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连载小说《青春刺痛我的眼睛》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2-12-23 23:01:22 点击:8630 回复:4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高考完,我和一帮子在学校玩的要好的哥们同学在网吧、KTV、餐饮和娱乐场所没日没夜的疯狂了一个多星期。每个人在高考前似乎都像个被吹得撑的欲要爆裂的气球。
    虽然像我这类平日并不怎么爱学习,在校成绩一般般的学生,虽说没有好学生那样整日的心情复杂沉重,但也逃离不这种出大环境对我长期的影响。一场高考后,几乎所有人都像蹲了十几年枯燥无聊的牢狱生活后被释放获得了自由:大家尽情释放着考前一直压抑在内心无人知晓的情绪和青春年华里躁动着的荷尔蒙。
    在那十天半月的时间里,整个城市的白天夜晚都不在属于别人,像是只属于我们这些刚刚毕了业的高中生。凌晨以后,灯火依旧通明的街上依然有三五成群闪烁着的身影。他们或醉或醒或叫或闹,抽着烟吐着雾时不时从马路上传来碎裂的酒瓶声或是被踢飞的饮料瓶落在黑黢黢的角落。大家互相调侃着互相骂着难听的下流的脏话后又都无所谓的嘻嘻哈哈笑起来,有人助兴的在燥热的夜风里吹个清脆响亮的口哨便会引起其他人的应和。往往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有一副豪踞街头顾盼自雄的倜傥劲,似乎谁他妈的也不怕,倒是那些夜行的成年人在远远的地方看见他们就会绕道着躲开来。这些成年人总是带着那副无影无形的有色眼镜似有看见地痞流氓的心情。
    估完了分填报完志愿,对于不好不坏的分数我心情平静而坦然。剩下的日子在漫长的等待中似乎被日复一日的无聊和茫然所要填充。
    为了打发时间顺便挣点小钱填补一下我想买个新上市的三星手机,第一次找了一份在餐厅端盘子的工作,干了几天新鲜感全无还和店老板臭吵了一架便不干了。
    母亲开的水果店叫我去给他帮忙,我去帮着干了几天。在无聊与单调的活计中我开始变得烦躁起来。我最受不了有些客人如同苍蝇蚊子一样为了占点小便宜可以在你面前嗡嗡地讨价半天,我受不住这种生活也厌烦的不行干脆放手不管了。
    我妈气的不行,说我我也不理会她,她一气之下给在霍尔果斯口岸当兵的父亲打电话告状诉苦。我爸在第二天的晚上打来电话,他询问完我高考的事情后便话锋一转把我从头到脚毫不留情地狠狠训斥了一番。听到电话那头父亲慷锵有力不容辩驳的语气,我虽然心里有点不太高兴,但是对这个从二十岁入伍到现在十来年光景耗在部队的男人来说,我打小从内心对父亲有种陌生而敬畏的感情。他每次对我的要求和话语总是一副长官对待兵蛋子,像忘记了我是他的儿子而不是一个兵。虽然说我害怕我爸那爆牛的脾气,但是俗话说的好‘天高皇帝远’,父亲的斥责和警告的威严便在我心里待不了几天的就没有了踪迹。
    那天早晨,手机的来电把我从梦中吵醒,我连眼睛都没睁开随手在床边胡乱的抓摸到手机就接。我以为打来电话的是母亲又要催促我赶紧起来去店里,我便没有多想口气很不好的“喂”了一声。
    “我回来了,凌晨六点到乌鲁木齐的。”
    “你谁啊?”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不是母亲的声音便不耐烦的问了一声,以为又是哪个无聊的王八羔子打的骚扰。昨天半夜我睡得正香时被一阵紧促的电话铃吵醒。我一接上,对方就热情似火的一口四川话的说起来,我莫名其妙的听了半天。对方看我没反应就问我是谁,我问他是谁,对方问我是不是“老妖”,我听他重复了几次才听出来不是“老妖”是“老姚”。我语气便不友好的说不是便挂了电话,对方可能喝了点酒也没有听清楚我的回答又打了过来,气的我直接无奈的关机。这一下害的我翻来覆去的在床上一时半伙的睡不着。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2-12-24 23:09:08
  抢沙发!圣诞快乐!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2-12-26 17:28:01
    “我啊!哎,你听不出来我的声音?”这下我听出来了,是唐昊。
    “哎嗨,去丽江玩着回来了,啥时候到的?”我一下的清醒过来有些惊讶的从床上翻起来问他。
    “睡糊涂了你,刚才给你说是凌晨六点到的。”
    “呵呵,确实给睡糊涂了。”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哎,丽江好玩不?”
    “还行吧,青山绿水的尤其空气格外的好,那真是养人的地。”
    “哦,看来你不虚此行啊。”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下午没事吧,在不在家?”唐浩问我。
    “没事,怎么了?”我说。
    “行,下午我去你家找你去。”
    “好,来时给我打电话。”
    “嗯。”
    挂了唐昊的电话,我又在床上趴了一会但是却没有了丁点的睡意。
    拉开窗帘,外面的天晴的像水洗过了一样。从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明亮而刺眼,落在身上能感到一阵轻微的灼热感。看了看表,十二点多了,肚子里早已开始反射出饥饿的感觉来。在冰箱里随便找了些食物垫了几口便去冲了个凉洗漱了一番。
    出去在外面餐馆点了个拌面吃了。刚从店门走出来母亲便打过来电话问我起床吃饭了没有,我告诉她刚吃过便听到电话那头有来买水果的叫她,母亲便急急的挂掉了电话。
    新疆在六月份以后开始,太阳在东边一露头夜晚的凉爽便逐渐的散去,炎热快速的随日头的升高而加温。从外面回来我已经热的汗流浃背,一进屋我就脱掉衣服只穿着内裤的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拿了两罐可乐一堆零食坐到电脑旁开始了征程,这几天我的生活差不多就是这样没有太多改变而且单调。但我却乐此不疲,好似生活除了玩游戏外我在找不到什么可以有心思去做的事了。
    下午唐昊打来电话告诉我说他姥姥晚上要过寿,他说过两天在来找我。我们简单地聊了几句。他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说很烦很无聊,除了上网玩游戏还是上网玩游戏。他问我没打算做点什么事,我说有啊。他问我想做什么事,我故作庄重的说打算写一部小说打发时间。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2-12-27 14:03:01
  板凳,慢慢欣赏。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2-12-27 22:36:36
  等待精彩继续。。。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2-12-28 11:52:10
  进来坐等更新。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2-12-29 23:34:19
    “什么,你打算要写?”唐昊话没有说完就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
    “咋了,觉得不干不了啊!”我说。
    “算了吧你,我就不相信。你这冷笑话不够冷。”唐昊先替我打退堂鼓的讽刺我。
    我说你别老笑话我个不停行吧,好歹这也是个“高尚的理想”。
    “好了,打算写个什么小说?”
    “写出来你绝对喜欢。”
    “你别恶心我好吧,我要吐了啊。”
    “先别,等我说完了你在吐也来得及。”
    “什么名字啊?”
    我一笑后故作阴阳怪气的语调说:“我打算写的小说名字就是《梦里花落知多少》你看怎么样啊?”
    “嗨,这下我倒是真的冷到了。”唐昊会心的笑了后。
    我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去唐昊家,在他卧室的书架上只有几本不多的书籍,却都是同一个作家的作品。
    “嘿,没看出来,你到是喜欢看这类书的。”我随手翻了几本后转过脸来一脸惊奇地对唐昊说。
    “怎么了,你也喜欢看啊?”他递给我一罐雪碧,“喜欢看就随便拿上几本,只要是他的书我都一本都没拉下来。”唐昊言语里似乎为自己能有这些书而满意,他给我推荐了两本,一本《幻城》一本就是《梦里花落知多少》。
    “放回去吧,我不感冒,留着自己慢慢看吧。”我说。
    我喝了一口雪碧,问唐昊,“你看人家的书,学到了点什么没有。怎么老是见你考试写个作文前言不搭后语的,写个检讨都让我帮你。”
      “少来啊,你也就这点敢在我面前卖弄。”唐昊并不领帐的说。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1-04 14:11:47
   进来顶一个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1-05 13:42:22
    我记得上小学时,班里的同学都很爱看漫画书。什么樱桃小丸子、机器猫、老夫子等很多这类的小书。初中时,各种口袋书在学校风行的一塌糊涂。特别是女生最爱看各种版本的女性杂志或是言情小说,一般会在他们的书桌的抽屉里除了课本外就是这类书籍和零食。
    上了高中,课业压力大。男生在课外的时间除了网吧就是球场,女生要不就是三三两两的去逛街或是一个人的抱着一堆零食一本言情的小说的在一处安静的地方有滋有味的看起来。
    对于发现我们班“奶霸”文欣也爱看言情类的小说,我开始始终觉得不可思议。不相信如她这般的女生也还贪恋着言情小说里的白马王子。后来我才发现,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大惊小怪了。
    现实证明,往往那些外表不占优势的人,他们的内心对一切美丽美好的期盼和渴望是和他们的外表成正比的。
    对于文欣的印象,我脑海里是这么记忆的。在高中那会,她在女生中算是那种不高不矮,皮肤远看挺白皙,五官不算精致却也都没犯什么死罪。按说这样的人扔进人堆里到不会立马使人一眼认出来,倒也不会使人看着吃不下饭,或者成了晚上睡觉做恶梦的对象。
    对于“奶霸”这个带有侮辱嘲弄性质的绰号,来源其实很简单。文欣吃亏就在她那臃肿的身材上,这样一臃肿使整个人身材彻底走形了。这叫轻者毁身才重者毁形像。男生要是明白了这一点,你就能体会到那些个宁可饿着也要减肥的女生的良苦用心了。
    所谓奶霸,说的恬不知耻点就是奶子大。在男生眼中超出了这个时期少女所应该有的那种号码的都会或多或少的招来男生异样的目光和不怀好意的暗笑。
    男同胞总是在无聊的时候坐在一起说些爬杆子挨不着文欣的事情,但是往往说着说着就拐到了她的身上。文欣虽说脾气不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高一时三天两头的被男生羞辱的气哭成了个泪人。女生开始的时候还能替她鸣不平,后来一遇这事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不参与其中或是不抱着看戏的心情就已经很好了。
    有时我们连自己都觉得可恶无趣的不行,但是没办法。谁叫我们跳腾呢,无聊了就要找点事找点乐子。以找看不顺眼人的茬欺弄他,以嘲弄别人为能事。
    对于文欣来说,这个多少有点无奈和污秽的外号开始只在我们班里叫时,她就已经由之前的抵触到了后来的漠视。但是我们这些调皮的男生似乎没有意识到这点。
    危机的爆发时常是在你明明知道的心惊肉跳间,你却不知它要在什么时候像个臭屁一样在人群间被释放了出来,结果自不必说。
    对于实施这个“恶劣”行径的人,周涛算是首当其冲却又显得无辜。
    我说他首当其冲,是因为我这哥们在全校学生在操场准备做广播操时,他声音极高的朝着远处慢慢走来的文欣大喊一声,“奶霸,你能不能走快点。”只要是听到这句话的学生,个个都把脸朝向了声音的爆发体后又很快的转移目标的把如烛的目光投向文欣。
    自此,文欣一周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做课间操的操场上。班主任弄清事情的原委后把周涛叫道办公室训斥了一番,又在课上指桑说槐委婉地教育了一下班里的学生。
    事件的影响在班里算是暂时的得到了表面的风平浪静。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1-05 21:05:22
  看你们从懵懂单纯中走来,欲穿过青涩迷茫的幽巷……支持一个。 顶!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1-06 13:55:22
  谢谢你的支持,感动中。望有更多的读者来支持品读,给我提些建议和不足。
作者 :屋顶地下室 时间:2013-01-07 04:30:26
  一场高考后,几乎所有人都像蹲了十几年枯燥无聊的牢狱生活后被释放获得了自由:大家尽情释放着考前一直压抑在内心无人知晓的情绪和青春年华里躁动着的荷尔蒙!
作者 :火中幽灵 时间:2013-01-07 15:42:42
  前来支持。
作者 :火中幽灵 时间:2013-01-07 15:43:28
  另外建议管理员把置顶的帖子撤销一部分。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1-08 13:47:49
    唐昊在学校找了一个马子(女朋友),人长的还挺漂亮身材也不错,皮肤雪白的有的和文欣一拼。李丹纠结着宿舍和别班的几个人去了离学校不远处的网吧玩网游去了,唐昊一有时间就和那个叫萧薇的女孩黏在一起。唐昊饭也不和我们一块吃,路也不和我们一块走。我看除了两人不能同进一个宿舍楼同进一个厕所,在什么也不能分开这两人。我一时落了单,从此深刻的体会了什么叫做重色轻友。
    那天中午宿舍没什么人,我无聊的在校园里一个人的乱逛。太阳很大,明灿灿地照耀着地面上的一切。远处硕大的操场上空无一人,连只鸟的影子都没有。地表上泛升起一缕缕像水流一样的热浪,在燥热的风中摆动着腰肢幻化成了透明的火焰。一切又都寂静无声的像死了一般。。
    我跟吃了药一样,这么大热天的乱逛在学校,你就能想到我当时处境成什么样的“孤家寡人”了。我乱溜达了一会,实在是热的不行了,想都没想一头扎进被翠绿欲滴的爬山虎包围覆盖着的凉亭和棚架里。
    我平日一般不怎么来这个地方,我知道这是学校小情侣们幽会的甜蜜场所。我这个人虽说坏,但是我却非常的不喜欢破坏别人的良辰美景,更不愿意当个比太阳瓦数还大的“灯泡”。     学校处处充满“威严”和“纯洁”。在这样的圣地,一切无关学习和成绩的东西都被视为是浪费青春和宝贵时间的无知与放纵。“早恋”更是成为学校管理者眼中容不得的“沙子”,学校为此制定了四早的方针政策:“早预防、早发现、早制止、早引导”。一个对待早恋的问题,喊得口号和行动似乎是天朝为了控制人口而制定的“计划生育”这一国策的一个袖珍版。
    学校的政策似乎总是为了学生好,而且说得有理由节。大有一副睿智者的良苦用心,似有要感动的我们这些学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认识到早恋这个问题如狼似虎的严重性。好让我们对早恋像是对待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人人鄙视地不屑一顾。这样一来大家都能“洁身自好”的把所有心思放在学习上,争当一个人见人爱人见人夸的“好学生”。
    我刚一走进去随口的骂了声:“他妈的,什么天气,热死老子了。”
    亭子里光线相对暗了很多也很凉快,大看了一眼没有什么人,我坐了下来掀起T恤露出腰背呼扇着就凉快起来。汗津津燥热的身子很快的平静下来,视线也适应了里面的环境。就在这时我看见在棚架一处不太显眼的地方有个人,对方倚靠着栏杆和廊柱,悠闲的坐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只留给我一个女生的背影。
    我放下揽到半腰的T恤,望着对方的背影心想这他妈的是哪个班的女生,一个人的坐在这孤芳自赏什么呢。正在心里嘀咕着又觉得不对,人家刚才不哼不哈的在暗处看我在这坦胸露乳的样子,我该不会全被她看在眼里了吧。不行,我不打算起来扭头就走人,我要看看这是哪个班里生出来的个怪胎。要是长得恐龙,我还要找她事,谁叫她待在这个地方来吓人。
    我起身朝对方走去,想好了两套对白。当然,一份是对美女的,一份是对待丑八怪的。对待美女我要满嘴抹油的假绅士,对待丑八怪我就孙猴子棒打白骨精,弄出她个原型来。
    越走越近,对方的背影变得清晰而熟悉,此时我的脑海里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想逃,但是一切已经为时已晚,对方也在此刻从刚才的全神贯注中回过神,抬起头转过脸来看我。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3-01-08 14:10:27
  支持!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1-10 10:22:25
  张发强的女神出现了!
作者 :屋顶地下室 时间:2013-01-10 12:58:03
  跟在强哥的笔后享受。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1-10 23:35:53
  @屋顶地下室  17楼
    跟在强哥的笔后享受。
  -----------------------------------------------------------------------------
  介绍点 读者啊,点击有点寒酸啊。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1-10 23:36:42
    文欣看见我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的懵了,我也有些吃惊,但是幸好恢复的很快。
    “哟,看不出来,还挺爱学习的。”我摘了一片爬山虎的叶子玩弄着,以一种调侃的口吻和故作惊讶的神情望着文欣。
    “扫把星,跑这来干什么?”文欣开门见山语气很是不友好。
    我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嘿,真是冤家路窄;这个学校可真够小的。”
    文欣漠视了我一眼,不吭声的把目光移向了一边。
    “我说你在这干嘛呢,倒把我吓了一跳。”我问她,对方没有回答我。“说个话呀,不至于连话都不会说了吧?”我锲而不舍的激将对方。
    “你烦不烦,乌鸦吗?叽叽喳喳的。我坐哪挨你什么事?”文欣几句话把我说的倒无言以对。
    我站在那片刻,气氛有点冷有点尴尬。
    “你该不会还在生上次的气吧?”我以一种和解的口气问她,得到的还是对方的沉默。
    看文欣不说话,我就知道她还在为上次的事心里闹不快。
    那天自习课我问她借个英语练习册抄一抄来应付下节课英语老师的检查。文欣英语学得挺好。虽然班里如我这般的男生经常拿她开玩笑,但是在英语上找她帮个忙她却不小气。每次英语听写单词或是短文语句的,我多次请求她暗中支援而得以顺利过关。对于这点,我在内心深处还是挺欣赏文欣的。
    但是那天,文欣像是吃错了药,我怎么说死活就是不理也不借我。我觉得她当着班里同学没有给我面子,一怒之下撂给她一句:“文欣,你见过麻雀蛋没有,有时间自己照照镜子就知道了。”话语出口,全班男女同学哄堂大笑起来,文欣始终低着头面色难看的不说一句话的盯着书本。全班的气氛被这一句话点燃了,我和几个死党乘机兴风作浪了一阵子,享受了片刻自以为是的得意和一呼百应氛围。
    我之所以说文欣脸像麻雀蛋,原因是我发现她脸上有些细小的雀斑,平日不靠近远看只觉得她除了脸上肉多外就剩下白皙而没有瑕疵了。谁知我的突然发现和随口一说尽在班里引起一阵热烈来。
    “心里还在为我的话不舒服着呢?”我扔掉手里有些蔫败了的叶子,用余光看文欣有什么反应。
    “能看你怀里抱的什么书吗?”我看她像个雕塑一样的在那无视我的存在和言语,我便伸手去拿书。
    文欣触电般想阻止我的行动,一激动身子一扭,书便“啪”地一声掉落在地上。我眼疾手快地从地上捡起书来看了一眼封面,《面包树上的女人》我没看过,但是看名字和封面估计又是言情小说。
    “不错啊,有前途。”我这句话完全的没有嘲弄的意思,只是随口而出。文欣像是脚底下长着弹簧,她趁我不注意扑过来一把抢走了自己的书。
    “无聊的家伙。”她拍打着书页说。我看着她的样子无言的笑了笑便转身不屑一顾地走了。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1-10 23:38:05
  @今天不减肥  16楼
    张发强的女神出现了!
  -----------------------------------------------------------------------------
  什么我的女神啊,还早呢。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1-11 11:37:10
  哈哈,眼光还挺高的嘛,这女孩子不错。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1-11 11:37:46
  再顶一个!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2-18 12:54:32
    零五年,手机在高中校园还不甚流行。在这方面,应该归功于校领导的恐吓和狗屁校规还有家长盲目的站在学校一边摇旗呐喊的助威和反对。那个时候,大多数的学生还都显得很青涩,故而听话也好管教。
    但是,高中的学习生活除过紧张和繁重外,似乎只剩无聊和那些所谓的充实。MP3曾在那个年月的一段时间在校园里很是火爆。对于一个百十块钱的小东西,很多学生都能用多余的生活费来满足在枯燥年月里能给心耳带来愉悦的必需品。
    零六年,周杰伦的一曲《菊花台》唱遍大江南北。那年,几乎人人都能唱上几句。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北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影子剪不断
    独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大头一向五音不全,但是爱哼唱;为这没少受我们的挖苦和粉刺,但是他的性格如同他的脑袋一样,总是不在乎的能把所有我们的玩笑话装下,并且乐于享受自己创造的快乐。
    他曾在宿舍光着膀子,露着一身膘肉,伸胳膊鼓肌肉,撑胸收腹的显示自己的身材,并装作一副看穿世道的样子和自道感慨的口吻说,“这年月,像我这样有做大哥块头和气势的人,居然能这么低调,简直是国宝级的少有了。”我们在座的听后个个作呕吐状,并附上一句,“什么大哥,最多就是个打手或马仔。”
    周涛扔掉手里的半截烟头,笑着说,“你是我手中的大哥大。”
    大头曾兴趣盎然的自己编写了一首歌。所谓编写,其实就是在自己心情好的情况下根据感想感触而自哼成曲的东西。
  大头的成名曲叫《一个人的独白》,歌词我记得是这么写的:扔掉手里快要熄灭的烟蒂,饮完最后的酒一杯。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任风吹乱我的发。没有太多,只希望你能记得我,在那些个孤独一人的岁月。我知道,今日的一别,这片天地将不再属于你我。一个人的独白,将要变得好寂寞,我的心生给谁人来诉说。我的年月,我的一切,是否真的就该结束在那一刻。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3-03-02 19:26:11
  问好!抢沙发了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3-03 22:34:40
    高中部的教务处主任是个四眼,姓韩,样子长得娘娘的,我们给他起的外号叫“韩四娘”当然,没有哪个学生敢大着胆子在他面前这样的称呼他。每次学校周一早上升国旗仪式或是早操课间操时,韩四娘总要拿上麦克风滔滔不绝地说上一会话。他似乎以为自己不说话不发声,我们这些学生就不知道他的存在。本来在初夏的那段时间,早上的太阳一露头就炎热起来,大家晒得不行,他在上面讲的没完没了。课间操毕,大家要憋着内急听他说哪个班做操不认真之类的话或是通知个事情。为此,“韩四娘”惹得学生怨声载道,很多学生对他意见很大。
  “韩四娘”总是爱在学校里搞些个批评会,还特意弄了一个词叫“五不良”来当做耻辱的帽子戴在那些“坏学生”的头上。批斗的学生也总是被学校所认可的“五不良”的问题学生。所谓的五不良,就是:学习不良、思想不良、行为不良、品质不良、言语不良。
    韩四娘的口头禅总是那句,“在这里提出这个问题,希望再次引起师生们的注意,违背校纪校规的,学校将根据情况依据学校纪律和各项规程予以处罚或开除学籍。”
    这句话从头至尾,最具重点和威慑力的也就是“开除学籍”四个字。这是学校高层的杀手锏,也是在我看来再苍白不过,最无能最没创意的制度。好比杀人要枪毙罪犯,但是每时每刻杀人放火的人依然在这个过度没有停止和消灭过一样。
  “五不良”学生虽然入不了学校管理者的法眼,但是这些人却在学生之中深的一些人缘和人气。列入,周涛就是这样的一个样板。被韩四娘在全校升国旗仪式的机会特意揪出来,韩四娘让周涛站在国旗下,接受全校师生的关注和批评还要听他像法官一样对其教育改造。教育一个人为何不在他的办公室或是别处,却要偏偏选在国旗下,我一直对这样的行为觉得搞笑。但是,按他的意思来说,站在国旗下就可以深刻的体会到自己的错误,纯洁自己的思想。我们都觉得太可笑,简直是他自己思想的严重意淫。这点,就好比看着女明星的靓照就以为人家是自己床上的老婆,想怎么睡都行一样。
    其实周涛那次之所以被揪上去,其实也没什么大的事。就是和别的班的学生产生了一点摩擦,结果把人家打成了个“猪头”在医院躺了几天。被打的人似乎显得有点委屈,其实那家伙本来就长得挺虎头猪脑的,平日在学校爱咋呼,老是一副拽拽的瞧不上任何人样子。平日的一副虎头猪脑,结果被周涛一顿暴打,彻底打掉了那层纸老虎的虎头气息,完完全全的显现出了猪头猪脑的本质。
    结果此事一出,学校大有被炸开锅的架势。被打的学生母亲很快赶到学校来,仗着自己丈夫一水电局长的“威名”找校长找教务处的负责人还有无辜的班主任。对方大闹了一番后扬长而去,好像学校是她家开的一样。要不是她的穿着打扮蒙住了我们这些学子单纯却并不雪亮的眼睛,我们真就把人家当成了骂街的悍妇了。
    校长本来肤色就偏黑,结果那天被气得脸黑的没有了血色。鼻孔喘吸着的气息如同头愤怒的公牛。手颤抖的像是得了麻风病的病人,喝了一口水都被呛的喷了一地。
    很自然的,周涛就被韩四娘认定成了“五不良”问题学生而被翻来覆去从头到脚,叫家长、写检讨、停课回家直至差点被开除学籍。最后在多方面的撮合下才得以留校观察,行为思想来了个校方认为满意的“全方位改造”。
    周涛“服刑”完毕,获得自由之身后,我们玩的几个要好的特意到学校不远处的小餐厅点了一桌。大家都替周涛受这份苦喊不平,谁知我们成绩不好说话就言轻。好在校长还算人性,没有把我们这些泥菩萨一揽子扔进河里就算好的了。
    酒桌上,先给周涛接风去晦气后,大家就边吃边畅谈起来。话语总是离不开学校的某某人,我们还笑韩四娘“没文化”。什么“五不良”,我们还是真二八经如假包换的“无不良”的优等好学生呢。等到餐桌上杯盘狼藉,包厢里烟雾缭绕着混杂着刺鼻的酒气之时,人人都醉意萌生。
作者 :火中幽灵 时间:2013-03-04 21:52:10
  继续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3-04 22:54:32
    餐馆的秦老板三十多岁,头顶有点秃了,个头瘦小。我们是他这的常客,所以大家比较熟。我们都热切的把他称“秦叔”或是“秦哥”,经常大家没有钱了就去他那借,他也很大方。我们都觉得,像他这样年龄的人能理解我们这些孩子,不用异样的眼光瞧我们。我们也就把他当做了同一个战壕里的人。有些心里话或是什么难处都会去找他,和他谈,父母都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我们最反感,最受不了的就是老师或是家长一板正经的教育我们时,满嘴满口的大道理。秦叔说话从来不爱给我们讲那些一板一眼的大道理。我们之所以喜欢他这个人,其实这点也很给他加印象分。但是人家不爱讲大道理不代表人家说话没水平。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我们对学校的一些不公正的处分和做法很不满。
    首先,我们一直在心里不苟同学校的一些做法。就因为周涛打了人,违反了所谓的校纪校规:学校规定在周涛留校观察期间,我们这些平日在学校和他玩的要好的几个同学,都不准互相靠近。有一点除外,那就是学习好的和所谓不怎么和周涛玩的可以正常交往。周涛在那一段特殊时期也被学校强制搬出我们的宿舍,独自住。韩四眼在这段时间盯得尤为紧,班主任没事的时候也要盯着。我那会真替他们感到一个累。
    对于这种像是对待“犯人”对待“传染病人”的种种可笑的做法,我们纵然厌恶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学校给出的回应是:防止不稳定的人员再次聚集制造事端。
    从一开始,我们把所有的不平和愤慨像吐苦水一般说给他时,秦叔没有说什么话,脸上的表情却随着我们的语调而变幻起伏。
    “你们觉得你们和老师谁厉害?”这是秦叔听完我们的话第一句头也没抬问的我们。
    “怎么这么个问法?”大头不解的问秦叔。
    “随便问一问?”秦叔抬起脸笑了笑,灭掉手里的烟蒂。
    “肯定我们厉害啊。”周涛挪了挪坐在椅子上的屁股,略带不屑的口吻说。
    “就是,要不是看在老师这个份上,我们早揍那些看不惯的了。”我接着周涛的话说。
    “那你们怎么在这吐苦水。”秦叔搓了搓手说。
    “我们这不是反抗没有成功吗!”唐昊一只手搭在我肩上说。
    “怎么就反抗没有成功?你们这么一群人。”秦叔不紧不慢的把目光移到唐昊的脸上。
    “嗨,镇压总是充满无情和血腥的,这也没办法。”唐昊拍了我的背一把。
    我抬起半躬的身子说,“打不过就跑,生存斗争的法则。伟人都这么说过。”大家听后都笑了起来。
    “我说你们都别笑啊,话就是这么说的。”我捣了一把笑的最高兴的李丹。
    “我怎么就没有听过这句话,还伟人说过呢!”李丹掏出口袋里的烟给大家准备发烟。
    “没听过,只能证明你孤陋寡闻。”我接过李丹的烟依旧调侃他。
    秦叔说:“不做无谓的牺牲,不做无谓的反抗,更不能做一直逆来顺受的羔羊。年轻人就是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被教条所捆绑。”
    “行啊,秦叔,听你一席话胜度一百年书。”大头伸出拇指赞扬似的对着秦叔。
    “我还没说完呢!”秦叔扔掉烟头说,“实在没辙,就当那些使自己不顺心的东西是个屁。”
    唐昊说,“好一个屁,我们就把它放了吧!”大家被唐昊这小子逗乐了。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3-04 22:55:14
  @火中幽灵  26楼
    继续
  
  -----------------------------------------------------------------------------
  呵呵。
作者 :火中幽灵 时间:2013-03-04 22:57:39
  打算写多少字啊/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3-05 18:45:46
  @火中幽灵  29楼
    打算写多少字啊/
  
  -----------------------------------------------------------------------------
  写着看呗,大概不超过十万字封顶了吧。哪个地方写的不好还望你说出来哦。呵呵。
作者 :火中幽灵 时间:2013-03-05 19:25:16
  @张发强  30楼
    @火中幽灵  29楼    打算写多少字啊/    -----------------------------------------------------------------------------  写着看呗,大概不超过十万字封顶了吧。哪个地方写的不好还望你说出来哦。呵呵。
  -----------------------------------------------------------------------------
  en,很不错的,继续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3-07 22:27:16
    那天我们从包厢出来时,秦叔正在大厅招呼客人。平日来这小餐馆吃饭的人就不少,今天尤为的多,好似过什么节日一般。
    “秦叔,台湾收回来啦!”大头本来是调侃的话,结果没有控制好音量,前面埋头只顾自己吃饭的人一听这话,齐刷刷的抬起各样各式的脸庞,把中国人特有的那种听到好消息的炯炯眼神投到大头身上。
    我们当时都被这大头一句无厘头式的言语怔住了,幸好我们年轻,反应快的资本一刹那间从大脑的中央“银行”快速提款到货。
    “秦叔,我们该回去啦!”大头虽然被这么多炯炯的眼睛盯着,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慌乱和不好意思。
    “都看样子有点喝多了,下午你们不上课了?”秦叔走过来说。
    “秦叔,今天是星期六。”我提醒似的对秦叔说。
    “哦,你看我把昨天当今天过了。”秦叔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
    前面被大头调动起来的人们,看了半天才知道被几个学生在这胡说八道的糊弄了一次。他们从我们和秦叔的对话中像醒悟了一样,前面还炯炯有神的眼神瞬间涣散奔溃的如同被搅浑了的洼水。这洼水般的眼睛很快投射出他们内心此刻的变化和想法,我想亲爱的和我一般大小的读者们或是从那个年月那个年龄走过来的你们,大家都应该很熟知这眼神里所包含的东西。
    我们从秦叔的餐馆出来时,外面的天气很好。本来早上那阵还是阴云密布,本以为要下雨的,结果此刻我们正走在祖国温暖灿烂的阳光下,心情是一个的好。
    从来没有感觉到阳光有多么的温暖灿烂,但是那天的阳光似乎照进了我的心里,使我有种踏实和满足的感觉。
    马路上的车辆来来去去,街道上行人并不多,宽阔的街路容得我们并排走。街边的树葱绿茂盛,阳光透过葱密的树荫,光斑一块一块的投在我们的脚下。迎面的风吹拂过来,全身都舒服到了极致,真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后来我们走着走着就讨论到哪去待着去,结果一路不知不觉来到了“冰湖公园”。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3-03-08 16:58:07
  沙发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3-08 23:32:33
  @似水灵动  33楼
    沙发
  
  -----------------------------------------------------------------------------
  最近干嘛去了,也不见你出来一下。
作者 :似水灵动 时间:2013-04-02 23:07:41
  工作加考试,,,鸭梨山大。。。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4-08 15:07:38
  不好意思,由于身体原因很久没来逛了,进来顶一个。继续啊!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4-10 18:36:02
  @今天不减肥  36楼
    不好意思,由于身体原因很久没来逛了,进来顶一个。继续啊!
  
  -----------------------------------------------------------------------------
  怎么了。注意休息哦,照顾好自己哦。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4-10 18:37:50
  @似水灵动  35楼
    工作加考试,,,鸭梨山大。。。
  
  -----------------------------------------------------------------------------
  呵呵,加油。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4-29 20:02:23
  等更新哦!
楼主张发强 时间:2013-05-01 21:16:40
  @今天不减肥  39楼
    等更新哦!
  -----------------------------
  哎,对自己写的不满意。现在我又大刀阔斧的修改呢!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6-18 08:02:05
  加油!!
作者 :枫树forever2013 时间:2013-07-02 08:37:40
  不痛的不是青春
作者 :今天不减肥 时间:2013-07-05 20:54:15
  还没更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