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煤 真黑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2-29 21:01:15 点击:66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煤 真黑

  曲云上海政法学校毕业后放弃了许多大城市的就业机会,回到故乡,考上了县检察院做了一名公务员。
  曲云工作积极,对老同志、上级十分尊敬,对同事也很团结。没几年,全院上下个个都夸曲云是检察院以后的中流砥柱。

  当一件棘手的事发生后,黄检察长和书记都找到曲云,让她挑下这担子,并暗示年纪大了的刘副检察长不久就要退下来,除了她曲云是没人可以胜任这位子的。
  按业务能力、文化程度来说,曲云也知道,她简直就是唯一的人选,但她不敢去想这事,很简单,她没背景。没背景要做官,太难了,坐上了,也不稳的。
  不管这了,还是先处理眼前这棘手的事吧。

  出了两条人命案不久的永安煤矿,现在又死了三个。依惯例,原本这样的小琐事是不难处理的。
  只是近来因为东北、山西接连发生的死伤几十人的特大矿难,中央震怒了。毕竟中央对安全生产早就三令五申了,但全国的矿难事件还是此起彼伏比着赛似的爆发着。
  为此上面决定对那些存有安全隐患的小煤矿实行‘关,转,停’,而那些屡发事故根本就没安全保障的煤矿只能关了。

  可永安煤矿不但没关、没转,甚至停都没停,挖掘机继续夜以继日地挖着,一车一车的煤被排队等在门口的汽车运出去换成了一箱箱的钞票。
  至于那些矿难死者,矿上给每家赔了七、八万元就了事了。死者家属不愿意,矿上就威胁说,是死了的矿工违章操作,矿上不追究责任,已是法外开恩了,现在还赔了七、八万元,简直就是意外中了大奖。

  气得死者的家属要上告。矿上负责人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告我?你以为我算什么?我不过是替别人挂个名字而已。煤矿是好几个人的股份,其中有几个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告得了吗?到时官司输了,打官司的钱还要你出,这几万也没有了。你说你这是干啥?得不偿失啊。人死不能复生,死的也是我们的工友,我们也心疼呀,可活人还是要照样活下去的,拿着这钱好好活着,才让离开的人安心啊!”

  死者的家属想想也有道理,再说也斗不过人家,只好忍气吞声接受这点赔款了。
  但社会上却是议论纷纷,很多人都说这家永安煤矿怎么就关不掉呢?甚至整顿都没有,也太嚣张了。从此可以看出这家煤矿的背景有多么的根深叶茂。
  而那些没有背景‘关、转、停’的煤矿小业主更是不服气,屡屡写信、电话投拆到县纪委,县委,政法委甚至越过县里直接投诉到市里、省里。
  迫于强大的社会舆论和上面的压力,在死者家属保持沉默的情况下,检察院作为公诉人介入这件事了。曲云就是检察院推出来的人物。
  “相对来说,你是陌生面孔,工作中遇到的阻力会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少些。”黄检察长和书记都这么说。

  可还没等曲云走出家门就有人拦住她了,不是别人,而是她父亲。
  “小云啊,这事就睁一眼闭一眼,走个形式贴个标语,停几天就算啦。”父亲忧心忡忡地说道。
  “爸爸,你不是一直恨透了腐败吗?”曲云大感惊奇。
  “小云,识时务者为俊杰,爸爸也不是让你贪脏枉法,爸爸只希望你明哲保身。不要象我一样太耿直,过去我太不懂人情世故了,要不我也不会早早退下来的。”
  曲云怔怔地看着她爸爸,觉得那么陌生,一点也不象记忆里充满血性的男子汉。
  “永安煤矿敢逆风而上,背景自然不一般。否则你们检察院里的一些老资格为何不抓住这立功的机会呢?”曲云的父亲分析道。
  曲云沉吟半天,“爸,工作上的事,你就别操心,我会处理好的。”
  曲云的爸爸听了,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这丫头跟自己年轻时一样倔。

  出了门,曲云的大堂伯又拦住她了,“小云,听说你要去找永安煤矿的麻烦?”
  曲云赶忙问道“这话从何说起?”
  “小云,如果你以前不知这事就算了,现在我告诉你,永安煤矿你伯母家入了大股的,你想想,当年你读大学时没钱,我都是到你伯母家借的钱。现在你还能反过来恩将仇报吗?”大堂伯义正词严。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大伯父,我不是去找煤矿的麻烦,我只是想让煤矿整改一下,符合安全生产的条件就可以继续挖,继续赚钱,也不会出人命赔巨款呀。”
  “小云,对你说吧,矿上是宁肯赔钱也不愿停工的。一整改就要十天半个月,这样不是要你伯母的命吗?时间就是金钱啊,特别是现在风头上,许多窑都关了,停了,转了,正是难得的机会啊。现在不大干快上,还等到什么时候?”

  可大伯父不管怎么说,曲云都是听不进。早两天她去探望过几家死者家庭,死去的矿工几乎都是家里唯一的劳力了,小孩还要上学,还有年迈的父母要养,矿上才赔几万元。几万元够用多久啊?一条活生生的命才值几万元?
  说什么也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了,曲云当时就暗暗下定决心,哪怕碰到再大的阻力,永安煤矿的整改都是势在必行。

  可矿上的股东门不愿意,一百个不愿意。站在前台的负责人说:我也没办法,股东们都不愿停下来。退一万步说,再出什么事,股东们也愿意赔钱,又不是不赔钱。你看那些家属拿了钱,都不吭声了吧?这事啊,曲检察官,我看你就不用操心了吧。我也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时间就是金钱耽误不起啊。
  曲云见无论如何煤矿都没一丝悔改之意,照样我行我素,心里十分气愤,这简直是无法无天嘛。
  她向检察长请示,准备把材料送到法院,让法院采取强制措施封掉永安煤矿,直至它按要求整改完毕。
  检察长说,你看着办吧。

  曲云把材料送到法院的第二天,从门卫室收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里面一根绳子,一把刀,一撮煤。
  曲云当即就怒火万丈,心想: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威胁检察官!这事以前只当故事听过,没想到现在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忍无可忍!

  待续,,,,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2-29 21:51:13
  山西煤矿多吧?我们那也有些煤矿,以前貌似事故多,国家后来抓的严了,安全改善很多!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寥影浅墨 时间:2016-02-29 22:10:17
  如画,读来心情有点儿沉。。。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2-29 23:38:55
  前文未续,后文又起,篇篇迭来,还有待续。真乃才思泉涌,永不枯竭。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3-01 09:07:08
  感觉文风变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曹凯日月如画是玉 时间:2016-03-01 22:39:32
  曲云把材料送到法院的第二天,从门卫室收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里面一根绳子,一把刀,一撮煤。
  曲云当即就怒火万丈,心想: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威胁检察官!这事以前只当故事听过,没想到现在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忍无可忍!
  可到了晚上,经过父亲的一番开导,曲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了,父亲的话、伯父的话、检察长的话,她一遍一遍地回味着,想想也是,我这样一意孤行,究竟值得不值得?我将失去什么?得到什么?
  ‘前车之鉴,我家我倒下去了,小云,你可不要犯同样的错啊,我们不去做昧心的事,别人要做我们也管不了!’父亲的话又响在耳边。
  曲云都想不通父亲这位老共产党员怎么也变成这样了?也许真的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曲云想把诉状从法院拿回来。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没办法,势单力孤。可不管怎么说,由于这事违背自己的本意,曲云去法院的路上,真象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到了法院碰到高院长,曲云也只是淡淡一笑擦肩而过。
  “小曲,你怎么啦?”高院长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事。”小曲打起精神却还是无精打采地这么说道。
  高院长一笑,“听说你送了一份材料过来,我还没来得及看呢。不如我现在就叫人送到我办公室来,你跟我来办公室吧。”
  小曲没办法,只得跟着这位业界口碑很好的法官去了他办公室。
  不一会,曲云那份材料有人送过来了。高院长静静地看完了,抬头问坐在桌子对面的曲云,“你希望我能做些什么呢?”
  “我想撤回这公诉状。”曲云小心地答道。
  高院长看了看曲云,叹了口气,“永安煤矿的事,以前也有很多人反映,后来反映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县里其它几个矿停的停、关的关、整改的整改,就剩永安一家疯了似的挖钱了。偏偏是永安煤矿出的事,其它矿主不服啊,老百姓看着也不服啊!”停了停,高院长继续说:“可永安煤矿能风头上不倒,自有它的理由。”
  “所以,我想拿回诉状。”
  “只能这样了。谁不怕事呢?我怕事,你这个年轻人也怕事。”高院长笑道。
  高院长的话曲云听起来,觉得非常的刺耳,简直是在污辱她。可——她曲云就是来撤回诉状的啊。“是的,我们都怕事。”曲云只得忍着这么说道,把材料就拿走了。

  曲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
  “曲检察官,永安煤矿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吗?”对方问。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穿的衣服。”
  “呵,是吗?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不过是一个小人物。”
  “办法一定是有的,你把事情公开化呀,提醒你一下,你找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一些重要人物让他们表达查处永安呀。”说完,对方就把电话挂掉了。
  对方会是谁呢?曲云想不出来,不过他提醒的问题,让我想想……忽然,曲云茅塞顿开。
  她立刻跑到电视台找到一位同学,要他按照她的采访提纲,让这位同学和同事突然去大众场合采访县里几位主要领导。
  很快,电视上就播出了这位同学和同事们的采访内容。
  “赵县长,知道您工作很忙,不便打扰您。没想到在这里碰上您了。我们都知道您一向关心安全生产的事。今年县里 对安全生产的事,是不是一如既往地高度重视呢?”
  大庭广众之下赵县长毫不犹豫地答道:“那当然,比以往更要紧抓安全生产。落实中央指示精神,防止群死群伤。”
  “那么请问县长,是不是不适合安全生产条件,容易造成群死群伤的工厂企业都要整顿或是关闭呢?”
  “那当然,人民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我一直这么说的。我的同事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的工作也是这么做的。”赵县长理了一下因情绪高昂震下来的头发这么说道。
  “那么造成群死群伤的煤矿也要关吗?”记者问道。
  “那当然,肯定关!”赵县长脱口而出。
  “包括老百姓意见很大、已经群死群伤的永安煤矿吗?”记者紧追着又问。
  “当然,一定关!”一说完,赵县长就怔了怔。
  “谢谢县长一心一心为人民着想。我们一定要全县人民都知道县政府绝不会姑息养奸的。”
  围观的群众听了无不拍手叫好,“赵县长,真不愧人民的好县长!”
  曲云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得意着,一边继续看她电视台的人突访纪委书记、政法书记等县政领导的画面……

  电视播出的第二天,法院来了电话,叫曲云把公诉永安煤矿的材料再送过去。
  “怎么又要送过来?”曲云暗自发笑地问道。
  “你没看电视吗?县领导个个都发话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永安煤矿终于被勒令停产,进行大力整顿。电视台还在跟踪报道,“我们相信在县政府的直接干预下,永安煤矿一定会得到彻底整顿,还广大矿工们一个安全的生产坏境。本台将跟踪报道……”
  永安煤矿停工整顿时,县里的其它几家煤矿开始陆续解禁开工了。接管了几家‘转’煤矿的福顺煤矿,经过前期的整顿后,开始顶替永安煤矿的老大位置开足马力挖煤了。煤源源不断地被一车一车送出去……钱流水一样涌进了股东们的腰包。

  腰包鼓胀的法院高院长、电视台张台长、政法刘书记笑眯眯地说道:“这还要感谢那个黄毛丫头呢。”
  “是的,我们要智斗智取、要低调、要谨慎、要团结群众,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本地的赵县长、黄检察长他们哪个是省油的灯啊。他们的永安煤矿也该歇一下了……”

  半个月后曲云被调离检察院到基层去普法了,检察长说下去锻炼,同事们说,这是升迁的征兆。
  一个追求曲云的年青检察官给曲云写了一张小纸条:走了一个曲云,还有千万个曲云。
  曲云看了,想问什么。
  年青的检察官把小纸条拿了过去,用打火机点燃,烧了一个烟消云散。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完
作者 :omen82f 时间:2016-03-01 23:13:25
  做了替死鬼,典型的好心办坏事,说的真好,一个曲云走了,还有千万个曲云,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海寻梦 时间:2016-03-01 23:47:14
  好一个峰回路转,少见是玉写这类文。大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蓝蝶魅影 时间:2016-03-02 13:57:08
  好事就死命的挤一把 麻烦就赶紧撤远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蓝蝶魅影 时间:2016-03-02 13:57:45
  好像最后又被灭了口的样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