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旧作]自由与梦想

楼主:贝朗 时间:2004-11-02 21:57:24 点击:34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自由
  
  街边翻起了厚重的沙土,城市建设者们又在辛勤耕耘了。沟挖得很深,一锹一锹的泥土锨上来,看不见深处的掘者。周围是散淡而悠闲的警察,香烟叼在嘴边,面孔烟雾一般地飘着,很模糊。良久,深坑里冒出个发短的头颅,面色褐红,汗水涔涔。眼神躲在眼睛的后面贪婪地朝街上看。
  道路中间,车流熙熙攘攘。行人小心翼翼地绕过工地,绕过亮着的小红灯儿。行人不少,衣着飘袂的女子戴着各色缤纷的彩帽,目光偶尔掠过那黄土的深坑,掠过的眼里,大块的不屑中掺几丝胆寒。
  阳光灼热,阳光肆无忌惮。汗水的头颅与遮阳的彩帽看起来异样地反差着,照镜子一般。酷热在这里让女子们打一个冷战。
  
  自由与禁锢距离很近,悄然无形地分割着。
  自由与禁锢,成了近景。
  
  
  (二)梦境
  
  遥远的地方,响着一首歌,好象是来自西北方向的歌,浑厚苍凉,厚厚的泥土浓卷了西风,嘹亮地号着。
  歌声一路而来,时隐时现。大片大片的晴空,无边无际的黄沙。衣衫旧了,分不清楚颜色,你手持一支浅笛,赤脚前行。
  汗水布满脸颊,皱纹深邃。你伸出手来,面朝我发出声音。而我听不清你的唱词,只凭借你的表情猜测着语言。你的眼神很奇怪,执着中带点专横。
  脸颊渐近,厚厚的黄沙涌动,幻变为泛起的潮水,潮水膨胀起来,遮天闭日。满满地都是浑浊的沧黄。你被潮水推动,逆着我的方向越来越远。你焦急地扬起手臂,挥动那支笛子。笛子在深黄的滔天水幕中泛出银白的光芒,耀眼夺目。
  你的目光离我越来越远了,迷茫中透出怨毒。分明是责备我。
  
  潮水慢慢地褪落了。呈现安详的细沙平原,波纹淡淡。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你被那沙掩埋了么?我焦急地寻找着,却不知,我该用哪一双眼睛去看——好象我有无数的眼睛,可以看见无数个方位的,可就是,找不到你的那支银笛了。
  
  世界死寂,没有任何的声音,我甚至听不到我自己的呼吸,我明明在呐喊着问,你究竟对我吟唱过什么。
  
  ——醒了。
  醒来,深重的帘幕遮不住八月灼热的阳光。冷汗淋漓中我听见一个声音,嘶哑低沉:你来啊,我在等候。这首西北的歌,我一定要唱给你听。
  
  
  (三)精灵的世界
  
  孩子经常看动画片,我并不陪着看,动画片里的小人物儿色彩缤纷,因为我总是缺乏童心,我总看不懂,不知那色彩说着什么奶声奶气的话,女儿又为什么专注得厉害。跟她说话她不理,象没听见一样。
  偶然的时候。我的眼睛也掠过电视屏幕,大多是笑笑而过。
  有一天我被动画片吸引住了,那是一部《宠物小精灵》,我可怜的一点知识知道,那里有个淡黄的小老鼠(天知道那是不是老鼠呢),名字叫比卡丘。
  
  两个一模一样的比卡丘在打架,其中的一个拼命地煽另一个的耳光,被打的比卡丘忍着,慢慢地流出泪水。
  我问女儿:怎么回事呢?
  女儿慢慢地讲情节给我。
  
  被打的比卡丘忍着不还手,那是因为他知道面对的乃是他的复制品;而那个残暴的小家伙并不知道,对面的忍者是自己的兄弟。复制品本是一个邪恶的智者创造的,制造一个赝品,制造仇恨和征战,企图来搅扰美丽而纯洁的精灵世界。
  ……
  可怜的小比卡丘流着泪水忍耐着,他本可以出手反击的,他拥有着厉害的战斗招数。他爱着、可怜着对面那个疯狂而懵懂的复制品,他知道,他们是一个,是一体中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他凄厉地呼唤着:比卡——比卡——
  
  大大小小的精灵们担心地看着,无人可以阻止那殴打。
  比卡丘拼命地冲上去抱紧自己的复制品,泪水沾湿了他的异形兄弟。复制品惶惑不解地停了手,也许打累了,也许仇恨的烈火被泪水溽息了。他本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打击那个对面的,和自己一个模样的同类……
  
  比卡丘拥抱着自己的兄弟,四周回荡着他柔软动情的呼唤:比卡——比卡——
  
  女儿含满泪水,扑进我的怀抱。女儿的心中存着一个精灵的世界,爱和拥抱的力量在那片无垠的天空里翻飞。
  2002年7月9日
  
  
作者 :独孤红颜 时间:2018-02-03 03:29:45
  喜欢你的一个旧作叫 温柔 不知你还有没有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