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十八岁出门远行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2-09-14 22:15:29 点击:449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阳光炙热地烘烤着大地,我感到我的脸上和身上受到了它毫不留情的攻击。
    我的心是火热的,全身的血液像是在沸腾;但我觉得它们还不够极致地表达出来。我站在马路的正中央,当然,我不是在等待什么车辆或是什么人的来临,马路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直到我看不见的尽头。
    我像一个英雄一样站在那,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英雄,因为只有英雄才有胆量去实行这个计划,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不禁豪情万丈起来。
    这条路上平日就很少有什么车辆光顾,之前我总以为它是死的无声无息地甚至有些多余;但是此刻它在我的心里活了起来,它成了千万人民千万的士兵一样拥簇着我。
    我把肩膀上的背包抖了抖,我像是对我身后同行的好兄弟一样的对自己说一声:“嗨,我们该出发了。”
    就这样,在那个炎热的夏日里,我沿着那条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也看不见尽头的柏油路出行了。
    我感觉心情是难以描述和言说的愉快和轻松,前面的一段路程,没有看见除了我之外的一个人和一辆车的影子出现在这孤独的柏油路上,我只听到我轻快的脚步声。穿过柏油路边的树林,我看到那一望无际的田野,绿油油的一大片接着一大片,当然也有黄灿灿的油菜花地夹在其间很是好看。我最喜欢那些大田地里的一排排防风林,它们像是战士一样威武整齐地一排一排很有距离的站立守护着农田。
    我看了一会远处天上静默着的几块浮云,这时有一阵的风吹拂过来。于是,我学着毛主席的动作朝着前方,伸出手四十五度的朝着天,“同志们,让我们向着胜利继续前进。”这样,我就一直走,一直走着,我不知道从开始到现在走了有多长时间,但是我知道自己有一些累了,但是我并未停下来脚步。
    这时候我在脑海中想如何让自己不去关注自己的腿脚,于是我嘴里哼起了一支歌,我唱着一首接着又唱另一首,但是没有一首是完整的,这倒不是我只会唱不完整的歌,我只是觉得这样好的光景太珍贵了,歌曲也完全的随着自己的性子和心情了。这样一来我也忘记了身体的劳累。
    我唱着歌,向前走着又不时的转过身看看身后逐渐远去的地方,我想到那里有我熟悉的一切,于是我深情地挥挥手,我真想大声喊几句,‘再见了,我要远行了,我要去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顺便在流上几滴不舍的眼泪,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不会这样做的。
    唱了一会我便不再唱了,因为气喘让我感到头皮的发麻。我开始边走边设想下一个地方会怎样,我会在哪个地方停留下来,就像在大海里的船最后总要找到了一个合适它停靠的码头那样。
    一阵噪乱的鸟声使我停下了脚步,它们是一群捣乱的家伙,因为在我停下来朝那个热闹的方向看去时它们都四散而逃地飞走了。
    它们影响了我的心情,我走到柏油路边蹲下身子捡了一块石头,是的,我把自己的情绪寄托到了手中的那块石头上,我看着刚才噪乱鸟声传出来的密林,于是我狠狠地把手中的石头用力地扔向了那片密林之中。
    我在扔出手中石头的刹那,我倒希望看到有一两只鸟儿随着一声惊恐受伤的哀叫,像熟透的苹果那样掉落到地上。
    但是我只听到那块被扔出的石头在密林里“嗖”的一声便不见了其身影。
    突然地希望却得到了一时挥之不去的失望。我还想继续前行,但是我的腿脚却不听我意志的使唤。“操,真他妈的。”我说了一声。
    夕阳已露出了它的媚眼,天不在炎热了,却变得闷热起来,我汗流浃背地坐到柏油路边上。我没有躲到树荫底下,因为这我的第一次出行,这种皮肉的小苦头还不足以使我退却和躲避。英雄也是不能离开他的人民和士兵的。
    我从包里取出了一瓶水喝了几口。我突然的想起了临出门时我留在桌上给父母的那封信,我在心里臆想着他们看到信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和神态。我的臆想像河里的水一样哗啦啦的前行,河水碰到一个弯后又流向了另一个方向。
    这使我想起了‘洁’,一个曾经使我很喜欢的女孩。在我每一次回想起她来时,我不得不承认她总是像一张美丽的画卷那样铺展开在我心里和思绪间。自己这次将要离她越来越远了,她要是能在我出行之前送我就好了,英雄临行前需要佳人的送别,佳人也在日思夜盼中等待着英雄的归来。我之所以这样想跟我读的古代小说应该有些关系的。
    在黄昏里我不回头的,而她一直站在原地看着我直到我们彼此都消失在夜色之中。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那个叫洁的女孩早在两年前就全家搬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和家人搬去了何处,但我知道她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
    喜不喜欢,倒是我早就不太在意了,我只是忘不了她曾极具偏见和傲慢的眼神看着我,说出了那句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你身上我看不出一点男人的味道。’我当时听了差不多如遭雷电轰顶,我怒不可遏的想要嘲弄和辱骂她,吃惊的是我并未这样做。
    她的这句话像是一把锁一样,有那么一段时间它禁锢着我内心的尊严,时不时的想起来让我不自在的难受。从此我一直在寻找着证明着男人的味道其实一直在我的身上,而她之所以这样看待我是因为她带着‘有色眼镜’。
    我把手慢慢移到了裤子的口袋里,还在。我的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害怕和激动。于是我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我触碰到了那层像是草坪一样的胡须后我便只剩激动了。
    我摸出了那个计划了很久,我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确定没有人认识我,我进去把它买上了。
    它从口袋里出来见到了天空,一包‘红塔山’牌的香烟。我很少这般庄重而不紧不慢地干事,我打开包装取出一只香烟夹在手指。我摸出打火机在手里停留了片刻,我吸了一口,一股清烟便袅袅的升起。原本我以为第一口烟会让我呛得流泪和狼狈,我在心中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是我的准备没有了它的用武之地。
    我缓慢而优雅地吸着我人生第一支烟,我不停的变换着吸烟的姿势和神情,因为我满脑子闪现着那些个我曾经看见过的吸烟人,他们的姿势和神情这其间也包括我的父亲,而我完全的是出于一种刻意的模仿。
    烟草的味道是大多数男性身上特有的味道,而我此刻正全身散发着这种味道。我觉得这一只香烟让我增加了十年的光景和阅历,要是这会有比我大的男人走过来,我一定会对他喊道:“嗨,过来吸支烟,坐一会。”我想他应该会很乐意地向我走来。
    我边吸着烟边想着一些没有头尾的事情,这年我十九岁,我把那截走完生命尽头的烟蒂在手指尖轻轻一弹,它便在空中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后落到了不远处,而我的嘴角也泛出一个相似弧度的微笑。
    这时我听到了自行车声、脚步声还有说笑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最好的五个好兄弟,他们骑着四辆自行车从远处向我这边驶来。他们干净爽朗的身影,快乐自由的说笑,像是从鸟笼中放出的鸟儿一样。我赶紧站起来朝他们大喊挥手,我呼喊着他们的名字。他们依旧的朝我缓缓驶来,越来越近,我能清晰地看到他们每个人脸上的轻松自由和快乐的神情。他们也朝我呼喊着,挥手着微笑着从我身边走过,但是没有停下来,而我也看见‘洁’就在其中一辆自行车后面坐着,穿着一袭雪白的裙子,长发飘飘的看着我微笑着。
    “我们在下一站等你,要快。”不知是谁对我说了一声,因为我完全的沉浸在这种情景之中。当我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走了很远了,即将融进一片暖暖而光明的金色之中。
    我于是快乐的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跑去,完全像是一只快乐的小马。
    我放下笔,看着窗外不远处的小林被夕阳涂抹成了一片金色,几只倦鸟飞了进去。
    “儿子,你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来了。”妈妈快乐愉悦的喊声从院子里传来。
    “噢,来了,妈妈。”我把笔记本合上放回抽屉里起身出屋门朝院子轻快的跑去。
    注:希望得到读者的点评,你的指点和建议是我所期待的。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2-09-15 13:26:26
  文写的很好!!@张发强 愿以后能经常读到你的美文!!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2-09-15 21:26:54
  谢谢你的支持,希望继续关注我。我也会继续努力写好的文章。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2-09-24 14:12:42
  @张发强我们都支持你,加油!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