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夜行记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5-12-14 08:21:52 点击:5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抗战胜利不久,中国大地上空,飘荡着浓重的血腥之气,山岗上,平原地,死尸横七竖八,随处可见,由于日寇的疯狂屠杀,各个村庄,已经十室九空,人烟已经达到了空前稀疏的地步。
  俗话说,人烟稀少鬼气盛,那是一点不假。每天,昏黄暗太阳刚刚压着树梢,便能听到荒野地里传出鬼魂的叫声,时或喊冤,时或哭泣,啾啾之声彻夜不停,更夹杂有群狗撕咬死尸的狂吠声,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因此上,家家关门合户,路上,鬼影瞳瞳,哪有活人走动?村里村外,死一般的寂静。

  张儒,一位三十多岁的饱学之士,为发表抗日言论,被鬼子抓进监狱,后被国军接管,经查无叛国行为,于某日午后释放出狱。
  张儒走出监狱,距家约有四十里路。他离家日久,归心似箭,顾不得浑身伤痛,一路跌跌撞撞往张庄赶去,家中妻儿老小尚有几人活着,是令他万分揪心,让他归心似箭的原因。
  太阳偏西,他才走了三十里左右,已是周身大汗淋漓,可距离张庄,尚有十里之遥。他不由地咬了咬牙,忍着伤痛与疲劳,尽力地加快着回家的脚步。

  太阳沉入山后,黑暗迅速占领了大地——黑夜拉开了它那巨大的帷幕,大地一片漆黑。好在张儒对周边的道路异常熟悉,所以,天黑并没能降低他回家的速度。

  正行走间,忽然,黑影一闪,飘来一人,挡在了张儒的面前。张儒定睛一看,面前是一个年方二八的妙龄女子,论长相,堪称绝佳美女。
  张儒刚要开口,那女子嫣然一笑,说道:
  “先生,天黑独行,荒野无人,安得无畏惧乎?”
  张儒道:
  “我一介书生,身无分文,有何惧哉?纵遇强盗匪徒,又岂奈我何?”
  那女子道:
  “先生虽不惧匪,安得不畏鬼乎?”
  张儒昂天大笑道:
  “我堂堂七尺,倭寇尚且奈何我不得,岂会惧怕鬼蜮?”
  女子道:
  “话虽如此,设若遇到娇艳佳人,先生焉能心不为所动乎?”
  张儒道:
  “某自幼饱读诗书,深谙孔孟之道,岂能为色所惑?”
  女子笑靥如花道:
  “古来圣贤,口是心非者殊众,设若佳人裸身,投怀送抱,先生果能效柳下惠之坐怀不乱乎?”
  张儒不再与之争辩,便欲侧身而过,不料,那女子竟然如影随形般挡在面前,同时,那女子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最后竟然一丝不挂地与张儒近在咫尺、对面而立,但见她,笑靥如花、搔首弄姿,极力挑逗。
  张儒心神一荡,便觉心血上涌、周身发热,一股强烈的男人的冲动,自丹田奔突而起,一种原始的欲念,几乎到了难以抑制的程度。那女子,勾魂摄魄的眼神,让张儒一步一步向她靠了过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响若洪钟的声音,如炸雷般地震响在耳边: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在这关键时刻,圣贤的教诲,让他立刻心神宁静了下来。心中暗道:
  “好险!几乎为鬼魅所乘。惭愧,我空读圣贤书,遇事仍然心智不明。”
  遂道:
  “你这女子,容貌倒也姣好,何不知廉耻若此?”
  那女子见张儒不为其美色所动,遂狞笑一声,瞬间,美貌不见,但见满脸血污,舌头伸出数寸,两眼圆睁,头发蓬乱,样子十分狰狞可怖。那女子伸出已经变为利爪一般的双手,向张儒抓来。张儒并不惧怕,大喝一声:
  “鬼魅敢耳?吾乃孔孟门生,谅尔一孤魂野鬼,能有多大道行?汝若犯我,岂不惧天谴耶?”
  张儒的叱喝之声,铿锵有力,毫无惧怕之态。那女鬼再看张儒,但见他,头上隐隐有毫光闪动,两肩之侧,似有两盏明灯金光闪烁,不禁心生怯意,遂一声厉叫,化作一阵旋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儒回到家中,见老母妻儿俱都安好,心中大慰。遂取出文房四宝,将所遇之事,详记于《张儒之子不语》之中。

  【评曰】心无邪念,鬼魅难侵。
作者 :骁勇特善战 时间:2016-01-04 18:50:43
  好文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