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九月尖叫【一】【二】 【三】 【四】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5-10-09 21:17:04 点击:92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凝视婴儿的眼睛,如同疼爱月光,学习呼唤母亲
  退去的海浪,带去咸湿的沉默,起伏的海是夜的乳汁
  扛起大海的誓言,成熟拥挤血管的声音

  藏在黑色琴盒里的影子,冷到极点,我在大火中焚琴煮鹤,直到夜的尽头

  枕头下面压着不倦的歌颂,野花昂起头颅,这胜似新娘的野花
  以黑夜的名义诅咒,没有棱角的事物,不厌其烦的正直

  在寺庙中抽烟,微弱的光线盛大了佛像
  少年的眼神像鸽子,安静了天空中滑动的云朵
  让人羞愧的马粪,拂去身上泥土的威严,挡在前方的红尘,跪在地上的诵经声

  用一支哽咽的毛笔,描述暮霭,荒山和不曾留下的泪水
  含糊其辞的善良,没有地址,无奈的看清手中的名姓

  傲慢的骆驼又让人肃然起敬的沉默,令人压抑的巍峨

  寂寞彷徨的车站形同虚设,贩卖灵魂的写真

  火车的喘息陌生了落日

  驱赶拘谨和寒冷,窗外的光,迎接幸福和力量

  急促的奔跑,追赶青春,爱情,自有的飞鸟虚幻了草原

  为了爱情,鸟踩乱了芦苇,慌乱的羌笛像跳舞的少女

  给嘎吱作响的床一个忧郁的借口,麦子干瘪的睡在其中
  椅子一成不变的悲伤,安静的午后笨拙的逝去

  鲜血赤裸的流动成海洋,简单了噩梦的颜色

  失眠女子透明的梦境中,红色衣服如往事随风飞舞
  白色的藕像栅栏,森林中有浅显的足印

  徐徐睁开眼睛的秋水,落在眼中的是云朵是一声叹息
  世上最多的故事是你伤害了我,从此风有了年龄
  浪费力气的羽毛,打碎成片的冰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5-10-09 21:17:20
  岁月磨损的部分在脱落,时间的花纹依然在行走

  记忆深处的刺,隐隐作痛,轻轻抚摸童年的往事

  对于盲人,白天和黑夜没有区别,但她会兴奋的呼叫天亮

  忘记一个人的时间有多长,关节炎与酒杯,灵验的验证阴天

  无情的胃泯灭一切,被吃掉的鱼再没有浪花和海

  购买逝去的岁月,雨水因此缺货

  雪天看不见影子,旧毛毯盖住夜晚。发现一个淹没了影子的人

  诚实是可怕的,当人不理解你时会发生危险

  秘密是一道旧伤疤,羞于启齿的事在酒后吐露

  北方的草原是英雄脚下最后的疆土,埋没在路的尽头

  闪电短暂的生命,给力黑夜最美的部分,我像野草在青黄之间讲述生死

  蜜蜂在一树盛开的桃花里,不辞辛劳的搬运微不足道的蜜

  在思想的火花面前,人早已面目全非。接头暗号一般的地名,点缀你的记忆

  清新的空气如同拉链,给自己设计一个故乡,收货水晶的心
  坚信奇迹,美妙的呼吸。银杏叶是装饰大地的面具,孤独的高潮

  迷失在五月,粽子酒杯与艾草。献给腐烂的身体
  龙舟上的号子与吟唱,滚滚巨浪如同汨罗江那个泪流满面的人

  一生是短暂的,他的白昼,黑夜,草样的身子蘑菇的心,以及说过的话都是短的

  古老的回民街,有酒鬼和浪子。如果给予启示,他们将变成圣徒和战士

  患了伤寒的风,穿透祖国的心脏,书写黎明和温暖
  生活是一场睡眠,所有的书页都是六点钟的露珠

  槐花的香味如同少女的等待,仿佛初吻,羞涩的心跳
  洁白的槐花有着偏执和忧伤,起伏不定的她,短暂的喘息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5-10-09 21:18:23
  惦记你的唇真好,飘落的花是你没说出的话

  微小的波痕是你小小的犹豫,落在膝上
  温暖涌向肩头,带着羞涩的红晕,干净的心微微倾斜,又努力保持平静

  一个人的名字充满了人世的艰险,北方的雪花让人爱上漂泊
  恋人的欢笑勒紧了树腰,秋千的摇摆,是一阵重重的疼痛
  脚印种在脚上,旧字在旧信里焚烧,我批准所有经过的人瞬间老去

  童年的水晶鞋,美丽的公主裙,十个小矮人安静又机灵
  相爱的人也有争执,但内心是幸福的。当我老了,我希望有一双年轻的手握住我漂泊的心

  艾草在搓捏中变形,像是照不到阳光的海水,北方的风筝和布谷鸟
  草叶在清香和苦味中逃离童年,他失踪的放大镜,看到
  过期的珍藏的牛肉干,填写在时间里的赞美诗,墓地里的马蜂窝
  一次扫墓,发现石碑像一个空巢,上面刻着褪色的名字
  菊花的花瓣上,还有她记忆的笑容,像是指着空山喊话

  饭票写满了劳动和饥饿,一张张嘴在排队

  潇潇的落木印在秋的背景下,稻草是一个陌生虚拟的人

  你掩口而笑,像一道轻快的闪电。妖娆的花有透明的软骨,完美了黑夜的内脏
  赞美冰更加热爱海水,完美的淹没沉静,新鲜的悲伤

  月亮被人摘下,天空在大雾的侵袭中不再透明而且脆弱
  放弃了整个夏天,放弃了飞翔,昙花不像他的同类,不能开放的无忧无虑

  找一个荒唐的借口,爱上野性的呼唤,却又在马嘶中战栗
  乡愁喷溅着平定和暴乱,搅疼了一整条河流

  小山村又不认识名字的羊皮和被嘴吹灭的灯泡,风已经念过花甲,还在念书

  一片安静的叶子在黄昏中晃动起来,萌生了沉静,抖落了爱情

  亡魂是凌晨的一阵雾气,是一桩不动声色的心事

  秋天放慢了脚步,不留痕迹,在你发现之前,悄悄离开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5-10-09 21:20:06
  在镜子里想你,在案板上恨你,在尿盆中恼你

  祖国是往事和记忆的总和,是爱和泪水的代表,却也是限制人思想的边界

  光着屁股走南闯北,童年是他的遮羞之物

  青春的雪花和老人的头发一个颜色,典雅的乡音掠过行走的女子,腰肢婀娜
  透明的伞遮挡似水年华,在晶莹剔透的叙述中,梦想细腻的发芽了

  在镜里喃喃自语,举手投足都像一个不老的神话

  飞鸟的翅膀和野兽的足迹已经所剩无几,只有一条洒满欢笑的道路
  一条寻觅灵感的猎狗在,走失在回家的小路,悄无声息的死去

  蝴蝶爱上花朵,小草恋上马蹄,微不足道,稻田里插秧的父亲,河边洗衣的母亲,他们才是最深沉

  日子甜甜的一勺一勺喂在嘴里,时间把他变的越来越小,只剩伤口

  小时候对旧商店的印象是粗糙黑乎乎的木柜台,盛糖果的玻璃瓶子,那是一种廉价的仰望

  封闭的身体像花瓣,一瓣一瓣瘦下来,埋住你的名字,花香会慢慢消失

  在河边洗衣服的人已经和水流一样不知去处,玩水的孩子倒像一件会走路的衣服

  逃学的星星和鸟,小鸟夹着尾巴消弭在远方,这时的星星落在树上,不在人间留下阴影

  乌鸦的罪名在于不提供预言,悲凉的祠堂在黄昏中寂静,漆黑的夜里,我呼唤布满伤痕的你

  微凉的灯光照亮国土,对纪律的崇拜是弱小心灵燃烧的脂肪

  靠在胸口的悲伤是坚硬的纽扣,为了节省力量才痛快的流泪。多么希望明天不要来临

  陌生名字前总是沉默,被覆盖的孤独受到慰藉,又流出艰涩的泪水

  青峰披上翠绿的衣衫,古松的身躯无惧无畏,每一分钟都系与未来

  珍藏灵魂 教堂传来祷告声,落叶捎去远逝的硝烟

  纠缠在时间的挽歌,凝固成沉重的音符,流浪的语言变的虚无,却有不变的高贵品质

  墓穴占据着告别的空气和疼痛,回忆拥挤着,冰冷的结出一层冰

  森林的傲慢,树枝的谦卑,这些都将缩小为尖锐的刺

  孤独者盯着脚印,移动的无助在内心行走
作者 :碎月15 时间:2015-10-25 22:19:14
  @面条大海 非常喜欢你的诗来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