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凡尘故事]我的美丽乡愁

楼主:天涯笑言 时间:2010-12-12 19:20:43 点击:124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美丽乡愁
  
  我出生在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但因为年幼,所以“如火如荼”于我没什么真切印象。等有些记事了,激情年代也将逝去,我面对的已经是“继往开来”的新时期了。但农村人对这些“年代”、“时期”是很不感冒的,日子还是那个日子,家仍是那个家,生活仍需自己过,我的人生,也便从当一名农民开始。
  放了学,第一件事就是做饭,那时候家家厨房有个一米高的灶台,捅开煤炉添水淘米煮饭,可饭好了却因为个子小端不下来,于是跟小我2岁的弟弟两人搬凳子爬到灶台上,一人一端把锅抬到灶台一角,等大人回来便可吃上现成饭了。如今这事恐怕会让八九岁孩子的家长惊出一身冷汗,可从那时起我便开始农村生活的锻炼了。
  农村家家都养猪,可没那么多粮食喂猪,放学后背个筐去拔草,成为家家孩子的必修课。我们这里马什菜很多,雨水多的夏季满地里都是,曾有一回我跟大伯家的二哥雨后只穿着短裤钻进玉米地,我负责在泥泞的玉米地垄里拔了草堆成堆,二哥负责用筐背出来,不到小半天就装满了手推车,两人满脸满身的泥和被玉米叶划出的道道红印儿。还有一种落辘菜长得也很旺,收回来晒干,邻村有个磨草机,将干草磨成粉末储藏起来,冬天是喂猪的好饲料。猪更喜欢吃的是药厂的泔水,是玉米生产药剂后的废液,母亲每星期都要用手推车拉上500升汽油桶改装的泔水桶,到20里外的华北制药厂拉泔水,我放学后拿上段绳子到半路上去迎接,虽然使不上多大劲,拉个偏套母亲就觉得很知足了。其时我已经开始努力学习了,记得有次在迎接母亲的路上,我竟然想出了那时小学中著名的巴格达老人分蜂蜜的“思考题”答案。
  那时农村一到农忙时节学校就放假,老师们要回家参加劳作,孩子们也要回家帮着收获。而孩子们最不喜欢“麦假”、“秋假”这两个假期,所有农活中我最不喜欢拉麦秸,装少了怕人家笑话,毕竟也算“男子汉”。麦桔很干燥,很光滑,根本垛不住,缠几道绳子也不管用,在坑洼纵横的土路上一晃荡就容易偏斜,好几次车子翻倒在半路,真有点欲哭无泪。
  农村男孩子成年的标志不是年龄,而是参加劳动的强度,“出圈”、和“拉大锄”是两项必经的活计。家家的猪圈是跟厕所相连的,农作物桔秆在猪圈里沤一段时间就是很好的农家肥料,第一次跳进污水粪便腐烂的桔秆混合的狭小空间里是很需要克服点心理障碍的,从1米多深的圈里把粪扔上来,还要装到车上送到自家地头,每次至少都要一整天时间。“大锄”是在较大的铲锄上装一根2米多长的木杆,专用于玉米、棉花等垄隙较大的作物锄草,因为个体大又笨重,力气小的不容易操作,暑假时,我便在家人阻拦中开始“拉大锄”作业,累得晚上睡不着,第2天起来膀子酸疼得抬不起胳膊,但仍一副有成就感的样子。
  在农村,只有体力劳动才算“活儿”,脑力工作算不得“劳动”,农田里的活儿需要的是力气,脑瓜儿灵活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农村人多重男轻女。后来成年娶妻生女,偶尔回老家帮着去整地,老婆没干多一会儿忽然说:“我总算知道农村人为啥喜欢儿子了,这活真不是女人干的。”边说边撂挑子一边吃月饼去了。现在地里活儿再不是骈手砥足刀耕火种那么原始了,农村也随社会进步到经济时代。
  我家也在市场社会里“经济”了一把,上世纪80年代末,村里几户人家响应号召,“养鸡致富”,其时我已到外地上学,暑假回来帮着编鸡笼,做食槽,清鸡粪。母亲没上几年学,却也买来养鸡的书,按配方做合成饲料,按书上使用添加剂,还学了简单疫病防治,忙了整一年,结果一算,赔了2000多块,心理承受力低,说啥也不干了,而同期的另外2家,如今已经几百万元的养殖大户了。小时候,深夜里父母在院子里编草垫,院里挖个坑种过蘑菇,前两年兴起一种苏打水,一喝,这不就是我小时候在家用小苏打跟柠檬酸兑在一起的汽水嘛,而那味道,远不如小时候自己做的汽水好。
  母亲的记性是相当好的,不光自家亲戚家孩子们的生日全都记得,周边邻居家的孩子生日都记着,甚至谁家哪年哪天娶的媳妇、哪天磨的面粉哪天下的秧都记得清清楚楚,老婆曾打趣问你咋记住的?母亲说并没记啊,只是记住了就忘不了了。想来,要是母亲生在城市里,肯定也是大学里的高才生了。如今土地没有了,却好像并没成为“市民”,只是感觉父母轻松了不少,是呵,辛苦劳作一生,突然不用每日去地里忙活,要不干点啥总觉得这日子过得太“浪费”了,总算理解了为啥父亲骑个电动三轮车带着母亲到处转悠。来县城几十里也不嫌烦,我们要不回,就骑上三轮车来给我们送“土产”。
  家里没有闺女,只我跟弟弟两个小子,一些女儿家活计也只好学着做,过年是农村人最欢快的时候,年前总要忙碌好多天,蒸馒头,年糕、烙煎饼、磨豆腐,光蒸馒头要至少一天,不明白为啥那时候过个年蒸那么多馒头,过了正月十五还吃不完,我也跟着学做各式花卷,做成小刺猬、佛手、小兔子,出锅时再点上红点,是串亲戚时要带的。小孩子们过年更喜欢看杀猪,家家养口猪只为过年杀来吃肉,这种屠宰活动成了小孩子热闹天地,至今对杀猪的全套过程烂熟于心,更记着猪尿脬吹起来扎住口,如气球般用小木棍挑着满街跑的欢笑声。
  
  2010年12月11日
  
作者 :猪小柳 时间:2010-12-12 23:50:00
  :)
作者 :映月征途在人间 时间:2010-12-14 23:24:00
  呵呵,楼主铁定想到年底继而想到过年,而后泛起儿时回忆···
  跟楼主一样,我也只是有一个小我两岁的弟弟,农村孩子基本上都是从懂事开始就干着农活,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哈,放暑假农假的确是挺可怕的,母亲会把咱兄弟俩都抓去割禾、拔花生、脱秧插秧,偶尔还要跟着父亲上山扛竹子,推高轮车。有时见着村里其他小伙伴都在玩玻璃珠子,自己心头又痒痒,唆使老弟一同偷懒,不料任务完成不了,挨骂是常事。有趣的童年,关于宰猪,上次好像在某帖子说得很清楚,小时候杀猪倒没怕过,开膛破肚的时候我会好奇地去研究猪的内脏,很诧异人的是否也这样,囧。
  总之呢,农村出来的孩子,都有一个有趣的童年,这是值得庆幸的。
作者 :kk20031005 时间:2010-12-15 09:48:00
  楼主,你写的不错,勾起我很多尘封的记忆。我们有太多的相同,也有不同,不同的是:我四岁多,不到五岁就做饭了,寒暑假我要上山挖草药,保证自己的学费。
  • lqyan

    举报  2019-09-04 10:50:59  评论

    @kk20031005  同是天涯逐梦人。。。握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