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童年趣事

楼主:冠男 时间:2009-05-31 00:04:29 点击:116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冠男 提交日期:2007-12-14 12:59:59
    
          童年趣事
        
         童年,苦乐交融,妙趣横生.已近不惑,拾贝囊中.
          
           买钱包(一)
           记不清是小学几年级的时候,我有了四角钱,想把它存起来.(那时的四角钱可相当于现在的四元甚至四十元啊)就缠着外婆去买钱包.
           早晨上学时,我和外婆在学校后面的村代销点左挑右选,花了二角钱买了一个在当时看来十分精致的小钱包,我把剩余的两角钱小心翼翼地放进去,拉上拉链,再把钱包放进上衣兜里,用手捂着上学去了.
           下课时,同学们有钱无钱都爱到代销点闲逛,饱不了口福饱眼福.我有了小钱包更得到此一游.“哎,那是什么?”用手指着一个小盒子的豆豆问.“鱼皮花生豆”售货员爱答不理地说.(当时我其实没听清叫这名儿)“多少钱一个?”我问.“二分钱一个.”售货员说,“你要几个?”“五个吧.”我从小钱包里掏出一角钱,把仅剩的一角钱又小心翼翼地放进钱包里拉上拉链.刚出店门,就拿出一个来,浅黄色的外皮光溜溜的,扔进嘴里一咬真脆,又吐在手心里一看,里面是一枚去皮的花生豆,再次放进嘴里一嚼,“嗬,真香!”
           上课了,老师在上面讲,我禁不住花生的诱惑,用书挡着,一低头往嘴里偷塞一个,躲开老师的目光,闭紧嘴巴轻轻地、慢慢地地嚼.四个花生豆一会就吃完了.老师讲的什么没记住.
           又下课了,再去代销点.这次,我把仅有的一角钱掏出来又买了五个,很快就吃光了.
           放学时,我摸了摸兜里的小钱包,还在.一手背书包,一手捂着兜高高兴兴回到家.
           精致的小钱包里分文皆无了!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21 18:37:30
       
           童年趣事(二)
           --砸鱼
           寒冬腊月的北方,朔风呼啸,滴水成冰.可对于这里的孩子们来说,却另有一番情趣.
           我家房子的西面是一大片枣园,枣园的下面有一条很宽、很深的河.现在,满河的芦苇已收割,仅剩下满河、满坡的芦苇茬儿,河里结了厚厚的冰.
           我和大弟、二妹、三妹正在冰上玩.我们把长把儿铁锨头上垫上一块砖,一人蹲在砖上面,一人在前面拽着锨把拉,一人在后面按着脊背推.玩累了,就分散开玩起了自由滑.滑着滑着,我看见远处的冰层下有个灰黑色的东西,像条大苇叶.我走近一看,欣喜若狂,天啊,这那是大苇叶,是条大鲇鱼呀!它冻结在冰里了,蜷缩着身子,像在睡觉呢!我大声喊弟妹:“快来看,一条大鱼!”弟妹们应声而来.然后,我们分头行动,有的在原地看守,有的继续寻找,有的回家拿盆和铁凿子.我们用铁凿子使劲地敲开鱼四周的冰,再轻轻凿开它身子下面的冰,一条大鲇鱼取出了冰窟,我的手感到冷冰冰、黏糊糊,急忙把它放进盆里.我们几个人心里偷着那个乐啊,简直没法形容.我们很快用同样的方法在那条河上取出好几条大鲇鱼,直到再也找不到了.
           我们也顾不上玩滑冰了,拿着铁锨、凿子,端着盆“收兵回营”了.
           母亲乐呵呵地给我们侍弄好,炖熟了,全家人欢天喜地地饱餐一顿.
           直到今天,我一想起这件事来,内心还窃喜不已、鱼香犹存呢!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23 20:47:31
       童年趣事(三)
           烤蚂蚱
           那是瓜果飘香的季节.一天下午,我和大弟、大妹、小妹去村东责任田里干活.至于干什么活,已然忘记了.
           那块地里种了一片瓜,正是成熟期--脆嫩可口的菜瓜,又大又圆的蛮瓜,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各色甜瓜:橘红色的“金香炉”,翠绿色的“小青皮”雪白色的“白沙蜜”,应有尽有.各色蝴蝶和小蜜蜂们正在瓜秧上翩翩飞舞,采摘花蜜.
           我们先饱餐一顿,然后开始干活.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人分成两组,地分为两半.大弟和大妹一组,我和小妹一组,看谁干得又好又快.大弟和大妹都是急性子的好强人,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我家的小妹和我比较慢性,尤其是小妹,干活慢慢腾腾,边干边玩.我说了她两句,竟然不干了.说口渴.她从瓜地里又摘了几个瓜,坐在河沿大树下面吃起来.谁劝也不听.大弟急了,拿起铁锨向她走去.我和大妹吓呆了,以为要打小妹呢!只见大弟气呼呼地走到她跟前,二话没说夺下她正在吃的长菜瓜,摔在地上,三下五除二用铁锨铲成了好几段.什么也没说,又去干活了.小妹呢,也不说话,仍然坐在树下生闷气,乘凉.我一看再也指不上她,就自己忙自己的吧.
            我和大弟、大妹把活干完,看到附近的苜蓿地里有好多蚂蚱:浅黄色的翠绿色的,灰黑色的,活蹦乱跳,甚是可爱.“我们逮蚂蚱,烤着吃.”“好吧.”三个人专拣又大又肥的捉,逮住一个,就往一根长谷草上串一个.不一会就逮了一大长串.“天快黑了,我们回家吧.”“回家烤蚂蚱去喽!”我们高高兴兴地往家走,回头看小妹,她也一语不发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跟在我们的后面.
            母亲已把晚饭做熟.我们赶紧把蚂蚱埋在有余火的灶膛里.不一会,我们就闻到了香味儿.“快出锅吧,要不糊了.”我仨赶紧往外扒.“不干活,也不逮,不让她吃.”三个人围在一起,把烤得焦黄的蚂蚱从灰里往外扒拉.“有些烫手.”“看不太清.”一边说,一边快着拣.
            “我给你们拿灯吧.”这时,小妹也闻着香味说话了,一边说一边端着煤油灯往前凑.
            “不用,不用.”我们三个怕她吃,赶快用胳膊挡着.“啪”的一声,灯落油洒,正好洒在刚出“锅”的那一堆里面有熟蚂蚱的灰上.我们都傻眼了,气的直瞪小妹.小妹也知道惹了祸,再也不敢吭气.
            唉,辛苦了那么长时间,一个烤蚂蚱也没吃上.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24 20:21:24
        童年趣事(四)
           偷鸡蛋
           外婆和奶奶在同一个村。一个在前村,一个在后村.从外婆家到奶奶家要过几个大沙坑,走一段很长的路.我从小生活在外婆家,对外婆的感情很深.
           奶奶家的小姑和我同岁,我经常找她玩.
           冬天的一个上午,我又去了奶奶家.奶奶正在厕所解手呢,小姑也没有在家.我在屋子里呆着很没趣,就打开小厨子,嗬,小厨子的小木匣里
          装满了有白有干净的大鸡蛋.我拿起这个,又拿起那个,忽然想:“要是给外婆拿一个,该多好.”想到这,我轻轻地拿了一个,攥在手心里,抻抻袄袖掩盖住,有把橱门关好.急匆匆走到院子里,冲厕所喊:“奶奶,我走了.”奶奶不放心地喊:“路上小心啊!”“知道了.”
           我一路小跑,快到外婆家了.可是,我身上穿的挎带棉裤的腰带松了.我只好一手拿鸡蛋,一手提裤腰,继续往前走。走到沙坑旁,看看四周无人,想栓上裤带,可又不想放下鸡蛋,怎么办呢?灵机一动,我把鸡蛋叼在嘴里,赶快栓好腰带.心里一高兴,嘴巴一松,鸡蛋“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打碎了,白白的蛋清,黄黄的蛋黄.多可惜呀!收不起来了.我恨不得趴在地上把他们吸下去.愣了片刻,我用脚驱些土埋在打碎的鸡蛋上.
           我的心情糟透了,既心疼那个鸡蛋,(不如不拿呢,能让奶奶吃.)又不能到外婆面前显摆了.(外婆,我还是疼你吧.)带着无限的失落,蔫蔫地走在回外婆家的小路上.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27 20:06:32
         童年趣事(五)
           扮“叫花子”
           小的时候,南方的灾民(水灾)常到北方平原地带要饭.我们小孩子常常围观,跟着他们从这家到那家,看这些可怜的人儿怎样乞讨,那些庄户人家又是怎样同情地把干粮、饭菜、粮食等物儿送给他们.时间一长,我们到对这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酷暑,一个炙热的中午,外公、外婆在屋内歇晌未醒.俊芬等小伙伴约我去玩.我们从院内土墙爬到三心家.(我们经常从那爬,土坯墙头已亮得油光可鉴.)叫上三心,拿一布袋,扮“叫花子”去要饭儿.
           我们先到庭姥娘家,推开大门,听听没动静.几个伙伴捂着嘴,用手比划着,就是不敢喊.我忍不住了,冲屋内喊;“爷爷、奶奶,可怜可怜我们,给点儿吃的吧!”喊完赶快跑回门洞,探着头儿想屋内瞧(屋门开着呢).不一会儿,一个瘦高个儿老太太披着深蓝大襟布衫,袒露着怀,手里拿着玉米窝窝睡眼迷瞪地从屋里走出来.我们谁也不敢去接受施舍,愣在那门洞里.这时,庭姥娘踮着小裹脚一摇一摆地走到当院了.“咦,人呢?”我一扒头,她认出来了,叫着我的乳名追过来.“小百灵,你大晌午不睡觉,瞎胡闹,看我不告诉你姥娘去.”我们吓得魂飞魄散,咚咚咚一溜急跑,跑出胡同,藏到一队的牲口棚里,大气儿也不敢喘,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呆了好大一会儿,听听没追来,才敢扒着头向外瞅……
           唉,何苦呢?!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29 13:13:08
         童年趣事(六)
           放鸡
           外婆家有一只灰母鸡,年年抱窝,养一大群小鸡崽儿.
           这只灰母鸡真是位好妈妈,看护小鸡崽儿可尽心啦.它脾气温和、细致,捉到虫子就“咯咯”叫着让孩子们吃,休息时,把孩子们护在自己的翅膀底下.我们特别喜欢它.
           这一年的麦收时节,外婆到生产队的场院去打场.我和大妹在场北的杨树林里放鸡.我们把手推车上的鸡笼放倒,灰母鸡领着它的那群孩子急切地冲出来,跑到林中的草地上欢快地捉起虫来.我和大妹一边看着它们,一边捉起树上得知了来.
           夏天的天说变就变,天色忽然暗下来,随后刮起大风,风越刮越猛,吼叫着……我和大妹还没反应过来,就转成狂风了.手推车被刮倒,鸡笼刮得满地打滚儿.再看那只灰母鸡,屁股上的毛都被风吹得“开屏”了,它叫着小鸡崽们随着风狂跑呢.我和大妹被风刮得站不住了,吓哭了.我们大声喊外婆,外婆怎么能听见呢?!我急中生智,大喊:“妹妹,赶快抱住树.”我们就这样抱着树干哭着喊外婆,眼前刮得什么都看不见了.
           等到外婆拾完场赶过来,我们已声嘶力竭,哭成了泪人儿,只会抽泣了.外婆笑着说:“别哭了,别哭了,抢场的人路过,听到你们正哭姥娘呢,让我赶快来.”
           风小些了。我们和外婆呼叫着鸡群.原来灰母鸡和小鸡崽儿被刮进沟里,现在它们正在小坑里趴着呢,大多数鸡崽儿藏在灰母鸡的翅膀下,正等着主人救援呢.我们数了数,少了几只,又在树丛里东找西找,总算一只不少地找齐了.
           我和大妹破涕为笑了.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30 22:29:20
         童年趣事(七)
           剪头发
           我家有一张全家福照片,那是七十年代北京的亲戚用他的照相机拍的黑白照片,放大冲洗得很好.外公、外婆居中,母亲抱着大弟在后,我、大妹、小妹在前.外婆和母亲笑得很开心.美中不足的是大妹和小妹的发帘很短,土气难看.那就是我这个“理发师”的杰作.
           那时,我和大妹、小妹在外婆家玩.我忽发奇想:“妹妹,我给你们剪头发吧?”“你行吗,姐?”“行的,放心吧,一定给你俩剪得漂漂亮亮的.”我们拿来镜子、梳子和剪刀,我先让大妹坐在木凳上,手里拿着镜子看着,我用梳子梳理好她的头发,开始剪发帘.剪几下,照照看看,不整齐;再剪几下,看看照照,还不整齐.越剪越短,太难看了.大妹不干了,从凳子上站起来.“别动,别动,我再给你修修.”“都快铰秃了,不铰了.”“我给你一毛钱,好吗?”我拿钱给大妹,她勉强让我剪完.“小妹,该你了.”“我怕剪坏了,不剪了.”“我给你两毛钱,行吗?”“别给我剪得那样短!”“好,坐下吧.”我可不敢再给她剪那样短了,但也不好看.剪完后,她们照着镜子,哭丧着脸,直埋怨我:“还不如不铰呢,这么难看.”“不要紧,过些日子就长长了.”我急忙安慰她们,但也为没能给她俩剪漂亮而后悔不安.
           谁知还没长长呢就照了那张全家福相片.
           直到今天,我们看着这副照片,看着照片上大妹、小妹的发帘,还都不好意思地笑呢.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2-31 22:57:01
        童年趣事(八)
           吃药
           这是我刚记事时发生的一件事.
           我病了,好象重感冒吧,发烧,咳嗽得厉害..反正得喝药,而且直到病好.每次吃药,就如过关,苦得难受.真想吐,极不情愿.大人们也总是连哄带吓,直到你把药喝下.
           我记得很清楚,我站在炕上哭闹着,用手拨拉小药勺,姥娘站在炕下,用手楼住我,姥爷想用勺子把药硬给我灌下去.我一看没办法了,就哭着说:“我自己吃”.“啊,好孩子,你真懂事”.姥娘把药勺不放心地递给我.“别洒了啊”.我接过药勺,又不敢倒掉,只得装颤,洒点再洒点,勺里只剩一半啦,没办法,闭起眼,仰起脖,喝了下去.“哈,真苦!”“快喝糖水,可别吐出来”.我喝了几口糖水,嘴里不那么苦了,眼里噙着泪躺下睡了.
           姥娘说:“这孩子,不愿吃药,诚心装洒,只喝了一点儿,那病什么时候好呢?唉!”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1-1 19:57:48
            《童年趣事》(九)
           看戏
           在七十年代,乡村演电影、演戏是一种时尚娱乐.一个村子演,十里八村的人都去看.我们小学生更是乐在其中.放学后,顾不上吃饭,拿块干粮,约上伙伴,边吃边走.怕开演误时,竟一路小跑,赶往演戏地点.
           这天傍晚,我和小伙伴说说笑笑地正走在通往邻村的路上.先是疾走,后是小跑,再是快跑.进村了,看见大舞台了,舞台上的灯真亮!场地里已是黑压压的人群了.戏还没开演呢,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下来了. 手捂砰砰直跳的胸口,气喘吁吁地说:“快开演了,赶快占个好地方”.因为我们个儿矮,怕看不见,就象小泥鳅一样从人缝里往戏台前钻.
           幕布合上了.过了一会儿,又拉开了,戏开演了.人群鸦雀无声,都伸长脖子朝台上瞅,支起耳朵听戏音儿.那晚演的是《夺印》,其中最为可笑的剧情是:一个外号叫“烂菜花”的妇女为巴结新上任的何支书,正手端元宵在舞台上东跑西找,柔声细嗓地喊:“我的何支书,快来吃元宵啊,又大又香的元宵啊!”人群晃起来了.我和小伙伴被挤散了.就是这么挤,人们的眼睛却始终舍不得离开戏台.我身体瘦小,被拥挤的人群加在中间,脚都离开地了.人群晃向东,我就向东;人群晃向西,我就向西,一直到看完这精彩的一幕,双脚才沾地.心里还暗自庆幸:“要不挤,个头没这样高,还看不这么真呢!”
           大幕 拉上了,又拉开,演员们都到台上来谢幕了,戏演完了.可人们还在嬉笑着、喧闹着不忍离去.大人们高声大嗓喊着孩子的小名,孩子哭着喊爹叫娘.我也站在土堆上高喊着小伙伴的名字.
           人都聚齐了,赶快回家.路上都是仨一伙、俩一群看完戏往家赶的人们.大家余兴未消,你一言、我一语仍在兴奋地谈论着戏里精彩的对白,欢声笑语飘荡在寂静的乡间小路……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1-2 22:36:31
         童年趣事(十)
           “ 阿弥陀佛”
           这是母亲讲给我听的一件趣事,它发生在我的幼年.
           我十个月就去了外婆家.那时,外公和外婆要到生产队出工干活,由外公的母亲看护我,我该喊她“老姥娘”.我那时并不记事,但我推测:老姥娘肯定很喜欢我.
           爸爸在外上班,每月休假总去看我.这一天,我正和老姥娘玩,爸爸来了.老姥娘高兴地说“你闺女会说话了”.爸爸听了,欣喜不已.“来,说个听听”.只见我把小腿儿一盘,双手合十,双目未闭,柔声细嗓地说“阿弥陀佛”.爸爸一愣,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寒暄了几句,就回家了.
           回到家,他对母亲说:“你奶奶真有意思,说孩子会说话了,我以为喊爸爸、妈妈呢,竟然是“阿弥陀佛”,肯定是她教的了.他把当时的情景一学,母亲也笑了.
           多年后,母亲把这件趣事讲给我听,我反倒思念起那位教我说第一句话的老姥娘来.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1-3 22:32:44
         童年趣事(十一)
           梦中惊魂
           小时候,农村没有电,也没有电灯、电扇等电器.夏天最热的时候,人们喜欢到房顶上去睡.因为那时瓦房少,大多是平房,而且房子也不太高.但去房上睡的大多是家里的男人们,妇女再热也很少到房顶上去睡.
           这一夜,天气极热.姥娘对我说:“走,咱娘俩也上房顶去睡.”我巴不得呢,高兴地帮她搬梯子,递苇薄,拿被褥,带手电筒.一番准备后,我们在房顶铺排好,躺在群星闪耀的天宇下,享受着天赐的清凉,小声地说着话,一会儿便美滋滋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里,我好像梦见已故去几年的老姥娘(姥娘的婆婆).她喊我一声,我一惊,醒过来,睁开双眼.我这是在哪里?怎么看见天上的星星了?刚要翻身,腿脚动不了.再一看,吓出一身冷汗—我平躺在房檐上,仰面朝天,双臂平伸,可两只小腿已悬在房檐下.我这才想起,自己和姥娘是来房顶睡了.我大喊“姥娘,我快掉下去了”“别动,我来拽你”她把我小心地拉到房顶中央的被褥上来,揽着我,轻拍着我的脊背:“你怎么跑到那儿去了,好险啊.”
           我记不清当时姥娘楼着我继续睡呢,还是从房顶溜下来了.反正从那以后,不管天有多热,我们再也没有上房睡过.
           多年后,想起这件事,我总觉得是疼爱我的老姥娘在冥冥之中救了我一命.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1-8 19:13:05
          童年趣事(十二)
           幻觉
           六七岁时,我从外婆家到自己家去玩.
           我走进屋子,忽然看见已故的老姥娘坐在炕琴的被子上,就放声大哭起来.母亲忙问:“怎么了,哭什么?”我用手指着老姥娘在的地方还是继续大哭.炕上的小妹也被我吓得哭起来.母亲吓得去找奶奶.过了一会儿,我看见老姥娘变成了一棵花树,树上结了许多大果子,便停止了哭声,还哄着妹妹说:“妹妹别哭,我给你摘果子.” 小妹还是放声大哭.
           奶奶和母亲急急地走进屋来,他们看我不哭了,都高兴起来.奶奶抚摩着我的头说:“不要紧,孩子可能得撞克了.(就是鬼神扑身的意思)母亲抱起还在哭的小妹,揽在怀里拍着.
           这件事已过去三十多年了,我记忆犹新,想起来,讲起来,真如“痴人说梦”一般.可他真的发生在我身上,留存在我的记忆中.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1-8 19:14:30
         童年趣事(十三)
           信神
           我得了腮腺炎,脖子肿得难受,吃药不管用,疙瘩越长越大.外婆着急了,想去十来里地的村子找神麽麽看看.
           他白天去生产队干活,没空.散工后,早早吃了饭,就领着我,奔向那个村子.去的时候,天还不太黑,虽然前几天刚下过大雨,道路泥泞,但因为神秘好奇,我也没感觉太乏,不知不觉就到了.
           神麽麽是个模样清朗,办事利落的细高挑儿老太太.他和外婆寒暄几句,就让我躺在外屋的一张小床上,脸蒙上烧纸,他就在床头下面点着烧纸,嘴里不停地叨念着.火灭了,只听她说:“起来吧,没大事儿,是她老姥娘太喜她,找她来了,你以后上坟多烧点纸,孩子就好了.”外婆千恩万谢.
           回家的路上,我可真觉得累了.刚出村就开始发困.外婆牵着我的手,给我说着话,我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最后总算到了家.
           现在想起这事,虽然愚昧,但我永远感念外婆.她是我今生最爱的一个女人.
    
     
楼主冠男 时间:2009-05-31 00:05:09
  节日快乐~
楼主冠男 时间:2010-05-31 22:48:19
  快乐永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