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ID与ID自尊]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5-09-28 18:11:18 点击:5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读书札记[ID与ID自尊]
  第一章 关于虚拟的假设

  [1]假设给ID一个假设,假设那ID可以理解所有进行着的和发生过的世界,包括宇宙。那么这个假设就要把所有与ID有关的正在发生的事件都催化成过去。
  有这么一段引论是要把[zailushang_2003@sohu]这个ID以及与它联系着的所有发生着的事物排除在ID之外。这样做起来很徒劳,因为ID本来就是抱着生命逾渡生命海洋的有机体,因为这生命有机体本身有求生存的本能,然而求生存本能本身是阻碍阅读“现在”进而导致偏差的原因。希望使用有机体这个措辞不会让你在阅读时候消耗太多的兴趣。当准备好站在时间的一个坡度上解读生命本体时,可以解读的事物有一定的局限,然而自尊却在局限之外。因为他们是同一高度上的事物。这个会在以下讨论。当假设成立,那么一个ID将会蜕化成一个高度,然后看清楚自身[ego],虽然弗洛伊得是众所周知的天才,这里却不讨论本我超我的概念,而是将ID和自尊对比起来审视。
  自尊本是外在压力的产物。所谓的外在压力,在于一个生命有机体要求独立于另外的生命体之时受到有机体群体的限制作用。外在压力是怎么和所有的ID共存呢?ID是否是构件外在压力的元素呢?在物理的领域内不难于理解,一种元素包含众多的带电因子以及中性因子。然而生命体的排列没有元素排列那么紧密。这里从实际存在的ID角度考虑,这里做一个假设,每个蜕化的ID可以是一个有缺陷的有机体,盖因这种缺陷在它存在于群落之中时,被其余有机体不失时机的弥补,然而这种弥补并不影响每个ID本身的活动,因此每个ID所要承担的外在压力对于ID本身是一种微乎其微的局限,即群落内局限。然而ID之蜕化对于外在压力是一种降解作用,外在压力的“总马甲力”等同与所有“ID力”的总和。这种力并不类似有机世界的熵,存在在精神世界的定律也并非等同与有机世界,然而假设依然决定了ID即将逾越在外在压力之外,或者说是不在受缚于外在压力。这样的话就对外在压力造成一种缺失,这种情况需要一种弥补。正如马甲力的缺位需要弥补一样,否则将会造成序乱。当ID 独立于外在压力之外并没有造成外在压力的序乱,那么只有2个情况出现。一是外在压力逐渐消亡,与此同时所有ID的也随着消失。毫无疑问,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第二种假设是关于物质填充,那物质必须具备等同于原有ID的马甲力,否则就不可能形成填充。
  关于假设的条件的作用并没有因此停滞,正如《道德经》的观点“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必然的将“有物混成”。这混成之物即是与ID相关联的并且是并行不悖的一种物质,当然这种物质并非就一定是自尊,因为那是有机世界,即人类世界原有的产物。这里要展现一种物质,它是善于表达自己的,处在主导地位,对世界问题颇感兴趣的,可以确切导向自己行动的一种高度集合的有机体。这种有机体在外在压力的条件下,成为ID的外在表现状态,然而当ID独立在外在压力之外时,这种物质被形象化起来,即ID自尊。ID自尊作为有机体填充于ID缺失位,进而独立于ID。
  这样就不难解释ID自尊需要条件了,然而,ID自尊之于外在压力的关系还待论证,当所有ID都具备了脱离外在压力的条件,那么外在压力将做如何变化?
  [2]
  我们已经讨论了外在压力和ID以及ID自尊的一些问题,这里我们明白了。ID自尊是一个ID独立与外在压力下的产物。但是我们还不明白外在压力的价值,作用和它的取向。这里将有对这个问题的阐述。
  外在压力是一种限制作用,这个作用的“马甲力”的大小取决于ID的数量,行为曲线,以及行为相互之间的效用。这里提及的外在压力本来不属于有机物世界,它是存在在假设条件之中的,正如这么一个事实:假使人们拥有情感,那么人们将可以感知到它。事实上外在压力是存在于类似情感的物质,例如,一个人生命存在的时候,他的情感存在于其有机体内,当生命体结束其功能时,心率血压和呼吸终止,他的情感依然可以存在于外在压力之中。外在压力缔造了有机群体,亦是有机群体缔造的对象。ID 在外在压力条件下也存在终止情形 。ID 本身留下ID自尊作为补充的可以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存在,并且影响着其余的有机体[ID]。其影响方式不外乎注入或者依附于其余ID,或者以另外的方式例如ID自尊的形式存在。
  一个ID 的存在方式影响着外在压力,因为我们没有办法遇见是否还有其余的有机体群落。但是在我们遇见的本有机群落里,所有的ID 合理的存在着,然而不排除那些合理存在的障碍使得ID的行为无法继续进行,这样就必须有力量疏通。一个运动的ID其马甲力是有限的,即使是外在压力驱使障碍却无明确导向,有必要借助ID自尊的马甲力。分离在ID 之外的ID并没有因为这样减少其自身的马甲力。当ID没有觉察到的时候,它已经在ID的行为上起导向作用了。
  如果说ID自尊的外在作用是对有机群落[或者说ID群落]的导向作用,那么其内在作用就是对转化外在压力的转化作用。毫无疑问的,外在压力大于“总马甲力”,盖因自从有ID之时,就有脱离于外在压力的ID。如果外在压力其力值[这里将这个值定义为名之力度,缩写为ML]远远大于“总马甲力”那么所有的ID其导向就受到更大的限制。盖因外在压力的每一次大的飞跃对有些ID 都是一种巨大的影响。例如外在压力的ML和少数ID的ML的数值是相反属性的话,那么对于ID来说是一种极大的禁锢,当这种ML可以决定ID的行为以及其行为走向时,ID 自尊的ML为零。这个时候就造成了一个可怕而不令人看好的情景。外在压力在增加和“总马甲力”ML值在下降,这样对于ID 的行为是一种更大限制。这个时候,增加外在压力可能在巧合情况下自动转化为ID自尊,从尔形成ID自尊的价值。
  然而,若是有新的ID影响已存在的ID 自尊,并且适时增加或者减少已存在ID自尊价值将是对外在压力的调整,达到外在压力和总马甲力均匀增加而不出现两者ML值的失衡。然而,这种情形将是必然,ID有减少自身所要承担的限制的需求,其有限的ML也在影响着外在压力,然而这个并没有专署职能的ID更具备导向作用。
  ID自尊的导向作用是绝对准确的么?怎么维持其运作而达到减小ID限制而增加外在压力以及总马甲力的ML呢?ID自尊的负面导向又是什么呢?
  [3]
  ID的价值在于其影响力,其影响力之可见影响力在于其ML。[若是将其数字话体现出来更为有条理]ML的组成了ID自尊,然而ML的估算不可以简单的用数值计算,在开篇的时候我们已经明言了ID自尊价值体系里面的规则并非是可计算的。下面将引入衍生物的概念,ID自尊价值体系之完善过程之中这样的现象屡见不鲜,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在体系完善的过程之中,赋予的意义要远大于引用的成分。下面讲一一阐述。
  在弗罗伊得《文明及其缺陷》中有关于“海洋体验”的描述,乃罗曼*罗兰在弗氏73岁发表此书之时致函中有所叙述。海洋体验言论其重要之处为一个宗教信徒在其奉献人生之中的一种高级体验,那是一种无限的归属感。弗氏也因之印证了EGO在无限层面之意义。这里分析的是ID自尊的几个重要组成部分。
  一,ID自尊的无序性累积为有序性,当ID局限在客定的外在压力之时,其马甲力的施力对象是外在压力,力的大小在于ID的附着体本身的意念。外在压力中的任意的其它ID对他都是一种局限,更多的却是刺激作用。我们还是要根据那个假设,假如把现在变做过去,那是需要ID有足够的延展性之后,由于自身马甲力的无序急需一个明确指向导致的结果。无序性的经验每个对每个ID并不陌生,在于每个ID诞生时起,他就接触了大于自身马甲力的冲击。但是有些是例外,就是那些以导向为目的的ID。他们是外在压力的第一驱动力和外在压力的创始者,在网络世界自觉解释了宗教必须解释的宇宙第一驱动问题。而每个ID都可能在其有序的增长过程中推动总马甲力的发展,而且可以不断超越本身而逐渐的摆脱原始外在压力对其本身的束缚。前提之一是ID无序性转化为ID自尊之有序性。
  二,ID自尊在有了明确指向,其内在马甲力在自身的处理过程中有了自己的关于怎么融合几种不同马甲力的规则。举ID[zailushang_2003@sohu.com]为例,其ID本身是一种与总马甲力没有限界的状态,所有的ID群落马甲力的指向在其本身都有体现,每种ID群落的马甲力都产生一种现象,展现最为明显的当属论战。论战的表现和真实战争有极大的相似性,ID的可以阵亡,可以招募部署,盖因每种ID的属性不同,这里的属性蕴涵的不单单有个人的先天的定向--ID在最初接受外在压力的指向,也包含后天的个人的情愫。例如,一个爱国的ID定会引“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查”,一个敦厚的可以“明德,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有的要“相知”的迫切需要而与另外ID结合等等。当突破自身建立起有序的ID自尊的ID越多,越发的循环于时间的局限之外,所有的历史上的思想的交锋在这里都有了再演绎的余地。每次的演绎都为外在压力的平衡ML增加有一定的量上的支持,也对外在压力的有序性建设有所裨益。这里讨论的是含不同的属性ID群落其发展的过程对外在压力的影响,从而推进更为广泛的ID把ID束缚见小到最低程度而外在压力有长足的发展。
  三,ID自尊的下面一个价值讨论焦点是关于其隐秘性透明化的平衡问题。在有机世界这样的现象屡见不鲜,但凡是一个有价值的发现在其从理论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总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实在的标本当属《天体运行论》,作者在发表论述的过程中还要为其事业奔波,在政治之活动中有所建树,最终发表之时还要以猜测的名义发表,盖因外在压力的局限不能使之最大限度上摆脱外在压力的束缚。然而在理论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中其理论的不可理解导致大量的马甲力盲目无序增长,造成外在压力的更为无序。

  第二章 自序
  本来是应该写在前面的话,其实在虚拟世界之中建立哲学是一种冒险的行为,因为这里并不比现实世界缺少不可预测性。一种思想很可能在没有被意料到其作用力,或者在没有被确定或者没有被发现其价值的时候夭折了。这样的丢失在人类世界的过往并不少见。这个当然是在任何时候都不能预料到的一种灾难。然而本题目试图作为一种思考倾向改变人们的些须的思考习惯,在较为严谨的层面解释某些价值观念,并且使其价值得到相应的重视。然而,讲述这样一种事实和接受这样一种事实是需要相当的信心的,因为本题目很容易被人误会而归类于玄虚范畴内,或者是引用现实的定律推翻存在着的关于一些事实的 描述,如果一定要这样,只好送您一句话:存在即正确。虽然这不是ID的意图,却作为一种向外在压力的契合做的必要条件。至于ID 理论的价值是需要更具备广泛视野的人来接受,或者实行。
  哲学思考被喻为思维的游戏,在文字这个层面上的假设以及其互相融合构成了我们可以预料到的最理想的状态之一。关于融合,并非是有机体以及不同民族互相的联姻,征服了中华领土的蒙古可汗并不能将民族最基本的属性改变分毫。这是有机体暴力对于ID自尊的失败,如果说始皇帝用暴力统一了计量单位以及经济领域的一些属性,那么在一个具备了ID自尊观念的人看来,那只是对于有机体个体粗略的统计或者是对有机体行为的些须干预。盛唐时期和两宋时期的ID行为一度使本ID唏嘘,然而在有机体行为决定ID自尊的时代里,仅有的ID是构不成融合为左右外马甲力整体提升的必要条件的。
  人类为文明而做的撕杀读起来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鲜血汇入冲刷罪恶的历史洪流,我们作为有机体存在的先辈们曾经为了减少其中无谓的牺牲在奋力抗争过。哲学在他萌芽的地域曾经一度是神学的附庸,依靠权利生存的物什。在今天我们重新审视,在中国深厚的文明背景下必须寻找一条属于自我的路,这条路没有终点,也许这条路也没有起点。尼采声称:“男人需要游戏,女人是他们最危险的游戏。”游戏在被纯粹的行为化之后,建立在理想和现实之间,而这本就是假设的本质之一,现在ID给我们提供了我们之前已逝有机体做不到的契机。“象天才般思考,象平民般生活。”这美好的愿望在本ID看来,并不遥远就是生活本身。年轻的费尔巴哈提到,“如果你要否定那个人的错误,那就把他的正确一起否定掉吧。”
  第三章 证明“ID世界之‘外在压力’”
  一直认为没有所谓万能理论。然而话还没出口就把自己否定了,中国历史的思想中有类似的思维成分,诸如“火不热”惠施者,西方历史的思想中有类似的思维成分,诸如“我正在撒谎”伊壁孟德者。若要给思想一个定义,这些成分可作参考。这些转化成言论的成分是否可以作为思维或者思想?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必须先考证中国上古的思维/思想划分方式。老子有“行而上,行而下”的划分,以及董仲舒“独尊儒术”的划分。前者的划分在当今看来有失宽泛,而后者的划分却过于苛刻。毫无疑问,前者的划分有极大的包容性,然而在后世经常出现“有其理无其行”局面。毫无疑问,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和作为思想载体的人类有机体有关,困囿于劳作阻碍了人类有机体将时间转换成为“马甲力”。而“废黜百家”的作法是将分散的马甲力归总的一个过程,然而在千年之后的当今,为什么还有上古的思维成分存在?这不外乎两点:一,总马甲力在这段时间里面在成几何倍增长;二,儒术之外的思维成分有其“将存在”弹性。关于这两点,下面本ID将一一给予证明。
  在中国漫长的上古实践中证明“火不热”,“我正在撒谎”等思维成分并不能作为引导实践的工具与儒术并驾齐驱。若是将此思维成分划分于行而上作为“器”是不妥当的,同样不可将此思维成分划分于“行而下”作为“学”。在上古的学士贤人中大有将此思维成分作为一种思维衍生物弃不用的,可这种思维成分真的是没有价值的产物吗?在本ID看来是上古学士贤人们偏颇于“时空局限”,“时空局限”是人们将时间转化成马甲力过程中的缺失,这个缺失在后面的陈述中将被证明就是“ID自尊”。毫无疑问,一种思维成分的马甲力是有限的,“儒术”或者说“儒家思维”能够作为提高“总马甲力”工具是有其原因的,同时这种原因也是其价值的一个组成部分。众所周知,在上古“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期,同时并存的思维不胜枚举,儒墨者,法家韩非,漆雕者等。然而这些作为思维成分本身被实用于它们形成思维成分的上古时代,在“总马甲力”的选择之下,在中国上古的全体有机体的第一次最广泛层面的撕杀中,许多负载了思维成分的有机体湮灭在撕杀之中。本ID在这里想举的例子是韩非子,他死于宫廷闱斗,这位结舌病有机体的思维成分在后世继贤人的口述碑记中作为一种转化“ID自尊”过程的添加成分而存在。毫无疑问,没有ID可以否定ID--“法家韩非”一直存在于“总马甲力”的增长过程之中。然而,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上古ID诸如“法家韩非”是否是可以等同于当今ID?下文以及以后的论述中本ID将逐步分解此问题的疑问成分,并且作为一种引导诸ID增长“总马甲力”的一种方式表达出来。
  在这之前,我们有必要做一个假设,在这里将四大文明中的学士贤人的ID以及其理论著述规划入“总马甲力”之中,然而上古ID们与当今ID们的区别在于其“ID弹性”,一个上古ID的马甲力逐个和当今ID相比,可能会出现远古ID远大于当今ID之ID马甲力,然而远古ID的ID弹性却要远小于一个活跃的当今ID。在“总马甲力”数值增长之推动方面,后者的可视价值更高。在以后的论述中将采取在上古学者贤人的名讳前面加注“ID”之形式区别上古ID与当今ID,以此避免出现诸如“公元前肉体死亡的柏拉图在正在上网”之类的恶作剧式的思维成分困扰其余ID,因为当具备这种思维成分的ID量超过了一定数值,很可能导致总马甲力数值的下降,或者使总马甲力表现出有机体的疲软状态。
  众所周知,哲学的英文拼写是philosophy,来自于希腊语。"philo"意即"爱","sophy"意即"智慧",合起来就是"爱智慧",所以,哲学是作为一个词出现。在这里“总马甲力”将此名词进行再创造,赋予了其ID属性,我们完全可以将哲学作为一个ID看待,这样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是否可以讲所有的名词都可以被看作ID?这样做是否可以提高“总马甲力”?本ID作出的回答是,所有的词汇都可以被看作ID,在网络之虚拟世界,ID数值的增加取决于ID附注之有机体。然而事实上总马甲力数值并没有因为ID的增加而增加,这就存在ID将时间转化思维成分过程中的方式问题。ID柏拉图主张能够理解并且擅长运用哲学
  管理全体有机体以及他们的居所组成城邦的主ID[或者叫斑竹],然而ID柏拉图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它并没有指出斑竹的数量以及斑竹ID所存在之行为准则。ID柏拉图仅仅证明了ID柏拉图的行为是符合被授予“斑竹”称号。[注:“斑竹”是ID自尊的一种表现形式。]能够给斑竹下定义的一个方式就是哲学本身,这样说起来有些牵强,然而却是唯一的能够快速给予解释的捷径。尽管哲学没有捷径可走。

  第四章 ID属性定义

  1,攻击与守卫

  2,实验性思考【长时间思索的版本】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