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品尝生活

楼主:寒涛飘逸 时间:2008-07-22 13:39:07 点击:1829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80年代之初,对于农家是难得的事情。
  电灯最先闯入农家的生活。电,翻开字典中的解释有这么几种:一是有电荷存在和电荷变化的现象;二是触电;三是电报。电灯当首选第一种,现属生活必不可少的日常用品了。
  小时候照明是用煤油灯。油灯点亮,风一吹动便随风闪动,光线也随之忽明忽暗。罩上灯罩,便可以抵挡一些小风了。如果每间房里都有一盏煤油灯,那可是大富之家。煤油属于能源物资,十分紧俏,煤油灯的多少,那是身份的象征。马灯,顾名思义,是骑着马时的照明灯,夜行灯的一种,相当于手电的作用。马灯不属于进步产品,可一般商店是进不到货的,估计买的人也不多,家里有盏油灯算是不错了,更甭说马灯这走门串户用的奢侈品。现在却难得见到这种与时代距离甚远的照明灯了。
  家里通电的时候,我隐约记事。那天爸爸早早就打了一瓶酒回来,说是有神秘客人来家里,那时招待客人都是用散装酒,不像现在都是瓶装,家里还备了好些品种。来家里的不是别人,是经常来家里的四伯伯,还拿了一大捆电线。四伯伯是村上的电工,管着全村电的使用。他的此次到来预示着家里正式告别了煤油灯的历史。通了电的那天晚上,邻居们都来我家里享受着电灯的光辉,坐在电讯灯下,聊着天、看着书、打着牌,我们家里是一夜通明。刚通电并不代表每天都会有电,隔三差五便会停电。煤油灯也就没有因此而告别历史舞台,刚通电那会,舍不得用是正常,如果没有客人或者什么重要事情,或者只是拉拉家常的话,便会只点一盏油灯。现在我们跑到哪里去喝茶时,灯光太强觉得刺眼,点着烛光,朦朦胧胧透着意境美。回想原来,是何其温馨浪漫,却只是节约用电,当时却不知道这么来享受生活。人一旦失去了什么,就觉得那是难能可贵的事了。就像现在没有种田了,觉得种田也不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一旦再去做,就会觉得还是有些受不住。
  家里的一台收音机,是母亲结婚时的嫁妆。小时候会趁伙伴都来家里玩时,把收音机调至音乐频道,听着歌曲玩游戏,其乐融融。收音机的歌曲不常有,让我们这些小家伙有些失望,想着如果能只听歌曲就好了。随后便有了录音机,想听什么歌买盒磁带便可以了。等家里有录音机时,却不是一件什么很稀奇的事了,家家都有了,只是互相换换磁带而已。电视机却不同,家里刚买回来时,很多家里都还没有,在大热天便会把电视机搬到晒谷场上,接一根长长的插线板,周围的邻居像看露天电影一样,个个都是眉开眼笑的。可现在,家里电视机都放在那里不动了,人人都坐到互联网上了。越这样,人们又开始回忆起原来的生活了。现在盛行吃土菜,买土鸡,是不是到什么时候,我们也开始流行看露天电视了。哦,已经流行了,好多人都坐到广场上去看足球赛事了。或许这也是一种返朴归真吧。
  随着电进入千家万户,生活条件越来越好。
  楼上楼下是接之而来,家里条件素来并不是很宽裕。两个姐姐和我都在读书,每年光学费就是家里一大笔支出。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去拾些稻穗,到塘里捉些鱼虾,用来贴补一些家用。那时活动最多是用虾网推些田螺,田螺在当时并不十分走俏,卖出去也没有人要,自己吃又觉得费油,只有生活条件稍微好些的人才会买下我们的成果,我们会十分高兴。不管怎么样,是自己的劳动获得了收入。
  沉鱼虾是我们最郁闷的事情,找一个废旧的盆或者萝筐,放些鱼食,罩上不用的纹帐或者大块白模,最后在纹帐或白模中间挖一个小洞,在池塘中找个可以落底的地方,慢慢把盆或萝筐浸入水中。大功告成后,我们只有在塘边上读些些书或做作业,静等觅食的鱼虾陷困于其中。半天下来,我们虽然收获颇丰,却失去了与小伙伴玩耍的机会,或多或少有些失落。人往往希望品尝生活的甜,而不愿去品尝生活的苦。可生活的某些时候的苦,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了一种美好的回忆,倒成了生活的甜了。当时并不觉得沉鱼是乐事,心里不情愿做,现在回想,却是十分美好的记忆了。
  爸爸和妈妈辛勤劳动,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省吃俭用,借了一些外债后,家里建起一栋楼房,真正实现了“楼上楼下”。
  住上新楼并没有太多的改变,读书的还是读书,种田还是种田。地球也照样的自西向东的转动,太阳仍旧从东边升起来,从西边落下去。只是在别人眼里多了一些话题,谁家里的建起了楼房。
  如今楼上楼是普通不过的事情,几乎家家都有楼房,有的家里除了在农家有一栋楼房,在城里也购买了商品房,而之前久梦的楼房,却成了“楼荒”,一栋楼放在那里荒。不知在城里居住久了的人,是不是也开始依恋农村的楼荒了。或许有些吧,很多手里有余钱的人不都在家村建起了别墅。人就是有些向往新的生活,一种生活过久,觉得过于平淡无奇,希望能过上一种新的生活。其实,我们更重要的是应该追求一种“平淡而真实”的生活。
  电话的实现可谓是一波三折。那时装电话是一奢侈品,一种很流行的说法就是:“电话是装得起、用不起。放在家里又没什么看相,更没有大事联系,是养了一只麻雀在仓里吃谷,完全不必要装。”诚然,家里确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要联系,但是有些别人看来的小事,自己却认为是一件大事。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城里流得用电话的时候,农村并不普及,偶尔一两家有电话,除了用作家人的联系外,也成了周围人家的公用电话。我在省城一个贵族小学应聘,临走时并没有明确答复,只是说过几天电话联系。有电话就不讲究寄信之类的了,哪怕是再远的地方,一个电话了事。我把离家100米远的邻居家电话留在那个学校。回到家里,我第一件事就拜托邻居,如果有电话就告诉我一声,自己便安心在家里看起书来。事隔数日,我觉应该有电话过来,跑去一问,才知道第二天那里就打电话过来了。我再回电话过去,才知道是我被聘上了,却因时间关系,已改聘他人。对于农家孩子来说,能在省城有个立足之地,是值得高兴的事,却因未能及时联系而失去一个发展的机会,失落是在所难免。父亲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装了部电话。家里装了电话后,不管谁家有事,只要电话来了,不管多晚,母亲都会起床去那家把人喊来,让其回电话过去或再等电话过来。以至不让别人误事。为此,附近的邻居都愿意把电话打来我家,给母亲也增添了不少事。我最清楚母亲为什么这样做。
  电话通了以后,不久便流行起扩机来,那时也叫BP机。BP机的流行只是一时,有一个笑话,一朋友回到农村,骑了十来分钟的单车,跑到我家覆机,对方却是一句:“你吃饭了吗?”当时我们笑了一个下午。
  手机的出现完全淘汰了扩机,相对而言,手机确实更加方便,能接电话发信息。如果谁出门忘记带手机了,那感觉就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现在,“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已属再普通不过的事了,我们是住在楼房里,坐在电灯下,打着“抱怨这里抱怨那”的电话。我们应该学会品尝生活,现在生活的苦,也许是若干年后的甜,只是我们不知道品尝罢了。
  
  
作者 :彭赞 时间:2008-07-23 15:49:35
  问候谭老师
作者 :郝国中 时间:2008-07-27 12:53:58
  朴素、朴实的文字。渐渐老道了。好!
作者 :znw1902 时间:2008-07-28 22:03:00
  现在生活的苦,也许是若干年后的甜,只是我们不知道品尝罢了。
  
  
  
  
  这个... 拜读了 谭老师 问候!
作者 :月球上的小燕子 时间:2008-10-28 19:08:56
  品尝生活,才能感恩生活,喜欢这样的文字
  
  祝福谭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