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雨凑云集(短篇武侠)

楼主:路鸣一 时间:2015-11-01 13:56:21 点击:114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雨雾蒙蒙,隐约可见一间破败庙宇。
  庙宇里供着一座求子观音菩萨,雨水洒进来,落在观音像上,恍惚间,像一个抱着婴儿的妇人在哭泣。
  庙外,响起一阵马蹄声。
  “这雨下得没完没了!”一个身穿蓑衣戴雨帽的中年男子牵着马,走进破庙。
  “衣服都湿透了……!”蓑衣人摘下雨帽,取下蓑衣,腰间露出一把精铁打制而成的饭勺,约三尺长。
  他走到观音像后面,将窗户上的窗木拆下来,在前面堆起来,准备生火,却发现火摺也被淋湿了。
  那匹马在一旁踏着碎步,低沉地叫几声。
  中年男子站起来,走到那匹马面前,说道:“跑这么远的路,你也饿了?来,吃吧。”他从马鞍上取下一个布袋,掏出一把黄豆递到马嘴前。
  这时,从外面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声音越来越近。中年男子朝门外望去,看见雨中进来一男一女,女的穿一件粉色衣裳,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哭声正是从这婴儿口中传出来的;男的嘴边有一道疤痕,圆脸粗眉,手上拿着一把满是缺口的刀。
  “打扰,借个地躲雨!”疤痕男人说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是躲雨的。”中年男子说道:“你们有火吗?我的火摺湿了。”
  女人走到一边,哄着怀里婴儿说道:“哦哦,不哭,乖!”
  疤痕男人说道:“我的火摺没湿。”他走到柴堆前,生起火来。
  火生起来,庙里湿气赶走大半。
  中年男子道:“一起?”
  疤痕男人走到大门前,将一扇门板拆下来,用那把缺口的刀将门板砍成碎片。他每砍一刀都很慢,门板就像豆腐一般,被他切成一块一块小木板,他在女人前堆起木板,生起火来。
  火虽然生起来了,但疤痕男却没有和那位抱婴儿的女人一起烤火,而是走到中年男子对面烤火。
  破庙里除了雨声,婴儿的哭声,女人劝婴儿的声音,马咀嚼的声音,柴火燃烧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一定是饿了!”中年男子说道。
  没有应答。
  中年男子朝女人望过来,又说道:“他一定是饿了!”
  疤痕男人说道:“你怎么知道他饿了?”
  中年男子不假思索地说道:“只有饿了,才一直不停地哭。”
  疤痕男人问道:“你有孩子?”
  中年男子道:“为什么这么问?”
  疤痕男人道:“你没有孩子,又怎么会知道是饿了?”
  中年男子道:“我猜的。”
  中年男子又道:“没有奶?”
  疤痕男人说道:“你要喝?”
  中年男子道:“婴儿饿了,当然要喝奶!”
  “她没有生孩子,哪里来的奶!”破庙外,传来这样一句话。
  三个穿蓑衣的人出现在破庙,衣着统一,身上配剑统一。
  他们也拆掉门板,用来生火。
  雨下了很久,仍然没有要停歇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天色也暗了下来。
  中年男子道:“看三位的打扮,莫不是逍遥派弟子?”
  三人中的一人道:“正是!在下金史,这两位是我师弟萧玉、尔雷,阁下莫不是江湖人称‘粤菜铁勺’曹一少?”
  曹一少道:“哦,好眼力!”
  金史道:“我不但知道曹大侠,还知道另外二人的名号!”
  曹一少道:“哦?”
  金史道:“这位是‘活死林’铁鹤,那位抱着婴儿的是‘活死林’裴四娘。”
  曹一少道:“活死林?我听说这地方有许多烹饪的食材,不知是也不是?”
  金史道:“我只听说活死林这地方有许多死人。”
  曹一少道:“死人?现在哪里都有死人!”
  金史道:“如果都是婴儿的死人呢?”
  曹一少道:“哦?这里面有什么讲究?”
  金史道:“有一个女人,她的孩子不见了,就到处去抱别人家的孩子,等她发现这些孩子并不是她的孩子时,竟残忍将其杀害!”
  曹一少道:“难道她也杀害了逍遥派的孩子。”
  金史道:“到现在暂时还没有。”
  曹一少道:“如此说来,她迟早也要害了逍遥派的孩子?”
  金史道:“不错!”
  裴四娘怀里的婴儿还在哭。
  曹一少道:“孩子哭得这么伤心,一定是很饿了。”他转向金史问道:“孩子饿了,是不是该喝奶?”
  金史道:“是这样的。”
  曹一少道:“你刚才说裴四娘没有奶,那婴儿是谁的?”
  金史道:“逍遥派掌门的儿子。”
  曹一少道:“你怎么证明这婴儿便是逍遥派掌门的?”
  金史道:“婴儿右耳后有一块青胎记。”
  曹一少问道:“裴四娘,是否真的有一块青胎记?”
  金史站起来,走过去说道:“裴四娘,让我看看婴儿的右耳朵后面,是不是有一块青胎记?”
  裴四娘踢起火中的炭火,金史急忙后退。
  萧玉、尔雷同时出剑,跳起来,却被铁鹤拦住。
  裴四娘说道:“谁也不许碰我的孩子!”
  金史道:“你们夜闯逍遥派,偷走我们掌门的儿子,我等追了你们七天七夜,你还要否认?”
  裴四娘道:“我本来就有孩子。”
  金史道:“可惜,你那孩子十八年前已死了!”
  裴四娘突然大叫一声,说道:“不!他没有死!”
  金史手上一抖,抢上前去,刷刷刷三招已使出,裴四娘怀里抱着婴儿,单手难支,勉强躲过金史这三招“逍遥剑法展翅式”。金史见状,紧紧相逼,将裴四娘逼退到左边的墙壁下。忽然“叮”的一声,铁鹤跳了进来,挡住金史使出的“逍遥剑法扶摇直上式”。
  然而,铁鹤是抵挡住了金史的进攻,却露出破绽让萧玉和尔雷抢得机会,两人左右开弓,向铁鹤腿上劈去。
  铁鹤惨叫一声,双脚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裴四娘惊呼道:“铁三哥!我跟你们拼了!”
  铁鹤伸手拦住,说道:“四娘,你快走!”
  金史道:“想走?”挺剑便刺了过去。
  “叮”的一声,剑被一把铁勺拦了下来。
  金史道:“曹大侠这是什么意思?”
  曹一少道:“她原也是有孩子的?”
  金史瞄了一眼铁鹤与裴四娘,说道:“不错。”
  曹一少道:“我刚才听你说,她的孩子已死了十八年?”
  裴四娘抢道:“我的孩子没死,他没死!”
  金史道:“是的。”
  曹一少道:“却不知是怎么死的?”
  金史道:“被江湖仇家杀死的!”
  曹一少道:“哦?连孩子都下得了手?”
  金史道:“江湖的仇杀恩怨,自然要斩草除根!”
  曹一少道:“不知是谁杀的?”
  金史道:“不知道!活死林仇家那么多,曹大侠何不问问她自己?”
  曹一少突然问道:“金少侠,再过几日,便是你十八岁生日?”
  金史一怔,“粤菜铁勺”曹一少这话问的莫名其妙,却也不错,于是他道:“正是!”
  曹一少又道:“金少侠可知贵派掌门十八年前姓什么?”
  铁鹤这时候,却道:“姓金。”
  曹一少道:“哦?那他为何要改名换姓,叫楚云天?”
  铁鹤道:“他喜欢上逍遥派楚霸上唯一的女儿,楚袖云!”
  曹一少道:“这么说,他是为了美色?”
  铁鹤道:“岂止美色,江山他也要!”
  曹一少道:“这话怎讲?”
  铁鹤道:“十八年前,活死林出来四个人,为首的是金永昌,第二位叫刘长信,第三位叫铁鹤,第四位叫裴四娘。”
  铁鹤接着又说道:“他们四人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为人光明磊落,只是性格有些怪异。当年金永昌与裴四娘已有一个一岁多的男婴,然而金永昌自从见过逍遥派楚霸上的女儿楚袖云之后,竟然被那女人迷的神魂癫倒,为了能够娶得楚袖云,他将刘长信烧死,打伤铁鹤。楚袖云为了让他表示诚意,让他把自己亲生儿子连同裴四娘杀死,并许诺等他们成亲之后,会助他取得逍遥派掌门之位,于是他便在夜里偷走自己的儿子,将裴四娘打成重伤,幸得被一位武林大豪救下。从此以后,逍遥派十八年来,一直派人追杀死活林剩下的二人!”
  曹一少道:“那孩子和刘长信死了吗?”
  铁鹤道:“我不知道。四娘从此以后就疯了!”
  曹一少道:“我却知道那孩子未死,而且现在已经拜在逍遥门下,叫做金史。”
  众人大骇。
  金史说道:“不可能!”
  曹一少看着他,笑了。
  曹一少说道:“你看看我是谁?”说着,他用手撕开脸上人皮,露出一张可怖的脸,全然没有了面貌,两个斗大的眼睛十分吓人。
  然而金史却没有被吓倒,而是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说道:“二叔!”
  曹一少道:“你可知道我本名叫什么?”
  铁鹤这时也是大吃一惊,忽听他这么一说,原也猜出个七七八八,再加上他的形貌,脸上的伤痕显然是被火烧的。
  曹一少道:“不错。我正是‘活死林’刘长信!”
  铁鹤颤声道:“你,你真的是二哥?”
  刘长信道:“三弟!”
  铁鹤满脸是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说道:“二哥!”
  刘长信这时突然身形一长,转到萧玉和尔雷身后,挥动铁勺,将二人脑袋击个粉碎!
  金史忙大叫道:“二叔手下留情!”却为时已晚。
  刘长信道:“你一直问我,你的爹娘是谁,现在你亲生母亲便在这里。”
  裴四娘抱着怀里的婴儿,说道:“我的孩子没有死!他没有死!……哦,乖、乖,别哭!”
  破庙外,雨雾蒙蒙,看不见任何事物。
  求子观音菩萨此刻却满脸都是水,或许那不是雨,而是泪。

  2015.11.01 (完结)
作者 :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5-11-01 18:06:54
  精采。喜欢。
作者 :李不白0 时间:2015-11-04 21:48:08
  好文!
作者 :李不白0 时间:2015-11-06 17:31:35
  @路鸣一 可以放在公众号上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