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鼠年说鼠——趣读《诗经》:老鼠为何在十二生肖中位列首席

楼主:過河卒 时间:2008-02-23 02:09:06 点击:196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鄘风.相鼠
  
  
  读了这首《相鼠》,我首先想到的是秦国的李斯大人。《史记》中记载:
  
  
  “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李斯大人年青的时候做小吏,有一次如厕,看到厕中的老鼠吃的是人拉出来的脏物,盘缩成狗那样,怕人,一天之中受人惊吓不知多少次。后来他去仓库,看到仓库中的老鼠,吃的是大米,住的是宽敞的房子,从不怕人。两相对比,李斯大人终于顿悟:做人就和做老鼠一样啊,有没有出息,就看他是生活在茅厕里还是生活在谷仓中。
  
  
  李斯大人这一悟,如禅宗所说的“醍醐灌顶”那样,悟出了人生哲理,这就是他的著名的“老鼠哲学”。从此,一心向仓中鼠学习,果然成了大器,辅助秦始皇灭了六国的老鼠,一统八荒,官至宰相,爵封列侯。
  
  
  后人把李斯大人列入“法家”,以为他没有读过《诗经》,也不知《诗经》里面有这首《相鼠》。其实,李斯大人曾拜著名的儒学大师荀子为师,和韩非子同过学。毕业后,大概专业不对口,改行了。到了后来六国一统,李斯大人做了宰相,就下令把《诗经》一类书全都烧了。试想,他要没读《诗经》,怎么会对老鼠有那么敏锐的洞察力?后人什么鼠没有见过?可就没有再创造一门子老鼠哲学来,只有李斯能。他要是没读过《相鼠》,怎么会对《诗经》那么痛恨?
  
  
  李斯应该一方面要感激老鼠,一方面又恨《相鼠》。这种复杂的心态,现代人不也一样?
  
  
  这首《相鼠》可能是诗经中骂得比较痛快淋漓的一首了。它不同于《硕鼠》。《硕鼠》是言老鼠之贪而又懒,应该是贪官一类;《相鼠》则是斥人而无礼、人而无耻。人无礼仪,无异于鼠。前者具有意识形态属性,而后者则纯粹出乎人性。
  
  
  我很感慨先民对老鼠属性了解得如此之细。老鼠作为人类的天敌,可能是人类最讨厌的动物之一了,正是因为它的破坏力,才使得人们把自己痛恨的对象比作老鼠。但是,三千年来,当人们在唱《相鼠》时,老鼠们总在一旁哈哈直笑。现代的老鼠们不再做李斯那样的蠢事,他们知道书是烧不掉的,还不如自己来编书。
  
  
  我便想起了2002年上海市普通高等学校春季招生考试语文试卷有一道15分的阅读题,我以为,光是这道题的题目就足以显示了命题人的“学问”了。不妨照抄下来:
  
  
  鼠,特别是家鼠,本是令人痛恨的动物,然而它在十二生肖的乐队中却有拉首席小提琴的荣耀。古人用十二地支与十二生肖相对应,“子”位的鼠永远打头。
  
  
  鼠与人类关系密切,有关鼠的童谣在旧时深受儿童喜爱。流行于京津一带的《小耗子偷油》,今天五十岁左右的人都会有印象;而《猫拿耗子》中“耗子大爷”的形象更带有几分老北京市民的懒散与穷讲究,十分可爱。不过,最为儿童神往的莫过于“老鼠娶亲”的民间传说,几乎流行于全国。春节前后,有关生肖的年画、剪纸,不仅是成年人点缀年节气氛的物品,更是儿童进入童话世界的向导。
  
  
  在浙江绍兴一带,人们常称年画为花纸。鲁迅《狗.猫.鼠》一文忆及童趣有云:“别的一张‘老鼠成亲’却可爱,自新郎、新妇以至傧相、宾客、执事,没有一个不是尖腮细腿,像煞读书人的,但穿的都是红衫绿裤。”清代梁玉绳《清白音集.嫁鼠词自注》:“俗传除夕鼠嫁女,窃履为轿。”民间布玩具多有表现这一题材者,颇受儿童欢迎。旧时流行的玩具,用手帕折叠为鼠,或用布缝制而成者,都曾是儿童的宠物。作为生肖,老鼠在民间艺术如剪纸中占有一席之地,如清光绪间山东掖县“十二生肖童子”之一的鼠。但在绘画作品中,表现老鼠题材者就不多了。元代钱选《桃枝松鼠图卷》所绘并非家鼠,明宣宗朱瞻基则有《苦瓜鼠图卷》,画的分明是家鼠了。
  
  文学作品中,鼠的形象在《诗经》中早见,如《魏风.硕鼠》、《鄘风.相鼠》等。唐代曹邺的《官仓鼠》以鼠喻贪污之官吏,有《硕鼠》遗意。唐代王度的《古镜记》写鼠妖为魅,开后世鼠婚故事之先河。《西游记》第八十一回至八十三回,写无底洞中的老鼠精逼唐僧成亲,是鼠婚故事的发展。清代蒲松龄《聊斋志异》中有《阿纤》一篇,写人鼠恋爱,生动传神,但以鼠为妇,恰如许仙爱上了雷峰塔下的白蛇,终不如狐妖花魅更具浪漫色彩。清传奇《十五贯》中的娄阿鼠既是鼠窃狗偷之徒,又是杀人凶手。但以鼠为绰号者,在文学作品中并不都是坏人,《水浒传》中的白日鼠白胜,属一百零八将中的人物;《三侠五义》中大闹东京的“五鼠”更是结拜的侠义之士,受到读者的喜爱。
  
  
  这段文字大概是一篇替老鼠平反昭雪的宣言了。在命题的大人先生笔下,老鼠简直成为了人们身边的一宠物了。殊不知,越是这样,越是表明这些老爷们看似渊博的学问底下其实是一幅空皮囊。
  
  
  一开头,赋予老鼠以“首席小提琴师的美誉”,大概就为老鼠平反定调了。他并不知道,十二生肖中,以鼠打头,并不是老鼠有什么德,而不过是子时正属一天中的夜未央时,这个时候正是老鼠活动频繁的时候,故古人以鼠对应子时。而民间的“老鼠成亲”,之所以画成“尖腮细腿,像煞读书人”的样子,其实正是对一班读书人的讽刺。儿童玩具中以老鼠为题材,也仅仅是逗小孩一乐罢了;文学作品中的老鼠并不都是坏人,就意味着老鼠可爱吗?“五鼠闹东京”中以“五鼠”作为五个侠义人士的外号,并没有赋予他们以老鼠的习性,不过是借此发泄对朝廷的对抗与不满情绪而已。“五鼠”不过是对应被朝廷御封的“玉猫”展昭,读者喜爱的总还是五个侠士而不是老鼠的习性吧。
  
  
  命题的大人先生们大概是想在这里告诉中学生们,老鼠有多可爱啊,要我们善待老鼠。要不然,他为什么偏偏不提“老鼠过街,人人喊杀”,不提“穿老鼠皮走猫步”这类典故呢?看来,这又是继李斯大人之后一种新的“老鼠哲学”了吧。
  
  
  网上盛传着两首《老鼠给猫的绝情诗》,传来传去,作者已经搞不清了,兹录一首下来,供来年的考官们命题之用:
  
  
  老鼠给猫的绝情诗(两首)
  
  
  猫饿了,在鼠的家门口守了一天一夜。
  
  
  鼠感动了,跑到BBS给猫发了两首诗。
  
  
  ——题记
  
  
  ONE:
  
  
  你还在那里望着我
  
  
  死死地守在我门前等着我
  
  
  爱被你炙烈的深情所燃尽
  
  
  你怎么叫我狠得下心
  
  
  再拒绝你的真心?
  
  
  999朵玫瑰 都已零落
  
  
  999次真心  都已枯萎
  
  
  你怕别人 抱走我的芳心
  
  
  在门外 如狗般的为我守候
  
  
  你追追追 追到天荒地老
  
  
  我逃逃逃 逃到心都死掉
  
  
  你恨恨恨 恨我的铁石心肠
  
  
  我怕怕怕 怕你的激情燃烧
  
  
  你爱爱爱 爱到心都碎掉
  
  
  只能怪怪怪 怪缘分已老掉
  
  
  你吼吼吼 吼你的心伤
  
  
  也只能怨怨怨 怨幸福已死掉
  
  
  你怎么能怪我太过骄傲?
  
  
  几千年的追逐 也追不到?
  
  
  你怎能怨我 爱上粮食?
  
  
  连你的心都放掉?
  
  
  爱上粮食
  
  
  是我的骄傲
  
  
  连命都可以丢掉
  
  
  恋上粮食
  
  
  是我的依靠
  
  
  谁都可以放掉
  
  
  你还很爱我
  
  
  爱到恨不得将我吃掉
  
  
  你还是很疼我
  
  
  疼到怕我伤到
  
  
  却又狠不下心
  
  
  让我逃掉
  
  
  
  
  
  
  作者不详
  
  
作者 :冠男 时间:2008-02-23 12:22:16
   沙发
作者 :癞蛤蟆0_0 时间:2008-05-01 16:32:42
  不错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