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俘虏日记

楼主:砌黄昏 时间:2019-02-13 06:28:31 点击: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此时,我坐在有取暖器的单独房间
  被子上有可恨的精斑还有挥之不去的脚臭味
  他们让我交出枪 但我不傻
  我在装圣经的口袋里放了几颗子弹
  那些子弹看上去随时被没收
  这样我也会因此被关上一阵子紧闭
  这都无所谓



  就是那个有信仰的人
  和割掉耳朵取宠妓女的人同出一格
  他甚至愚蠢到 卧轨自杀
  就像条子们经常说的
  地球离开谁都不会停止该死的转动



  让我说那玩意就应该停止转动
  让那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泥巴也知道
  我们不是俗语里说的
  秀才遇见兵
  审美疲劳,知道么
  对,审美疲劳


  那个寒冷的混蛋还是没收了我的圣经
  他娘娘腔一般说:小子,你本来就一无所有


  该死,让这些纳粹的现行犯见鬼去吧
  生存之道在于游戏
  最危险的游戏
  我感觉自己玩不下去了
  火车5分钟一趟
  有些人开始抱怨睡不着
  可能是好奇心不死的原因
  我发现这里最安静的时候只有6分贝


  俘虏在这里是禁语
  可是过了三天
  好多人就忘了以前的上校叫什么了


  习惯了炮火袭击的战场
  我已经适应这里
  火车 发出的地球心跳了

  2
  罗伯是洗澡堂的看守
  每个星期我都去看他一次
  不是出于礼貌
  他是个烟酒不沾的人
  这很可怕


  每个人到澡堂都奢侈的睡一觉
  有抱怨集中制和与老娘们生气的笨蛋
  还有断了手脚的畸形英雄
  他们会说一些新词
  比如蹉跎岁月


  我睡眠很好 除了有两次尿床
  我怀疑自己得了什么病
  医生也说不好
  实际上他们一周只上3天班
  这些寄生虫拿生命磨炼生存技能
  传言 他们是生吃人体器官的主


  我从来没有梦见姑娘
  这事我也奇怪
  可能我是一只鱼 鱼都是聪明的
  因为鱼喜欢水

  3
  就像老油条说的 人人都有小辫子
  作为男人你也许是成功的
  但是你听着 你之前只是战胜了另外一些男人
  英雄在女人眼里是可怕的
  英雄并不英俊


  这是忠告
  她们喜欢病殃殃的男人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从一个列兵开始到帅要有多少步
  如果帅是一种病 人人都应该拥有


  随便别人嘲笑去吧
  我从看澡堂的罗伯那里借来香水
  这样闻上去像一个前卫的绅士
  或者少爷


  但是那个冷冰冰的看守说
  明天我们就被遣散回家
  我不知道什么是见鬼的乡愁
  烟草让我忘了有些家乡话怎么读

  4
  逃离的时候老泥巴半躺着
  他并不关心任何人 包括他自己
  老泥巴是一个口吃
  不比任何人缺乏勇气


  只有魔鬼和超人才和恐惧绝缘
  我不喜欢思考 别人那里总有答案
  也不喜欢合作 一个人独处是有些无聊
  哥们 那是因为你并不理解独处的奢侈


  安全感,是的 每个人都需要这见鬼的物什
  那些看似勇敢的人 大麻才是他们的上帝
  只是在这个现场 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它
  我看够了 我很想对老泥巴说几句
  可我发现他渐渐不再从我这里
  寻找 所谓的安全感
  而我也不再是老泥巴的安全区


  这有什么可感慨的呢 你自己不也是从安全区
  逃离了么 为了自由 自由这块骨头并不能喂饱你的孤独 是你的癌症


  5

  我醒来的时候 发现身处一滩泥水
  只有匍匐这种难看的姿势才能渐渐从屈辱感
  对,饥饿,恐惧,暴躁的屈辱感之中
  安静下来 在生存的恶战里
  一切都是不能安排的


  那些胜利者的冷静 包括自己人和杀不完的敌人
  他们在终结生命中难熬着获得着
  我试图飞翔 人们的手臂高举挥舞
  那个冷冰冰的看守就是我了结的
  这时我竟然有时间痛苦 有时间回忆


  飞翔的梦 飞的不是太高
  任何一阵风都是龙卷风
  只有电线给我恐惧感
  就像我知道枪可以杀人


  我跟每个人说相同的话 看起来温暖人心
  直到雪降下来 那些话不能像帐篷
  如果有气油 再挖个洞 点燃他们
  所有人都可以像木材一样燃烧起来吧


  6

  总要找条路 降落伞总有着陆的时候
  见鬼 我现在的躯体就像蒲公英的种子
  说书人的故事里 两军对垒
  就是忠孝两全的一方拥有最强的武器
  天可怜见 我是异化的圣战徒


  就像那些爱国的酒鬼 神经强大的天真党
  我也不是不是进退为何物的人
  我也不在乎那些抽雪茄喝杜松子酒的上层人物
  嘀咕的经济账本 鄙夷的态度


  在现场上 我逃离了几个来回
  从本部或者敌方俘虏营
  我还是害怕 但至少我不再该死的怕到要死


  你枪杀了敌人 作为俘虏没有被枪杀的必要了
  睁着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
  活到和平 也看不到
  那次很多人上天堂的路已经关闭了


  作为俘虏,我是幸运的
  至少我还可以下地狱

  7
  妖精什么的从来都不相信 说人话的鬼故事
  让我惊慌失措 例如一只鞋的故事
  听起来像白雪公主 不语怪力乱神的君子
  只讲给小孩子和女人听


  还是停不下来的梦 这么多天总算睡好了
  在战场睡个好觉真是好事情
  来往的旅人 奇怪了 这里还有旅人
  炮弹没有成为他们的面包


  粮食,是的 让我头疼的必需品
  还有时不时断粮的香烟
  女人 只要你高兴 这些廉价的玩意
  可以交换一沓 就像一条鲜活的生命
  只值几个大洋


  出人头地这样的话 很多人都无声的说过
  这个时候也没人给你灌输什么有营养的话
  只要你还有任何的良知 不沦为杀人的机器
  那你就有当官发财的那些走狗所拥有的
  比大洋 女人 粮食都珍贵的思想

  8
  只要你能杀人而且听话 足够狡猾
  让别人当炮灰 活着你就可以占有土地
  老泥巴的良知 我不能自私的敛来
  剥夺别人的生命和剥夺别人的良知
  都是一样 可耻的行径


  实际上老泥巴已经成为一个上尉
  那里有很多像我一样
  做出人头地的梦 自私的大头兵
  不过我清醒一点
  这场战争是一个赌局


  只有善男信女能通过神的拣选
  不 我不怀好意的否定了
  因为我不是那样天真的人
  赌命呗 每天都赌命
  还怕那些给屠夫看厂子的砸碎么


  这条命的价值早就超出预支
  它已经贱如草芥

  9
  罗伯劝我不要抱怨 他每次看到我总是递出烟
  我好像依赖了那玩意 就像酒鬼从来不做后悔事
  我得到一个埋人的活 我的搭档和老泥巴长的一样
  我差点以为认错了人 那是个什么事都敢干的人


  荒野里 我邂逅了一个朵天上开的花
  我的搭档点着了它
  就像说书人说的 有个风月夜归人点着了草料场
  那一腔养育万千子民的心一下子燃烧起来
  多像我幼年时吹的一次牛


  那一天可能是战俘营之后
  唯一一次重生的希望
  转瞬即逝的花
  她笑着看我


  10
  拿枪的是一个比枪高一点的小孩儿
  我想拿走他的武器 天可怜见他似乎睡觉都睁着眼
  不知道怎么就落了单 我和搭档又一次被捉
  就眼睁睁看他吃肉 那是一只在路上的柴狗


  一天后他带着我们去看受伤的人
  战地医院旁边就是死人堆 有人在挖坑
  虽然我们也干过这样的活计
  目测一下 这里至少有几百条鲜活的生命丢在这


  不知道站在哪边才是小孩子说的正义
  最起码在这里埋人不受打骂
  都是埋呗 也不用看剥人皮
  不用经历哭爹喊娘的嚎叫


  我不是一个好人
  地下有知的人也不是都是好人
  我也不信生死有命的规律
  至少我认识了自己

  11
  醒来之后就听见哪里放炮
  震耳欲聋的像谁的祖坟被挖了
  然后就看见山上的桥断了
  小孩子高兴的丢下枪
  有很多病号也冲出去手舞足蹈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雀跃的
  但我知道离回家的日子已然不远
  坐上卡车 有人给我一块巧克力
  过了几个山头 搭档下了车


  山岗一座接着一座
  拿枪而衣着乱七八糟的人越来越多
  他们向我挥手
  战争快结束了 已经有女人在村庄跳舞

  12
  我不知道该不该诅咒这场战争
  家里的人快死完了
  包括认识的人 他们从硝烟里走出来
  佝偻着身躯 拄着拐杖


  我勉强能认出他们残忍的声息
  没有泉涌的泪水 只是默默的离开
  搭上那辆卡车 我要去找一把枪


  仇恨没有 悔恨也随之消失
  只有满地的雪花在夕阳下挥舞
  我不分敌我的帽子上
  有明显的褶皱 我把一颗子弹别在上面


  留给人来人往的枪林弹雨
  也把它留给自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