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在场主义散文征文]与奶奶有关

楼主:月转妆楼 时间:2008-11-05 22:34:39 点击:1606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水 呢
    
    我推开奶奶家的大门。看见奶奶还是坐在老地方晒太阳。
    奶奶还是在老地方,还坐在她自己编的那个坐了多少年的蒲墩上晒太阳。
    她喜欢晒太阳,一年四季的晒。
    
    奶奶还是十几年前那个样子。头发黑黑的,脸庞瘦瘦的,颧骨处两嘟肉,红红的亮亮的,眼睛也明亮有神,精神矍铄。她没见多少苍老。
    奶奶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即使现在也不似同龄老人那般苍老丑陋不堪。
    我走近奶奶,在她身边站下来,我没有说话,我端详着慈祥的奶奶。
    
    西院仍然会不时的传来一两声咒骂:老家伙,还不死。。。
    我与奶奶早已习惯了这声音,她骂去吧,不是有句话说,越咒越健康吗?她越骂,奶奶越健旺。。。
    西院住着本家一个二叔。奶奶现在住这房子早已经半卖半送的属于他了, 只是要等奶奶去了后他才能正式的收归房子。
    二叔为人忠厚,耳朵天生有点背,因为这点残疾,他在二婶面前有点怯。
    二婶也只是骂几句,她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追问她,她不敢承认是骂我奶奶。虽然大家都知道她在骂我奶奶,既然无法奈何她,也只能充耳不闻,任她骂去。
    西院骂了几句,内门同往常那样,在几句咒骂后,关上了。
    外面只剩下鸡飞狗跳的声音,间或秋蝉一两声绝望的悲鸣。
    
    奶奶踮起小脚,扭呀扭呀的从屋里拿出一个蒲团,让我坐她身边。她操起我的手,边摩梭着,边上下打量着我,就如十几年前的一样。
    忽然,她就哭了。她说:英啊,你怎么瘦的这么厉害?你女婿不给你好东西吃么?
    她撩起便襟夹袄前摆,揩揩眼。用她干瘦的手,反复摩梭着我同她一样干瘦的手与肩。接着,她的老泪又流了出来。
    她把手伸进她一贯穿着的夹袄缝里,抖抖索索的摸索着。一会,她摸索出一块月饼,是那种冰糖八宝的,不是囫囵的,掰去过一角的那种。在那掰过的新茬上,还挂着几条青红丝。鲜艳明亮,使人馋涎欲滴。
    她摊开我的手掌,把那块缺失一角的月饼放到我的手心里,并使我的手握拢:英啊,吃吧,悄悄的吃,别让他们看见啊。
    他们,就是我那十几个堂兄弟姊妹。
    她每次偷偷塞给我好吃的东西,都是这么嘱咐我。
    
    她手里拽着我那长过臀部的大辫子,眼睛盯着我的嘴与手,问我:好吃吗?
    实在是不好吃啊,我嘴里没了唾液,月饼干燥的,混乱的添在我的嘴里,我吞不下。
    好吃,甜呢,奶奶!
    我边对奶奶说,边艰涩的转动着舌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奶奶似乎看明白了,她递过那因为长期饮茶而油亮发黑的茶杯,那搪瓷茶缸掉了许多的瓷,掉瓷的地方就如同人光润的肌肤上缀着的一块块脓疤,看来很让人恶心。茶缸里有大半缸水,尽管是白开水,也被茶垢映的些许的发黄。
    这个时候,有洁癖的我,没思想的接过奶奶的茶缸,张开嘴,大大的喝了一口。
    怎么喝不到呢?刚才明明看到是半缸水的。
    我含混着对奶奶说。在我张嘴说话的时候,那没经过唾液搅拌的月饼,就如粉尘。纷纷扬扬从我的嘴里飞了出来。
    奶奶有点不高兴,那月饼是她藏掖着,偷偷的留给她最喜爱的孙女的。每年的每个节日,我都能从奶奶那儿得到一份额外的东西,比别的孙儿孙女多出的。
    我告诉奶奶,她的杯子里的确没水。
    奶奶接过她的茶缸,掂了掂。于是就捣动着她的三寸金莲,扭呀扭呀的去了里屋,端出一杯水,这回我看清了,是满满的一茶缸。
    可是,在我张开嘴的时候,还是没水进到我嘴里。
    我要被咽着了。
    我抓起我的手包就往外跑,车钥匙在我包里,我边跑边用遥控器打开后备箱。我要到车里取水去。我保证车里有水,我确信无疑,那是我来这里之前刚搬到车上的。
    
    打开后备箱,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却没有水流出来,水没了?
    水怎么就没了呢?月饼还在我的嘴里的呀。
    奶奶杯子里的水没了,我车里新买的一箱矿泉水没了,我的唾液没了,那么我身体里的水还在不在呢?
    
    
     拜祭
    
    一大早起床,我就同老公商量,要他陪我去拜祭奶奶。
    我同老公说,我要去给奶奶烧点纸钱,昨晚,我很清晰的梦到奶奶了。
    你自己去吧,我今天要加班。
    老公样子很不屑的样子,他冷冷的说道。
    我不知道奶奶的坟墓在什么地方,给父亲打电话,父亲说他带我去。
    秋收了,父亲在地里收花生。刚下过一场雨,地里很湿,很粘。花生收起来很难,拔出花生棵子都带着大团的泥土,很沉,很累。
    父亲从来不用我下地,即便是在家做姑娘身体很好的时候。父亲请了帮工。一天五十元,管吃。
    
    父亲种庄家不是为吃粮,只是为了种点特色农作物给我们姊妹几个吃个新鲜。玉米还没成熟,就被全部掰下来,煮好,分送我们吃嫩玉米棒子;吃不完,母亲就用擦子打成玉米茬,放冰柜里冻起来,如果愿意,我们全年都可以喝到新鲜香嫩的玉米茬希饭。父亲种花生不为打油,只为了让我们能吃到那半干不干的时候嚼起来甜甜味道的花生。
    父亲就这样,听说我要给奶奶上坟,留下帮工在地里做活,他自己从地里跑来,到大路边等我。
    看到父亲了,他腰背有点驼,面庞消瘦,头发有点凌乱。还没等车停稳,他就伸手拉车门,自然没拉开。
    我打开车门让父亲坐副驾驶位。
    在父亲坐进来的一刹那,我闻到一股浓浓的屎臭味。
    父亲说,是路两边地里传过来的味道。
    我没说话。
    
    来之前,我现去洗车场清洗的车,黑亮黑亮。显得尊贵典雅。
    父亲,母亲都要求我每次来家之前把车洗干净。尽管农村土路崎岖不平,尽管洗完车,只跑一趟整个车就会覆上一层厚厚的尘土,看不出模样了,但是我还是愿意把车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理解父母的心思。也就十元钱麽,能满足父母那小小的虚荣心,未免不是儿女的一份孝道。
    车里空气清新剂不顶用,那浓浓的屎臭味依然紧紧的跟随。我瞅了瞅父亲穿的黄胶鞋,底子上糊满了黄泥。那肯定是发自那里的味道。
    车是刚装修过的,脚垫都是全毛的。我有些心疼,但是我没说,因为那是我父亲啊,我总不能要他把鞋子扔出车外去。
    
    我打开车窗,让风在四十公里的时速下从前窗灌进,再从后窗带走臭味。
    跑了十分钟左右,车拐进了一条很好的水泥路面上,却是蜿蜒通往几乎是无人烟的山顶的。
    父亲说,市委一位重要人物在山上盖了别墅,于是镇里就专门为他家修了这条道路。
    这条通往山顶的路大约有两公里长能的样子,路以能并排跑开两辆车为宽。
    娘家村里几百口人,村民住房条件都还可以,只是村里的路非常的狭窄,路面凹凸不平。车每进村,我总是将车开的比人行走都要慢,因为路面不时的会有一块高高的凸出来,或者那段会突然凹进去,不小心就会搁了车底盘。我要小心奕奕的绕过那一个个的堡垒与暗礁,车在一档还要点着刹车走。
    这样的路况,这样一个几百口人的一个村子,没有那位村长或是乡官想到来平整一下村里的路面。
    其实这样做起来很简单,只需找几个人,将高出的地方铲平,凹进的地方添几掀土压实就成了,却是没人来干。而那远在山顶的盖了豪华乡间别墅的市级大人物,乡里却动用专款专人为之整修一条两公里长的宽敞平坦盘山公路并宽敞的停车场。
    据说,那位大人物盖别墅,我们村好好一块山林给整平了,木材用作了建筑材料。说是土地给了钱,可是谁也没见。
    我的父老乡亲就这样默默容忍着他们的腐败,没有谁出来争过什么,包括我这位现在已失了锋芒的当年的村支书父亲,对这腐败现象,对他们对他自身利益的剥夺,他都安之若素了。
    
    我有点好奇,我对那位所谓的大人物产生了兴趣,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来自那路的神仙,能如此的神通广大。
    对于他是位什么级别的重要人物,我有种想见识一下的冲动。
    沿着水泥路面跑了几分钟,车停在一座很见豪华别墅前宽大的停车场上,因为再往前已经没路了。
    有几条狼狗凶猛的朝我与父亲咆哮着。
    我带着情绪,从路边拾起一块石头,往一只叫嚣的最凶的一条狼狗身上扔了过去,那杂种叫的更凶了,眼放绿光,带着粗大的铁链子窜起人多高。它似乎要挣脱锁着他的铁链子,直欲扑过来把我撕碎一样。
    
    我不再理会那畜生。
    我把车停好,上了保险锁。
    因为修路,建停车场,去往奶奶坟墓的路已经找不见了。父亲约莫着方向,带我走上一条小路。
    说是小路,其实也就是草木稀疏点,根本算不上是路。
    
    父亲在前,我紧跟在后。
    父亲走路很快,我穿着高跟鞋,穿着短裙,没穿袜子。
    小路很快没了,我只好跟着父亲拨开草丛,艰难的一步步往奶奶坟墓处挨去。
    草没胸深,尽管父亲在前面特意为我踩出一条小路来,还是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草亲吻着我的脚,一些知名带刺的腾蔓切割着我光润的小腿。
    我一瘸一拐的跟着父亲,我小心翼翼的踩实每一步,我时时警惕着,注视着脚两旁,我生怕会有一条毒蛇从草中忽然钻出来,在我小腿上咬上一口。我在想,咬就咬了,只是,父亲肯定要背着我,跑那么远的山路,回到车旁,那会累坏他的。我还盘算着,如果被咬了,父亲背起我回到车上,再到医院是否还来得及。
    这样的行程很是辛苦,没有路可以走,在经过十几分钟艰难的探寻与跋涉后,终于到达了奶奶墓碑前。
    我发着烧,我大口喘着气,我的腿被那些知名的不知名的草给割的的条条道道发红,甚至拉出了血口子。又疼又痒。那些毒蚊子不知道什么时间也在我的腿上趁机留下了七八处指肚大的包肿,痒得心颤。
    
    父亲蹲下身,把纸钱铺展开来。我把香点燃,并排插在奶奶墓碑前。
    纸钱点燃了,我没有跪下来,我只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奶奶。我的泪流了出来,我转过头去,用纸巾偷偷的擦去,我没让父亲看见我在流泪。我不要他看见我不开心,我不要他为我担心。
    奶奶,我有好多的话要对你说,奶奶你能听见吗?活着的人对我的命运已经无能为力,我只有借助冥冥中奶奶您的力量了,奶奶你能保佑我脱离这分苦厄么?
    你听到孙女的心声了吗?我的身体不好,已经三个多月,始终查不出病因。我还有个身体也不是很好的女儿等待我的照料。奶奶,原谅我不能,也不肯现在就去陪您,我要把我的女儿抚养大,我的女儿还需要我,奶奶!
    父亲坐在一边默默的抽着烟,手里拿一根树枝拨弄着纸钱,他怕火蔓延开去,他小心的将火与周围草木隔离开来。他不断的翻动着纸钱,让它们彻底燃烧。
    纸慢慢的烧完了。等到最后一缕烟也息了的时候,就来了一阵风,将那些纸灰旋上了天空。地面上,墓碑前只剩下那些未烧完的草根与枝条,还有我与发呆的父亲。
    我想,那是奶奶来收走了我的一份孝心。
    我想奶奶既然收走了孙女的心意,奶奶一定听到了了我的心声,奶奶一定会保佑我度过这次劫难。
    保佑我今后的路途平顺吧奶奶!
    
    这时,我已经泪流满面。
    我想,这时的父亲一定看见了我的泪流满面!!
    
  


作者 :谭斌35011 时间:2008-11-08 01:12:34
  灵性的语言。问好。
楼主月转妆楼 时间:2008-11-10 15:53:19
  啊, 这里好萧条啊.
作者 :彭赞 时间:2008-11-10 16:48:28
  呵呵,问好!
作者 :月球上的小燕子 时间:2008-11-14 15:41:55
  问好
  
作者 :月球上的小燕子 时间:2008-11-14 15:42:49
   作者:月转妆楼 回复日期:
    啊, 这里好萧条啊.
  
  
  因为我们都在期待,会有更美的文字出来
  等待大家都能在百忙中留下文字的芳菲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