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沂山雪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5-12-10 19:15:25 点击:135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农历的腊月二十九,再有一天就是除夕了。在这个早上,憋了许久的雪终于飘飘洒洒地悄然而至。晨起的小女欢呼不已:“终于可以堆雪人了!”我看这雪,细碎如沙,知道未必能如她的意。果然吃早饭时分已慢慢打住,即使天仍然阴着,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不知能否再扎起口来鼓起,砰叭一声,像燃放的爆竹,给喜迎新春的人们带来更大的惊喜。

  过年了,好像惟有下大雪,才像个过年的样子。丰年飞瑞雪,好景舞春风,很多人家的对联上都这样写着。瑞雪兆丰年,这句简单的俗语在民间广为流传,成为老农一个冬天的期盼,大雪却往往要靠到过年,这个源远流长的传统节日,让乡下人得到更为放纵的欢乐和休息。今年不知怎样,在我的印象里也有若干个年是打着滑去走亲戚的,午后的路边,会看到有那么一两个醉汉卧在雪中眠。这些情景,相信年长于我的梅君也很熟悉,故不多言。我要说的是那个离我老家还有九十里的沂山,在山中,那些下雪和雪后的日子。其中的滋味,是只有长期生活在那儿的人们才能够知道的。

  年关将至,我的那些在景区工作的同事却都在山上值班。他们会在山上送走今年的最后一天,还会在山上迎来新的一年。雪,除了给他们带来满目的洁白外,更多的是彻骨的严寒和生活的不便。大雪封了山,车就上不去了。在山上最大的工作就是扫雪,一百多号人,撒了欢的干,干上几天,也只能扫出旅游路的一段。车,踩着雪沿跑,每每是能跑到游客中心就不错了。黑风口以上的雪,一任它堆着。积雪深厚得如几层棉被,绕着山腰宛转伸展。漫延的山际,披白挂银,岭上的罩着山头的雪严严实实,犹如一个个巨大的雪堆。林子里的雪寂寞地斜躺着,间或有蓬蓬的灌木丛起,山坡自上而下厚着,薄着,在深谷的沟底能没起人来。所以在雪后的日子,险要的地方是没有人敢去的。黑风口以上也只有旅游公路上会有深一溜浅一溜的脚窝。那深的粗大一些的是在玉皇顶值班的工作人员所留,浅一些细一些的是野兽的脚印。野兽的脚印是没有规律的,在路中间时断时续,更多的越过路边沟,延伸到林子里,通往不可知的远处。工作人员的脚印规则而且单一,一头连着值班室,一头连着办公室和后勤基地。除必要的工作联系外,来回搬运生活所需的蔬菜和粮食。管委会成立后,因为经验不足,就曾经受过断粮的考验,只好电告老乡用小推车推到山下,工作人员倾巢而出,鱼贯而下,肩扛手提,与蚂蚁搬家无异。在积雪中行走,格外地费时,有的地方深至没膝,这只脚踩下去,会不由自主地下陷,不自觉地拉大了胯间的距离,再去拔后面的脚,多费许多力气。我们在山上工作的人一般都善走,经常山上山下走个几十里地,可在大雪后就不同了,只好边走边歇,有时大半天也走不了几里地。

  记得梅君曾对我谈起他独自一人到石门坊探雪的经历。那是他对心灵的一次放逐,天性的回归,他是准备好好释放一下重负,还原一下自我的,可是当他真正单身一人来到山里时,还是让无边的雪吓着了。雪中的兽印戳下一个一个的黑洞,他分不清是兔子还是狼的;大声叫喊,却不知雪厚吸音,如一头扎进了海绵里。但石门坊那条浅浅的山谷,如何能与我们沂山相比!沂山传说有九十九条沟,实际上大小沟岔,有九十九条也不止。只有走进沂山,你才能够懂得什么叫与世隔绝,什么叫漫无边际。那种孤独和闭塞,能把一个在城里生活惯了的人逼疯了,再磨得没了脾气。可我这样说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把游客赶跑,实际上如今的沂山不要说在旅游旺季游人如织,到了冬季专程来探雪的也大有人在。因为大美无言,雪后的沂山那份大美,那份无言,又岂是其他地方所能比拟!什么山舞银蛇,银装素裹,这些简单的词句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很难概括雪中或雪后沂山的种种情趣。此前不久,沂山接连下了几场大雪。雪后的情景我在“做客法博”的文稿中已经提及。梅君读了,心向往之,一直想去看看,无奈年底太忙,抽不出身,二者车上不去,等到攀冰节方能成行,南路的雪已经化了许多。在百丈崖看过那通天彻地的冰瀑及勇士们的壮举,我与他返回蒋峪,从北路上去,在雪后的半月有余,又让他见识了一回真正的冰天雪地。北路背阴坡的雪,是经冬不化的,尤其是玉皇顶歪头崮一带,冰雪渐融,又形成了冻层,新的雪花覆盖了一层又一层,如给群峰披了一层银亮的铠甲,使本就雄奇无比的山峦变得更加威风。比如那狮子崮,整个山体就像一头俯卧的雄狮,冬天卧在雪里,倍显英姿。更不要说隐身在歪头崮后面,前身挺立回首长啸的回头狮;雪后的早上,万亩黑松林的满山雾凇;冰雪覆盖下翠绿如滴的万年松;孤悬天外、披银带玉、傲视千古的探海石……这些美景相信许多博友都已从网上或电视上看过,但若非亲临其境,你永远无法真正体会那份壮观和神奇!梅君那天只是初到基地,就已经大为折服,赞叹不已。他惊奇于在亮亮的阳光下岿然不动的雪,惊奇于挂在檐下长如獠牙的冰,此情此景在城里和乡下都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了,也许出现在梦里,也许出现在诗里,我记得不止有一个人说过已成追忆,可在沂山又变成了现实。这还是刚来到山脚下。倘若沿山坡而上,直达山腰,只怕梅君要五体投地,愿与雪与山融为一体;倘若能够正好赶上在山上下大雪,只怕梅君也要和我一样怡然忘归,心甘情愿做一名沂山人了!

  最让人称奇的要数四月十五那一场大雪。那一天,管委的刘主任到伙房来吃饭,刚和我说了句话,才一回身,就见漫天的大雪从山外翩翩而至。岭上、谷间一转眼就白了,满山的树木才刚刚抽出新绿,一下子又变成了琼树银枝。早饭过后,雪下得愈急,雪花片片如绒毛如柳絮,齐刷刷连成了线,如有无数道珠帘遮住了群山。我的《沂山十记》的彩页上有一幅雪压连翘照片就是在那天拍的,连翘花开如梅,正好迎春,在白雪的映衬下,金黄色的花朵显得分外俏丽。要知道在山下这可是暖融融的阳春三月呢,再有半个月就是有黄金周之称的长假“五一”!山上迎春的花卉大多数已经开了,才引得雪花仙子前来比美、闹春。可是这犹不止,第二天枝头的积雪才化又遭霜冻,如一树树银花绽放在山间,堪比梨花,又比梨花水灵、亮艳。这诸多美景,除了我们东镇沂山,还有什么地方能得此巧遇!山中的景致,我在《沂山十记》中多所涉列,唯独对下雪语焉不详,故借酬答梅君之际略记一二,稍补不足于万一。又恰逢新春佳节,作为一件特别的礼物,送给博客群的网友们。如果有个别的博友受了我的引导,执意要做沂山游,那么没问题,以我对沂山的了解,给大家做一个蹩脚的导游,应该还有点资格。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5-12-10 19:16:08

  
作者 :楼上天凉 时间:2015-12-11 09:53:49
  @夜语可书 感谢夜郎大大支持,敬茶~
  • 夜语可书

    举报  2015-12-12 21:34:13  评论

    @楼上天凉 聊以交差,呵呵
  • 楼上天凉

    举报  2015-12-13 08:34:40  评论

    @夜语可书 夜郎大大写的如此之好,怎么可能是一个蹩脚的导游呢,看完真希望来一次沂山游,见见沂山的大雪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