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梦断长安

楼主:东山远志 时间:2016-03-11 11:17:49 点击:7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楔 子
  咸通九年(868)秋 刑场
  萧瑟的北风卷席着秋寒呼啸而来,涤荡十月的长安,已是深秋的古都一片落木萧萧,但秋的凉意并未让大唐王朝的都城静寂冷清。相反,长安城街西的街道上挤满密密麻麻的人群,万人空巷。
  人潮从四面八方涌来,只为欣赏那一抹绚丽烟花地寂灭。
  十多个吏卒在人群中左推右搡,好容易才从人丛中隔出一条道来。不一时,监牢大门洞开,传出锣声阵阵,一辆囚车缓缓推出,道路两旁顿时人头攒动。
  囚车正中立一根圆木,圆木上五花大绑着一位不过二十四五岁的美艳娇娃,引得人潮好一阵骚动,这娇娃便是诗名堪比薛涛、李冶,人道“色既倾国,思乃入神”的鱼玄机鱼幼微是也。
  众人定睛看去,那鱼幼微果真不虚倾国倾城的美貌,螓首蛾眉、杏脸桃腮,肤若凝脂、齿若瓠犀。虽已沦为死囚,仍艳压群芳。再细看,但见云鬓散乱,双目紧闭,眉头微蹙,花容憔悴,还真惹得人潮中些许怜香惜玉地惋惜赞叹。亦有好色之君对女犯风骚蚀骨的身段啧啧称赞,一袭黑衣更将幼微削肩细腰、前凸后翘的妖娆身段凸显无余。
  囚车一路颠簸,全身又都被法绳紧缚,幼微浑身隐隐地感觉难受,丹唇轻启,嘴角微颤,她尽量控制,可还是香汗淋淋,渐渐衣衫尽湿,真似“桃花含露,梨花浸雨”。
  大庭广众之下,幼微顿生羞涩,不想汗水却愈发多了起来,直把那仙女般的冰肌玉肤、酥胸嫩乳朦朦胧胧地映透出来。幼微两颊顿生红晕,真想找个地洞就钻进去,可这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哪能躲过一双双观刑的眼睛!想到此处,幼微长叹了一口气:“罢了,老天啊!我鱼蕙兰当真落得这般下场了......”既无处可躲,倒不如坦然以对,不失风情。
  此刻,她听到围观的人群中已有人发出讥讽地嘲笑和得意地议论声,男的大多在谈论她诱人的胴体,女的多数都在咒骂她为狐媚婊子,活该遭此羞辱。也许——也许确有人还在遗憾地谈论她的诗文吧!
  她缓缓睁开眼,试着想抬起头,最后地望一眼这个世界和来为她送行的人们,虽然可能大多都不是怀揣着善意。可是她稍稍一动,那支插在后背上的斩标就插得愈紧,扎在细嫩的肌肤上,一阵生疼。
  囚车不知在通往刑场的路上颠簸了多久,车轮每往前滚动一步,她就离死亡更近了一步,但同时也少一刻羞辱和折磨,可无论是杯水车薪地延续生命的长度,还是快一些结束这法绳缚身,游街示众地羞辱折磨,她都无力主导,只能任人摆布。
  此时,她多么羡慕一百年前的杨氏玉环,一条白绫,一了百了,干净利落!
  车停了,两个彪形大汉将她从囚车上解下,提住,就要把她拎下来。幼微经这一路颠簸,身子娇虚,跟着一个踉跄。两大汉索性一边一个,拽着女犯的胳膊,提起,使其脚不沾地,押上早早筑好的刑台。两条纤纤玉臂被拉扯得疼痛,幼微一声不吭,她明白,这便是她的马嵬坡了......
  两名大汉径直将女犯提上刑台,让她跪定,幼微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以支撑着柔弱的身躯不至跌倒。她强忍着斩标扎在肌肤上的疼痛,抬起头向台下望去,但见一眼望不到头的人海,将自己围在这孤岛上。
  “一人赴死,万众瞩目,我是六百年前的嵇康吗?”她喃喃自语,“可惜,我不能像嵇康一样留下广陵散这般千古绝唱啊!”她挺了挺身子,将一头被秋风凌乱了的秀发用力甩向身后,眼波流转间倾倒众生,真是天仙化人、自然风韵,无边的人海顿生波澜。
  看着眼前这一切,幼微不觉有种嘲弄众生又被众生所嘲弄的感觉——是啊!观刑的人潮中不乏达官贵人和富家子弟,这些人昨天还拜倒在我妖冶的石榴裙下,前天还与我谈诗论道,赏玩风月。今天,他们就带着讥讽,带着嘲弄,急不可待地来欣赏我的死,欣赏这一季桃花的零落,都不带一丝怜悯!
  对的,不带一丝怜悯,那高高在上的监斩官大人,曾是我的爱慕者、追求者。今天,不也要用我的项上人头来祭奠他那朝思暮想又求之不得的色心!——幼微嘴角微微上扬,目露鄙夷。
  终于,招魂鼓声敲响,午时三刻即到,监斩官裴澄拍下惊堂木,十分熟稔地用一个掷骰子的动作将令牌掷下。
  令牌置地,刽子手先将插在女犯背后的斩标拔出,丢在地上,幼微瞥了一眼斩标,上头一个鲜红的“斩”字分外刺眼,下半部分用正楷写着“犯妇鱼幼微一名”。
  幼微瞥见自己的名字,轻轻阖上双眸——一切都在这里结束了,千年以后,当人们再次谈论鱼幼微或是鱼玄机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啊?是才媛中之诗圣,还是淫娃荡妇?是仙貌长芳又胜花的绝色佳人,还是冷若冰霜毒如蛇蝎的杀人凶手?——算了吧!此刻我自己都不能认识自己了,又遑论千年之后的后人......
  哎!诗名、艳名,名存青史、遗臭万年,如此而已......
  那些我曾经深爱的人儿啊!你们为何都凉薄如云水?
  你们是不是也藏在这无情的人潮中看着我?你们真能像他们一样狠心,狠心地眼睁睁看着奴家凄凉赴死吗?
  飞卿,还有我的飞卿,此生永诀啦!但愿会有人捡拾我的遗骨,将来能把它与你合葬。发不同青心同热,生不同衾死同穴,若真这样,我也是快乐的啊!瞬时,两行清泪润湿香腮。
  一双粗壮的手臂缓缓将屠刀举过头顶,落下的那一刻,日月昏沉,时光飘忽......

  小说链接:http://ebook.tianya.cn/html2/work.aspx?bookid=7765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