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花椒

楼主:面条大海 时间:2016-06-24 22:06:31 点击: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花椒

  我也是个没有主义的人,但是过着一段自由是生活。虽然不富裕,也能闻过别人描述苦行僧的事迹。向往勇闯天涯的气魄,所以不能称之自己为大丈夫,姑且叫做年级不小贪玩的小鬼。我的快乐多建在别人的痛苦上,所以还债一般的励志:做一届普通的贱民。当真做了贱民,又不满做贱民的拘束。茶余饭饱,没有过多的社会交际,独处两居室,偶尔关注世态。也是一种贱的可以,单一淳朴的生活方式。
  成年之后,我对着小城仿佛也有了感情。网吧和小吃摊是最爱,平日访问最多的是报刊亭和烟摊贩子。因为不擅长饮酒,平日又少运动。受了气就辞了工作,炒了老板的数年光阴,好像有些失意,然而焦虑是常有的事。常常对家人发脾气,有时忤逆之态不可名状。我也想跳出这个平凡的生活了,就像当下的青年在酒吧,舞场,ktv里挥霍人生。然而我这个年龄出没在这些场所的是狠角色。不经意碰见他们,是要欺负你的。我也改不了自己不上台面的作风,尽管居住几十年,对本地的风气还是不甚了解。路上碰见了也不认识,也不期许谁能认识我,糊里糊涂的做一个小市民罢了……人为何苦争,与世相处一定要压人一头么?这是说不清的事,世上的事本来就是你不欺负我,我就欺负你。至于ktv,报纸电视里又多报道是黄色场所,是少年人的禁地。想来我已成年,总该有些见识,奈何身体的疾病。这仿佛是与我多年浪荡不羁的生活作息有关,别人也不屑于我这种病。本来就是过了少年的时候,争又争的了什么,乖乖待在家里待命,期盼有天上帝或者佛祖能眷顾我。这不是俏皮话,真的想象着有这样的好人,尽管世间存之不多。
  我居住的是一栋普通的楼房,笔北京六七十年代的筒子楼好一些罢,有独立的卫生间。当然不可能有车库,两栋楼之间仅有煤房两三列。两栋楼之间的间距也算是合理,采光也是好些的。平日邻里相处颇为融洽,常见他们在一起做下棋打麻将的消遣。多半知天命的老人在一起将息,就在你看的见的地方纳凉。
  唯有一个耄耋老头,他的眉须白的像鬼,脾气很大,所以平日里有些怕他。谁家的太阳能忘了关,哗哗的自来水流的满地。他就扯了喉咙叫上一番。这个时候像是又从学校返回,送了外孙又买了菜之类的。是一个淳朴善良的人。
  家里是养的猫的,近日我家的猫下了幼崽。母亲怕将养不活,家弟又烦猫儿夜里叫春,说是要送人,这不知是第几窝了。送不出,后来还是卖与猫贩子。那个老头也是烦猫的,因为他养的是鸽子。整袋的小米做了鸽子的口粮,听闻大城市林立高耸的楼层里有养鸽子养的好的人。能用这鸽子通信。老头不服,或许这就是他养鸽子的初衷。因为我家的猫逮过鸽子来吃,那是最初养活不起的猫做是事,所以我想他对我是恨恨的。还有“在家里啥也不干,要做秀女”的话。母亲对我说了,我也有些生气,时间长了听之任之,只是反感他拿玉米棒子打我家猫的举动。尽管他常拿些鸡骨头给我家的猫咪。
  他在两个院子之间的墙角跟种植过一颗生了刺的花椒树。小时候爬墙的时候,有小伙伴挂了裤子的。所以借着别人的愤懑,折下来树枝长的又长又好的。又一次被他发现了,就被赏了几个暴傈。现在想想甚是可笑,哭着回家之后,正在炒菜的祖母就堵着他家的门口。最后还是他先低了头,送了我一袋小熊饼干。
  “以后不要搉数枝,树跟人一样,搉了疼不疼?”
  “我搉它是怕扎住人,这树有啥用?”
  “花椒树长花椒啊,夏天还能熏蚊子。”
  我本来是个告冤状的行家里手,这时竟然也语塞了。今天炒菜的时候想起老头是话,还因为另外一件事。
  我家的第几只猫已经忘了,那只猫有次在花椒树下抓了条蛇玩耍。被他撞见了,他也不怕被蛇咬。我吓得躲在一旁。当然比起狗来,我还是不怎么怕蛇的。
  “这是啥蛇,你不怕他咬你?”
  “菜花蛇,没事。”他掐住蛇头,蛇还在不停的摇晃身躯。“要掐这儿。”他哈哈大笑。
  “我知道,打蛇打七寸。”
  “知道的还真不少,还有一句话叫强龙不压地头蛇。知道不知道?”
  渐渐的我有些不怎么怕这个老头了。他把抓来的蛇去了胆之后泡在酒里,说是可以治风湿。
  现在我家养的猫还是时不时惊扰他的鸽子,不过他已经不怎么烦我家的猫了。因为附近的老鼠少了很多,几乎销声匿迹了。
  近几日下雨,隔壁老太太和老头一起修补没放上的洞。我大有感慨呐……不是什么道理都是对的,就像不是什么日子都是用来怀念的。所以我写作文的方式般的总结了:把那些值得纪念的,不值得纪念的往事都交待给昨天吧。把无聊的日子一笔勾销。就像那株花椒树,尽量做一个有用而不是废物的存在吧。虽不典雅,或许还有失庄重。就算果实贱的不行,还是不要小看自己的好。牙痛的时候,我最先想起的就是那株花椒了。
  2016年06月24日20:5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