果,他再也不说文学不信文学了。文学伤透了他的心。他说他从梦里醒来了。

  其实要提高这些人的写作能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帮他们发表一两篇文章。要知道这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自己的文章变成了铅字,是对他们的最大帮助最大支持最大鼓舞,他们当中会有人因此而正式走上文学之路的,甚至成为一代骄子。既便对那些实在难以成材的人,也是具有极大的好处。在他们以后的人生路上艰难坎坷缺乏自信时,他会想起他曾写的一篇文章随着那书刊传遍大江南北,从而使他恢复自信,重新站起。从这一点说,文学的作用倒超越了它本身。
  如果文学组织刊物在市场经济大趋势下,为了生存必须考虑经济效益的话,也完全不该把目光投向这些文学苗子上。这样做简直是在自绝后路。最好的办法是从组织上抽调一些有经济头脑的人组成经济实体,专门抓经济。经济上有了效益再回报组织。


  七 明天会更好

  现在中国正经受社会剧变,既有物质与精神上的对抗,又有东方与西方的冲撞,还有传统与现代的搏斗。

  社会的现状几近是有史以来最复杂思想也最斑驳的时代。许多无法回避的矛盾总是不分日夜地煎熬着人们的心灵。人们迫切地渴望着灵魂的清醒剂,渴望着心灵的雨露。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提高,随着现代化的压力与日俱增。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呼唤更是急不可待。

  如此看来,现在的时空不但不会冷落文学,倒有可能格外重视文学,并将文学向外延伸,将狭义的文学化作广义的文学,出现于社会每一个角落,服务于现代文明。这好象是一个悖论,但却是事实。
  生逢这个世纪之交的中国文人,套用一句流行话,真是‘机会与挑战并存’,就看你们怎么做了。

  中华民族,泱泱大国,拥有五千年灿烂辉煌的文化,然而回望中国数十年以来的文坛,却是满地狼藉杂草丛生一片荒凉没有一盏灯。但这并不应让我们感到悲哀,相反倒值得举国相庆:前所未有的狂风暴雨来临前,天地总是一片令人绝望的寂静。三山五岳的沉寂无不是在引颈期待着一个人——石破天惊横空出世。

  上帝说:那日子就要来到。

  那人说:不要再等二十年。

  但不管怎样,我相信,二十一世纪,中华文学将不再是缓慢地依靠惯性延续着,而必将会是个前赴后继英雄辈出的时代,她们将在世界文学天空中闪亮登场,将中华文学继承并发扬光大,创造一个超越历史的新高度,树起一座高耸云天的丰碑,这丰碑象一面巨大的钟,屹立在苍茫的时空之中,钟声敲响的时候,无数的迷途羔羊将沐浴在文学的神圣光环之中找回自己的家园。

  2003.CKM

  如果芸芸众生实在不行,那,好吧,本座御驾亲征,亲写传奇——晕。。。天花板塌啦。。。 跑也。。。。。

知音:2

赏金:200

最高打赏: 去笑飞花2015(100.0) 碎月15(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碎月15 去笑飞花2015

作者 :蓝蝶魅影 时间:2015-12-03 14:07:14
  行 !!! 羡慕 佩服 姐姐的文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2-03 14:26:29  评论

    @蓝蝶魅影 俺看这事太不中,,,没左膀右臂,没一个恰当的时代,,,刘备就是一个竹匠,,,何况如尘埃一样的我们。。。。做梦罢了,醒了,,该剪指甲就剪指甲,,该喝胡辣汤就喝胡辣汤。。。。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念念526 时间:2015-12-03 14:07:22
  行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2-03 14:22:46  评论

    @王念念526 哄我晕我呢,,一个人咋行?一个篱巴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团队时代,,,单枪匹马,找死啊,死了,都没人帮你收尸。。。。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12-03 14:25:07
  老师,好好培养培养我吧,这丫头可好学呢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2-03 14:33:20  评论

    @丫头萧萧殇 庸庸之作是在教室里临摹学习来的;优良之作是在写作室里苦思冥想编织出来的;而伟大之作则是那些具有非凡忍受力的孤独者生活出来的。他超越了学习思考,他自己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部不朽之作。
  • 丫头萧萧殇

    举报  2015-12-03 14:41:06  评论

    好勒,我正在向着最后迈进,加油吧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寥影浅墨 时间:2015-12-03 14:34:40
  如画,文思如汪洋恣肆…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明月苦 时间:2015-12-03 15:25:14
  我看行,天塌了地陷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楼上天凉 时间:2015-12-03 15:27:03
  膜拜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2-03 16:35:51  评论

    @楼上天凉 嗯,我们一起膜拜楼主,白天睁眼说梦话吧。。
  • 楼上天凉

    举报  2015-12-03 16:46:11  评论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对老玉这么能扯,还扯到跟有模有样,必须膜拜,顶礼膜拜~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2-03 15:58:37
  这浩浩长篇,凯明哥,挺你,舍你其谁?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2-03 16:06:26
  这个的结尾不是“完”“over”THE END ”“完蛋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2-03 16:24:47
  沉思去,读几遍才能读懂呢?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2-03 16:30:56
  部落名称:【天涯明月】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193680-1.shtml

  帖子标题::《我单挑中国文坛,行不?》

  帖子链接:http://groups.tianya.cn/post-193680-03b2c402658d4fde906ecab3d97f3ba7-1.shtml

  帖子摘要:中华民族,泱泱大国,拥有五千年灿烂辉煌的文化,然而回望中国数十年以来的文坛,却是满地狼藉杂草丛生一片荒凉没有一盏灯。但这并不应让我们感到悲哀,相反倒值得举国相庆:前所未有的狂风暴雨来临前,天地总是一片令人绝望的寂静。三山五岳的沉寂无不是在引颈期待着一个人——石破天惊横空出世。

作者 :去笑飞花2015 时间:2015-12-03 17:40:34
  厉害,不同凡响!
  •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举报  2015-12-03 18:03:27  评论

    @去笑飞花2015 都不乖了,都变坏了,都学会了哄我,,,,不过,还是说声谢谢,谢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去笑飞花2015 时间:2015-12-03 17:40:55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何青蓝 时间:2015-12-03 19:51:14
  好霸气的文字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碎月15 时间:2015-12-04 03:22:05
  @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我也要打赏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12-04 11:28:41
  其实,就中国现状来说,很多情况下都是不讲理的。官不讲理,商不讲理,农不讲理,当然也不能要求文必须讲理。再不讲理,也希望找个理来做自己的外衣,要不,怎样得到想得到的利益。而那些纯粹的文人,就成为了这些既得利益者的牺牲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蓝蝶魅影 时间:2015-12-04 22:45:26
  好霸气的标题 好犀利的文笔 姐姐好棒棒^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