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没老爷的另一色江南

楼主:苏绿丝 时间:2009-08-05 20:31:04 点击:1853 回复:1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没老爷的另一色江南
  
  手中拿了一本书,心里便是存了敬畏的。《最后一张东风》——陈没落……读着读着,人径自的眩晕起来,迷迷茫茫,似禅非禅。连续几天,一筹莫展。原来,原来文字是可以写成这样的?真的,是可以写成这样的。
  
  今天清晨,赖在床上不起。不知道是第多少缕的东风把雨中的粘润和清凉捎进窗里。按理说,我应该一个激灵的爬起来,和所有北方妇女一样神清目爽的干农活。然而,今天,俺不!——八月的江南是什么颜色?白素贞把烤的黑亮的瓦当放在汹汹的炭火上煎熬?朱砂太艳,而裙却是素罗裙,熏透了一夜的浓香。罐子里是“十日断肠散”,内容不详……江南的人是见惯了的,没人围观白蛇蜂腰削肩的摇摆……然而,我这里,只一个清晨,才一缕东风,我便和无数的北方粗人一样,伸直了脑袋从想像里猛窥江南了。
  
  其实,江苏是去过的。女儿把浩浩的太湖称作海。”太湖海“好静,没有丝毫的浪花。一板一眼的听了苏州评弹,圈圈绕绕的逛了个把园子。.煞有介事的蹲在油黑的小巷里傻了吧唧的嗑了个影。然而,没风没雨的短短几日哪可以看的见江南呢?没老师,哦不,是没老爷,他有福啊!天灵地杰的怄在清水的江南里。 “白素贞” “大鸟儿”“三月”“湖泊”“青石路”富产艳鬼的“老宅”“禅院“钟声”“朱砂”“秋雨”“水袖”“雷峰塔”…………看的我“眼神如青花瓷的碎片,忧郁的满地都是。怪不得咱少有灵性,是北方的风太干了,威且猛,灵性还没长大便缩水成了忧郁的咸鱼,转不过身来。
  
  90后的小女生对男人的要求其一是:男人……往那里一摆,是要象幅油画的。层层叠叠的内涵贴上去,稳妥,经得起推敲。 没老爷恰好最像。七十荤八十素的一顿盛宴。意象堆叠的比比皆是。俺虽然看不很懂,但却仍觉得好看。仿佛是天上的街市——葱自然是香甜的葱,蒜亦是最辣的蒜。扁担也成了明黄色,颤巍巍的架在美人的肩膀上。单单是那些名字就足够让人恍惚的拍手叫好了“铜锤花脸” “三月,向南方” “你嚷一声就鬼影幢幢” “ 世风日下的日子,让我们一起裸奔” “灵应” “39.4度,关于猝不及防”……
  
  我也猝不及防。看过一遍晕头转向却仍心有不甘;“那就再来一遍好了.!” 于是第二,第三遍……这油画抹了一遍两遍三遍……若干遍……层层叠叠,一瞬便是一种光影,一笔又是另一种安排。
  
  读佛你读的懂了么?没老爷如是说——“可是他们读不懂佛经‘醉于女色的毗那夜迦终为美丽的明妃所征服而皈依佛教’”。我知道没老爷一直就知道我这样的小鬼抱不动大蒲团。可是,只是看着便好了。“油画”没老爷说了”全是水色妖娆的喘 一半青涩 舌尖上 ……绕过一桥又一桥”……
  
  魏晋时候有这样的一批文人,拉帮结伙的不仕不商。七个老男人,有的把抡铁锤作为嗜好,有的喜欢酗酒闹事,有喜欢聚众吹牛……都青一色白袍白裤,浑圆的髻盘在头顶,竹子底下吹拉弹唱不问今夕何夕。于是世人莫不倾之,其实换了今天那就叫“时尚”。没老爷的时尚是一律黑衣暗裤的短打扮,头发却是长的,也不梳髻,散散的一声唿哨,便每次都如出一辙的凑成一打黑衣人写生去了。画架,墨镜,相机,名片,压低的牛舌帽……眯起眼睛打量江南乡下或者巷子里更民生的天。没老爷的时尚爽快的多了。高兴起来骂人,不高兴起来骂鸟儿。喝酒,趁海还未咆哮的当儿随手勾勒出丰满的象陈十四娘的女人。
  
  别人用画笔写生,没老爷高兴起来就会码字。笔上蘸满了颜色,一不小心就光怪陆离。他写蓖箕巷,写眼光以外的高墙,写江南有了欲望的清水,写淌着妖异眼神的姿势。写他周遭的人和事。朱武是莫老爷的一个相似的影子,苍白色的青原是一首叫《青玉案》的词。彻道若隐若现却晶莹剔透,或许只是没老爷打坐时候手上的一串念珠。江南梅是倏的飞入鬓角的月白水袖。阿符,卫子,阿唐,云师兄,小虫……尽管没老爷出手时候略嫌用力过猛,出了点位并且有“诡计”的嫌疑,可是我们终于还是领略得到,所有的这些无疑都是江南里没老爷所指的“奔跑哦武士或者精灵”。
  
  没老爷喜欢大明大艳的颜色。紫罗兰……朱砂……写意的时候兴许还喷了口洒在周遭,粘在江南的气晕上,飘来罂粟花的香。他的女鬼也叽叽喳喳在老宅没一刻安分。“红襟裳遮不住小巧的脸庞小巧的乳房小巧的屁股,反而死命挤出来。挤的紧了,朱砂色快涨破画卷。”于是看的人有点吃紧。
  
  没老爷画中的女人便是魅惑。她们尖利,肉感,有世俗的烟色和暖气。她们领略的到“三月南方女人全部含义”。温柔如水,欢欢喜喜。
  
  没老爷不光要挣钱,还要喝茶,画清水的江南,听折子戏,然后好好的用指甲刀节制和修理自己意念中的欲望。或许那些只是千种万种一个画家的"意象"。我不敢提“色”。我只是说,我说,是没老爷一不小心把他的油彩弄翻了,翻的那么爽快,以至于流淌出一条河来,溅了“江南“满身皆是。这一点叫“白娘子”那一处叫“许仙”还有“欢喜佛”“雷峰塔”“三月的暖春”“五月的安静”“喘息”“苏菲.玛索”。没老爷的江南于是花红柳绿起来,明艳的怪里怪气却荡气回肠。
  
  如果此时恰好我的酷狗音乐里面放的是吴涤清的“烟花三月下扬州”我便要把它关掉。因为他的江南“呆”了。林俊杰的也不行,太嫩。那我怎样形容呢?这个不好说。我只能说是那个清水的江南一不小心降了一场大雨,乌云愁花絮,电闪雷鸣……于是曼陀花,罂粟花,玫瑰花,风信子,夹竹桃,紫丁香……匆匆的洒满了一地。如果再有可能,我也不听歌了,我要冲到江南去,到柯蓝公寓的第八层亲自问一下没老爷——“您那“潜伏”是否终于有了结果?诗人摇头晃脑后说的“水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指甲刀修理的茉莉花瓣是否经过没老爷以后更加明丽清香?
  
  最后一张东风吹过来的时候,正值八月。没老爷说“江南其实是一个幌子”。可是,我真的掉进莫老爷勾画的“满幅烟尘气的江南“里透不过气来。他说:“那是一壶上好的功夫茶,清香,纯正,还有点生猛”。
  
  最后一张东风的没了便该是入夜时分了。那安静也该是清水色的,“没有一丝线索”。
  
  没老爷写这写那,写了很多,唯独没写安静和寂寞。打盹的时候他把大鸟一样的翅膀撑起来,撇开意象,撇开诱惑。在黑暗的安静处围成了自己的家。我看的见,家里的没老爷恢复成《最后一张东风》的第154页那个单纯的细眼厚唇的孩子。寂寞,倔强,安静的书写关于命运的真相。父亲走后,他说:“我害怕的,是她露出的一种恍惚——这样的眼神,叫离开”。
  
  于是,我的心有些酸了。


作者 :朴素 时间:2009-08-06 08:48:01
  好文字。
作者 :山东黔首 时间:2009-08-06 09:03:30
  置顶几日!
作者 :bonnetech126 时间:2009-08-06 11:26:10
  好文采


楼主苏绿丝 时间:2009-08-06 15:05:54
  呵 新手上路 多谢大侠们的鼓励
作者 :穷野诗语 时间:2009-08-06 19:57:56
  美啊,顶一个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09-08-07 10:48:24
  帖子已推荐至天涯部落首页-百味人生 栏目(http://groups.tianya.cn),感谢您的支持!
作者 :翡翠奶奶 时间:2009-08-07 13:17:17
  文字真好,比江南还江南,我疑心所谓江南,就是楼主这样的写手塑造的。
作者 :地边人 时间:2009-08-07 21:13:16
   好文字。.......
楼主苏绿丝 时间:2009-08-07 22:49:30
   作者:穷野诗语 回复日期:2009-8-6 19:57:57
    美啊,顶一个
  
  
  
  
  
  
   作者:春风蝶舞 回复日期:2009-8-7 10:48:25
    帖子已推荐至天涯部落首页-百味人生 栏目(http://groups.tianya.cn),感谢您的支持!
  
  
  
   作者:翡翠奶奶 回复日期:2009-8-7 13:17:18
    文字真好,比江南还江南,我疑心所谓江南,就是楼主这样的写手塑造的。
  
  
  
   作者:地边人 回复日期:2009-8-7 21:13:16
     好文字。.......
  
  
  谢谢各位!
作者 : 时间:2009-08-09 21:16:28
  真美啊 原来还可以这样写
  
作者 :陈没落 时间:2009-08-10 23:48:17
  没老爷,,,来了,,,扑通,,,扑通,,,扑通,,,
作者 :山里山人 时间:2009-08-20 17:39:27
  很羡慕,能够静静了读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