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谁的流年、牵丝攀藤。【部落首页推荐】

楼主:流年末 时间:2008-09-24 22:50:33 点击:1396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几时相爱几时相恨、几时花开几时花败。
  
                  褪去的色彩让谁的心低下了头便碎一地。
  
                  枫叶飘落大地叹息、花开即败惹得谁泣。
  
                                  -----文/流年末 
  
                
  阿宝说,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爱,那么就要有很多很多的钱。
  
  起初我是很排斥这句话的,也是因为那时年幼,不能体会到若要在社会里生存就该去融入兵荒马乱的辛苦。
  
  现在一想来,她的话些须也有些道理。若没有很多爱,就要有很多的钱。
  
  我把QQ里的自动回复换了一下:钱和爱。你能给我哪一样。些须。你什么都给不了。
  
  中午还在上班的时候,自己就反省了一下,当前的我都有了什么呢。
  
  这么多年了,我都有了些什么,我都在追求着什么,而我想要的又是什么。
  
  我开始恐慌,陷入了责备自己的情绪中。
  
  我对CDQ说,我都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就什么都没有。她笑着说,我混的太差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水晶烟灰缸递给CJ,毫无表情的说,你给我拿稳了,我这会就往烟灰缸的棱角处撞去。
  
  他站在吧台内,我站在吧台外,中间还隔了一个金黄色的蟾蜍,是个装饰品。
  
  它纯金属制造,金黄色的。许多客人在买单后都会摸摸它,据说打牌的人因此会走运。
  
  而我在闲暇的时候,喜欢把整个头歇在那个蟾蜍头上,如此的张望和发呆。
  
  特别无聊的时候,我总是会问XDQ或者CJ或者TH,总之是谁在我身旁我就会问谁,如果这个蟾蜍全部都是真金做了,那么你们都想干些什么。
  
  是无聊,就是无聊才找些地方取乐。不晓更无聊。
  
  CJ并没有把我递给它的烟灰缸接过去,他退后了几步靠在墙壁上说,别急,别急,下班了我给你去买块豆腐,直接撞豆腐就行了。
  
  我没有笑也没有哭,或许我没有了任何表情和情绪。平静的觉得自己如死了一般寂,前所未有的觉得真的很失败。
  
  既没有很多的爱,更没有很多的钱。这些年我都干了些什么事呢,我究竟都在忙碌着什么。
  
  我使劲的想要去回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过去是空白的,它走的太快了,没留下任何迹象。
  
  我很难过,难过到想死的欲望都没有了。许多人难过的时候似乎都觉得自己生不如死,而我却格外的安静,想要流泪却忘记了要怎么做。
  
  家里人第一次开口向我借钱,而我却囊中羞涩。些须是过惯了没有家庭负担的生活,忽然间要我拿出一些钱来解决一些当务之急时我便毫无对策。
  
  我不能拒绝,千万不能。于是答应了家人,给我些时间。
  
  其实这么多年了,我该存不少钱了。可是没有,都没有。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都把钱丢哪去了。
  
  我一直都是个乞丐,只是是一个比较骄傲和清高的乞丐。
  
  
  
  我微笑着和CDQ说,我这会连死的欲望都没有了。一下子要我去哪里搞那么多钱呢。我又和她说,会不会是我的家人在考验我的男友呢,毕竟妈和姐都说起了要我叫他帮忙。
  
  可我还是觉得不可能,即便家里人在不喜欢他,在不看好我们的爱情,也不至于出此对策开考验他。
  
  我只记得父亲再三的和我说,他太孩子气,不够成熟和稳重,也给不了我安全感。而他所说的安全感是指生活和经济方面。
  
  其实说实话,家里这次要我帮忙,点名的要我去找男友。我并没有在他身上下很多筹码,因为我知道他帮不了。
  
  CJ怂恿我说,别什么事都自己担着,让他也帮帮你。我还是拿起了电话,然后他说可能没办法,我轻轻的说,没把握吗。他说没有。于是我安静的挂掉电话,心里有些隐隐做痛。其实不该痛的。不该。
  
  CJ从我的表情里猜到了答案,他安慰着我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说问题是车已经在山前了,可路还是没开辟出来。
  
  他淡定的说,车还在绕圈,还没到,还没到。我不想笑,一点都不想。
  
  站在透明的玻璃窗看着下面的十字路口,那里发生了一起车祸。起因还是因为停电没有红绿灯的缘故,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这些交警都干啥去了。
  
  我第一次去跟男生要烟抽,只因为自己戒了很久了。如果没有记错,我记得YF原来也给我发过烟,并且是双手递过来的。那天似乎是在聚餐,然后只有我一个女生。
  
  我蹲在休息室里大口的抽烟,烟雾缭绕,CJ说我在拿烟麻醉自己。我断定的说,我从不干那类事,只是单纯的想抽。他说一看我抽烟的样子就知道我不是个好女人,我说你放狗屁。
  
  我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他也知道我是因为心里烦了想要发泄。
  
  我买了一瓶眼药水,长时间的睡眠不够安稳。第二天眼睛不是微红的就是涩疼的。
  
  我自己是滴不了眼药水的,所以每次都得喊O姐帮忙。有天甚至滴了不下十次,她说我这样滴是不对的,我说只有这样我才流得出眼泪来。她说,不然我把一瓶都倒进去你眼睛里好了。我说不要,那样太容易让人绝望了。
  
  每一次滴了眼药水后,眼泪一直都流个不停。不知道为何。
  
  我讨厌自己在很难过的时候还要对别人微笑,或者还要静下心的去安慰或劝导别人。可是我又做不到不理睬也做不到对别人瞪眼。
  
  其实我很少和谁说起我难过或者我心情不好的话。也许是我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也许是没地诉说。
  
  我说过我是孤单的,我是一个人,我一直都在单行走。这不是假的。
  
  刚才还是鼓起了勇气,给QQ上在线的人说了我很难过的话,并且还附带了哭泣的表情,一共是两人。
  
  安静的状态,也许是对方不在,也许是在忙,也许没有也许。
  
  我对自己笑着说,为何要去尝试诉说呢。诉说不适合我的,真的不适合。
  
  QQ里有一个刚加我的人,他和我说了许多话,许多对我没有任何帮助的话。他娓娓到来他的爱情,但是是各奔东西的结局。
  
  他说他失恋了没几天,这几天一直都靠我的文字来疗伤。
  
  其实,他是受伤了。其实,他是需要一个可以倾听他为何受伤的人。
  
  他说着喜欢我的文字,要和我做朋友。我和他说很好,我又和他说一个人过并没有什么不好。
  
  我问他,你爱她吗有多爱。可是他说不上来。他甚至连每天都睡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在预谋着一场分手的戏他都没有察觉。
  
  我说你的心思都在哪里了,竟然连这个都没察觉。他说他的女友没有任何预兆和不对劲。一如既往的和原来那个样子,他怎么发现得了。
  
  些须是自己不够关心她,些须是自己让她太孤单或者寂寥了。总是为自己找借口去开脱,一场感情结束彼此都受伤,不过浅深之区。
  
  我说,留些时间给自己和她,也给自己即将枯萎的爱情一些时间,要么任它决裂的枯萎要么就让它奇迹的重新发芽。
  
  他说,他不相信时间可以让他彻底忘记。彻底,什么叫彻底呢,其实我也不懂。
  
  我说,时间不会让人彻底忘记。但是可以看清那是不是爱。是不是可以延续一辈子都不荒凉的爱。
  
  我又说,时间可以将本不是爱情的感情拉扯回本该属于它呆的位置。它还可以把一些本是很伤的情节都变成
  
  淡定的笑容。
  
  我说了那么多,些须都是些废话。可是看着他朝我发来的大段大段的字,便可知道在电脑那头的他是希望在我这里得到一些意见的。
  
  爱是什么呢。情是什么呢。爱情又是什么呢。我不懂,我从来都没有懂过。
  
  陀斯妥耶夫斯基说过,这是个荒诞的世界。我觉得对,非常的对。
  
  
  
  我总是在间接性的流泪,比如滴眼药水之后,比如在洗头发时发液侵进眼角时。
  
  我还是喜欢伊卡璐还是喜欢蔷薇花的味道。虽然很多次都走到海飞丝面前不想离开,但终究又固执的踱回伊卡璐的专柜。
  
  些须我并不是真正的喜好伊卡璐的洗发水,只是想义无返顾的去喜欢一样东西,想要固执和倔强的继续喜欢下去。
  
  我记得,一直以来自己洗头发都总是会弄得自己满耳朵里都是水。包括现在也是如此,不是我笨而是耳朵想要挽留下些什么陪伴于它,只是它不明白,水会蒸发,即便在狭小的空间里。我想它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我还是把QQ音乐里的歌关了,汤灿的黄玫瑰唱到了我的心坎上,也碎到了我心窝里。听那歌听了很久了,可自己从未去唱过。
  
  我说自己是个六音不全的人,可CDQ还是坚持着说我的嗓音很好,只因为她无意听见了我唱孙楠的不见不散。我就一直在想,她是不是不知道音符只有五音呢。我所说的六音不全又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我开始排斥洗澡,不是懒惰而是开始害怕生冷的水浇在身上的那种窒息感觉。虽然说窒息的时间只是几秒,接着身体就会恢复温度,可我还是开始惧怕了。
  
  我是怎么了呢,不是一直都很无敌么,怎么忽然间就那么的排斥,以至每次洗澡都要深呼吸,要把眼睛闭很紧。
  
  这几天的温度开始降低,而我却无视的穿着无袖的衣服和一分的牛仔裤。外面的风很大,将我宽松的衣服吹得紧紧的粘在身体上。原来我并不臃肿,些须还很苗条。
  
  我开始丢掉自己的时装,穿些很修闲很宽松的衣物,开始把高跟鞋丢在一边,不管不顾的只穿单一的一双蓝色平底修闲鞋。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喜爱高跟鞋,只记得十多岁的那年妈妈就开始给我买高跟鞋。
  
  我更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如此强烈的排斥着自己原认为可以喜好一辈子都不会去厌倦的物品和生活方式。
  
  我有一朵花,不会凋谢的。呈蓝色,本来是发卡,但是不适合戴在头上便摘下来戴在手腕上。
  
  CDQ看见时连忙问我在哪里买的,尽管她已经是快四十岁的老女人了。我说那里还有两个颜色,改日我一并买回来送你一个。她疑惑的看着我说,你就那么的爱花吗。我说,是的,我肯定。
  
  我总是喜欢干些反复的事情,将手指上的甲油用刀片刮掉然后又涂上。CX安静的帮我刮着时,CJ挠挠她的手说,别给我刮。CX说,可是我乐意给她刮呢。我开心的笑了,真的很开心。
  
  我是个有些霸道的人,只要我认定是好吃的东西,我便要我身旁的人也一起品尝。只要是我选用了哪种指甲油,那么我身边的人也就都得涂。因为如此,以至有次全部人涂上我买的灰亮色去后手指如死人堆里爬出来般的暗淡无光。
  
  可是大家都很开心,互相看着各自的手指,一个比一个笑的厉害。
  
  我觉得现在的这样很好,我不想去改变什么。我不想踩着CJ的肩膀往上爬,因为他有个家要养。
  
  我不想打破现在的美好和幸福。工作上他不懂的,我可以说;他不会的,我可以教;他错了的,我可以指出来。
  
  不管他是否有能力坐那个位置,我也不介意本该属于我的位置上做着的人却是他的事实。
  
  我就想如现在这样般的工作下去,他做将军我做兵,我们彼此都很开心。反正,我也是要离开这里的。有能力的人,到哪了都有机会,何必和他抢这么一个位置呢。
  
  我今天和他说,我希望我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是十六号,因为这一天是工资卡到帐的日子。他便拿起那个我常常没事做时乱按的计算器算起来。最后告诉我,等我离开这里时我还可以存好几千块钱。
  
  我说,其实我现在就想走了,非常的想。
  
  
  
  天气转凉了,还是关了窗拉上了帘。
  
  风呼呼的吹着,打击着玻璃窗,发出决裂般的声音,恐慌的我要怎么去平静。
  
  此刻的我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不是因为天黑了也不是因牵丝攀藤的为闭了眼睛,而是自己把自己关了起来。
  
  我说过,已婚的男人对我诱惑不大。些须是因为我还没有感受过为此能带给我物质上的满足的那种欲望。
  
  如若我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些须我现在过的很好,只是不幸福,也不涉及爱情。
  
  他睡去了,在我们争执了几句后。我知道这些天他都很辛苦,很晚才下班回来。
  
  我开始后悔自己改变了他,让他如此的累,让他懂得生活的不尽人意。
  
  如若他没有遇见我,那么他现在应该如原来那样般的玩耍,从来不会为生活去焦头烂额。
  
  忽然间很恨自己,恨自己改变了他却不能坚持的陪着他走以后的路。
  
  他是爱我的,只是爱的无能为力,爱的苍白暗淡。他努力的去生活,努力的去工作。
  
  可是对于我来说,那一切还什么都没成形,些须很多很多年后才会见得着些模样,只是那时我在哪里。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些须分开,并没有什么不好。
  
  熟睡中的他更像个孩子,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曾经也为我流过眼泪。自私的希望他可以一直那样安静的睡下去,不用醒来面对现实的无奈。
  
  或许。我还是爱他的。只是爱的越来越隐蔽了,直至最后谁也找不着,包括自己。
  
  我会更努力的过好以后的日子,且不说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不管花开还是花败,不管人是来还是去,我还是得比原来都要爱自己。
  
  一世都不会荒凉的爱情、它在哪里。一朵永开都不会败的花、它在哪里。
  
  海终究是蓝给自己看的。
  
  
  
  
  
  
  
楼主流年末 时间:2008-09-24 23:54:24
  嘿嘿。
作者 :风信子62 时间:2008-09-25 08:06:23
  已推荐
楼主流年末 时间:2008-09-25 18:40:50
  三Q!
作者 :黄果树琪琪草 时间:2008-09-26 17:12:01
  怎么会有这么美美的背景,
  怎么会有这么美美的文字。。。
楼主流年末 时间:2011-09-02 17:02:02
  
  貌似是快三年了。
作者 :吴克非 时间:2011-09-11 22:22:40
  很久了哈~
作者 :denlisa 时间:2011-09-27 01:37:21
  由死到生,感谢了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