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盒子里的故事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07 14:33:35 点击:1651 回复:5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坐在床上,翻着手中的报纸,可敬的南海飞行员,可恨的美国霸权,可恶的小日本右翼,可笑的风牛病,以及可怕的非洲霍乱......这个世界真的太乱。
   我有点发呆。于是站了起来,环顾这12平米的屋子,白色的墙壁,灰色的地板,这是一刹那感觉的空旷,和脏乱。有点麻木的大脑突然下了一个莫名而对我来说荒唐的指令:打扫屋子。也不知是哪来的干劲,旧报纸没有了,白色污染没有了,发干的面包没了,发酸的牛奶瓶没了......
  
   一个破旧的黑色纸盒子跃入眼帘,上面布上了轻薄的一层灰。我弹开上面的灰尘,打开一看,盒子里面是几封横躺着的信,而最上面的一封,有着发黄的信封,可是还没有一点难闻的味道。我本想尽力的不打开它的,但感觉就是一刹那的来临了,于是这久藏的文字还是如河流般缓缓的在我的眼海中流动着,流动着,更是在我的脑海中流动着,很清晰。
   摊开里面的两张信纸,时空突然在这时开始了停滞,而回到了4年多前......信是小凡写来的,最近的一封,也是最后的一封......
  
   故事的序幕早在紧张的高中生涯就已经拉开了,只是最初的主角只有一个人。小凡是我的同班同学,那时候的她,在我的眼里就是清秀而活泼的代表,我们的位置很靠近。我们所读的那所学校的要求很严格,再加上年少的无知,怀抱的理想和信念,于是我就在那个位置默默观察了小凡近两年。那种懵懂的青春冲动,于是就在我的脑海中很深刻被压制的......高中毕业那一年,我们都报考了北京的学校。
   我曾经一直以为我和小凡的故事会发展得更好些,因为那时的我对自己真的太有自信了。96年的秋天,我们俩都远离了故乡,来到了已经进入秋凉时节的北京,追寻自己的梦,和梦落脚的彼岸。然而,阴翳的北京的天空,还是在我的心头播下了忧郁的种子,在沉思、抉择、徘徊、梦想无数次后,我终于鼓起了勇气给小凡写了第一封信。至今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是个12月下旬的日子,一个严寒得可以让人容易封闭自己的梦想的冬日下午,我在自习教室的一个角落中的桌上,放上了将要温习的高数、英语书之后,摊开了两张信纸。思念,就是在那一刻如泉涌般跃于纸上。合上信封的时候,窗外已是夜色,我第一次在一封信上挥霍了这么多的时间,和感情。信终于出手了。我在轻轻的呼出压抑的藏于心中的一口气之后,在期待着北京天气的变好的同时,也在等待着小凡的消息。一天......两天......三天......
   北京终于下雪了,在97年新年来临的前一天晚上,这是我所见到的第一场雪。漫天的雪花,飘飘扬扬,在没有看见星星的夜里,然后精灵般的落在地上,化作人间甘露。我并没有像我的同学们那样沉浸在雪花的欢乐的海洋里。小凡的信,就是那安然的躺在盒子里的那封信,终于来了,而我也知道了我为什么没有为生平见到的第一场雪欢喜的理由,而那,仿佛就是灵魂深处的预感。苦闷的十数天,终于熬了过来。于是在那个同样的自习室的同一个角落,我同意了小凡关于我们之间只能作普通朋友的提议,不管我有多么的不情愿。当我的第二封信出手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学会了在忘却中生活。
   ......
  
   夜色渐深,又起风了,窗玻璃在摇摇作响,我走了过去,关掉了唯一可以透气的窗户,又坐了下来,屋子里开始变得很闷。我觉得我需要点音乐,是的,我需要。当舒骏的声音开始在屋子里回旋的时候,我在想,在这么多次的变换住所之后,这封信为何还是留了下来。
  
   时间在无声无息的河中流淌着,但却还要留下点痕迹。我已经习惯了和小凡之间的普通朋友的关系,甚至嬉戏笑骂也逐渐变得很自然。98年的夏天,北京的酷热足以让每个人蒸发掉所有的激情的时候,我开始了第一次的变换住所。因为学校决定把我们住的那栋4号楼拔了,盖一栋研究生的新楼。搬家的时候,我扔掉了很多东西,而其中有很多是我决意要忘却的。那么这封信肯定是留了下来,为什么,我现在已经无从想起。于是,我便想到了2000年的5月底,这绝对是一个更加压抑的初夏,因为校园里的我们在用着喝酒、抽烟的方式挥霍着最后相聚的日子,在酒精和尼古丁融合中开始了怀旧。但同时,也在 Let it be的声音中试图忘却一切的一切,除了友情。于是我至今在想,这封信的得以留下,简直是有点不可思议了。那么,该到第三次了,时间是2000年的7月,应该是这一次,无疑了。闷热的午后,我背着基本上空空的行囊,绕着校园走了一圈之后,走出了曾经出入无数次的北门。行囊中装着一个黑色的纸盒子,盒子里装着小凡最近的一封,也是最后的一封信......当时的动机是怎样的无法从脑海中搜索了。
  
   现在的我留在了北京,而小凡也还在北京继续自己的学业。我们经常在聚在一块玩耍、嘻笑、喝酒、甚至回忆,坦然得和普通朋友无两样。可是这封信为何还是留了下来会是这样?
   在冥思苦想中,我有点不得思解。然而当《未央歌》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一边在聆听着那些简单的吉他声声,一边却已经在开始嘲笑自己了。这么多年学会的忘却,确实帮我丢掉了过往的那些不好的记忆,却不知,也让我在无法忘却中学会了坦然面对。每一个人的一生,总会有一些未央的心愿,执意忘却只能是勉为其难,不如坦然面对,留住那些无须忘却的梦想罢。那些未央的心愿又何尝不是一种永远?
  
   吉他声嘎然而止。我动了动身,重新选中了这首《未央歌》,然后环顾一下已经变样的屋子,有点欣慰。
  
  
  2001、4、6
  
作者 :阿樹 时间:2001-04-08 15:25:00
  马不停蹄的忧伤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09 18:33:00
  窗外已是华灯初上,阴霾细雨、狂风肆虐中,看着自己的故事,未免喜从中来,为自己依然保存当年的简单。
作者 :kimura 时间:2001-04-09 18:42:00
  吃过饭再来看:)
作者 :夜色* 时间:2001-04-09 18:43:00
   做斑竹了?呵呵,我会经常来看看的……
作者 :水-中-月 时间:2001-04-09 18:50:00
  不简单,偶得好好研究研究,嘿嘿~
作者 :跑得快 时间:2001-04-10 08:33:00
  长啊!
作者 :白话素 时间:2001-04-10 11:06:00
  恩,我在忙,没有空来看,太长了。
作者 :foxfu 时间:2001-04-10 11:11:00
  同意!!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0 11:13:00
  咣铛~~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1:25:00
  那么这封信肯定是留了下来,为什么,我现在已经无从想起。
    
  留下的只是自己的一段心情,而她只是很幸运地做了回主角。
  
  还记得刘若英的那首《很爱很爱你》吗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
  做不成你的情人
  我仍感激
  
  如果没有这样的经历,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坦然。
  
  所以,应该感谢,无论是完美的,还是残缺的。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1:27:00
  呵呵,还得恭喜北风DG做了斑竹:)
  俺以后会常来,DG的家,就是俺的家,西西:)
  别骂俺厚脸皮呀:)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0 11:32:00
  应该感谢,无论是完美的,还是残缺的。残缺的美更永恒些,有人同意吗?
  呵呵,不会的,一铭。:)
作者 :白话素 时间:2001-04-10 11:32:00
  当然记得刘若英的那首《很爱很爱你》,译名。
  用了感谢,不错。
  
  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学会看一幅你向他奔去的,很美很美的画。
  
  
  北风你就学学译名,写的简练一点点,呵呵。。。。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0 11:36:00
  文字的精美确实在于简练而达意,达意我没问题,简练那就得见功夫了,对我很牵强......
  白话,你可以多写点,让我学习学习。:)
作者 :白话素 时间:2001-04-10 11:42:00
  恩?你折我的寿。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1:47:00
  维纳斯就是因为断臂才是美的。
  就好象,你能想象罗密欧换尿布,朱丽叶洗尿布的样子吗?
  没有结局,才能给自己更多想象的空间。
  想得美好而已。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1:49:00
  败诉,你这也叫记得?
  
  所以愿意,不牵绊你。
    学会看一幅你向他奔去的,很美很美的画。
    
    
    
作者 :白话素 时间:2001-04-10 11:56:00
  维纳斯就是因为断臂才是美的。
  不错。。。
  世事的无完美,
  有时就是那么一点点儿的残缺,可以让你去幻想将来,
  那无法得知的美丽。
  
  译名。谁是败诉??:)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1:58:00
  你不是叫败诉吗?
  那就是白薯?
  那是什么?
  烤红薯?
  赐教呀...
作者 :白话素 时间:2001-04-10 12:01:00
  恩?北风,这里可不可以M人呢?:)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2:13:00
  谁M人了?
  谁?
  你吗?
  北风吃饭去了
  自己自行解决吧
  掌嘴先(俺建议,呵呵:)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0 12:17:00
  啊?这样不行喔,在我的帖子里DQMQ,很不好,嘿嘿~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0 12:18:00
  讨论哪:)
作者 :蠢驴 时间:2001-04-10 12:51:00
  吓我一跳,我以为又是张震讲故事呢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0 12:54:00
  借用一下名字:)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2 11:36:00
  交钱先:)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2 12:59:00
  以下摘自刘墉的一段文字:
    
  我有一个小盒子,里面装了初中时女朋友写给我的信,和高中时女生骂我的文章。我常想我老婆是不是也有这麽一个小盒子,偷偷藏在屋子的某个角落。就算没这麽一个小盒子,我相信每个人心里,也都有个小小的角落,用来藏他们年轻时的浪漫与遐想。我们都是踏着这样的浪漫与遐想过来的,也幸亏有这样多滋味的情趣,是我们能经历那许多考试,恶补,还生机活泼的长大。浪漫与遐想如同睡眠与梦,让我们艰苦的白日获得舒缓。从小到大,我往我的小盒子里装进不少东西,他们都像我夹在书里的花瓣,在数十年后的某一天翻阅时,不经意的飘落,捡起来,看看是什麽花,想想是怎麽夹的,重新小心的放回书页中,等待另一个偶然。那些信的主人,都是我永远的朋友,没有七情六欲,却有着一种“凄清”于“流韵”。我相信她们都在这地球的某个角落,她们可能在看到我的文章时,猜想那是“她”的影子。她们也可能某日打开自己的小盒子,读我少年时的文字,骂一句“呸!这信写的多烂,没想到你会成为作家!”
  爱情就是这样,它可能光华耀眼的来,无声无息的去。它无所谓美与丑,甜与苦,更无所谓对于错。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作者 :一铭 时间:2001-04-12 13:07:00
  它只是生活的一部分,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对,而不是生活的全部!
作者 :Esmeralda 时间:2001-04-17 21:08:00
  签个到先,一会再看:))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8 08:25:00
  看否?问一下:)
作者 :无人世界 时间:2001-04-18 11:00:00
  我也有个盒子,里面的故事霉掉了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18 11:58:00
  那就掸掉上面的灰吧。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4-20 13:09:00
  时间就是上面的灰。
作者 :逍遥散人 时间:2001-06-10 16:51:00
  ;啊,拉拉
  不简单。
作者 :天气 时间:2001-06-10 17:06:00
  在音乐园子看过了,用另一个名字回的,不知北风猜不猜得出来哦,西西~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作者 :逍遥散人 时间:2001-06-10 17:53:00
  非鸟。
作者 :yaran 时间:2001-06-11 06:06:00
  !)
作者 :林涵 时间:2001-06-11 11:14:00
  牛奶有点馊。。。。。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01-06-11 11:16:00
  好啊,气气,你还有什么id我不知道阿,快说出来!
  
  散人,不要自作聪明!
  
  楼上的,您谁啊?:)
作者 :碧螺烟 时间:2001-06-21 21:58:00
  我相信每个人心里,也都有个小小的角落,用来藏他们年轻时的浪漫与遐想。
  从小到大,我往我的小盒子里装进不少东西,他们都像我夹在书里的花瓣,在数十年后的某一天翻阅时,不经意的飘落…………
  
  ………………………………
  
作者 :风孩 时间:2001-06-21 22:46:00
   很怀念哦!: )
作者 :lemon816 时间:2001-06-22 10:00:00
  感谢生活
  
  感谢生活曾经给予我们的那个盒子
  
  毕竟在我们的生命中存在过
  
  
作者 :景州塔 时间:2001-06-22 17:43:00
  很多人都有这么一段——未央的故事,呵呵,我跟那谁,最后还不是普通朋友?不过,不在一块儿,现在谁也不联系谁,连朋友也不算了,象两条平行线,各自东西......
  很熟悉的感觉,一生的缺憾,一生的绝美回忆。
楼主北风吹来你的声音 时间:2019-03-13 07:58:25
  :)
作者 :碧螺烟 时间:2001-06-22 19:37:00
  不联系并不代表着忘记……
  
  
  不知道,瞎说的!
作者 :阿螺 时间:2001-06-22 21:49:00
  两条铁轨,一生相伴,但仅仅看上去有交点。
  哈哈,抄来的。不过有过故事就不错了。
作者 :五月的素馨 时间:2006-04-22 03:04:00
  忽然发现
  北风写这些帖子的时候
  偶还是一个刚上高二的小P孩
  唉
作者 :白话素 时间:2006-04-27 14:31:00
  呵呵,5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工作之余,老和朋友在这灌水的。其实挺想念北风的。
作者 :笑忘术 时间:2006-04-27 14:54:00
  记得我来上海之前,把一个大盒子交给妈妈让她帮我给扔掉……
    里面有我很多年的日记与随想。
  
    最早开始记东西是初中,我们的班主任--物理老师,邹爱珍女士,每周要求我们上次一篇周记,从那时起,我知道了文字的魅力,知道用文字去沟通。后来渐渐的用文字与自己的心灵沟通……
  
    写了好多年,一本又一本的,到要离开家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处置它们,烧?撕?
    记得和初恋男友一起把我们曾经写过的情书与字条统统烧掉时,我们的爱情也随之进像纸灰般消失。所以我肯定舍不得烧掉,只好把它们撕成小块装进一个盒子里,交付与妈妈帮我处置。
  
    来到新城市一年多,又写了两个本子,越来越不爱写东西了,因为值得回味的美好东西越来越少,不想记住这些。
  
作者 :麦芽儿 时间:2006-04-27 16:07:00
  败诉开始泛酸了。
  5年前的又是另一个盒子。
作者 :江湾机场 时间:2006-05-12 00:53:00
  不如让残缺更残缺,是不是就不用隐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