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日月年轮]忆童年(都来忆忆)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08:11:39 点击:720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不留心咱都走进中年了,上有老,小有小,咱可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啦。对过去,对未来,对现在,没了忆苦也思甜,很平淡的对待。可是就在前两天,妞妞说6月1号儿童节她们学校有活动,她说需要准备节目,演唱……童年!咋听好熟悉的旋律,把沉睡海底的记忆唤醒。
  
  
   歌手:罗大佑 专辑:之乎者也
  
  罗大佑: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
  福利社里面什么都有就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
  诸葛四郎和魔鬼党到底谁抢到那支宝剑
  隔壁班的那个女孩怎么还没经过我的窗前
  嘴里的历史手里的漫画心里初恋的童年
  总是要等到睡觉前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
  总是要等到考试后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
  一寸光阴一寸金老师说过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太阳总下到山的那一边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多少平日记忆总是一个人面对着天空发呆
  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童年
  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
  水彩蜡笔和万花筒画不出天边那一条彩虹
  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
  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童年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08:20:00
  小时候,因为父母俩地工作,我只好跟着父亲在部队的大院里生活.
    不知道是父亲的固执性格遗传给了我,还是俺打小就比较淘,怎么都不愿意上幼儿园,过那种在我的眼里是痛苦的集体生活.因有那么一天,老爸带我去幼儿园看了看,在我亲眼看见了所谓的老师,不过是几个老大不小凶了吧唧的阿姨,一边打毛衣一边聊天,在兴高采烈的空余不时回头训斥一下,那些围桌排排坐的孩子们,一个个乖乖地玩着各自的手绢,各个小脸上不仅没有快乐的表情,更谈不上故事和游戏了,那样的地方,能称之为幼儿园吗?还不如自己在家里与小人书为伴,享受书中小伙伴的情谊与寂寞孤独作战.为此,我选择了不上幼儿园,无论老爸怎么权费了多少口舌做了无数的政治思想,都没能动摇俺的决心.
       于是,我独自在家了.在那段没有上幼儿园的两年里,我还真的没有白浪费时间,看了大量的小人书,先仅是观赏图片,后来觉得可以更进一步有必要认识上面的字,因为大人们不是太有耐心详尽地告诉我所要知道的故事,一般情况下得看他们的情绪和时间.于是, 在我 的请求下老爸给我买了第一本新华字典.有了那个宝贝,我如虎添翼,一味沉迷与自己的世界了.
  还有就是面对过去的年月,当时我们不只是没有玩具,连所谓的零食也很寥寥无几。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奶奶总是把红薯煮熟切成条状再晒干,像及了现在超市里卖的袋装的叫山芋条的,爵嚼起来还是挺甜的,尽管是那么费劲,因为晒的太干吃起来不只是嘴巴痛连太阳穴都感觉酸酸的。还就就是把蚕豆煮熟用线穿起来挂在脖子上,像及了沙僧戴的哪个佛珠 。不过在童年的心里感觉那是很美妙的一件事情,因为既可以填肚子,又是难得的玩具。更甚至于有时候还可以在连这待遇都没有的小伙伴面前炫耀,那种骄傲自豪感觉良好是现在找不到的了,最后总是在伙伴羡慕的眼光里与大家分享了的。
     现在的孩子呢,童年里有太多令人眼花缭乱的零食,从国产的到进口的QQ糖,蹦蹦糖,牛奶糖。。。不胜列举。俺不明白的是物质条件改善了,却不见孩子们有我们童年里那份纯真无暇的欢乐了。他们的欲望随时可以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失去了对某样东西的向往和期盼,失去了对童年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坚持了自己不上幼儿园的信念,所以对于幼儿园的记忆已经渐渐淡忘了。所有的游戏都是自己和小朋友在大院里疯狂玩耍时发明或者他们从幼儿园里传来的。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08:23:00
  战斗打响了
  
   大院是部队的,里面有很多被遗弃的旧战备时的武器,当然都是再不可以使用的。我们会戴着树叶伪装着战备一级,拿着所谓的武器,不过是树枝,扫把,当然也会有人有当时很少见了玩具枪,那他一定是做“司令”的。然后分为敌我两方,开始打响了所谓的战争。游戏是在一片喧闹声中开始,却是在静悄悄的模拟中展开的,敌我双方势均力敌,都是搅尽脑汁想把对方打倒。那时流行教育的影片是《小兵张嘎》《地道战》,流行时尚的影片是〈少林寺〉〈南北少林〉,所以对影片里英雄的崇拜对用在行动上了,小伙伴们有的像张嘎那样狡猾侦察伪军动向,有的像李连杰那样喊着哈嘿哈舞着自认为是很了不得的武功冲进敌阵,当被对方扑到或俘虏了时候,喊那么一嗓子是绝对少不了的,那就是王成的话:“向我开炮!为了祖国和人民的解放,大家冲啊!别管我!”
   为了显示英雄的气概,当时的小伙伴们都是一样的力争表现得如英雄一般的,尽管被俘后会有那么一场假装的酷刑,会被人打被掐被吓唬被威逼利用,还有最绝的一招,就是糖衣炮弹,知道吗?在哪个年代,吃的威力远大于精神的号召,每每总是有人会在水果糖,麦乳精的面前失了英雄的气节,短了平日里做英雄的理想,功溃一线羞死人的感觉往往都是在咽下好吃的美味回味消失了的时候,才会抱着头耷拉着脑袋跟在别人后面不住地企求不住的忏悔不断的唠叨,像及了祥林嫂:“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都怪我这张好吃的嘴,下次再不敢了,给我一次机会吧,求求你们了,别不要我啊。”“还下次啊,你以为还会有下次吗?你个叛徒!叛徒!一个糖就可以令你变节,真没出息。”“是,是我没出息。可毛主席说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呀,给我一机会吧。”“意志薄弱的家伙,你还好意思要求原谅啊?搁在过去非弊了你不可!”说着还以手做手势当枪,眯着眼睛对于叛徒就是一梭子吧吧吧吧“去死吧你!赶紧滚,滚他们家去。”这个时候,叛徒总是以企求的目光扫过所有的曾经是战友的脸,希望有人可以原谅他为他说句话,每每我总是最先原谅同情他的人,于是沉不住气的我总是会为叛徒恳求大家,说好话,谁叫咱是女孩,尽管咱的脾气秉性不是,但咱占了女孩角色的光,所以落得好人缘。
  
作者 :非天夜翔 时间:2006-04-01 13:40:00
  呃......
  
  不太记得了......
  
  :)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14:02:00
  作者:非天夜翔 回复日期:2006-4-1 13:40:00
  
    呃......
    
    不太记得了......
    
    :)
  
  呵呵,还是个小P孩子呢,怎么会都不记得了啊?~!也对,只有到了俺这般年纪的人才会开始回忆,那预示着自己已经老亦!!你们,还嫩着呢
  
作者 :非天夜翔 时间:2006-04-01 14:06:00
  记性跟年纪没关系
  
  除了老年痴呆之外
  
  意识会自动帮你把不愉快的事淡化,不过我也不记得童年到底如何了。
作者 :麦芽儿 时间:2006-04-01 15:11:00
  回忆跟年纪能有啥关系
  回忆本身就是一个反刍行为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20:51:00
  反刍?呵呵,说的好!时不时的拿出来咀嚼一下也是人生一乐!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20:53:00
  烤红薯
    
     小时候,红薯一般都是烧稀饭或者煳着吃的,很少是烤着吃的。记得有那么一次奶奶把红薯放在烤火的炉子边沿上,嘱咐我要不时地翻腾一下,别让它的皮给烤讴了。我就搬来了小凳子坐在边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着红薯的皮一点点的皱起,然后散发出一股香味,由淡淡的含有涩涩的酸味,渐渐转成面里带甜的扑鼻而来,我深吸一口,忍不住伸出手按按还有些硬的红薯,不住地问奶奶:可以吃了吗?奶奶说:别着急啊乖孙子,得等到红薯的瓤按起来都是软软的了,说明里面都烤透了的,才会好吃的,要学会等待!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长大了才明白奶奶话里的深刻含义。欲速则不达,等待成熟,等待时机,真的是很深奥的道理,无论是对事还是对人!后来我真的放下难奈的期盼,默默地注视着红薯的瓤渐渐稀软,直到奶奶说:皮儿都快被烤黑了,可以拿下来凉了凉吃了。我才戴上厚厚的棉手套把它给去下来,现在想,其实我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呢!
     好烫呀,好香呀,一边不停地咽口水,一边还很体贴很孝顺地喊:奶奶,您来吃啊,好香的!奶奶疼爱地望望我,慈祥的说:乖孙你自己吃吧,奶奶对这东西吃够了。听奶奶这样说,我还纳闷呢,奶奶真幸福,这么好吃的东西都吃够了。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1 20:56:00
  怎么看都觉得这回忆象及了妞妞的作文啊。。。
  
  
作者 :非天夜翔 时间:2006-04-01 21:05:00
  看了上面那段烤红薯,感觉很熟悉...
  
  某人说泡妞也一样...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2 17:39:00
  
   作者:非天夜翔 回复日期:2006-4-1 21:05:00
  
    看了上面那段烤红薯,感觉很熟悉...
    
    某人说泡妞也一样...
  
  象呢,真是,很似的
作者 :麦芽儿 时间:2006-04-01 21:28:00
  俺十分怀念 流着油的红薯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02 17:42:00
  麦乳精
    
     麦乳精,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是个很陌生的概念和名词。可是在曾经的年月,它是那么疯狂过,一如现在的脑白金做的广告:送礼就送麦乳精!送了收了礼的人都以此自豪,送的人是有面子的,收的人是感觉光鲜的。
     记得最先接触到麦乳精不是人家给我爸送的礼,是在来自于上海的下放知青那里。他们常给我们小孩子吃上海冠生园的大白兔奶糖,后来有那么一天,阿姨说请我们喝麦乳精,那是什么呀?棕黑乎乎的粉末,用水冲过就弥漫了满屋的香味,把搀虫都勾出心窍,搅拌后阿姨抵给我们,低头仔细瞧,也没看出啥道道,抬头莫名看阿姨,她笑示意喝呀。大伙相互会意都低头茗了一小口,哎呀,甜,香,粉,从舌头一直通达到心房,那个叫做美呀!然后有灵犀一般,都是朱八戒吃人参果似的,一仰脖子胡噜一声都下去,那个叫做爽!然后看看空了的杯子回味着,后悔着,自己干吗那样急噪,不慢慢品啊,害得都找不到无穷回味的感觉了。
     再后来麦乳精慢慢流入内地,大多数人家都可以买上吃上喝上送上这个的时候,也同时意味着它该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因为长江后浪推前浪,层出不穷地出现了跟多更丰富的营养佳品,当然不稀罕也就不以为怪了。
    
  
作者 :非天夜翔 时间:2006-04-02 22:22:00
  现在好象还有吧
  
  乐口福有个麦乳精,那个阿华田不也是嘛...
  
  我有段时期指望那玩意儿增肥,结果失败~~~
作者 :惜余 时间:2006-04-11 14:38:00
  我也时常会想起自己的童年,唯一遗憾的是童年的时候没有相机,有很多瞬间只能用自己的脑子来维持回忆。
楼主心语蓝庭 时间:2006-04-10 16:42:00
  乐口福有个麦乳精,那个阿华田不也是嘛...
  名字可都改了。
  呵呵,增肥?有多少人羡慕啊
  咱可都在喝水,只为了减肥呢
作者 :辽北书生 时间:2006-05-06 08:39:00
  小时可以在部队大院玩,可以吃烤红薯,能吃到大白兔奶糖,还有麦乳精喝,真是不错的童年啊。
作者 :我说我象热芋头 时间:2006-05-08 10:09:00
  看到麦乳精那段,不由羞愧极了。
  
  想起念小学时,因为一位女同学中午上学时手里总会有一小拳头的握成团的麦乳精,我就几乎每个中午上学时,都去她家叫她一块上学,在路上,巴巴的等她揉两小粒珍珠粒分给同行的同学,那是我一幸福的瞬间。记得那时别人家里买的麦乳精都是上海生产的,铁罐包装。特喜欢听撬开那层被压紧的盖子的声音,感觉象是撬开了幸福。
作者 :口袋里的星星 时间:2006-05-13 05:05:00
  小时候记得最深的是五岁的时候,转到新的学校,交到新的朋友,每个周末都到朋友家去,和她一起去山上放牛,因为家里没有觉得很好玩,让牛自已吃草,我们在山坡上打闹,比赛谁先从山坡上滚到山下,每次满身草屑的回到家中,互相交换自认为最漂亮的衣服来穿,一起在屋里整理一小块地出来,种上青菜,每天去浇水观察,看着它从幼苗长大,有的竟比大人种出来的还好,心里冲满自豪~~~~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是童年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