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诗》绝不等于诗——质疑袁行霈先生的一处表述

楼主:上帝的使者天使陈 时间:2007-12-26 23:45:14 点击:1071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余近日交叉着读袁行霈先生之《中国文学概论》与钱穆先生之《中国史学名著》,虽远未读完,问题却已发现,进而更觉文史哲不可分家乃真知灼见。按冯梦龙之言——真知灼见者,尚且有误,何况其他!吾人便也可说文史哲兼通者尚且有误,何况其他不通者!吾人于此做两假设:若钱公专读史学,而认《诗经》为文学而不读,认《孟子》为哲学而不读,则断然不能发现《诗经》中包涵有很多历史;若余专读文学或专读史学,则亦断然不能质疑袁行霈先生。可见为学之难也。兹抄录袁公之表述如下:
    
     二、中国重视诗的教化功能,有所谓“诗教”之说。《礼记·经解》:“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意谓到一个国家,观其风俗则知其所以教。如果其为人温柔敦厚,这是诗的教化作用,也就是说诗可以使人具有仁者的温柔敦厚的性情。孔子曾提醒学生学《诗》,《论语·阳货》:“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段话涉及诗的感发作用、认知作用、乐群作用、心理疏导作用,以及诗在家庭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各种作用。《论语·季氏》:“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这是孔子对他的儿子孔鲤的教导,意谓不学诗就不会言谈应对,不能在上层社会交往。孔子所强调的是学诗对人的修辞所起的作用,这和春秋时代各诸侯国在外交场合赋诗言志有关。
    
    反复揣摩这段话,发觉袁公有把《诗》等同于诗的意思,这也并非袁公一人之见,很多论诗的文章皆把《诗》等同于诗,进而把《诗》教等同于“诗教”。余觉如此理解则太过简单,诗故然“可以使人具有仁者的温柔敦厚的性情”,可是并非任何诗皆“可以使人具有仁者的温柔敦厚的性情”,实则《诗经》之所以可如此,其主要之原因并不在于他是一本诗集,而在于其中包含的历史。《孟子》中说:“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于此我们可以推断出《诗》并非纯诗集,而也可以看作是一部记载先代历史的书。钱穆明确指出一部周代的开国史尽在《诗》。我们且看钱公的说法:
    
     《太史公自序》又记他父亲说:“天下称颂周公,言其能论歌文武之德,宣周召之风,达太王王季之思虑,爱及公刘,以尊后稷。”他说:我们到现在为什么大家推尊周公?这因周公作了《诗经》之雅、颂、二南,而雅颂二南就是周人的历史,从后稷下来,一路到文、武、周。召。周朝人的历史,由周公写出。
    
    事实上上述《论语·阳货》中所说情况也恰可证明《诗》中记载了很多历史,孔子所说“兴观群怨”绝非指诗歌的作用,而应理解为《诗经》的作用,因为《诗经》中记载了很多历史,所以可以“兴观群怨”。若言孔子是在论述诗的作用,则有代人立意之嫌,便是曲解文意。而《论语·季氏》中所谓“无以言”也恰可证明《诗》中记载了很多历史,可以推想,若一个人不知道历史,那真就“无以言”了。而并非不会赋诗就“无以言”。大家不必说不懂历史也可以谈别的,比如当代,有时还恰好相反,很懂历史的反倒“无以言”了,要知那是春秋,历史的地位相当高。而袁公所谓“这和春秋时代各诸侯国在外交场合赋诗言志有关”则更有类于猜测了,就当时的政治外交等事来说,究竟能否赋诗重要还是懂否历史更重要,不言自明。显见先圣谈到的《诗》绝不等于诗,不可不察。
作者 :啤酒罗 时间:2007-12-28 02:53:53
  诗只是一种美丽的表述方式
作者 :過河卒 时间:2008-01-15 17:23:09
  《诗经》之所以可如此,其主要之原因并不在于他是一本诗集,而在于其中包含的历史
  《诗》并非纯诗集,而也可以看作是一部记载先代历史的书
  
  ————————————
  有道理
  
作者 :土碎碎 时间:2008-01-16 23:41:42
  学习
  呵呵
作者 :风的个人 时间:2008-01-17 22:57:20
  对于诗歌了解不多,感谢大哥为我提供的学习机会。
  
  
  
  
  
   顶下~~~~
作者 :猫扑鹅 时间:2008-01-20 15:40:49
  在如此经典的文章于言辞之下 我噤若寒蝉 生怕别人看出自己浅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