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家的老人们

楼主:冠男 时间:2009-10-26 22:34:53 点击:341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情感天地] 我家的老人们
      
      
       作者:冠男 提交日期:2007-11-19 18:52:19
      
      我家的老人们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是唐朝诗人王维因重阳节思念家乡的亲人而作.而今,重阳以近,特推出记事文字《我家的老人们》,以纪念我的亲人.
      我家的老人们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是唐朝诗人王维因重阳节思念家乡的亲人而作.而今,重阳以近,特推出记事文字《我家的老人们》,以纪念我的亲人.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1-19 18:54:55
      我家的老人们(一)
      母亲的奶奶
      母亲的奶奶,我喊她“老姥娘”,她是个苦命而乐观的人.
      我没有见过母亲的爷爷,只听母亲说过他.他好玩钱,赌光输光,去关东下煤窑,煤窑坍塌,砸死了.老姥娘年轻守寡,拉着两子一女三个孩儿艰难度日.当家的小叔子为了霸占田产,硬逼她改嫁他人.他执死不从,还振振有词地说:“咱不偷不抢,即使要饭吃也是好良民,我再难也要把孩子拉扯大”.受尽苦头,养大了一子一女.
      晚年,她患了半身不遂,行动不便.她的儿子很孝敬.在那个年代,那样的条件,却悉心照顾,无微不至.农村有个风俗:六十六吃块肉,七十七吃只鸡,八十八吃只鸭.她88岁那年,她的儿子把鸭闷熟后,儿媳妇只偷偷地瞒着她的儿子捏了点儿鸭皮给母亲尝,整只鸭都留给老人吃.
      我十个月来到外婆家,那时外公、外婆要到生产队出工.老姥娘照看我.我只记得她很胖,满头银发,常坐在板凳上哄我玩.最有趣的是:她教我说的第一句话竟是“阿弥陀佛”.这件事已被我写在《童年趣事》中.母亲说,我的长相和秉性有些象老姥娘.
      老姥娘活到90岁.
      关于老姥娘的趣事,我写一篇《放火》吧.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1-19 18:56:50
      放火
      母亲的爷爷喜欢赌博,他把辛苦劳作挣的钱都用来做赌资,常到几里地的外村去玩.
      有一次,爷爷去赌钱,奶奶到外村去喊他.在回来的路上,他用放羊的长鞭使劲抽打奶奶,一鞭子就把奶奶打个趔趄,一直打到家.
      这一天,爷爷又去赌钱,奶奶仍去喊他.她到了那家门外,发现墙边有许多干秫秸,灵机一动,把秫秸点着火,心里恨恨地说:“我让你们玩不成”.她刚回家,爷爷就回来了,灰头土脸的.奶奶故意问“怎么不玩儿了?”爷爷说:“唉,刚坐下还没玩儿呢,那家就着火了,我们又帮他救火.真倒霉”.
      奶奶不语,暗自得意.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1-19 18:59:15
      我从外婆和母亲那里知道了这些故事,就懂得了老姥娘为什么教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阿弥陀佛”了.这句话融入了她的凄苦和无奈,寄托了她的祈求和盼望,延续着她的梦想和信念.
      我爱天下所有善良而坚毅的女人.希望她们永远安宁、幸福、吉祥、如意.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1-19 19:01:59
      父亲的爷爷
          
      父亲的奶奶,我没有见过,只见过父亲的爷爷,他身材高大、壮实,黑红的脸膛.父亲的父母去天津谋生,家里只剩下他和爷爷.那时正是大跃进年代,人们都在食堂吃饭,统一发饭票.可每次还不到月底就没饭票了.老爷爷在家干捱着,爸爸要走十来里地到他姨家去混饭吃,姨家也在食堂吃饭,也没什么吃的,只是偷存了些红薯叶用以充饥.等月头发饭票了再走回家.学也没法按时上,肚子还喂不饱呢!
      父亲大了,有了工作,很孝敬他的爷爷.怕老爷爷走路摔倒,买个拐棍儿;怕老爷爷冬天起夜冷,给他预备夜壶.老爷爷逢人便夸父亲孝顺.
      老爷爷活到85岁.
      现在父亲也做了爷爷,他特别疼爱他的孙子们.我想,这与他当时和老爷爷相濡以沫的生活经历也有点关系吧.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1-19 19:03:50
      发火
      我的奶奶告诉我,老爷爷的脾气大,而老奶奶的脾性却极好.
      有一次,生产队上割苇子,老奶奶和奶奶既要忙着做饭,又忙着为老爷爷准备割苇子的长镰.他们等老爷爷走后,看灶膛里还有余烬,就埋上些豆粒.烤熟了,刚扒出灶膛,老爷爷气呼呼地回来了.原来镰刀坏了.老奶奶和奶奶又赶忙去找.这时,老爷爷看到烤着豆粒的灰堆,气急败坏地踩上去,一边踩,一边嚷,“我让你们吃,我让你们吃”.
      老奶奶和奶奶找到好用的镰刀,把老爷爷送出门.老奶奶扒拉着灰堆对奶奶说:“媳妇,咱看看还有没有个囫囵的?”奶奶笑着不语,心想:“吃气都饱了,哪有心思再检豆粒吃,唉!”.
      老爷爷和老奶奶的脾性大相径庭,可也在一起生儿育女混了一辈子.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7-11-19 21:03:45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9-18 20:41:54
      爷爷
      爷爷姊妹兄弟六个。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三个弟弟。他和奶奶又有两个儿子,四个女儿。三个孙子,七个孙女;四个外孙,五个外孙女。
      爷爷健康英俊。一米八多的个头,长方脸,双眼皮,大眼睛,鼻直口方。虽然风吹日晒,肤色黑中透红,但让人觉得洒脱精神。
      爷爷精明干练。爸爸小的时候,他为了谋生,去北京运输队做工。后来奶奶也去了,直到有了三姑才回到家乡。他加工香油,串乡去卖,骑着一辆大长管的自行车,后面车座上托着油桶。在我的印象中,爷爷串乡回来,奶奶总要恭顺地为他开门,乘饭(好象家人都吃窝头,爷爷吃白面馒头,除了有素菜,还总有一碗儿漂着油花的红烧肉)爷爷吃饱后,从炕上的烟丝匣里卷一枝旱烟,半倚在小炕的被卷上,点火抽着,顺手再拨开收音机悠闲地边吸烟边听评书。烟吸完了,甜美的鼾声也响起来了。爷爷还是种田能手。平时卖油,早晚下地,他的田里锄得几乎一根野草都没有,禾苗绿得油亮。收获的时候总比别人多打粮。在他处的那个还不太开放的年代,他就多种经营,不但种粮,还种瓜果蔬菜。种的西瓜、黄瓜、甜瓜,应有尽有,黄瓜不仅有细长的翠绿色,还有金黄的秋黄瓜。菜园里的蔬菜除了茄子,豆角这些普通菜,还有西红柿、青椒等。周末傍晚,我和小姑、妹妹一帮孩子一边推水车一边吃西红柿,欢快的笑闹声伴着哗哗的流水声,飘散在井台上。好不惬意!这些瓜菜,除了自家吃,大多拿到集市上去卖。自家养头猪,猪长得又肥又壮,年底杀掉,炖上尖尖的一大铁锅。我们小孩子最爱啃猪蹄,直到撑饱为止。有一年吃伤了胃,外婆私下埋怨了好些年。
      当“万元户”出现的时候,叔叔说那时的爷爷除了发送老人,给儿子盖房娶亲,打发闺女,手里还有五千多元钱的存款。这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已经很了不起了。
      老年后,爷爷到爸爸家来住。家属院后面是衡德公路。爷爷在拄着拐杖遛弯的时候被车撞倒,不治而亡,享年83岁。全家大恸不已。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9-19 13:32:13
       奶奶
        
      奶奶五十多岁就离开我们了,那时我和小姑才十几岁。她是早晨起来做饭,在院子里弯腰低头抱柴禾时突发脑溢血去世的,但我老怀疑她的死因是煤气中毒,因为那时的农村没有暖气,炉子放在屋里。
      记得当时下着小雨,我就跪在雨地上哭,叔叔、姑姑都伤心欲绝,街坊、邻居都陪着落泪。因为奶奶这一辈子极少和别人争吵,是那样的慈善和柔顺。
      她在娘家的五个姐妹中是最小的一个,脾性却是最好的。好似她的母亲吃斋念佛。她来到婆家,含辛茹苦,尊老爱幼,友善乡邻,深得大家的尊敬和爱戴。
      每天早晨,三姑上学早,奶奶为了让她吃好饭,从来都是摸黑起床,做熟饭,然后在锅旁边的风箱上摆几只碗,每个碗里只晾一勺粥,好早些凉,让姑多吃些。
      爷爷有时发脾气训孩子,奶奶就象老母鸡护鸡崽一样袒护着我们,我们在奶奶身边享受着无边的母爱和快乐。只要奶奶在,我们一群小孩子就象小蜜蜂围在她的身边,这个在奶奶怀里蹭蹭,那个摸奶奶一下,总有撒不完的娇。
      家里每年都养一头猪,奶奶就象看护小孩子一样饲养,一会儿给它扔把菜,一会儿又给它倒些汁水。猪毛色油亮,膘肥体壮。年底杀掉,腌制腊肉,能吃好长时间。
      奶奶后园里有一棵挺拔高大的杏树,结的杏不多,但很大很甜。我和小姑经常爬上爬下摘那极罕见的几个杏子。可当奶奶去世后,那棵杏树枯死了。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9-22 23:54:43
      姥爷
      
      在我们那儿,母亲的父亲称呼姥爷。
      我的姥爷算个美男子。一米八多个细高个儿,漫长的白净脸,眉清目秀,鼻隆口正。
      他心灵手巧,老实本分,与人为善。
      他有一把得心应手的剃头刀儿,磨得光亮,他把自己的头脸刮得干干净净,还给亲戚,邻居,朋友义务服务。在我的印象里,姥爷是个爱整洁、好面子的老人。
      他没上过学,只跟识字班上过几天夜校,可他的算盘打得精熟。我小时学习珠算时,他手把手的教,但我到现在也没姥爷打的熟练,指法乱用。
      姥爷爱听说书唱戏的,爱看耍把式卖艺的。小时侯给我讲过包公的许多故事:铡美案,陈州放粮等;还讲过一个剑客剑术高明,剑舞得飞快,人们往剑者身上泼水,滴水不沾!
      一些技巧式的农活,诸如行楼,扬场等,姥爷都是行家里手。他行的种子又匀又好,扬的粮食干干净净。整个生产队的田地都是他行耧播种,整个生产队的粮食都经过他的扬锨扬出。每到农忙时节,姥爷累的胳膊肿痛,咬牙坚持。给队里看瓜,喂牲口从来不偷懒,踏实耐劳,就象老黄牛。
      他从来不爱和别人争吵,遇到可气的人或事,总是谦恭礼让,甚或不予理睬。因为这样,他很少得罪人。我觉得他可能从小失去父亲的缘故,他的处世哲学就是隐忍避祸。
      姥爷的孝道是出了名的。他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后来娶了姥娘,有了我的母亲。上有老,下有小,他是家中的顶梁柱。他的母亲瘫痪了许多年,都是他和姥娘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一致在那样艰难的岁月里,他的母亲活到近90岁。就在老母亲88岁寿辰时,他寻遍整个集市,找到仅有的一只鸭子,炖的烂熟,留给老母亲吃。因为在农村有六十六吃块肉,七十七吃只鸡,八十八吃只鸭,九十九吃个狗一说。
      姥爷活到八十多岁。他的辛劳养大了他的女儿,送走了他的母亲,又养大了我和小弟。我从小就懒,早晨起床,要姥爷、姥娘喊多遍,然后披衣醒盹,磨蹭下炕,上厕所,梳辫子,洗脸,吃饭,去学校……这些程序做下来,把姥爷急得“心细子疼”,常叹息:这小妮子可没出息,咋这么能磨啊,把工夫都磨跑了!”尤其是我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做作业或是一边写字一边哼唱的坏毛病,姥爷最看不惯:学习不专心,学不好的!
      时至今日,想起姥爷的这些批评,又惭愧又感动!
      姥爷,您的这个外孙女四十周岁了,依然还是又懒又笨又散漫的那个爱吃、爱玩、爱唱的小女孩儿啊。祈求您的在天之灵原谅我,保佑我吧!阿弥陀佛。
    
    
    
     作者:冠男 回复日期:2008-9-24 19:36:10
        姥娘
        
         母亲
          
           外婆的母亲跳井自杀,
          
           因为自己瘫痪的身体不愿拖累儿女了。
          
           第一次头向下扎进满缸水中被救获生,
          
           第二次手拄着矮凳趁夜黑爬向街边的井口!
          
           当外婆掩埋了她的母亲,
          
           眼泪已干,大病一场。
          
           若不是自己也有女儿,
          
           她真想去那个世界陪伴自己的母亲!
          
           多少年过去了,
          
           外婆的女儿也做了妈妈,
          
           外婆又抚养了我。
          
           我每当夜里醒来,
          
           就见外婆哼着哭腔唱着小调:
          
           “我那苦命的娘哎,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一边哭,一边在油灯下衲着鞋底。
          
           开始,我害怕,问:外婆,你怎么了?
          
           外婆答:没事,妮儿,你睡吧,我想俺娘啦!
          
           我没见过那个故去的老人,好奇地问:
          
           她长得什么样?
          
           外婆就会说:人长得漂亮,心灵手巧,就是太要强!
          
           时间长了,我不再问,
          
           伴着这样的哭唱进入梦乡。
          
           外婆病故了,
          
           我的头上开始长出白发,
          
           常出神地坐在窗口无声地泪如雨下。
          
           两个玩耍的幼儿见到,
          
           也会好奇地问:妈妈,你怎么了?
          
           我哭笑着说:没什么,想俺姥娘啦!
          
           随手用毛巾擦一把满脸的泪花,
          
           又开始忙碌地为他们做饭了。
          
           我没有女儿,总在想:
          
           当我故去的时候,
          
           谁会为我哭泣,
          
           谁还会如外婆和我一样来回答啊!
        
        
        
        
      母亲节将至,冠男用这段文字纪念外婆,并祝福所有慈爱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在我写《姥娘》这篇文字之前,我把这首小诗放在这里吧。
      母亲的母亲,在我们那里称呼“姥娘”。姥娘姐妹兄弟四个,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大弟聪明漂亮,却不幸早夭;小弟是我们的小学校长,也是我的启蒙老师。因为姥娘的母亲跳井自杀,她伤心过度,一气之下,竟断绝了和娘家弟媳的交往。如果娘家有红、白大事需要随礼,她也不愿意去,有时就让姨姥娘(她的妹妹)捎去礼钱。直到姥娘临去世,舅姥爷才告诉我,其实他们的母亲跳井是人好强的缘故,也并非怪儿媳不肖的。姥娘躺在病床上,我和舅姥爷陪在她身边说着这些陈年往事。
      姥娘一生勤劳,倔强。因为姥爷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以姥娘自打进门就没黑没白地苦过日子,撑起了这个家。在我的记忆里,姥娘总是背着筐,拿着镰或拎着筢子,从春到冬,没有一刻得闲,比男人还要能干。她个子不高,眼睛大而有神,一双小裹脚用力地向前迈着,走路时间长了,脚都会疼。家里有一个瘫痪的婆母,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出嫁的女儿。在那靠工分吃饭的年代,姥娘年纪大了还要和年轻人一样到田间劳作。她的那双手粗糙得象松树皮,手掌内结着厚厚的老茧,给我抓痒的时候只要用手掌给我轻轻抚摩就能止痒。平时做些好吃的,尽让着老人、孩子和丈夫,等我们吃饱后才动筷子。“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把泪流在心里,把笑挂在脸上”!她为这个家无怨无悔地奉献到死!姥娘活到73岁。
      我读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总会想到我的姥娘,她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
楼主冠男 时间:2009-10-26 22:35:21
  重阳快乐!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09-10-27 14:15:05
  祝福:)
楼主冠男 时间:2009-10-27 22:31:17
  问好你和你家的老人们!感谢编辑~
作者 :楚中浪人 时间:2009-10-28 22:29:56
  祝万福!
作者 :秉游 时间:2009-10-29 22:30:32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楼主冠男 时间:2009-10-29 23:24:20
  感谢两位朋友!
作者 :古心静典 时间:2009-11-07 20:48:51
  浓烈的生活里,亲情在燃。
楼主冠男 时间:2009-11-08 14:07:10
  欢迎~
作者 :雨中狂歌 时间:2009-11-08 14:20:05
  作者:秉游 回复日期:2009-10-29 22:30:33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同意,支持。祝福冠男及家人安康,幸福。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