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浪漫情歌

楼主:wmlgbx 时间:2009-10-06 14:22:00 点击:29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是一篇本来在今年夏天到来之前就应该完成的心情,我想,那时的结尾应该是属于充满憧憬的春夏之交的。而现在,当我终于从落满灰尘的记忆中重新拾起它时,我不得不给它加上一个严冬般的结局,就像昨天下的那场大雪,突如其来一样……
  决定写下她和我的故事,是在今年初春的一个下午。我至今仍然清晰的记得,那日,结束了几天的阴霾,北京的天空中又重新呈现出那种特有的净蓝。正是乍暖还寒的初春,碧蓝的天空似乎被料峭的春风吹得有些倾斜了,可是阳光早已奈不住寂寞,恣意地和枝头的花苞做着游戏。那些花苞零星的缀在枝头,吸足了空气中滟滟的春光,仿佛沾满了水的羊毫笔头一样紧绷着,就要绽放了。它们凭借战胜漫漫寒冬的惊人的生命力,就要绽放成如天使翅膀一样美丽的花瓣了。在那样一个温馨的午后,自然而然的,一些温馨的往事,就如面前的茉莉花茶溢出的清香一样,如丝般漂浮于空气之中。那是一种很浪漫的感觉。
  “没有新鞋穿的人总觉得自己很不幸,因为没有新鞋。而当她有一天,看到一个没有脚的人时,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不辛。”
  在不知道她的身世经历以前,懵懂无知的我认为自己不是个幸福的人,至少我过得不快乐。那个时候,我无端的喜欢上了一个本不属于我那个年龄的词语:忧郁。直到有一天——那天是腊月二十八,我记得很清楚——街头巷尾,处处弥漫着“年”的气息,喜庆的红色染遍了这小小的江城,染得人们心里,暖烘烘的。
  吃过晚饭,我打开电脑上网,想给在线的朋友们拜个早年。巧的是,她也在线上。不知聊了多久,我看看表,是该睡觉的时间了。于是在屏幕上敲出一行字:“就要过年了,老古话说得好‘有钱无钱,回家过年’,过年嘛,就是要一家人,团团圆圆,乐乐呵呵的。那么,带着这样一个温馨的梦去睡吧……”
  很久,她那边都没有回应,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掉线了。我正在考虑是继续等下去还是关机睡觉时,OICQ清脆的叫声把我拉了回来。
  “你知道吗?我父母离婚了,在他们签下协议书的那一瞬间,我知道了,从那以后,那个叫做‘家’的东西永远的离我而去了。每年过年的时候,是我最伤心的时候。别人家都是一大家子,兄弟姐妹热热闹闹的,而我只是一个人守着电脑和电视。那个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就像个孤儿。对啊,就像你说的,带着团圆的梦去睡吧。哪个大年夜,我不是在梦里奢望着团圆?梦里,我还是过去那个天真的小女孩,爸爸拉着我的左手,妈妈牵着我的右手,我们一起逛公园,他们还给我买糖葫芦……”
  那一刻,我的心猛地紧了一下。我怔了很久,我不知道,这个平时看起来挺阳光的小丫头,背后竟有这样痛苦的回忆。我开始佩服这个小丫头了,她一个人背负着这一个家庭的不幸,却依然表现得如常人一样的坚强。我想找些话来安慰她,或者只是想缓解一下自己尴尬的情绪,可是搜肠刮肚,我只敲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没关系,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再说,这么多年了,我也已经习惯了。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过,我并不想乞求别人的同情,只是想找个人倾诉,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合适的听者,所以我觉得自己今天就像在赌博,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我先下了,你也早点睡吧。”之后她就下了线,甚至没有给我说晚安的时间。
  之后的日子,我开始更多的注意这个女孩,知道了这个活泼的女孩,在一个人的时候会双手拖腮,静静的发呆;知道了这个快乐的女孩,在和朋友们谈起爸爸妈妈时,眼神里会流露出难以察觉的忧伤。再往后的日子,一切似乎就“顺理成章”了。我们开始习惯在买东西的时候挑上两份,如果可能,那一定是一份是我喜欢的蓝色,一份是她喜欢的红色;开始习惯放学一起回家,在夜晚静静的街道上数星星,谈论老师同学的轶事;开始习惯在等她的时候买她喜欢吃的水果糖,而被她剥开的第一块,一定是塞在我的嘴里,我们也开始习惯了江堤上习习的晚风,习惯了池塘边齐齐的蛙声,我们开始恋爱了……
  初恋的日子总是快乐的,她会时常不知是抄来还是写来些小诗给我,一来呢,是向我炫耀一下自己的才华,二来是表达一下心迹。其中一首是这样的:“我叮咛你的/你说/不会遗忘/你告诉我的/我也/全都珍藏/对于我们来说/记忆是飘不落的日子/永远不会发黄/相聚的时候/总是很短/期待的时候/总是很长/岁月的溪水边/捡拾起多少闪亮的诗行/如果你要想念我/就望一望天上那闪烁的繁星/有我寻觅你的目光”那时我们刚刚进入大学的校门,一南一北,千里之隔。每天除了抱着电话诉诉相思苦、苦相思,就只有掰着指头算计寒假回家的日期。想了很久,我决定去看看她,于是,初冬的一个周末,我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绝对是一趟艰苦的旅程,可是跟即将和分别长久的女友相见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那时我这样想着,就真的不觉的累了。路上我一直在兴奋地想象:几个月没见了,她的头发是不是又长了,个头是不是又高了,是胖了还是瘦了呢……这一切,在我见到她身影的那一刻解开了,她只是瘦了,别的一点没变。她从老远看见我就颠颠的跑过来,手里还攥着个杯子。她几乎是蹦跳着来到我面前的,然后把手里的杯子往我怀里一塞,累了吧?给,赶紧喝了,暖和暖和!呵,原来是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那一刻,香浓的咖啡直暖到我心里。我一手牵着她,一手提遛着那杯咖啡,说,呵,小丫头变得知道心疼人了啊……她小嘴一撅,切!谁心疼你啊!才不呢!我就势想把水杯挂在她嘟起的小嘴上,当然换回来的,是她一计精准的摆拳。
  日子就在这样的甜蜜中一天天溜走,我想我应该是终于要把她从父母离异的阴影中拉出来了吧。可是就在我们为了终于要到来的幸福沾沾自喜的时候,老天又开始捉弄她了,就在那个我们期待重逢的寒假,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的父亲……那几日,我就感觉想在过电影,我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而身边更加憔悴的她,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我小心地呵护着这份感情,日子一天天的过,慢慢的笑容又回到了她脸上,虽然偶尔会伤心得大哭一场,但是煲个电话粥之后,她会很听话的擦擦眼泪,重新拾起曾经的快乐,迎接即将到来的幸福。又是半年过去了,又是一个长假。我说,丫头,咱们出去散散心吧,出去旅旅游,去趟铁岭……她笑着答应了。这次旅游,目的地最终选择在了西岳华山。
  那次去华山,行程安排的异常紧张。经过十几个小时列车的颠簸,休息了不到三个小时,就得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山了。我真担心她受不了这样的折腾。路上,看着她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脚步慢慢变得沉重,我虽然心疼,却还半开玩笑的说,丫头,咱不上去了,就在这儿休息休息,看日出事小,累倒了可是大事啊,别的不说,光是要我把你还有这么大个旅行包从这半山腰背下去就……
  去你的!没等我说完,她软绵绵的小拳头已经揍到了我背上,她歇了歇接着说,好啦,咱们来一次不容易,怎么能半路上就放弃呢,别担心啦,我能行的。到后来她已经累到手脚并用了,我不忍心看她这样,可她却还自嘲地说,呵,这真的是‘爬’山啊!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心中落泪了。紧赶慢赶,我们终于赶在日出之前登上了山顶。找了块迎向东方的平台,我和她相偎着坐下,等着天边即将开始的灿烂的升华。
  日出很美,身边的她,被朝阳的灿烂笼罩着,越发显得迷人了,她靠在我肩上,幽幽的说,以后咱们就在山脚住下,然后天天早上来看日出,然后那样就可以不带这么多行李了,那样我累了你就可以背着我上山了,呵,好吗……
  对于这样一份爱情,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会结束,我想她也如我一样想。我们尽情享受着爱情带来的甜蜜和喜悦,彼此鼓励,扶持,走过又是一轮春夏秋冬。
  老古人说,“物极必反”,想来真是一点也不假。也许爱到了极至,想必也是走向伤害的开始吧……
  关于前途,我有一条被父母安排好了的路,或者说只是他们希望我走的路。对我而言,这希望是如此强烈,就像命令对于军人一样神圣而不可侵犯。而这条路,和我跟她曾经设想的是两条根本不同的路。我面临两条岔道,我曾经试着想把这两条路合并成一条路,但是那样要求她付出的太多了,要求父母放弃的也太多了,我也许必须舍弃一头而选择另一头。一路走下来,我发现自己一直在退却,知道现在后面真的没有多少路可以退了。真的要选择一个吗?
  因为SARS放假在家的三个月,我从来没有如此长的时间待在父母身边,就连高考结束之后也没有。几个月下来,我忽然发现,从前是是妈妈牵着我的手过马路,现在已经是我搀着妈妈过马路;从前家里吃饭我用的是小碗,爸爸用的是大碗,现在是爸爸用小碗,我用大碗;在妈妈头上找出白发越来越容易;爸爸也越来越爱唠叨……很突然的,我意识到父母老了,真的老了。也就在那一刻,在我心底的那道选择题,终于有了答案。
  从那以后,我开始刻意的疏远她,她似乎也察觉倒了什么,总是追问我为什么现在日子过得不如从前快乐了。是的,丫头,我没有办法再让你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了,也许是该分离的时候了,虽然我爱你。
  情歌唱得再浪漫,也有曲终人散的时候;就算是余音绕梁,可是三日之后,不也绝了吗?在那个很多人开始收获爱情的秋天,我找了个毫无道理可言的理由,恶狠狠地了断了这段感情。我想要她彻底忘记,从此再无牵挂。
  亲爱的女孩,你可以自由的飞翔,没牵绊没有束缚,你会很快乐。我爱的你,答应我,要快乐的生活……
  后记:很难说清楚写这篇文章时的心情,文字是有感而发的,我常常会陷入到深深的回忆之中,而不知道如何将它继续下去。我想,更多的恐怕是一种曾经沧海的孤独,朋友告诉我说,有时候孤独可以是寂寞,也可以是自由。能安慰自己的人,比较容易快乐。是啊,要追回原来的时间,还有好长的路要走,真的没有时间去在乎自己是否孤独。那么整好行装上路吧,只能自己给自己加油了,那就愿自己昂扬进取如春之朝气,渴望追求如夏之热烈,潇洒飘逸如秋之超然,稳重真实如冬之闲适。等再聚时,举杯笑饮,一醉方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