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中国“天朝上国”的骄傲由来已久——长空圆月

楼主:土碎碎 时间:2008-01-18 02:34:30 点击:6022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自从以国家形式的“中国”诞生以来,中国在亚洲乃至世界都是理所当然的大国,甚至在某些时期是不折不扣的“超级大国”。
    
    中国有着久远的历史和丰富灿烂的文化,曾经对四邻国家产生过重大的影响。历史上中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有着广大的疆域、众多的人口、强大的军队、繁荣的经济和文化,这是中国周边的国家远远不能企及的。这样的天然优势,使中国人不自觉地形成了大国思维:泱泱大国、四海独尊、天朝上国、万国来朝……在这种思维的长期浸淫中,中国人也慢慢滋生出自我陶醉、妄自尊大、自以為是、夜郎自大、固步自封的病态心理来,并为中国在近代的落后与挨打埋下祸根!
    
    中国“天朝上国”的骄傲由来已久。
    
    孔子就说过:“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意思是:“夷狄”也有头领,有单于、有酋长,但没有文化,有什么用呢?诸侯纷的华夏民族,虽然没有真正的国君,但其精神却永垂万古,因为它有文化。由此看出以汉文化为代表的中国人是多么瞧不起四周的蛮夷之族。
    
    长久以来中国处在相对优越的地理环境中,依靠黄河、长江和其它内陆河流的浇灌,很早就产生了稳定自足的先进农业文明,自然而然地发展出一种“华夏中心主义”的环宇观念。中国人一直以为,中国及其周边对中华文明向往之地即全部世界。直到1840 年前后,中国还是以“天朝上国、君临天下”的态度去面对世界,去处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中国有几千年 “中央大国”的历史,在这几千年的历史中,中国人总有一种天朝大国的感觉。这种高高在上,雄视四方,笑傲天下的感觉,经过文化的沉淀,就成了一种天朝心态。这种“天朝心态”,对中国外交影响十分巨大。在古代历史上,中国的周边国家最喜欢做中国的臣属之国,最爱向天朝纳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臣属和纳贡,能让天朝大国的统治者的情感得到满足,然后,天朝的恩赐之物,一定比他们到市场上去交换得来的物品,更有价值。当然,不受“天朝”的军事讨伐,才是其根本的目的。
    
    中国世界很早就完成了原始社会的解体,至少从黄帝、炎帝、蚩尤三大集团融合开始,中原文化就已经进入新的社会形式。尽管对“四夷”仍抱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斥,但造成这一态度取向的并不是原始社会的“我群”与“他群”观念,而是区域发展不平衡的产物,特别是“农耕区域”与“游牧区域”的长期对垒。重要的是,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农业文明以其稳固、持久、不易衰退的本质,始终在同化着其他区域文明,因此“中国——四夷”的观念最后演化成“来中国则中国之”的文化教化精神,已较原始社会的“民族中心主义”有质的提升。所以,自诩“天朝”的中国王朝,其实自许的背后是教化天下、开启蒙昧的精神,具有农业文明忍辱负重、宽以待人的固有品性,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愚蠢的道德主义。
    
    历史上的中国的确曾经比周边其他国家和民族要发达很多。千百年来,不计其数的“化外人”为中土的物产丰富、幅员辽阔和人口众多惊得目瞪口呆。匈奴的人口就不及汉朝一个大县,西南的夜郎国则因为自以为领土面积很大而遭到汉朝使者的嘲笑(两千年后中国自己却步了夜郎的后尘,又为后人所不料)。中国的骄傲自满并非没有根据,而是在相当雄厚的经济基础上自然成长起来的。
    
    只是中国的这个心态同时也一直遭受着挑战。这种挑战主要来自北方的草原帝国。塞北引弓之国的游牧民与南方的农耕民族存在长达几千年的争斗。争斗中,后者并不总是强者,一旦中原出现战乱或内讧,游牧民族便会乘虚而入,多次入主中原。
    
    面临来自北方的威胁,中国在骄傲之余不得不保持足够的警惕,因为清楚过于自满会带来严重后果。但是随着长江以南地区的开发,中国的经济中心南移,使得事情逐渐起了变化。
    
    中国长江以南地区的气候更适合农业耕作,对长江以南地区的开发时间很早,自东汉三国时期就已开始。可是全国的经济中心南移的完成则要到南宋晚期才实现,此前,北方的粮食产量还是远远超过南方的。
    
    宋朝时中国引进了原产越南的占城稻,经过100多年的推广,在南方广泛种植,粮食产量提高很快。而宋朝采取了不抑制土地兼并和保护土地所有权的政策,使得农民开荒的积极性增加。南方开发在宋朝时期到达高潮(特别是南宋)。至元朝时,南方的粮食产量已令北方望尘莫及。钱穆的《国史大纲》中的资料显示元代各省岁入粮总计,江浙、江西两处的产量超过河南、辽阳、腹裹(包括今河北、山东、山西、内蒙)、陕西、四川、甘肃、云南、湖广的总合。而江浙的产量又是江西的四倍。明朝成化八年(1472年)的统计:北方产量755600石,南方3244400石。(苏州一府产量超过浙江全省,真有“苏湖熟,天下足”的气势。)清初,各省输粮定额为“南四北一”,乾隆十八年(1753年)则为“南八北一”,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到达“南十北一”。
    
    经济重心南移,给古代中国提供了一个物资丰富的大后方。近代以前中国的主要威胁就是北方游牧民族。游牧民族对北方的袭扰造成中原地区的破坏。经济重心南移以后,即使北方受到战争破坏,但其破坏力不再那么容易动摇中国的物质基础了。而且南方多河流,不利于游牧民族充分发挥其骑兵优势,就为抵消草原民族的军事优势提供了大好环境。所以经济中心的南移大大增加了中国骄傲的资本,同时也减少了对外扩张的经济和物质需要。总的来说就是强化了“天朝上国”的自满心态。
  
楼主土碎碎 时间:2008-01-18 02:35:57
   这种天朝心态在许多历史事件中得到充分的体现,而郑和下西洋便是最为突出的一次。
    
    1405年,郑和率领他的船队从刘家港出发,先后7次跨越大洋,最远到达非洲东海岸和红海沿岸。郑和下西洋,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伟大创举。郑和自己也因此成为伟大的航海家。
    
    但是,客观的说,郑和的航海与其后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及麦哲伦环球航行相比,实在不具备可比性。这不仅是因为哥伦布和麦哲伦的航行对后世人类的发展影响重大,更重要的是因为:郑和的航海作为一次典型的“政绩工程”,它直接伤害了后来政府组织进行海外航行的积极性,客观上导致了明朝以后的闭关锁锁国。
    
    
    据史书记载,郑和下西洋,每次要带27000多人,船只300多艘。这些船只,被称为“宝船”,其中最大的达到44丈。如此巨大的海船,的确是显足了威风,但是却无情消耗了国家的财力。据记载,郑和的“宝船”上装满了东方的丝绸、瓷器以及其他物品,这些物品在所到之国当然受到了欢迎。但是,由于明政府不是以贸易立国,仍然强调农业是国之根本。因此,郑和的远航虽然花费了巨大的资金,但是给国内经济带来的利益却非常之少。换句话说,郑和的远航除了换来海外诸国对明朝的羡慕之外,除了炫耀了天朝的国威之外,并没有带来什么实际的效益。从这个角度上来讲,郑和的远航不过是皇帝自己所放的一个政治烟花罢了。这个烟花,是明朝皇帝个人的烟花,对民族的发展作用不大,没有什么积极的推动意义。
    
    今天反观郑和下西洋这个事件,除了在海外撒播中华文明之外(众所周知,这是副产品),更主要的是炫耀了国力,满足了某些人的虚荣心。这种虚荣心,称其为“天朝情结”当不为过。
    
    明朝皇帝的这种情结同时也体现在清朝皇帝的身上。乾隆皇帝过寿,英国君主乔治二世派遣使者表示祝贺并且要求通商。乾隆皇帝在回信中傲慢地说:“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特因天朝所产茶叶,丝斤为西洋各国及尔国必须之物,是以加恩体恤。”——此时此刻,西方殖民主义者正在疯狂地进行扩张,而满清统治者却还沉醉在“天朝”的清秋大梦里。在这种思维的左右下,中国远远地落后了,并直接造成了后来近百年的耻辱。
    
    仔细审视郑和下西洋与清政府的“闭关锁国”政策,我们不难发现,其实所谓航海的伟大功绩并没有给我们民族带来多么实际的东西,甚至由于这种远航的不计成本而给国家与人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这种耀武扬威的航行和乾隆的“天朝无所不有”,说到底是同一种思想的产物,这种妄自尊大的情结,使得整个民族都沉浸在地球中心的美梦里。这种美梦当然是虚幻的、不求实际的。这种看世界的态度,说穿了就是一种目光短浅的“癔症”,就是沉迷在煌煌天朝里的精神意淫!
    
    在这种心态支配下,中国的统治者们认为“天朝”的发展已经到了极至,接下来的工作就只剩下维持现状了,全部都是为了保住这来之不易的“太平”。商业活动会导致复杂的纠纷难于管理,所以为了方便起见,索性限制商业活动。作坊、矿山的工业使得“别有用心的人”有机会把许多人组织起来,无疑会给“乱党”的集结与扩大制造机会,因此也是重点打击对象。这一切措施就是为了消灭那些“破坏稳定”的因素的萌芽。同时,甚至连能给统治者增加收入的税收也因为可能招致民间反抗而受到了统治者自身的限制。反正现在的天朝富有四海,皇帝拥有的财富足够了,没有任何必要去试图增收而冒引起动乱的危险……
    
    为了这样不顾一切地求得太平,中国把自己紧紧地封闭起来,将所有可能带来不安的东西拒之门外。海禁越来越严,对外交流的机会丧失掉了。西方终于不声不响地超过了中国。直到鸦片战争时期中国才发现西方的坚船利炮已非天朝所能抵挡,但已经来不及了。比坚船利炮更可怕的是西方先进的生产力和廉价商品,中国终于吞下了自己长期打压工商业所酿下的苦果。此时的中国又由于“天朝上国”的心态,顽固地拒绝向西方学习,于是处境更加艰难。相比之下,日 本能够迅速“脱亚入欧”,原因正是日 本没有那种“天朝上国情结”。日本传统文化基本上是从中国进口的,所以抛弃掉再重新进口也没有特别舍不得的。
       
    经济重心南移时能使防范来自北方草原游牧民族这种传统威胁的资本大大增强,因此也使得皇帝们迷信“天朝上国”不可战胜的心态得到强化。这种心态下的皇帝们自信过度,宁可抑制发展以一味求“太平”,从而导致极度重农抑商并闭关锁国的“内敛”型政策,失去了对外充分交往与学习的机会,最终被人所赶超,中国遂陷入漫漫长夜之中。
    
    当荷兰商人来华要求与大清王朝通商畅易货,请清朝官员代写“贡表”的时候,这些官员则在文中写道:“外邦之丸泥尺土,乃是中国飞埃,异域之勺水蹄涔,原属天家滴露”。如此的自大心态,史上绝无仅有!当1793年,英国商人来华要求与清朝贸易关系的时候,乾隆皇帝要英商捎信给英王乔治三世说:“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货物以通有无”!所以当有新的科学技术一旦传入中国时,大清皇帝一概拒之门外。对英商送给乾隆皇帝的时钟,乾隆皇帝不肖一顾地说中国小民无此物者甚众,但从来没有误了早上起来下地,也从来没有误了晚上回家睡觉。当我们知道英国人就是比我们富强的时候,而我们仍然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英国人的富强是中国援引的结果。嘉庆皇帝时候的官员就坚定的认为“彼国(英国)大于西洋诸国,故强,但强于富,富则由于中国。彼国贸易至广东,其货物易换茶叶回国,转卖于附近西洋小国,故富,因而能强。我若禁茶出洋,则彼穷且病,又安能强?”但是当百年后,当英国人的蒸汽机轮船船队将大半个世界变成了自己的殖民地并以5000余名士兵打败了拥有百万之众辫子兵的中华大帝国的时候,打了败仗的中国官员两江总督牛鉴在登上了英舰“汉华丽号”,亲眼目睹下,才最终相信那军舰上的机器确实是涡轮的机械运动而不是他先前认为的是用牛拉着转的!
    
    可悲的是,当大明帝国、大清帝国经过数百年的满足自大,最终被西方列强震耳欲聋的炮火声惊醒,准备睁开眼睛看看世界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已经落后的不成样子了。所以一部近代史及其以后的现代史就是中国人艰难地进行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补课过程。再次重新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时候,发现曾经一度与我们十分接近的竞争者,居然在我们的前边已经跑得不见踪影,难望其项背……
  
作者 :荥泽野民 时间:2008-01-18 18:32:09
  其实应该骄傲 但是我希望把明清分开说 因为两个朝代完全没有可比性!完全没法相提并论
楼主土碎碎 时间:2008-01-19 02:55:14
  但是他们在保守上面类似
  尤其是明朝后期开始的闭关锁国
楼主土碎碎 时间:2008-01-19 02:56:33
  还是
  没汉唐宋的开放大气
楼主土碎碎 时间:2008-01-19 02:58:05
  不过明朝还是君主制度
  
  但是清朝却是半奴隶制了~!
作者 :猫扑鹅 时间:2008-01-23 17:15:02
  哎 是被别人奴役。。。
作者 :wonggb 时间:2008-05-26 17:13:29
  说的很好
  
作者 :wonggb 时间:2008-05-26 17:14:31
  说的很好
  
作者 :陳浩 时间:2008-05-27 16:58:42
  作者:荥泽野民 回复日期:2008-1-18 18:32:10
    其实应该骄傲 但是我希望把明清分开说 因为两个朝代完全没有可比性!完全没法相提并论
  ========
  赞同
  
  
  
   作者:土碎碎 回复日期:2008-1-19 2:55:15
    但是他们在保守上面类似
    尤其是明朝后期开始的闭关锁国
  ======
  错
  
  明朝并无所谓保守!明朝没有闭关锁国和文字狱!
  
  可以看看明史研究会会长张显清先生的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