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暗恋

楼主:丫头萧萧殇 时间:2015-10-13 10:00:07 点击:9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天空下着小雨,我在书店三楼的框架上看到了一个名字,一本书,淡蓝色的。然后和很多个往常一样,翻阅驻留然后停止。周遭其实有些过分的吵闹,但在那样的一瞬间,我的心仿佛被什么莫须有的东西击中且狠狠的荡漾,眼里心里尽是左下角那两个横向排列的黑体字,它有一个不太含蓄的名字,但似乎也掺杂着些许羞涩,“暗恋”。三天前的那个傍晚,我开始翻阅足足在我的小床上躺了将近两个月有余的它,三天后的凌晨一点四十一分,它在我的心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然后回忆与想念开始猛烈的撞击,然后那场命中注定的开始与结束,那些魂牵梦萦的场景以及故事,那个洛枳多年前遗失的日记本,那个多年后留在盛淮南手中的洛枳的日记本。洛枳后来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和一个不庸俗的人,做一对庸俗的情侣”。然后很奇妙的,我就想起了一段没开花但结果还不错的“暗恋”。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开始暗恋同桌的那个他,和我一样,来自特困家庭,我单亲,他是个孤儿。父亲去世之后,我开始逐渐沉默寡言,不结交新朋友,也不愿意说话,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自闭的,因此同桌近一个月,我们之间也无任何的交流与对话。班主任汪老师是个慈祥得近乎妈妈一样的人,总会在私底下给我们补习,总会时常告诫我们要多多互相帮助,尽管汪老师如此的费尽心机想要化解我们之间的沉默,可我们依旧像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毫无各自打破僵局的趋势。我们都是那种沉默得几乎透明的人,不起眼,也就谈不上耀眼。学生时代的喜欢与爱,其实简单到近乎傻逼,但又总会透着一丝那么若干年后在看必然红了眼眶的场景。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的哪一天,透过走廊窗户的镜子,我在他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在那个日记刚刚盛行的小学时代,我的文笔算得突出,于是日记就成了我整日整日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喜欢开始的时候,我并不以为然,只是时常惊讶与自己那满满一日记本的他,沉默的,孤独的,球场上的,还有常年穿那两套灰色旧校服的。然后很庆幸的,在如今这个喜欢与爱遍布横流的大都市里,还能通过小小的日记本找回当年的他与自己,然后依旧很庆幸的遇到了它“暗恋”。三年级的下学期,我们不再是彼此的同桌,我在三组,他在四组,但细微的窥探没有减少反而逐渐增加。他不是老师眼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那种乖学生,迟到,逃课,睡觉总是轻而易举的就发生在他身上,而我,总是活在母亲和老师的各种表扬里,飘飘然之后继续乖乖女,只是那本小小的日记里,除了他还是他。依稀能够记得的是,那时候很多个深夜里,我总会在那些个零零碎碎的片段里企图寻找父亲的影子,试图告诉自己那不过是一场终究会磨灭的幻象。当我开始意识到喜欢的时候,是在五年级的分班,我们从此成了陌路。很多人觉得,孩子之间的过家家,来得快去得其实也快,但从小,我就是个特别念旧的人,尤其是能够念旧的人。当日记里承载的不为人知的秘密越来越多的时候,我们都在学着逐渐长大,离天空,离梦想越来越近。那些奔跑,那些竹林的穿梭,那些走廊窗户前的不经意,那些个只有我在意的一瞬间的流光溢彩。很快,我们各自毕业了,小学的毕业季念册上我们都缺席了彼此,但也只是仅此而已,我从不相信这个小镇能有多大,大到我们从此再无相见,我也从不相信这个小镇能有多小,小到抬头就能看到的身影。我怀念洛枳,我也怀念盛淮南,但或许其实我只是怀念那一场偃旗息鼓但却声势浩大的“暗恋”。

  初中开学那年的九月,我在酷暑难耐的下午,一楼中间那个教室外面的墙上,再次看到了我和他的名字在同一个班级,那一刻心头是真的如小鹿乱撞,觉得上天真是待我不薄,然后在很多同学都厌烦的开学日兴高采烈的走进了新的教室,那一年,我在三组第六排,他在一组第八排。那一年,我已经可以做到云淡风轻的与他对视,然后说一句“同学,麻烦让一下”。我从不曾想,即使过去那么多年,我依旧如此深刻的记得他。初中,是很多人情窦初开的萌芽,喜欢和爱开始变得张扬,我依旧透过操场,课间十分钟,放学路上把他深刻细致的保存在日记里,林林种种,数不胜数。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暗恋都如我一样小心翼翼,从不声张,说来很是奇怪,那时候的我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表白,甚至习惯性把所有发生的事情像讲给老朋友听一样把他保留在日记里,可以天马行空的对话,从不拒绝也从不承诺,而细微的窥探也变得越来越了解。无意知道他生日的时候,是在梁老师的一堂英语课上,老师让同学用英语说出自己生日的月份,至此以后,我记住了那个日子,并且设定成了我的终极密码,成功的盘旋在我的生活,从简单的QQ到所有的银行卡密码都透着他的生日,即使是在很多年后的今天也依旧如此,不曾改变。那一年,我开始接触郭敬明的书,开始了解了很多不同深意的喜欢与爱,很多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扎着两个简单的羊角辫穿着母亲编织的粉红色的毛衣,拿着老夫子或者读者低头默读,而他总是会在不远处我的身后和另一群人谈论刘德华的新歌,或者黄家驹。那个年代的我们开始都有各自的偶像,会与同桌或者某个同学讨论新的流行歌曲,新的电视剧,老掉牙但依旧津津乐道的剧情。那时候的他,很喜欢刘德华,每每与人谈起,总是神采飞扬,渐渐的,我也开始听刘德华,看刘德华,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觉得他长得其实也像刘德华。青春期其实并不懂爱,只是在那个懵懂的少女时代,总有一些细微的相似带着欢喜与羞涩慢慢靠近,逐渐萌芽,潜移默化直达心底。如果多年后的今天,你问我喜欢当年的他什么,我其实并不能说上个一二,只是在那个单纯的学生时代,心底有个暗恋的人仿佛就是一件幸福的事儿。当日记本开始泛黄,新日记本开始替代,他依旧是鲜活的主角,时间的洪流里,就像是从未见面的老朋友,各自诉说,彼此倾听,但从不打扰与批判。事情的发生是在一个春风荡漾的下午,我从不曾想那是我们第一次谈不上交流的交流,也是最后一次。同桌塞给我那张传说是他递过来的小纸条的时候,即使时隔多年,我依旧能够清晰的描述出我当时内心的激流勇进,那份躁动与忐忑还有羞涩得发红的脸,统统在那个春意盎然的下午展现得淋漓尽致,只是当我怀着少女满心的欢喜打开那张字条的时候,那几个令我哭笑不得的字瞬间泼熄了我所有的少女情怀,而残留的那张羞涩泛红脸令我连回头的勇气的没有,直接拿起桌上的话题作文书让同桌转交给了他,而那张字条从此很鲜明的刻画在了我的心里,“把你的作文书借我看一看”。这么多年过去之后的现在,每每想起那一幕,我还是会有小小的紧张与激动,那个少女时代的情窦初开其实也是渴望回应,期待梦幻般的王子的。字条之后的我们依旧从无交集,各自生活学习,谈偶像,说故事,还有我的恋恋日记本。生活总是会被无形当中很多的插曲无意或者刻意的打断,他开始不停的逃学,不停的旷课,我开始很长很长的时间见不到他,但偶尔我会在母亲的烧烤摊前看到憔悴不堪的他从我家对面的浪潮网吧进进出出,频率越来越多,每一次擦肩,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够记得我就是那个借过作文书给他渺小的同班同学,但每一次我依旧会执着的在母亲的烧烤摊前等待与他再次擦肩。终于,初二的那个下午,他从校园静静的消失了,从此再无擦肩。我通过很多种方式打听到了他离开的因果,然后突然意识到我其实比他幸福很多,至少我有一个爱我如初的母亲,而他整日活在他叔叔的谩骂与指责当中,最后被迫退学。这世间有很多的不公平,我们总是不能把它想得太大太多,因为只会苦了自己,毫不相关的人不会在乎你的死活,而你的死活只有爱你的人才会时刻放在心上。我依旧安安静静的上学,安安静静的日记,安安静静的想念生活在某一个地方的他。

  两千零六年的初三下学期,我的家里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火灾,我毅然决然的告诉母亲我要退学,母亲含着眼泪默默的看着我说;”将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责怪我,可是能有什么办法,你弟弟是一定要念书的,男孩子将来是要养家的,没有学历怎么养家啊”。我其实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母亲,那时候的我,已经不在是乖乖女,那所学校束缚了我的梦想,而我一直都想逃离。我在母亲和二姨妈的劝说里,极力坚持了退学,至此与那个充满朝气的学生时代再无任何瓜葛。当真切的远离那个小镇,在世界的边角寻找与他有关的气息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之大,那些新奇的,从来都闻所未闻的,真实的乃至不真实,都切身的在自己身边逐渐轮番上演,没有人会在意你是否累得喘不过气来,没有人问你是否还能坚持,每个人都淡定自若的重复着机器一样的流水线,你在那样的瞬间俨然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旁观者,虽然不用你买票入场,但随时都会另你流离失所,露宿街头。那一刻,我突然就会无比思念,担忧在另一片天空下的他是否会比我幸运,遇到一个所谓的好人,给予他人生路上一次温暖。我开始疯狂在日记里与他对话,那些不为人知的心酸,那些胆怯与害怕,那些工作的不如意生活的不顺利,那些眼泪,那些关与日记里的他。很多坚持不住的时候,我都会坚定的告诉自己,他也和我一样在世界某个角落未了生活努力,我又怎么能放弃呢。他就像个如影随形的影子,活在我心里某个封闭的角落,一躲就是好多年。我原以为,他就此一生只能活在我的日记里,却不曾想,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我们会再次相见,并且还能像老朋友一样相谈甚欢,那时候,他在我心里,已经十一年。二零一一年的那个深秋,我回到小镇,机缘巧合的在小镇的那个超市里遇到了一个朋友,通过那个朋友找到了当年和他关系最好的班长,然后通过班长要到了他的电话。那一瞬间的复杂情绪,掺杂了太多连自己都无法捕捉确定的忐忑因素,像个孩子,找回了丢失已久的纯真。联系他是在几天后的傍晚,一句“嗨,老同学,这些年过得还好吗”打开多年以后正式交流的话夹子,那份勇气,我足足斟酌了好几个晚上。对与那份被我关闭已久的少女的悸动再次涌动的时候,那些个十一年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聊生活,聊琐碎,聊那些不为外人道来的苦,聊这些年里失去的,得到的。我们都在这滚滚红尘里铤而走险的长大,那些曾经尖锐得见人就扎的棱角早已在初出茅庐时就被打磨,无情的撕扯,而那些个所谓的高傲得不得了的自尊早已抛至脑后,可有可无。我一直都觉得我们彼此很像,很像的很像的那种,当见面被赶上日程的时候,是他要离开小镇去北京了,在那之前的几天里,尽管我各种的抽丝剥茧明示暗示他也依旧没有猜出我是谁,可见面依旧让我足足纠结了好久。终于,多年后的重逢像一剂兴奋剂,各种紧张,心慌,期盼涌至心头,按捺不住的激动。小镇拐角的那个铁路旁,晚上十点,我们相见了,各种的熟悉与不熟悉,紧张与不紧张,都在不断扩大然后在扩大,他依旧是当年的那个他,内敛,成熟,不张扬。他说我记得你,“当年总是穿着那件红色毛衣坐在教室低头看书的女孩”。就是那样简单到不行的一句话,温暖了我往后很多年的时间,时至今日,每每想起,依旧带着淡淡的初恋的感觉。我们穿过球场,走过俱乐部,途经一生活区,最后回到蒙古小草原,很多不为人知的曾经,原来他都记得,他还说当年的退学和他叔叔没有关系,是他自己的原因,这些年他叔叔对他还不错,他的工作也还很顺利,只是婆婆的身体不是很好,让总是身在远方的他有丝丝担忧。听到那些话的时候,还是觉得欣慰的,这些年的风霜过尽之后,我们都在努力的生活,让自己也让自己的家人更好,虽然每走一步,都并不是那么的容易,但至少还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我问他是否还是一如当年那么喜欢刘德华,他说早就已经不听他了,我说你知道吗,我所有需要设密码的东西全部都是你的生日,这么多年从不曾经改变。他笑笑说你连我生日都知道啊。我说是啊,这些年我一直把927当做是我的幸运数。然后他很惊讶的说,谁告诉你927是我的生日,我不是那天啊生日啊。我突然就蒙了,我说当年梁老师的英语课上你不是说的927吗?就在那样的寒风的深秋了,我们被彼此给逗笑了,他说那不是他的生日,那是刘德华的生日,当时他们正在讨论偶像的生日,然后随口就说出了那个数字,只是难为了我,从此就记下了那个数字。我居然就这样坚定的坚持了那样一个乌龙事件整整十一年,但那些美好却也因为这个乌龙更加富有意义。那个晚上,我们一直相谈甚欢,回忆过去,畅谈未来,分别时,在我家的路口,他说原来你住这啊,我退学前的那些日子经常在你家对面的网吧上网,你有看到过我吗?我笑笑,摇摇头说没有,一次都没有啊。那样昏黄的灯光下,他的身影被拉长,包裹住我的,也包裹住当年那些我刻意等待的擦肩,我想让那些美好就静静的躺在我日记里。

  两天后,他去了北京,在北京诺大城市里日日奔波,疲惫的时候,他就想想未来,想想小镇,想想家里的婆婆,想想那个深秋的夜晚。那之后,我们真的再无相见,后来的没多久,他发来短信,说他在北京被骗差点进了传销,不过所幸还好,自己逃了出来,没什么大事,勿念。在后来,我也离开了小镇,走之前,我去到了他和婆婆相依为命的家,没有进去,只是看着窗口透出的光,会让我觉得安心,感到温暖,有个人,始终和我一样,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做着卑微的工作,因着梦想,因着家人,在不断努力,让自己离幸福越来越近。那年深秋,我给长达十一年的暗恋画上了句号,偶尔我也会在空间看到他的状态,去年,他回到了那个小镇,在小镇的化工厂里做着一份简单的工作,有空闲的时候会约上几个朋友去钓鱼,生活得一切感觉还好,我从不点赞也从不点评,只是在心里祈祷,我们都会越来越好。

  看完“暗恋”的时候,我就总觉得自己应该写点什么,就像两个月前,在书店莫名看到的时候那样,百感交集,却不知如何提笔。有时候一本书,真的会带给你很多的东西,有些可能错过,有些却能一辈子深记。
作者 :云近窗 时间:2015-10-13 15:14:32
  暗恋,本就是心悸的事情,如果是发生在青涩时期,就更浓郁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面条大海 时间:2015-10-13 16:30:39
  乖乖女的心事,总能感染人。
  青春期的爱情是单纯美好的,尤其是在懵懂的少女时代。默默的欢喜与羞涩是重要的经历,萌生的情愫影响至深,那就是心底的暗恋吧。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