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

楼主:兽兽2017 时间:2017-10-15 10:45:13 点击:7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李天活着的二十年的话那无疑是:苦逼不堪。

  站在20岁末梢的他也曾怀揣着一个又一个的梦想,比如他也想有那么飞黄腾达的一天,比如他也想自己身边有个漂亮的小女友,比如他也想开着车满世界的旅游……可是这些梦想却无一不被现实给打碎。

  自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他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用周围那些跟他差不多年龄讥讽的话语叫,他是个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人。

  自从13岁离开了孤儿院之后,李天就靠自己活着。

  他一边上学,一边打工熬到了高中,成绩虽好的他,可惜实在是无力再上下去,所以就自个退学了。

  这么多年在廖城里边李天学会了自给自足,也学会了如何生活。

  虽然生活对于他来说苦不堪言,可是终究要活下去,难道穷人就该死么?

  现在的李天就在廖城一个小饭店里边做服务员,每天累死累活的,老板给他一天20块钱,而且是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

  虽然说苦了点,但是李天已经满足了,最起码这20块钱,在廖城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县城还是够他生活的。

  这不?一个人在饭店里边收拾完桌椅,然后又擦完地的李天这才算是结束了一天工作。

  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监督李天干活的是个身材臃肿的胖子,名字叫王强,是饭店的老板。

  这个王强是有名的抠,整个饭店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李天一个干活的,说白了,端盘子,洗碗,摘菜,扫地,这一切一切的活都是李天干。

  仅仅干了一个多月的李天就实在是受不了了。

  “喂,李天,那边的玻璃你也该擦擦吧?看着多脏啊?”胖子王强用手指着那边刚刚李天擦过的玻璃在那道说。

  那玻璃可是李天刚刚擦过的,这他妈的现在这个死胖子又让自己擦?这李天哪能受得了?

  “那玻璃我刚擦的,你去看看跟镜子似的?还擦?再擦就破了。”李天把抹布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我让你干点活怎么了?别忘记了我可是老板。”胖子在那嚣张道说。

  李天顿时心里怒火中烧:“你是老板是吧?”

  那胖子没有想到以往任自己欺负的李天今天突然性子变了,纳闷的道说:“废话,我不是老板,难道还你小子是?”

  “老子他妈的不干了,行不?”怒吼声音出口的李天狠狠的对着那胖子老板道说。

  “告诉你,死胖子,老子忍你很久了,妈的,你以为老子是你奴隶啊?以前我就忍了,但是现在老子心情不好,不想忍了!”

  “这个月我干了21天,明天你就给老子算钱,你要敢扣老子一分钱,到时候我就把你用假油,还有用死猪肉的事全部给说出来,我看你以后饭店还怎么开?”李天狠狠的骂着。

  那胖子老板彻底的傻眼了,没有想到以前任自己欺负的李天今天还发飙了。

  “你……你……你……”

  “你什么你?老子说的不够清楚么?死胖子,老子不干了。”

  李天狠狠的骂着,脱掉腰间的破围巾,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就向着漆黑的夜走去。

  而那胖子老板呢?则是脸上肌肉僵硬一般的站在那里,最后望着李天远去的身影他狠狠的诅咒:臭小子,敢这样跟老子说话……妈的诅咒你一辈子都是穷光蛋。

  漆黑的街道上,只见路灯散发着摇曳的光芒,一个孤单的身影在路上慢慢的走着。

  不错,他就是李天。

  刚刚从饭店出来的他,可谓是高兴的很,那个死胖子以为自己真他么不敢辞职?老子还真不干了,我就不信我李天这辈子就是做服务员的料。

  他一边走一边嘴里嘀咕。

  漆黑的街道上,偶尔能听见几声狗叫,两边低矮的平房基本上都已经熄了灯。

  其实现在时间也不是很晚,才晚上十点多,只不过因为这个廖城很小,很穷,所以几乎很少有人在晚上闲诳。

  快深秋的天气,晚上还真有点凉意,偶尔刮来一阵微凉的风让穿着一件单薄衬衫的李天不禁有些发冷,他缩了缩脖子,赶紧的向着漆黑的夜中走去。

  从这里到他花了200块钱租来的房子,不到20分钟的时间,如果走得够快的话也许10分钟都不到。

  疾步向着前面走着的李天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想撒尿。

  望了一眼四周,最后李天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尿在大马路上,而是选择了尿到那边深黑的巷子里边。

  谁让咱他妈的是文明青年呢?

  这不?很快跑过去的李天便解开裤子尿了起来。

  一阵凉风吹了过来,让李天身上微微的一凉,嘴里嘀咕道说:“看来是快入冬了,真是越来越冷了。”

  撒完尿提上裤子正准备离开巷子口的李天,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眼光刚才冲着巷子口微微一撇,让他感觉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在巷子口深处躺着。

  是人?是鬼?

  李天顿时感觉到心里一阵凉凉的感觉。

  当突然看见那巷子口突然有个人影在那躺着的时候,因为巷子太黑,使李天根本无法看清楚那到底是人?还是别的东西。

  “谁?谁在那里?”李天装着胆子叫着说。

  可惜那黑影一动不动,更是连一句话也不说。

  这不禁让李天心里一阵犯迷糊,心想,那里边到底躺着个什么东西?

  好奇心让李天越来越胆大,竟然一步步的向着里边走去。

  好奇心害了不少人啊!

  同时赶紧伸手塞进自己的破牛仔裤里边,从里边掏出一个打火机,随着啪的一声,打火机发出火苗,莹莹一亮,可惜却被从巷子口灌进来的冷风一下子给吹灭了。

  可是就在那刚才微微一亮的瞬间,李天发现了前面的地方是躺着个人。

  在发现前面是人之后,李天赶紧的走了过去,可是让他感觉意外的是,自己越往前走,越能闻到一股子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芳香之感。

  难道是……

  这不诧异的李天当走近之后,再次的啪的一声打开打火机。

  惊诧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里,借着打火机微弱的亮光,他突然发现地上躺着一个女人。

  一个全身黑色皮衣的女人。

  当猛然看到是个女人的时候李天差点愣了。

  “乖乖,这大半夜的怎么一个女人会在这里?”李天忍不住嘀咕。

  “喂,姑娘,你没事吧?”凑过前去的李天忍不住叫出口来。

  可是漆黑的巷子口,哪里有半点回音,那个地上躺着的女人跟死人一般的没有一点动静。

  “该不会是死了吧?”

  眼前的李天大惊,赶紧伸手去触摸女人的鼻息,没死,有气。李天一下子激动起来。

  可是接着他就纳了闷了。

  地上的女人是谁?

  李天敢用脑袋做保证,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廖城的女人,小小的廖城李天生活了二十年,这点眼力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虽然就刚才仅仅一眼,但李天已经感觉出来,整个廖城绝对没有一个女人有她的容貌。

  而且她的穿着是一身黑色紧身的皮衣,虽然李天不知道那皮衣是什么牌子,但从那明亮的光线都可以感觉出来,这绝对是廖城最贵的皮衣。

  望着眼前的半夜里边的陌生女人,李天怔了一下,整个人呆在黑漆漆的巷子里边:难道今天要我李天英雄救美一次么?

  难道我李天要走桃花运?

  是厄运?是幸运?不知。

  李天就弯下身,抱着眼前的神秘陌生女人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李天住的房子是自己花200元租来的小房子,由此可以想象那该是什么样的房子。

  打开生锈的铁门,随着李天把电灯给拉开之后,整个小屋就一览无余的的尽收眼底。

  昏暗的电灯泡亮光下面,一股子臭味扑鼻熏来。

  里边撑死了有40平米,一张床,一张老旧的桌子,还有满地的脏袜子,以及凌乱的衣服。

  如果你知道一个单身爷们的日子,就绝对能猜得出眼前的李天的房子是什么样。

  仅仅有一米宽的小床上还堆着跟山一样高的破衣服,李天慢慢抱着眼前的女人向着床边走去,轻轻的把女人放到了床上之后,他才喘息了一声在旁边的一张小木凳上慢慢的坐了下来。

  借着电灯泡的亮光,李天第一次看清楚女人的真容,天哪?那是多么美的一张脸。

  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一张古典的精美瓜子脸,坚毅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的英气;

  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随时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沉醉似的;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想必是长期的锻炼,使她的身材有一种整体向上的挺拔,恰到好处,是适龄少女发育良好的最合适样板;长腿细腰,配上一米六七左右的身材,真是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只不过当看在李天眼里的时候,他感觉女人的脸庞很冷,那张绝美的面容之下给人一股子冷冷的气息,好似浑身透着一股子高贵傲慢的感觉,好像是冰山上的美人一般,只能远观不能近触。

  “乖乖,我李天是不是前世积德了?竟然能救到这样一个极品美女?”李天望着在自己床上的美女简直傻眼了。

  一眨不眨的看着,这样的美人,纵然李天看一辈子也看不够。

  可是一股巨大的疑问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边。

  “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晕倒在这里?她显然不是廖城的人,可是这个神秘的女人又是谁呢?”

  一连串的疑问突然全部的涌上了李天的心头。

  望着床上晕倒一般的李天,不禁纳闷起来,她怎么会晕倒呢?是不是累了?还是病了?

  走近去的李天,突然望见那神秘的女人胸下面有着黏糊糊的东西粘在皮衣上面,仔细一看,李天大惊,原来是血,猩红的血。

  “怪不得她会晕,原来是受伤了。”

  这么想着的李天赶紧准备去看伤口,可是当眼睛一瞥那女人耸高的胸的时候,他差点鼻血喷了出来,伸出去的手僵硬在了空中。

  “尼玛,这要是等会她醒了,还不得怪自己。看了不该看的地方?”李天心里琢磨。

  望着女人苍白的俏脸,李天心里暗衬:不管了,现在还是先救人吧。

  毕竟救人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眼前的李天就慢慢的伸出手,去拉开女人的皮衣。

  他的手当触碰到女人皮衣拉链的时候,不禁有些颤抖,头转到一边跟正人君子似的李天,嘴里还喃喃的道说:“我不看,我不看……”

  可惜自己的眼睛好似不听自己使唤一样,还是向着女人被拉开的衣服撇了过去。

  随着拉链一丝一丝的被李天给拉下来,他差点泄了!!

  “好大,好白啊。”李天只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干,整个人都浑身燥热起来,伸出一只手过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