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墓碑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6-06-25 03:52:14 点击: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墓碑

  夏至已至,梅雨刚过,中原已经正式入夏了。不知觉的那几日来的烦闷之情一扫而光。朋友之中信息灵通的发了一些短片。。关于流水淹没路段,淹没商场的惨状。我对朋友一向挑剔,或者是因为我本身就是个不配担当朋友重负的人。表面上做些文章,又极其自大。所以与我断交的大有人在。草率的过一生,也算怒激偶放。这夏天就这样来了。我看看荒废的时间与角落的猫粮。开始担心自己的将来了。
  就像九七回归那样,当局放出的口风是“舞照跳,歌照唱”。当然那是当局给民众发的一个毒誓,好让国家安定。相同的是,我在那一年,尤其升学考之前发了一阵子狠,做了一夜的呆。生存问题就是路呐,路呐。
  这就是走不完就难以回头的路。
  数日前与母亲去探视父亲的坟墓,就在我住过院的山坡上。那里有几处野坟相连。他在世上的时候,也就是只有邻居。少有朋友。我一向认为朋友是用来出卖的,大约是因为朋友不见得比猪的价钱高。我这么说因为我就是猪,还相信点什么。
  父亲生前誓要做个浪漫自由的人,和所有的男子有一样的心思。浪漫的时机不对就有了我。
  我自然就明白父亲的志向,志向这个词就是他一生的追求。
  这座山里隐藏的市区的一部分,现在也有些城市的面容。长辞于世的父亲早已把我看穿。我生于世也就是个吃。鸟为食亡的事迹罢了,这个典故用的并不切实际。
  我本来就是任性之人,偶尔有一席言论。多是关于忠孝的,谁让我是怀庆府不肖之徒。实际上有碍于母亲面子的,有敢言又怕我报复的,有敢于议论又不屑的。说一千道一万,没人愿意提及我。
  孔子有孟母三迁的典故自是家喻户晓。然而作为学托的孟母与他的圣人徒弟一样的仁人志士,对待不忠不孝之子都是痛骂一番。因材施教的圣人,而且战略上鄙视黑社会。子不闻:苛政猛于虎。大约是黑社会执法者的外在形象。父子们以万物为刍狗,忠孝节义我做不到,为先考守孝三年我也做不到。自是每日游戏累了之后,忆得父亲给做的饭,省吃俭用赠与外出游历的一笔钱。其余我记忆起来的都少的可怜,忘亲恩的多。
  我觉得做孝子实在是一种被人可怜的生活方式,大多数的小子目的不纯,不是锦上添花,而是为了博取同情。你说我狡辩也罢,说我冥顽不灵也罢。我自认为自己不是孝子,却也不会为了生计一昧的孝顺。“田园将芜,胡不归”这就是陶潜警告后人只做些本分的事。
  做到有父无君在当下是个极为容易的事,然而有君无父也算个十分疲软的教唆之道。盗跖的小弟也会骂孔子:“你也算个人。”然而这是道上的说法。
  养了只黑猫,是不良的物种,或许这种猫像是穿了夜行衣,去毁坏停放七天的尸体才被人认为是不详吧。竟然也会因为短命而乞怜求生,我离做一个长寿者的日子不远了。
  有人吊念先哲或是名士必上有名的祠堂或是庙宇。偏安一隅的我却也只能吊唁这墓碑没有的无名冢。想来早年那些大哥级或者自诩大哥级的人物,被我打了之后放出的狠话:“好好好,你有冢。”这话我当时听不分明。现在知道了,他说的不是我以为的“有种”,而是----有冢。当时我还有些自傲,线下想想,那是吃软饭的口实,拆白党的技俩。
  父亲一生也没有积什么善与德,生意的失败而后就是一蹶不振。现在的我还发愁吃穿,怨不得离世的父亲,也怪我自尊心作祟,不愿做力所能及的事。这是别人的说法,是个很久没说话的小伙伴说的。
  现下的大事交由亲戚和家弟去做,已然做了一半。在这一阵子之后,我又趁机堕落了一阵子。如今这个吓破胆,走走过街天桥都吓的不行的我。与混日的大多数人都患上了这样的心病。是被人诟病的人渣,就像那个背叛我,我说他是人渣的人一样。
  人分三流,品别九等。作大丈夫逃不出三流九等
  我在医院里看到一只猫长的极像我家的猫。以前喂猫时,有人说猫是奸臣。我独不信。或许就是这只我曾给过一饭之恩的猫替我守了坟。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事。梦中哭泣过,惊醒过,惆怅的掉下泪来。
  2016年06月25日 3:44
  《将心》
  不知何时,我不再在人前哭泣。
  只因为我是落在井里的一片银杏叶,
  太多的泪水从土地里绝缘而出
  把我和太阳淹没至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