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夹着眼泪的美丽

楼主:wmlgbx 时间:2009-10-06 11:10:00 点击:25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她是一家工厂的采购,他是另一家工厂的主管。因为业务上的事情,他们每天都有电话联系。但是,他们并没有见过面。后来有一天,他坐厂车外出办事,正巧那天他们的车要送她们厂的货。在货仓门口,通过声音,他听出了她。两个人就认识了。
  他年轻有为,她能干而漂亮。在攀谈中,得知他们居然是老乡。
  后来,他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到她的厂。每次要去她那边的时候,他都会事先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他要过去。每次他到了以后,她都会跑到货仓去,他会在那儿同她聊天,然后带着未说完的话回去。回厂后,他说是给她一个电话:“我已经回厂了,可是我还想找你说话。”她说请你想同我说话的时候,就打电话吧,他真的打了。电话是他们之间联络的纽带。因为彼此通电话的次数太多,她的主管找她发话了。他知道后和她约定,每天晚上九点钟联络。九点是她下班的时候,她总是在收拾好了办公桌的时候,他的电话就准时打来了。
  有一天,他告诉她,说他病了,可是没有人关心他,所以他感觉到了孤独。她说:“你好可怜啊,我帮你介绍一个女朋友吧,在你生病的时候,给你递一杯水,喂一粒药,你吃了药,病就好了。”有一天,她对他说:“我心里烦,烦得要流泪了,可是没有人问我是为什么。”他说:“我帮你介绍一个男朋友吧,在你流泪的时候,帮你递纸巾。”
  有一天他又去了她们厂。那天是星期天,她休假。她两周才能休息一天的。在他来之前,他打电话告诉了她,他说:“你在货仓等我,我过来。我们老板今天要请你吃饭。”他真的来了。但是只有他一个人来,而没有他们的老板。他朝她狡猾地笑了笑,说:“老板要我代表我们厂请你,不知你是否赏面子。”因为身份的关系,被请吃饭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但是,她没有立即答应他。因为办公室有人在叫她,她过去了。他就一直坐在货仓等。她办完了事,要下楼的时候,他跟着她走了下去。对于他的请求,她无法拒绝。于是,他们便相跟着出去了。走到路上,他做了一个鬼脸对她说:“对不起,今天我不是代表我们老板,而只是代表着我自己,你会不会生气?因为我担心如果我事先对你说我请你,你不会答应。”既然已经答应了邀请,她现在不好意思说不去了,更不好意思说她会生气。
  饭后,他一直跟在她身旁,没有想离开。她也没有立即回厂,于是,他就陪她去散步,直到天快黑了,他也不曾离去。这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他们只有一把伞,那是她每次出去时,都会放在背包里的。她本来不想拿出伞,但是,雨实在下得很大,而且没有要立即停下来的意思。迫不得已,她拿出了那把雨伞。雨伞很小,只能遮两个人的头。他们的衣服淋湿了。她对他说:“这下子可遭了了。”而他却似乎很高兴,开玩笑说:“谁说我们很遭啊,你看,路过的人多羡慕我们呢,他们会说,你看,这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啊!”她淡淡地说了一句:“可我们不是啊,我们只是业务上的朋友!”
  第二天早晨,她接到他的电话,他说:“我感冒了。”她说:“我还没有帮你找到物色到可以给倒水递药的女朋友呢!”他说“你呀!”她骂他:“你坏蛋!”他反问她:“难道那样不可以吗?”她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们真的恋爱了。恋爱后的日子是甜蜜的。
  她说:“我要果冻。”他下班之后,会马上买了她最喜欢吃的果冻送过去。他笑她作果冻娃娃,他说他要让她成为像果冻那样白,那样胖的娃娃。
  她说:“我今晚不加班。”他马上会飞过来,和她一起吃一顿晚饭,然后他陪着她在栽满了榕树,芒果树的林荫道上散步。直到她累了,他们会找一个糖水店坐下来,两个人面对着饮着糖水或是珍珠奶茶。夜很深了,他要回去了。已经没有回程的公交车。他只能坐摩托车回去。她要送他上车,但他不肯。他说,一个女孩深夜回厂很危险,他一定要送她进了厂,他才独自去坐车。但她不肯。她说,你是从我这儿走的,我一定要对你负责。我得亲眼看着你离去。最后,他拗不过她,他们两个只得走到她上班的工厂旁边的路口,她在那儿陪他等摩托车。他上了车,她一定要看到他的背景消失在夜色中,才肯进厂门。
  夏天来了,她对他说,我想去看大海。于是,星期天,他们两个来到了海边。那是一个海湾。在那儿,他们如两个小孩,在海水中尽情玩耍,玩累了,他们便赤着脚在沙滩上散步。两个人并排走着,走过一步,留下的是四个脚窝。
  看海回来的路上,她突然感冒了,发着高烧。他没有立即回去,而是陪她去了医院。其实她只是小感冒而已,但是他仍然一天打几次电话问她:“吃药没有?还要不要去看医生?”
  她对他说“荔枝熟了。”他会马上买来最好的荔枝,剥了皮送到她的嘴边。她说:“我要到荔枝园去采荔枝!”在她休假的时候,他骑着车,带她去了荔枝园。他们一起到荔枝树上摘最红最大的荔枝。从荔枝园回来时,车头挂满了红彤彤的荔枝。
  她打电话给他:“我的订单做好没有,急货啦。”他知道,急货只是一个方面,她催货其实还有一件私事——她在想他。在她下班前几分钟,他们的厂车会到达她的工厂。司机除了载了满满一车货,还带来了他。他会朝着她调皮地笑着,在她耳边轻轻地问她:“想我了,是吗?”她说:“才不想你呢。”可是,说话时,脸上分明带着幸福的笑容。
  她变了,因为他。以前,她总是很朴素,一年只季总是穿着厂服走来走去,很少为自己添一件衣服。但是自从有了他,她悄悄地为自己添了一套又一套漂亮的衣服。女性为悦己者而容嘛!原来性格暴躁的她,也变得温柔起来。大家都说,是他改变了她。
  他们陶醉在那一份情感里。
  一个深夜电话改变了这一切。打电话的是他们共同的朋友。他们的朋友把这个电话打到了她的办公桌上,而偏偏那个时候,她还在办公室。那个朋友委婉地对她说,要她不破坏别人的家庭。朋友告诉她,他已经有家了,她在乡下老家,他们的孩子有几个月了。她没有去问他那是不是真的,她不想问。
  她伤心极了。因为她正在爱着他。她发现,他正是自己要找的那种人。但是,理智告诉她,爱不能与道德发生冲突。她决定退出那幕戏。她不想去伤害一个与他素不相识的女人的心。她知道她需要他,他们的婴儿也需要他。
  她把痛苦留给了自己。她开始逃避他的电话,只要是他打来的电话,她会躲开,让同事帮她去听电话,当他问她是不是在办公室的时候,得到的回答永远是:“她不在。”同时,她把以前同他们厂做的订单,转到了另外一个工厂,为的是不再和他接触。
  可是,在梦中,她还是会梦见他。梦中,她和他在一起。醒来之后,才知道是做了一场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