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对“杨帆门”的反思:无为之术与不言之教

楼主:广州老农 时间:2008-01-13 14:11:38 点击:5154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对“杨帆门”的反思:无为之术与不言之教
  
  文/广州老农
  
  《道德经》第二章有这样一句话: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这大概就是后来信奉黄老“无为之术”者最原始的教条。这种治理天下的方法在西汉早期大行其道,对当时社会的稳定与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在那些激进的改革者眼里,这是一种非常消极的处世哲学,是一种不求上进的表现。不过,“无为之术”的拥虿也非常多。他们认为,正是透过这种表面的“无为”,才达到了真正的“有为”。这正是为了获得“有为”而主动采取的以退为进的策略。这就让我们想起了《道德经》中提到的另外一个词,叫“大智若愚”。其实,真正的智者,不是那种口口声声标榜自己如何聪明如何有才智的人。而真正理智的事情,也不是那种招摇过市的炫耀。这种理念对于每个行当中的人们都有非常实际的意义。
  
  最近大家争论最多的是政法大学的杨帆教授与学生的冲突事件。由事件中两个教授的行为,让我想起了上述的“无为之术”。杨帆对学生的管理方法,实际上是一种“有为之术”,这类似于秦朝的李斯所施行的法家管理模式。说得好听点,是依法治国;说得难听点,就成了后人常说的“暴政”。同样的一种管理方式,不同人的感受和意见不同的。对于秦朝的统治者来讲,他们当然喜欢这种方法。而对广大的百姓,大家意见可能就不同了。杨帆教授对学生的管理,其实就是这样一种模式。从事件前后暴露出的细节来看,杨教授是个极其注重课堂秩序极其注重纪律的老师,对于他的这种做法,其本人当然是乐在其中,受用无穷的。前几天在一个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教授地位的文章,其中说到,如今教授在学校的地位与清洁工无二。在领导面前,不管多有名的教授,都要点头哈腰;到学校行政部门办事情,更是有搭理没搭理。这种尴尬的地位,往往与其学识及其在学术界的地位极不相称。于是,一种极欲寻求心理上平衡的愿望便强烈地表现了出来,这时,那些地位更低的学生,就成了他寻求心理平衡的支点。其实,就事件本身的那些细节,如果换成了个其他老师,或者其本人能冷静考虑一下的话,都可能是得过且过的,根本没有必要惹出那么大的麻烦。但错就错在杨教授过于死板与认真,执法尺度过严,从而导致了后来的悲剧。从杨教授这种极其强硬不愿妥协的认真态度,我们是不是可以试着猜想,其心理上的某种不平衡,已经到了极其扭曲偏斜的程度呢?其实,事件自始至终,多数学生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他们既然没有地位,就只好默默地承受。至于那个踹门的“混蛋”,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胆小鬼而已。只有后来那挺身而出的女生,才有点“陈胜、吴广”的味道。可惜力量薄弱,也只能做无谓的牺牲。以前批评学生的文章已经很多,我也曾对其进行过指责,但从这种矛盾的起因来看,我们似乎应该对这种“暴政”本身的一些做法表示质疑。
  
  而坚决站在杨帆教授对面的,是一个提倡极度“自由”理念的萧瀚教授。从他所提倡的那种“自觉自愿”的模式来看,则完全是另外一种理念,也就是上述的“无为之术”。他是把主动权完全交给了学生,让学生靠自己的判断和思维能力来左右自己的言行。从学生的角度来讲,当然欢迎的人数居多。这也许就是萧瀚教授那种睁只眼闭只眼、大智若愚的“无为之术”之高明所在。从这一点来讲,我从内心里是佩服其胆识的。
  
  但是,对于一种教育模式的评价,不能简单地依据学生的评价来定论。也就是说,受学生欢迎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的东西。我们知道,学生之所以被称为学生,是因为他们尚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既然有那么多东西需要学习,就说明他们的知识层次和结构还有待于完善。那么,其思维能力、对行为的左右能力都不能说已经达到了成熟的阶段。与小学生相比,我们只能说大学生相对成熟了一些,但肯定不如社会中的个体。那么,由这些学生的喜好来决定教学的方式的话,未免就也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偏颇。因此,象萧瀚教授那种几乎等于放羊式的放任自流,注定要被一些不愿意自觉学习的同学钻空子。那么,对于这种学生,老师就应该完全不顾及他们的学习了吗?是不是某种程度的约束和管理也可以理解成是对他们的负责呢?
   
  关于学生在大学时期学习的自觉性,我想每个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会非常清楚。其实,作为一个经历过大学生活的人,回忆起大学时代某些选修的课程,或者一些著名学者的报告,会不会有一种因为自己有意或无意的错过而惋惜呢? 我本人经常会有这种遗憾。
  
  由此可见,以上两个教授的教学模式都存在一定有的争议之处。那么,怎样才能达到一种皆大欢喜的局面呢?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而抛开这个问题本身,我想到了“不言之教”这个词。
  
  我们知道一句名言,“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老师,其责任不仅仅是“授业、解惑”,而更重要的是“传道”,也就是传授“为人处世之道”。要达到这样一个“传道”的目的,仅靠灌输那种道德伦理方面的教条是毫无意义的,而那抛开特定形式的“不言之教”,似乎对那些懵懂的学生来说更有教化的意义。这可能也正是那种要求老师要“为人师表”的真正意图。
  
  再回到上述事件中,两个老师的教学方法暂且不论,其先后的言行,有没有达到一个“为人师表”的目标呢?也许达到了,可那是一种似乎不太光彩的“师表”形象。从杨帆教授对学生的责骂及与异性学生的肢体冲突,都可以看到这种不光彩的“师表”的影子。而萧瀚教授那种情绪激昂的言行,似乎也不是一个值得学生去将其膜拜为“表率”的形象。这也许才是教育制度的一种真正的悲哀。
  
  关于师生关系紧张的根源,我个人认为,完全是当今盲目的教育产业化。这种体制下的老师与学生,都被强制性地置放在一个功利性的链条之上。老师为的是利益,而学生则是为了将来的就业。在这种情况下,老师很难把“授业、解惑”做得完美,更不用说以自己的表率作用去“传道”了。而那学生呢,可能更多的是得过且过,过关拉倒。真正以一种求知的心态对待学习的人可能不多。于是,大家都浮躁了起来,脾气自然也就大了起来,冲突就会自然而然地出现。这种现象真是值得大家深思。
  
作者 :土碎碎 时间:2008-01-13 17:40:15
  都被强制性地置放在一个功利性的链条之上
  ————————
  楼主
  说的对
  
  我个人认为是之一种“气” 的缺乏
  
楼主广州老农 时间:2008-01-14 00:01:34
  谢谢
作者 :风的个人 时间:2008-01-14 16:10:47
  老师为的是利益,而学生则是为了将来的就业。
  
   我感同身受
作者 :過河卒 时间:2008-01-15 18:59:07
  顶一个
楼主广州老农 时间:2008-01-17 01:10:10
  谢谢:)
作者 :风的个人 时间:2008-01-17 22:51:12
  重新拜读了一遍,不知道说什么好。。。。。。
楼主广州老农 时间:2008-01-18 11:01:40
  :)
作者 :土碎碎 时间:2008-01-23 19:07:58
  再读
  
  我们知道一句名言,“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老师,其责任不仅仅是“授业、解惑”,而更重要的是“传道”,也就是传授“为人处世之道”。
  ————————
  
  本文有见地
  可见问题本质
作者 :脚扑朔 时间:2008-03-10 17:52:36
  兼爱 文明一小步社会一大步
作者 :梁媛 时间:2008-03-16 19:12:44
  顶广州老农:)
作者 :費邊主義者 时间:2008-04-21 07:36:12
  【作者:风的个人 回复日期:2008-1-14 16:10:48
    老师为的是利益,而学生则是为了将来的就业。
  
     我感同身受】
  
  同感。
  
  這說明教育太過功利化了。至少在功利化的教育中,太過缺乏了人文主義的內容。這可不是從大學纔開始的,是從小學就「一以貫之」的。
作者 :梅山逸 时间:2008-04-21 22:10:01
  对杨帆教授,惊讶之余,不予置评,因无话可说。
  对于萧教授,也不好多说什么,这种时候放言傥论,总有些让人不自在。
  借版主的地盘,用以怀念自己曾经的老师。
  
  教授姓孙,名讳某,五十年代北大第一批法语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派驻非洲中国使馆,六十年代招回国打成右派,妻子离异。八十年代反正,在北京教书,与学生自由恋爱缔结连理,因遭遇阻力,远走南方。
  先生为解放后早期外交人才之典型代表,河北人,长方脸,双目炯炯极有神采,班里女生说,可惜老师已经成了新家,否则定要一争幸福。
  先生上课,喜说西非习俗轶事,用以解释法语习语用法,间杂对于时事之评点。似乎不备课,而学生趋之若鹜,后值多事之秋,学生多废书往游,先生置书而叹:“不意近日有学生不来上课者”。人告其故,唯长叹而已。
  有同时教师以结构主义解构主义解说师身份著称于中国,而我辈知之深,谓之不可见人之抄书匠人,盖喜做文抄公(抄外国人)而从不注著者名姓也。后若干年返校,先生已退休,一一寻找出版社以发表其法语俗语词典,而文抄公先生已贵为外文学院之书记矣。
  学生往其家,师母必亲问饭否,学生若言辞犹豫,师母必亲下厨,饭必有肉,而先生待学生如子弟,非独功课难题,大凡人生困惑至于恋爱纠纷,均可倾诉,条分缕析,俾能振发。饭毕,携师母送于专家楼门外,身形挺拔,需待学生远去不可见,而后返。
  经年以来,狼奔豕突,度日维艰,不见先生,忽忽数载,唯时时于心底善祈善祷:愿吾师与师母,多福多寿,长命长康。
  
作者 :钟铉 时间:2008-06-02 16:22:12
  众人表现,即我辈之教。
作者 :冠男 时间:2008-06-06 20:52:58
   拜读
作者 :xautndl 时间:2008-06-06 21:16:59
  教育产业化的悲哀!
作者 :桃水居士 时间:2008-12-08 12:04:08
  教育国之本 民族之本 人类之本
作者 :魔曲禅心 时间:2010-06-17 09:33:26
  我要教你发财,你也要让我发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