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藏归来

楼主:妃姒_ 时间:2012-09-22 10:15:29 点击:63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去西藏,没任何攻略,也没想去任何景点,就想简单的出去走走。


  去西藏,也许是赌气,就像我说的,就算我一个人,我也会走。最终真的是我一个人走。
  从西藏回来后,想总结点什么,可是又不想。
  刚刚赵哥把西藏的照片传给我。赵哥问我怎么了,觉得自我从西藏回来,就很不对劲。
  看到叶子昨天晚上写的说说,我知道是在写我。
  微博上看到骆驼和妹儿还在大理。
  到拉萨第一天,牛哥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没了联系。
  呆呆空心菜那个小丫头继续北上。
  达夏同屋的那个女孩在拉萨做导游,还有比我晚一天到达拉萨的蓝妹。
  蓝妹说西藏真是个害人的地方。
  小五活着走出了墨脱,选择留在了拉萨。
  陪我在布达拉宫外面转了一圈的那个人,已经把我拉了黑。说好七号再带我去吃排骨和牦牛肉,我提前跑了。
  马甲要去珠峰大本营,然后再去尼泊尔。
  晓菲不知道是否回了东莞。
  朱哥也离开了拉萨,我在他到的那天离开了。说好等他到了一起去吃烤全羊,我没有等他,自己去了。
  还有杨哥,蝈蝈,小新,路上认识的那些人,客栈里的那些人。

  最早说去西藏,是和明明一起。那时我们才大一。五年了,我们终未能同行,一起站在西藏的蓝天下。
  两年前,偶然认识的一个朋友,搭车走过了318。去西藏的想法开始成熟。之后考研,毕业,一直没能出行。是我在拖延时间。
  这一年,越来越迷茫,当初以绝对优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然而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除了迷茫,我一无所有。
  一种强烈的出走的念头冒了出来。开始失眠。
  然后认识了牛哥,他说要带我走。每到一个地方,只要能找到明信片,他就会给我邮。
  后来不知道怎么认识了骆驼,也许因为他给我邮了明信片才开始熟识。偶然一个玩笑,我成了他的妃子。后来出现了妹儿,跟她的相识,还是因为她那时的网名叫蓝。后来遥远建了群,把我们都加了进去,每天就在群里瞎聊,40岁的风哥和晓猫,四个管理:遥远,骆驼,妹儿,我。后来人越来越多,梦境,千结,静好,丫头,思思,石头,蝈蝈,沙拉……
  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妹儿出现了,直接去找了骆驼,我的玩笑也就结束了。退了群。因为跟骆驼的玩笑,牛哥很少跟我联系,玩笑结束后,他仍说要带我走。然而天不遂人愿。
  我说,没有人带我,即使我一个人也会走。
  后来想跟朱哥,小黄一起徒步。
  明明不放心,刚好她的朋友要去西藏,就说让我跟他们一起。自驾的费用预算太高,我放弃了。
  最终选择了火车。

  28号决定不跟他们一起自驾,换了去成都的票,改道。因为买不到到拉萨的,刚好室友要去郑州,就换了到郑州的票,买好郑州到西宁西的车票。
  29号回到郑州。去了黄河游览区。
  之后重感冒,1号打点滴,拔了针头直接奔往火车站。
  去打点滴时路过药店,看到检查身体的,明明和我都查了一下。那个医生说的很准。我是熬了三个月的夜,三个月吃饭不正常。体内各种必须元素都在正常水平之下。
  明明一直劝我不要走,以后还会有机会。但是我必须走。就那样上了火车。

  在火车上,对面的大哥不小心把桌子上的杯子碰倒了,杯子里的水洒了我一身,去厕所换衣服,在车厢门口等了十几分钟,那里的空调风很大,换好衣服,感冒加重。本来就是空调感冒,又加重了。都说重感冒不能上高原。
  2号到达西宁西,对面的大哥让在那里休整一天,让下车直接去滴水。说3号带着我和他儿子去看青海湖。
  下车之后,跟他们一起去吃饭,突然就不想去了,跟大哥说明了情况,大哥看我那架势,非要走不可,就说让我先去换票,能买到二号的票,就走,买不到,再给他打电话。身体要紧。
  十二点,正交接班时间,出了站,又回去,等到开始买票,说到九号都没有到拉萨的票。可我又不想等,就想随便哪辆到拉萨的车,就往上跳,只要上车就行。
  后来为了安全,就让小红帽把行李托运进站,我也跟着进站,就这样上了最近一班到拉萨的火车。


  在西宁等车的时候,好好洗了洗脸,拿出防晒霜,刚拧开盖子,乳液就直往外涌,突然很兴奋,意识到我在高原了。
  候车时认识了许。因为到拉萨的火车是定员的,没有站票,他打算上车补卧铺,就让我上车,坐他的位置。最后坐在了他对面。他的临座,就是那个带我在布达拉宫外面逛了一圈的人。尹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下了我的电话,进藏旅客健康登记卡上有电话。尹在车上就一直劝我下车直接打点滴。
  下了火车,赵哥接到了我,回到达夏。赵哥他们要去孤儿院。我那时嗓子已经完全说不出话,鼻子也完全出不来气,眼睛一直疼。不知道是重感冒还是高反。
  赵哥就让我在客栈睡觉。中间接到牛哥的电话,牛哥以为打错了,因为我声音已经完全变了。觉得很不可思议,我那么严重的感冒,竟然还敢上高原。
  挂了电话也睡不着了,就跟尹说了一下我的情况,他继续要求我去滴水,最终我还是没去。过了一会多多回来了,晓菲也来我们屋了,她一个人去逛寺庙了。三个女孩就在闲聊。差不多的年纪。
  聊到七点多,赵哥他们才回来。因为我是刚到,那天晚饭就有赵哥来请了。我从重庆出发,到了拉萨的第一顿饭,竟然吃的是重庆烤鱼。有点神经。
  吃完饭回到旅馆,坐在院子里看着大家聊天,吃西瓜。后来坚持不住了,就先去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很早,就一个人出去走走,在街上吃完早饭,问了去布达拉宫的路,就走到布达拉宫去了。
  出门前没有吃饭,就没有吃药,出来时就想在附近走走,没想到会走到布达拉宫,就没有带药。后来赵哥说我真是胆大命大,那么严重的感冒,在高原竟然不吃药。
  一个人在布达拉宫广场待了很久,因为出去很早,布达拉宫还没开门,游客都在广场上拍照,等待参观。尹在布达拉宫附近住,就给他打了电话,他要带我去逛布达拉宫,因为没有预约门票,那时也快十二点了,只能买高价票,我放弃了,就在外面转了一圈。
  之后尹带我去吃饭,很好吃的排骨和牦牛肉,在他电话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的时候,我已经把一盘排骨报销完。更没出息的是吃完还想再打包一份,他也同意再给我打包一份,不过为了我的形象,还是算了吧。尹第二天要去县里,就说7号会拉萨再带我吃顿排骨。
  下午一个人在布达拉宫广场晒太阳,突然就想回家。就像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去西藏一样,那时脑中就有一个念头,我要走。在广场待到六点,才回去客栈。回去之后,跟赵哥说想走,赵哥就给我定了10号的票。5、6号去羊湖,7号赵哥走,之后安排我去一次纳木措,我还能在拉萨待一天,给朋友买些纪念品。
  赵哥说给我买卧铺,他帮我拿一半的钱,我拒绝了。买了硬座,但是后来硬座的票钱他也没要。
  晚上跟大家一起去吃了豆花,第二天蝈蝈要回西安。蝈蝈不知道我是谁。我早已退出了骆驼的群。
  那天晚上的豆花是AA,赵哥没有零钱找给大家,我兜里有四十,就拿了出来,加上前一天的早餐三元,和之后坐车拿出来的两元零钱,在西藏,总共花了45元。
  第三天,我们去了日喀则,路过羊湖,刚到羊湖时,雾气很重,完全看不到羊湖,还算幸运,不到五分钟,雾气就已经散开了。然而很快雾气就又把湖面给覆盖了。
  赵哥的设备比较专业,所以那两天我就是赵哥的助理,扛镜头。
  事实证明,赵哥拍的照片确实不错,在回来的火车上,看到他照片的那些朋友,都要拷走一份。
  在去日喀则的路上,认识了重庆的韩笑木有,还有山西的两个三口之家,回去之后一起吃了烤全羊。
  路上路过冰川,因为电影红河谷而出名,坑爹的冰川,看一眼要交100元,而且强制收费。
  之后又去了扎什伦布寺,其它自费景点总共要加360元,赵哥,马甲,晓菲,我,小五,还有一个我很不喜欢的男生,我们六个一起,最后商量一下,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不去了。
  5号最高行车点是5039,出现了耳鸣,高反,还好,没有头疼,晚上到了日喀则,觉得很累,但是感冒已经好了。

  晚上跟晓菲一个房间,聊了很久。
  第二天返回,走的路很平,高度3800上下浮动不大。景点有藏獒基地,民俗村,返回路上要配合导游进店,藏药厂,怎么看那个人我都觉得像是算卦的,小五徒步墨脱,玛蝗咬的伤疤,被他说是上火。我用食指指了一下自己,说麻烦帮我看看,被说我的动作真潇洒,江湖女子二流子。直接走开了。
  后来又去了卖牦牛肉的地方,各种口味的牦牛肉,随便品尝,大饱口福。之后又去看了天珠,绿松石,红珊瑚等,就回到了拉萨。两天的行程结束。
  路上赵哥就跟我商量,要跟他一起走。说我一个人去纳木错,不安全,那里更容易高反。六点回到客栈,仔细想了想,拉萨待不住了。家里也一直打电话催促,就决定走人。
  晚上去吃了烤全羊,因为太远,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去,拉萨的出租车司机真牛,拼车,不打表,这都算了。我们那天上车后,竟然又把我们赶了下来。没办法,最好找了两辆人力三轮车,花了90元钱,终于到了地方。那天的烤全羊,真的很好吃。老板也很好,回去时开车把我们送到好打车的地方。
  在等车的时候,遇见一个海南的小姑娘,一个人搭车上来的,那天喝得醉熏熏的,在东措附近住,我们就跟她一起回了。安全把她送到了住处。
  回到客栈,因为第二天要走的人很多,晓菲,小强,赵哥,杨哥,我。所以就在我们屋里聊天,聊到两点才睡。
  第二天起来,收拾东西,吃了饭,结了房钱,就走了。
  朱哥下午到拉萨,我没等到,他说我太纠结了。想走就走吧。
  我走时尹还没回到拉萨,说让等他呢,等他回到拉萨,带我去吃我爱吃的排骨。我提前跑了。让在兰州下车等他,我肯定不会下车。就这样,把人家气坏了,把我拉了黑。

  小五,马甲,杨哥,送我们上车,一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就这样离开了西藏。
  回程的火车因为是硬座,又40+个小时,果断蹭床了。一个西安独自旅行的姑娘,一对河南焦作的母子,还有几个延安的银行职员。在车厢,赵赵一会阿姨一会姐姐的叫我,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欢乐。我们玩了接竹竿,两头接,后来点灯夜战。
  到郑州是凌晨,下车后,赵赵爸爸的战友来接他们母子,顺便把我送到了明明那。
  从明明那离开郑州,再次回到那,西藏之旅,完全结束。

  在11号回郑州的火车上,跟赵哥在扣扣上聊,说到我想去山东青岛日照威海,赵哥说半路下车,带我去日照。仔细想想,回家吧,不想再漂了。累了。
  半个月时间,只有三天不是在车上度过的。
  漂泊越久,我越没有灵魂,那天晚上梦到自己叼着一支烟,吸了一口,最终还是掐灭了。我知道,我该回家了。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但是每到一个地方,我都待不住,因为没有归属感。所以,我该回家了。

  “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总是以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感情里。如果一个男人向我伸出手,无论他是谁,只要他身手指是温热的,我就敢跟他走。一个女子的寂寞,就是这样的不堪一击。”
  我想我就是。

  只是,我不想再去漂泊。
  曾经,想要有一个人,带我去流浪,我愿随他,或浪迹天涯,或在某地,生根发芽。爱在哪,家在哪,他在哪,我在哪。
  现在,只想有一个人,在我看倦了风景,走累了路,他能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份稳定的感情和生活。他愿化作一块酒色的石头,让我把余生靠一靠。
  找个人来好好爱我。我想去爱一个人了。
  我要回归正常生活了。我会有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学业。也会有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事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