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嗜血的天空(长篇连载5)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2-10-22 12:28:39 点击:857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二天,Jacky刚进食堂,远远的就看见雅寒满脸堆笑的向她猛招手。
  “什么事那么开心?”
  “我要到周五下午采访的机会了。”
  “呵呵,好事儿,心想事成啊。”
  看着Jacky一脸怪笑,雅寒一下坐到Jacky身边,侧头问道:“是你说的,是你跟部长说把这次机会让给我,对不对?”Jacky狡猾的笑着继续吃饭,雅寒突然捉住她正在吃饭的手,“你能不能陪我去?”
  “你怕呀?”
  “有点儿,毕竟要进的是停尸房。”
  “什么‘停尸房’,那是‘标本解刨室’。你是记者,用词要准确!”
  “都一样嘛。”雅寒坐回她对面,“Jacky,你是不是怕别人笑?”
  “笑什么,不会的,到时我陪你去,你做好采访的准备吧。”
  “对了,雅寒,” Jacky很快刮干净了面前的食物,“你到快毕业时,不是也要进去的吗?”
  “啊,进去哪里?”
  “标本解刨室。”
  “啊,讨厌,我还在吃饭,干嘛要说这个?”
  “因为我吃完了。”
  “诶,我吃不下去了,你真坏!”雅寒随手拿起桌上的筷子打Jacky的头。
  “有油,有油!” Jacky躲着“当头筷喝”。
  “自找的,谁让你叫我吃不下饭?”
  “没事,宿舍我还有好多好吃的可以招呼你的胃。”
  “哦,那走吧。东西罚你收。”
  “正好,你是学护理的,早晚都要进‘停尸房’,大一新生进去可是要特殊通行证的。你运气,先看看标本长什么样。”
  “你还说。” 雅寒狠狠的撞了Jacky一下。
  “手上拿着油腻腻的东西在,小心点儿。”好在Jacky技术高,菜汤没有泼到衣服上。
  “泼到衣服上,活该你自己洗。谁叫你嘴巴坏?”
  “我哪有坏?还是我帮你拿到停尸房特殊通行证。你这么快就忘了?!过河拆桥。”说着Jacky把手中的餐具丢到垃圾桶旁的橱柜里,像脱缰的野马飞出食堂,向雅寒做了个丑到极点的鬼脸。
  “别跑!”雅寒紧追着Jacky满校园的追逐打闹。
  周五很快到了… …
  “做好采访第一次进标本解刨室大三学生的准备没?”
  “嗯。”
  “我看看你准备的问题。”
  “给。”
  Jacky一边看稿件,一边问:“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进标本解刨室没?”
  “嗯。”
  Jacky抬头看了雅寒一眼,“问题准备得不错,暂时我找不出其他的问题添加上去,” Jacky把稿件还给雅寒,“四点下课,你三点半出发吧。采访设备都带齐了吗?录音笔、笔、笔记本都带了吗?”
  “嗯。”
  “那你可以出发了,已经三点半了。”Jacky故意把表凑到雅寒眼前。
  “嗯。”雅寒深呼吸了一下,抓起包包出门了。
  医学实训楼在学校一个很不起眼,而且还在装修的地方。雅寒站在实训楼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和她拍档一起采访的摄影记者,一阵借着一阵的阴风吹得她更加忐忑不安,忍不住在楼前踱来踱去… …
  “怎么会是你,Jacky?你不是,播音主持人吗?”
  “怎么不能是我?我的摄影作品可是得过省级二等奖。”
  “可是,你不是记者部的呀?”
  “大小姐,你要采访的对象不是我。怎么这么对问题?我大一时是摄影记者,大二我才转作主持人的。记者部的部长是我做记者时的拍档,碰巧你原本负责摄影的拍档又是我的死党。你连和自己一起采访的摄影拍档都没联系,我就知道你还没有做好进‘标本解刨室’的准备,所以找他们通融了一次,特来护花。”Jacky拉着雅寒的手走进阴深深医学实训楼,“跟紧我。”
  “嗯。”
  医学实训楼还真大,走进去,像走迷宫一样,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标本解刨室在哪里。雅寒着急的看看表,“怎么半,已经三点五十六了,下课铃要响了,我们连位置都没找到,怎么半?”
  “我昨天傍晚来看过,是在二楼没错啊。”
  “但是,医学实训楼是三栋大楼打通连在一起的,你还记得准确位置吗?而且,你是傍晚来的,你不会害怕得看错了教室门号了吧?!”
  “下课前一定能找到,你不要担心。”
  在下课钟声响起的同时,Jacky和雅寒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雅寒不愧是敬业的记者,看见实验室里走出来的学生,她立刻跑上去做随机采访。不知道是不是进标本解刨室的同学都非常大胆,他们并不像校园里大多数同学,看见相机和录音笔就避而远之… …
  “请问你是的第一次进‘标本解刨室’吗?”
  “是的。”
  “你看到‘标本’了?”
  “是的。”
  “你触摸了‘标本’吗?”
  “是的。”
  “那请问,你现在心里有什么感受?”
  “你身后的白布下就是一位尊敬的‘标本’,你摸摸不就知道了!”
  雅寒闻言,闭目尖失声叫,Jacky被她的尖叫声吓得差点没把相机砸地上。
  Jacky上前安抚雅寒,怒盯着那个同学,“你干嘛捉弄她?”
  “我没有捉弄她,我说的是事实,没做好心理准备,干什么装大胆接这份Job,一点专业感都没有。”
  “你?!”经理气得一步上前,就想动手。
  “算了,Jacky,算了。”雅寒拉住Jacky,“他说的也没错。”
  “你听到没有,她说我没说错。假小子。”那同学趾高气昂的下楼离开了。
  雅寒闻言赶紧拦住火冒三丈的Jacky,“算了,Jacky,我的确没有做好准备,对不起,害的你和别人起争执。”她拉着Jacky坐在被白布遮盖的标本旁边,“Jacky,我有点不舒服。”
  “你还好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务室?”
  “不用了,我想会宿舍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我带了水,你要喝吗?”
  “嗯。”
  喝了点水,坐了一会儿,雅寒好了点。和Jacky会宿舍。一路上,雅寒开始心有余悸的胡思乱想… …
  “Jacky!”
  “嗯?!”
  “你说我选护理为专业,是不是选错了?”
  “怎么这么说。你的成绩不是一直挺好的吗?你还有充分的时间兼顾好社团的工作,这不正说明你选对了专业吗?而且,家里有个人是懂医的,总是比不懂强上百倍。”
  “可是,我怕进标本解刨室。开始忌惮医学实训楼了,一看到白布就会想到标本,我就犯恶心。”
  “这不算个问题。”
  “不算问题?大三我逃不掉要进去,但是我真的很害怕见到标本。”
  “雅寒,我会帮你的。我会证明我所说的‘这不算是问题’是真的。”
  雅寒疑惑的看了一眼Jacky,话锋一转,“我的采访失败了,是不是?”
  “算是失败了。但你不用担心,这也不算问题。”
  “也不算问题?!”雅寒狐疑的看着Jacky,“我不希望你用你的关系帮我摆平这件事。”
  “诶,”经理扬了扬眉,“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Jacky?!”
  “好。”Jacky温和认真的说:“虽然你说的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但是我刚才想的并不是这个办法。”看着雅寒的严肃眼神,她恢复了平日的幽默,“如果我的方法不行,再用你这个好办法啊。”
  “我都快愁死了,真奇怪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不是也要想你的朋友交代吗?到时你交不出照片,看还能不能看到你这爆炸乐观的笑容!”
  “走着瞧!”Jacky自信的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电影票递给雅寒,“先不要想这些无聊的东西,如果你身体感觉没那么难受的话,我们去看‘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吧!”
  “我发现你真是一个乐观爆棚的人… …但,我现在没有心情看电影。”
  “雅寒,你要记住‘及时行乐’。”
  “小心乐极生悲。我比较有心情听听你所说的解决采访稿的办法。”
  “不会乐极生悲的,因为我们都有本钱及时行乐的人。我告诉你我的办法,如果你感觉可以,我们就去看电影,如何?”
  “好。”
  “其实,针对这次的主题‘第一次看见标本老师的感觉’,无非是这几种答案。第一,就是像你自己那么紧张的。我记得听师兄说,曾经有人第一次看到标本老师就紧张晕倒送进医务室了。呵呵,你还不错,没有晕倒医务室。”
  “不要取笑我了,我就不信你真的一点也不怕。还有呢?”
  “还有,就是像我这样的,第一次去时,不要说害怕,我其他的感觉也没有,真的就当在观摩一位可敬的标本。再有,就是像刚才那位同学那样的,对标本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随便拿它欺压胆小的同学,随便让人触碰。哦,对了。你除了采访第一次从标本解刨室出来的人以外,你还都可以采访其他进去过的人,老师、学长都是可以的。你可以描写他们回忆第一次进去时看到标本的感受。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有老师或者学长起初可能跟你一样怕,但是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这个,我明后两天帮你约几个人,你跟家里打个招呼吧。”
  “嗯。我发现你的脑子转的挺快的。”
  “呵呵,现在可以一起共进晚餐,在一起去看电影了吗?”
  “嗯。”
  结果,在Jacky的帮助下,雅寒以她精湛的文笔,做了一篇漂亮的采访稿。为了让雅寒克服恐惧标本老师的心理障碍,Jacky一有空就陪雅寒到医学实训楼走动走动,而且把自己宿舍里的床单、被单、枕头套与毛巾都换成了白色的。等雅寒不再忌惮白布和医学实训楼后,她又有事儿没事儿的带雅寒去标本解刨室门口转悠,茶余饭后总是聊些与标本相关的东西。针对雅寒对标本逐渐改变的态度,她开始制造机会让她接触标本老师… …
  时光飞逝,当雅寒大三接触标本老师的时候,已经可以若无其事的处之泰然了。很快,Jacky准备毕业了,她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建工集团聘用为总经理助理。毕业典礼那天,她正好陪总经理见一个重要的客户,所以她拜托雅寒帮她取毕业证书、学位证书,以及优秀毕业生的奖状,并让她第三天帮忙送到她家去。
  第三天是周日。
  “没想到,你家挺大的。不愧是学建筑设计的。我想这个房子是你自己设计的吧?!有品位!”雅寒一进门就不停的夸奖。
  “呵呵,你喜欢就好。” Jacky不好意思的回避着雅寒的目光。
  “什么我喜欢就好,是你,你自己喜欢是最重要的。”
  “对我来说,你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啊?!”雅寒嬉笑着,“难道你提供免费的高档吃住给我,想为我省了学校的住宿费?”
  “可以这么说。”Jacky终于鼓起勇气捉住雅寒双手,抬头认真的盯着她,“我喜欢你!”
  “我知道啊,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但是,你怎么说得这么… …”看着Jacky炽热的眸子,“我想起来今天是愚人节,对吧?哈哈哈哈,你成功了,Jacky!我不但被你骗到,而且被你吓到了。”
  “哦,对,是我不好,没有注意到今天是愚人节。我好像从来没有这个概念。”
  “我真的被你吓到了,Jacky,你好像… …不是,你不是说真的,对不对?!”
  “真的!我是说真的,我喜欢你,Cold,我喜欢你。难道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你平时不是这样叫我的… …你一直叫我雅寒…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 …我,我是,女的。”
  “这也不是重点,这跟我喜欢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你也是女的,所以这是同性恋,我接受不了。而且,你也知道,我是有男朋友的。你不是还帮我掩饰过几次吗?我踩着宿舍关门的时间回宿舍,就是我男朋友在一起啊。”
  “你男朋友?他有好的工作吗?我有,我是跨国企业上海建筑集团总经理助理,我可以养的起你,况且我本身就比他家有钱。”
  “不能用物质衡量感情,重要的是他关爱我。”
  “他是真的关心你吗?你还记得,疼爱你的二伯刚去世的那个月吗?是我陪着你的,整整一个月都是我陪你的,晚上也是我安抚你睡着的。那时他在干什么?他在任性的跟你闹矛盾,他连一个手机都不愿意打来安慰你。”
  “不是的,他是关爱我的。我跟他闹矛盾也是因为你,他说你不正常,我一直在相信你、维护你。没想到… …”
  “真正的关爱不是这样,他为什么不想想你刚有挚爱的亲人故去了,你的心有多痛?!死者为大,真正的关爱是让所爱的人幸福。别说让你幸福了,他连起码的谦让和理解的都做不到,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样的人真的值得你托付终身吗?”
  “可他起码是男的。你呢,你又能让我托付终身、得到幸福吗?”
  “当然… …”
  “不要答得那么理直气壮!你认为你现在的行为是让我幸福吗?你现在正在制造我的苦恼!你正在,割除,我心底,甚至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朋友!”
  “什么?”
  “我没有办法再像以前那样跟你做朋友有了。”
  “为什么?”
  “我接受不了!”
  “为什么不试试呢?当初你怕标本老师,现在不也可以泰然自若的面对了吗?当初我说过‘这不算个问题’,现在,我再跟你说一遍‘这不算个问题’,性别这不算个问题!”
  “真的不是问题吗?那孩子呢?我想要有自己亲生子女!你能给我吗?你可以给我仅属于我和我的爱人的亲生子女吗?”
  看着Jacky痛苦的眼神,雅寒闭上双眼,“Jacky,你说你喜欢我,我信!我毫不怀疑你对我的爱,但是,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幸福,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不做情人,难道也做不成朋友吗?”
  “你应该知道结果的,不是吗?我,明年毕业,毕业后回去英国深造,硕博连读。家里希望我移民… … Jacky,今天就当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吧。对不起!”雅寒掩面夺门而去。
  
  “经理… …”
  “不是跟你说了,在这里叫我‘Jacky’吗?”
  “Jacky,不好意思,我还没有习惯。那你和雅寒后来真的没有联系了吗?”
  “嗯。她接受不了,她认为我对她的感情是麻烦,我喜欢她,那么我就不去打扰她的正常生活,这就是我喜欢她的方式。同样的,我喜欢你,你想要卖掉初夜,那么我就作买家,买你的初夜,保护你… …”她平静的看了我一眼,“别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我不需要人可怜我。其实,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并不可怜。”
  “是的。”我看了一眼大厅的烛光晚餐,听她说了这么久,我才开始注意到,她家没有开灯。之所以不感觉暗,是因为茶几上放着一个形状特别的玻璃台,她在里装了一些水,放了许多小烛台飘在里面,烛光着照亮大厅,营造着十分浪漫的气氛。
  “我们刚才不是吃过晚餐了吗,你还准备那些干什么?”
  “是宵夜。”她起身推我去用餐,“沙拉、慕斯配红酒。陈年老酒,畅过气了。”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的发型和她现在的穿着非常搭配。
  “你不叫我穿休闲,自己怎么反到穿起来了?”
  “拜托,我的小公主。那只是我给你买衣服的借口。看你每天就穿那么几套衣服,换过来换过去的… …唉,就是想送你几套衣服。”
  “谢谢。”
  “谢什么,吃吧。边吃边聊。”
  我吃着可口的慕斯,但心里还拼命的回想,昨天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她看了我一眼,“安心吃吧,今晚和昨晚一样,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她喝了口红酒,习惯性的摇着高脚杯,“我从不勉强喜欢的人做任何事。”
  “那我明天把钱还给你。”我敏了口红酒,的确比昨晚的红酒口感好,“就当… …朋友聚聚。”
  “不用,就当我花钱让你更加了解我吧。对了,以后你就不用去SPA上班了。领养手续办好前,你就到这里来上班吧。每个月我会给你几万块零用的。”
  “你每个月花几万块要我陪你聊天,你不觉得自己吃亏吗?你是生意人,应该精打细算才对的啊。”
  “不吃亏,不是说了吗,就当我花钱让你更加了解我。”她抬头正视我的双眼,“你为什么说我是生意人?”
  “那家SPA是你开的吧?”
  “何以见得,你凭什么判定的?”
  “在我面试时,你说过‘我会跟下面的说,你是直接隶属我的小姐’,我就感觉挺奇怪的,一个管小姐的经理能有多大的权利,下面能有多少人听你使唤?后来,我时不时的偷懒,通常而言,应该会被经理臭骂、甚至被开除,但是你没有那么做。我曾经怀疑,你对我好,顶住了上面的压力,但是,为什么一个经理会对一个毫无瓜葛的服务员那么好呢,这不是一种正常现象,所以那时我就开始怀疑你的身份,而且有一次我无意间看见你走进了高层主管办公室,那时我就断定你不是一个只面试小姐的经理那么简单。再说,SPA里应该有人知道你的住址,你高价买我的初夜,SPA里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只能说明你身份特殊,别人不敢讲八卦。况且,你刚才说‘对了,以后你就不用去SPA了’,看你说话的样子,你好像并没有打算跟主任打招呼。所以,我大胆推测你不是SPA的总经理,就是董事长。”
  “精彩!我是董事长,也是SPA的大股东。这家SPA是我和几个死党一起开的,他们主要负责管理,我只是注资,时不时我们会交换一下意见…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看中我,我不到14岁,严格说起来,还不算是个女人。”
  “我也不明白,但是跟你一起,我轻松开心。我就是想保护你,爱惜你。”
  “不如说,你是怜悯我。相信在我进SPA没多久,你已经把我的背景调查得清清楚楚了。否则,昨天早上,你听到我住在福利院不会那么… …若无其事!”
  “嗯,是的。我不否认,在你进SPA的半个月内,你所有的资料我都了如指掌。我必须对我的合作伙伴负责,所以… …”
  “我理解,你不用解释这么多。”我又喝了几口红酒,轻轻的说:“我真的明白。”
  “我看也吃得差不多了。快十一点了,不早了,你回房间休息吧,你的房间在二楼走廊左手边第二间,你需要时间整理一下思绪… …”她看了我一眼,“还是,你要回昨天睡觉的那间别墅,或者… …等我收拾完,送你回儿童福利院。”
  “我不想回福利院!今晚… …我想留在这里。”我起身离开餐桌,在大厅的沙发上侧身躺下。
  这时,有的蜡烛已经烧完了,偌大的别墅显得有点阴暗,不知为什么,我们都没有开灯。或许,不被爱接纳的心都需要属于自己,同时又能够清楚看到对方的空间吧。住在福利院的我,不过是个被爱遗弃的人。而她,生父生母形同虚设,真情流露却不被接受,也是个被爱放弃的人。
  看着她收拾餐桌的身影,我突然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她很快忙完了,她走到沙发前的毛毯上,靠着我躺着的沙发安静的坐着。
  “我发现,你很爱干净,很会做家务。”
  “你会越来越了解我。”
  “你,就不想知道,我下午为什么情绪那么激动吗?”
  “严格的说,你那不仅仅是激动,你还震惊、痛心。你哭得那么伤心,一定是件不开心的事,我为何要让你提起自己不开心的过去?你想告诉我的时候,我自然会知道。何必急于一时?”
  “呵呵,你好像真的有点了解我。”我从沙发上滑到毛毯上,与她并肩坐着,“你是… …真的关心我。”
  “时间会为你证明一切。你只需要拭目以待!”
  “下午,我… …好像看到我妈妈了。尽管我… …知道那不可能,但是,我还是希望,我看到的是她… …”强忍的泪终于留出来了,我抽泣着咬着握紧的拳,“我真的好想她… …”
  她将我的头压在自己的肩上,任由我的鼻涕眼泪流到她洁净的衬衣上,“我了解失去的痛,我也明白没有家人的悲哀,让我们做彼此的家人,让我做你的家人,好吗?”她拿干净的面纸温柔的帮我擦净手上被咬出的血。
  我哭倒在她怀里,拼命点头… …
  我原本以为自己接触过的Jacky已经够了不起了。她拥有着广阔的胸襟和超乎常人的前卫思想,真正做到去珍爱一个人。曾经我在电视的宣传片中看到这样一句台词,“如果离开是爱他的唯一方式,你会选择离开吗”,在我眼里,Jacky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当然!她拥有着陶朱之富和灵活的头脑,做到了真正的千里之外运筹帷幄。未到而立之年,她已经是一家年净利润过上亿五星级SPA的大股东,虽不常去SPA视察,但她善于选贤任能,SPA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然而,直到我正式迈进14岁,我才真正体会到她的神通广大… …
  “收养手续已经差不多了。十几天后,你就可以走出劳拉科安儿童福利院的大门了。开心吗?”
  “开心。”
  “你好像不怎么开心,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跟我说,以后我就是你合法的家人了。”
  “没有!只是突然要换个住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习惯。我… …有点儿怕!”
  “怕?!你是… …在怕我吗?”
  “不是… …”
  “我想也不是。我们相处的这几个月来,我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啊。还是,你怕跟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说过,我不会硬逼你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你… …”
  “不是的!不是的,Jacky!你误会了。”我激动的打断她,不知所措的后退,一步一步急速后退,“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的生父根本不疼爱我,我的亲生父母都离开了我,遗弃了我。后来… …后来我进了劳拉科安儿童福利院。那里非常肮脏,充满了欺凌、市侩、虚伪… …我,每天都在惊恐中度过。我的适应能力不好,我害怕新的环境,我不知道… …”
  Jacky冲上去紧紧抱住歇斯底里的我,“Kelly!把自己放心的交给我,我不会把你抛弃在阴暗的恐惧中,我绝对不会弃你不顾的!”她心疼的抚摸着疯狂挣扎的我,“我会疼惜你的… …我会珍爱你的… …别害怕,别害怕… …会没事的… … Kelly,一切会更好的!”
  许久,我逐渐恢复了清醒的意识,见自己被她抱在怀里,窘迫的推动她,“Jacky。”
  “我突然觉得,你非常需要我的保护。让我做你的保护神,好不好?” 她抱得更紧。
  感受着她柔情似水的温度,脑中浮现着她长久以来对自己的关怀,心里不禁慢慢涌出一股暖流,我慢慢抬伸双手回抱她,“Jacky!”
  她稍稍抽身,与我深情诚挚对视,慢慢凑上唇来。
  我不自在的皱皱眉,扭开头,“对不起,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没关系。这种事本来就要两情相悦!我明白。”
  “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更怕的!你知道吗?妈妈没有兑现她爱的承诺。话一旦出口,对自己就是一种束缚,是自己欠被人的情债。”
  “我不会像你妈妈那样的。你知道,我不轻易许诺。但是,只要许诺了,我就会一生守诺!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注视着她认真的眸子,我迟疑的开口:“… …我想洗澡。”
  “我帮你找衣服!”她拍拍我的肩,“去洗吧,呵呵,换个轻松的心情。吃完晚餐,我送你会福利院。”
  “嗯。”
  洗澡时,Jacky拿着衣服走进门,“这是上周出差时买的,试试!”
  “哦。”
  周五,Jacky像以往一样,来福利院接我过周末。
  “这个,你放在漱口杯里,洗澡时用。”她递给我一个像刮胡刀一样的东西和一瓶泡沫药水,“两栋别墅里,我都为你各准备了一份。”
  “这是什么?”
  “刮毛刀。那天,你洗澡时,我看到你腋下的毛又黑又长,就给你买了这个。你洗澡时,在腋下涂上一点泡沫,再用这把刀将毛剔除,之后在用沐浴露擦洗身体。刮毛时不要用太大力气,不要刮伤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
  自住进劳拉科安儿童福利院那天起,我不再过生日,并野蛮强迫自己忘记过往种种,刻意时刻提醒自己记住疼痛感,残忍命令自己创造未来。殊不知曾经的一切早已编织成网,将自己捆绑束缚得越来越紧,再也创造不出梦想中的美好未来。可是,再怎么不愿意,再怎么躲闪,终究还是在半个月后,迎来自己14岁生日… …
  “生日快乐!我的小公主。”Jacky和院长远远向我夸张的招手。
  我拖着行李箱走到Jacky身边,不悦的皱着眉头,“我不喜欢过生日,我恨过生日,我想要忘记。”
  “为什么要恨、要忘记呢?”Jacky一手接过我的行李,“恨和遗忘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恨意味着放不下,遗忘意味着背叛。坦然的淡定视之,难道不更好吗?”
  “但是,我想要忘记,想要忘记恨… …”我悠悠地看着她,讨厌的泪水不听使唤地溜进眼眶,“想要忘记所有的不开心。”
  “为什么要刻意逼迫自己忘记?如果那是一段珍贵的回忆,为什么要选择忘记?”她温柔地帮我拭去不争气的泪珠,“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留下的,就是给生者的回忆。况且…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恨,是永远无法忘记的!就像爱一样,同样刻骨铭心,同样… …”
  “今天,Kelly生日,不要谈论这么深沉的话题。”
  Jacky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笑得特别温柔,“我会努力让你对过往释怀的。”
  我留意到院长暗中用手肘碰了一下Jacky,也注意到Jacky的微笑既无力又无奈。我非常清楚刚才Jacky一定又回忆起雅寒了,一直以来,雅寒都是她心底的最痛。为什么回忆总是那么痛,那么不开心?我再也不要不开心!我揽着Jacky拖着行李箱的手臂,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Jacky感激握住院长的手,“谢谢你,院长。谢谢你对她这些日子的照顾。我妹妹给你们添麻烦了。”
  “客气,客气。这是我们儿童福利院的职责。”院长礼貌的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是母难日,是不可以忘记的。”他慈祥的拍拍我的肩,“你不喜欢,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只希望你从此平安快乐!”
  “会的。”我和Jacky竟然异口同声的回答。
  院长看着我和Jacky相视而笑莫逆于心,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Kelly,走吧!你本不应该到这里来,因为你不属于这里,你进来的第一天我就认识到,你是属于天空的,应该在一望无际的天空中翱翔驰骋。”
  “放心吧,院长。我承诺,我会给Kelly一片自由翱翔的天空。”
  我们告别了老院长。
  “过去的,好的坏的,都放下吧。”Jacky拉着我的手,“我们要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回想不开心的一切。I promise. Baby!”
  “嗯。”我握紧她的手,“你能不能双手驾车。还有,车速稍微慢点!”
  “宝贝,别害怕!相信我的驾驶技术。”
  “这好像不是去别墅的路。”
  “对!我们现在不回去。”
  “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她笑了笑,终于把手缩回放在方向盘上,却加大了车速,“车儿,快,快!我们要迟到了!”
  这绝对是我迄今为止最难忘、最刺激、最温馨的一次生日。为了让我开心,Jacky先带我去了野战基地,组织了几个野战生存游戏发烧友,陪我疯狂、陪我发泄、陪我放松。
  傍晚的圆月在满幕殷虹晚霞中,显得格外抢眼。Jacky把我带回那座地中海风格的别墅。
  我不知道她还要给我多少惊喜,也不知道她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准备我的庆生活动。从来没有人这么关爱我,从来没有人放这么多心思在我身上。记得上次表哥过生日,妈妈给她办了一个简单的生日会,我羡慕了好几天。妈妈从来不给我过生日,我甚至不清楚她到底记不记得我是哪天出世的。我只知道,每年总有几天,妈妈总是对我反常的不闻不问。可这次呢?终于有人记得我的生日了,终于有人为我开生日会了,终于有人顾及在意我的感受了。我不必再羡慕别人了,我终于又拥有家人了。
  “好美啊!你… …我… …”真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才可以准确表达自己此刻心情。我上前紧紧抱住Jacky,情难自控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谢谢… …谢谢老天爷,谢谢老天爷让你走进我的人生!”
  “这是不是代表你接受我了?!”她的眼睛异常闪亮,惊喜而感动的摸着面颊。
  “我… …我们的生活不是刚开始吗?来日方长,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我缓缓松开她,灵魂似乎出窍游浮于空中的彩色喜庆。
  透明的玻璃门上,彩色泡沫砌着“Happy Birthday”;雪白的天花板上,飘荡着绑着五颜六色彩带的气球;电视机后的白色墙壁上,用银灰砂纸贴着倦鸟归巢的图案。原本乳白色沙发穿上了紫红色外套,上面放着两个个浅粉色的心形抱枕;红木茶几被换成深棕色雕花大木箱,上面铺着七彩条纹的流苏棉麻桌布,下面垫着毛绒绒的宽大枣色地毯;一张被彩带吊着的精致卡片,聚焦我涣散醉梦的精神。我激动的颤手打开,上面写着:
  “说到,想到,做到,看到,闻到,人到,心到,得到,时间到,我的幸福到!Kelly,让我们从今天起一同完成这‘十到’吧!Jacky.”
  “Kelly,”Jacky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说到’我已经做了。这是我第一份‘想到’。”她将一个文件袋塞到我手里。
  我糊里糊涂的打开,感动而狐疑的翻看这一份份文件。原来是这套地中海别墅的房产证和转让合同。
  “这… …”
  “该签名的地方,我都已经签好了。你把名字签好,交给我。我约了律师,后天上午办理转让手续。”
  “太贵重了,我不可以… …”
  “你一定要接受。这是我半年前买了,准备送给你做14岁生日礼物的。上次,我不是说过,以后你会住在这里吗?”
  “我… …”
  “当然,这并不表示要限制你的居所,这仅仅只是给你的一份产业。你已经是14岁了,要开始学会为自己打算,这算是给你第一桶金。你可以把它变卖然后做些小投资什么的;也可以选择把它出租,让自己保有积蓄… …或者,如果你更喜欢这里的话,感觉这里更像避风港的话,我,可以搬过来…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你朝思梦想、梦寐以求追寻的家!”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以前,我总是纠结于集聚在某一固定地点的家庭成员,但是突生的变故让我明白,家的精髓在于家庭成员对彼此之间的信任和情感。家,就是一股凝聚力,一种温馨的感觉,与组成人员无关,和固定居所更无关… …母亲离去的时候,我的家早就破散了,是你又给了我家的感觉。所以,对我而言,只要有你的地方,哪怕是桥洞,都是我的家!”
  她激动得拥紧我,亲吻我的额,一吻即终,“生日快乐!”
  我深情的抬头凝视她,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落她红晕的面颊。从没见过她的泪,我震动至极的伸手摸拭她的泪痕,清楚明白的知道,Jacky已然住在自己心底,自己再也舍不得推开这种温馨。
  她拉着我走进开放式厨房,教我做生日蛋糕。一阵打闹嬉戏,属于我们的蛋糕终于诞生了。她粗略的打理了一下自己,擦尽我脸上身上的奶油,拖着我的手,一同坐在大厅里。她端来生日蛋糕,点着音乐蜡烛,插在上面,“快十二点了,许愿吹蜡烛吧!”
  我把她的双手握在掌心,合十握紧,闭上眼睛。良久,睁开眼睛,吹灭蜡烛。
  她切了两块蛋糕,用纸碟装着放进托盘,托盘里还有一瓶葡萄酒。她拉着我的手,从花园走出去。
  “还要去哪里?”
  “海边。”
  “海边还有节目?是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
  走到海边。她把托盘放在沙滩上,打开打火机。只见沙地上用无数只粗矮的红烛拼着巨大“Kelly & Jacky”的字样。
  “正好12点,”她递给我一支打火机,“我们一起点燃它们!”
  我默默的走到“Kelly”那边,煮着泪水埋头点燃红烛。
  海风过境,我们一起点燃“&”的最后一支红烛。她的睫毛在烛光中飘舞,我的心尖随之翩翩起舞。寂寞摇曳着平静的海洋,波澜涟漪的月神激情荡跃浮出脑袋,看着两颗孤独的心在静谧中搏击碰撞。
  她温柔的将我拥入怀中,轻轻把我放在沙地上,压着我的肩,吮咬我的唇。
  “Jacky,”我心猿意马的移开唇,不知是害羞,还是紧张,抑或是惊慌,竟然不自觉的躲进她波荡起伏的胸膛,“这是海边!”
  “又怎样?”她慢慢伏身压住我,温柔的吻着我的脸颊。
  “公共场所,这样不好!”我痴笑着。
  “现在没人。”她激动的吻咬我的肩颈。
  “还是,不好… …”我晕笑着蠕动了几下,在她肩上轻咬了一口,“Jacky!”
  她纵声大笑,一把抱起我,走到托盘边,躺坐着兴奋的拥着我。我陶醉在她欢乐里,头靠在她的肩颈上,圆拱着脊背躲在她怀里哧哧笑着。
  她拔出酒瓶塞,“这是陈年白葡萄酒,波尔多苏玳。希望你喜欢!”
  “嗯。”我软软的倒在她怀里,托起一块蛋糕,放在她唇边,“晚上都没吃东西,先补充点儿体力。亲爱的!”
  “你越来越可爱了。宝贝!”她狂笑着咬下一大半。
  我环着她的脖颈醉笑着,痴痴的舔去她唇边的奶油。她眼色迷离的咬住我的唇,情难自控的包卷着我的舌。我意乱情迷的抓起剩下的蛋糕,心情复杂的回应了她一个辣吻,微微移开唇将蛋糕送进她嘴里。她嬉笑着将蛋糕吸进口里咀嚼吞下肚,抓住我沾满奶油的手,无限深情的吮吸我一支支手指、舔舐我的掌心。她的笑容那么纯,那么真,那么附有吸引力,毫无杂质,毫不掩饰的盛满了一腔真诚的热情,对我的热情… …
  凝视着万种风情的她,我含泪而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Jacky,我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你的赏识与关爱?
  Jacky说在社会上,一技之长比学历更重要。她知道我对物理化学有浓厚的兴趣,就帮我请生化科技博士做私人家教。她亲自教我人力资源管理和英语。从此,我们相依为命的同居岁月开始了…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